雖然,韓楉樰希望自己身邊的人,都能夠開開心心的,好好的過日子,但是,這也不能強求不是嗎,凡事總是要慢慢的來的。

「姑娘,你中午打算做什麼啊?」

紅綢見韓楉樰在廚房轉了一圈,然後有些好奇的問著,畢竟,她們也是真的她做菜是很好吃的,就是不知道她今天,會做些什麼。

「嗯,就做一道蜜汁排骨,一道糯米香酥雞,一道香辣土豆片,一道清炒小白菜,一道紅燒香肉,再加一道玉米排骨胡蘿蔔湯吧。」

韓楉樰看過了,今天廚房買的菜,有不少的排骨,而且,這到了深秋了,確實是吃胡蘿蔔的好時候,這可是真正的食補了。

「對了,我剛剛還看到有一個南瓜,再來一道香酥油炸南瓜丸子吧。」

這個南瓜丸子,吃起來甜甜糯糯的,很是不錯,韓楉樰現在想想,還有些忍不住了呢。

「啊,姑娘,南瓜還能吃嗎?那不是豬吃的嗎?這做出來的,會好吃嗎?」

紅綢聽到韓楉樰說要做南瓜丸子,一時間有些驚訝,也就忍不住說了出來,而她身邊的碧玉,雖然一臉的不贊同,但是眼中也閃著好奇,就那樣看著韓楉樰。

要知道,今天的這些菜,可都是她去買的,在集市上,那個買菜的大嬸,見她經常去買菜,對她的印象不錯,正好她們家的南瓜成熟了,就送了一個給她。

本來,碧玉是不想要的,可是那個大嬸一定要給,盛情難卻,她也只好收下了,但是拿回來了之後,就給放到了一旁不起眼的角落裡了。

不知道韓楉樰是怎麼樣看到了的,而且竟然還要做一道南瓜丸子出來吃,碧玉他們也算是窮人家的孩子,也是吃過南瓜的,除了有一絲絲的甜,就沒有任何的味道了。

聽了紅綢的話,韓楉樰才想起來,這南瓜在大禹王朝,可以算比較低賤的食物了,只要不是窮的吃不起飯的人家,是不會吃這南瓜的。

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南瓜,就是給豬吃的食物,就算是窮人家,也只是水煮了來吃,就再也沒有任何的別的吃法了,當然,這也和這南瓜,在大禹王朝,太過於盛產有關係。

「當然可以吃了,而且等會兒,我做出來,保證很好吃,你們等著吃好了。」

韓楉樰覺得,這樣好吃的東西,這些人居然拿去給豬吃,真是太暴殄天物了,不由得有些惋惜,要是早知道,她就將這些南瓜多買一點回來了。

她可是知道這南瓜的很多種,不同的,好吃的方法呢,反正價格便宜,到時候可以一樣一樣的都做出來試一下。

雖然碧玉不知道怎麼樣將這南瓜做的好吃,但是,對於韓楉樰的話,她還是很相信的。

「那好了,姑娘,等會兒奴婢可要好好的看著,這南瓜,是怎麼在姑娘的手中,變成美味的。」

韓楉樰見他們都很是期待了,於是也不多耽擱,讓碧玉去將那南瓜削皮,然後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放到鍋里蒸上。

然後讓紅綢去將自己等會兒要用到的菜都洗乾淨,切好,而韓楉樰自己,則是將等會兒要用來做蜜汁排骨的排骨,放到水裡煮開,將血水去掉。

至於蔣娘子,見那兩個丫頭忙得不亦樂乎,也就沒有再湊上前去,而是專心的給韓楉樰她們燒火。

正在韓楉樰他們忙著的時候,已經沒有事情的韓小貝和半夏跑到廚房裡來了。

「韓姐姐,真的是你親自下廚啊,真的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皇家六少戀上千金女 半夏一進來,見到韓楉樰正在灶台上忙著,就露出燦爛的笑容,走了進去,然後自己找了個位置做了下來。

韓楉樰見到了韓小貝他們進來,也聽到了他的話,不過並沒有理會,這個半夏,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而和他一起來的韓小貝,聽到半夏這話,就不高興了,一下子也做到了他的身邊,然後就開始反駁他。

「才不是呢,我娘親明明對我最好了,你只不過是順便的。」 半夏聽了韓小貝的話,難得的沒有反駁,其實,他的心裡,想的是,只要他等會能夠吃到好吃的就行了,管韓楉樰對誰最好呢。

而韓小貝,見半夏沒有和自己爭論,也就不再說話了,專心的看著韓楉樰做菜,等著一會兒吃好吃的。

「韓姐姐,你這是要做什麼啊?」

可惜了,半夏可是一個吃貨加話癆啊,這下,就在這廚房裡,他怎麼可能真的安安靜靜的看著,這不,剛安靜了沒多久,就開始問東問西了。

「半夏公子,我們姑娘正在做蜜汁排骨呢。」

韓楉樰沒有回答,倒是一旁的紅綢回答了,當然,這也是為了不讓他們家姑娘分心。

而且,不管怎麼說,碧玉覺得,韓楉樰對半夏還是很好的,所以,她才恭敬的稱呼他一聲公子,不敢怠慢了她。

可惜,紅綢和半夏接觸的機會不多,而且也沒有說過幾句話,所以還不知道,他那話癆的本性,若是沒有人和他說話還好,現在,有人搭話了,那就更加的不好了。

「蜜汁排骨,一聽這個名字就很好吃,我還沒有吃過呢,真想馬上就能吃到,對了,這個還要多長的時間才好啊?」

半夏這次不問韓楉樰了,直接問紅綢,可是,紅綢也不知道啊,她又不會做。

「對不起啊,半夏公子,這個奴婢就不知道了,要姑娘才知道,不過應該要不了多久的。」

因為韓楉樰說過,會在用午飯的時候,將這些菜都給做好,所以,應該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吧,紅綢這樣想著,她也不算是說謊了。

半夏聽說用不了多長的時間,頓時就開心了,然後朝著韓楉樰的地方靠近了。

「這個菜是怎麼做的啊,我去看看去。」

紅綢當然不能讓半夏過去了,當即放下手中要洗的菜,然後攔住了他。

「半夏公子,這裡是廚房,很危險的,你還是帶著小公子出去吧,要不然,萬一傷到了就不好了。」

紅綢只差沒說,讓半夏不要在這裡搗亂了,而她口中的小公子,當然指的就是韓小貝了。

紅綢看了看韓小貝,再看半夏,然後再心中感嘆,果然是姑娘的孩子,看看小公子,小小年紀的,就這樣不俗了,不像半夏,這麼難纏。

不過,半夏這樣直性子的人,怎麼會聽出紅綢話中的另外一層意思呢,聽了她的話,還以為她是在關心自己呢,當即無所謂的笑了笑,還反過來寬慰她。

「放心吧紅綢,我的武功可是很好的,不會受傷的,你看好小貝就行了,不用管我的。」

我是這個意思啊,紅綢這下真的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只能垮了一張臉,但是還是攔著半夏,不讓他往韓楉樰那邊走去。

而正在給排骨澆上蜜汁的韓楉樰,也知道紅綢是應付不了半夏的了,只能自己出馬了。

「半夏,你既然來了,那就不能什麼都不做,要知道,不做事情的人,可是沒有飯吃的哦,你去幫紅綢將土豆給洗了,順便把皮給削了吧。」

聽到了韓楉樰的話,半夏頓時來了精神了,連連點頭,一點也沒有自己被算計了的自覺。

「知道了,韓姐姐,要是我做了事情,那我等會兒可以多吃一碗飯嗎?你做的菜好香啊!」

這個時候,韓楉樰已經將蜜汁排骨給做好了,而且香味也慢慢的飄散了開來,依著半夏那靈敏的鼻子,早就聞到了,恨不得馬上就上去開吃了。

「當然可以,不過,你可要好好的做事哦。」

韓楉樰本來也是為了讓半夏有事做,免得他一會兒又來搗亂,所以也就答應了。

見韓楉樰答應了,半夏果然樂顛顛的就去幫紅綢洗菜去了,而韓小貝,見自己的娘親幾句話就將半夏給制住了,很是佩服。

當然,既然半夏都有事情做了,韓小貝當然不會什麼事情都不做的,可是他看了一圈,發現黑真的沒有什麼適合自己做的事情了。

「娘親,我幫你把這菜給端到外面的桌子上去吧?」

韓小貝見韓楉樰已經將一樣菜給做好了,也就主動請纓,要將這菜給端上桌了。

韓楉樰知道韓小貝這是想幫忙,而且,這裡離吃飯的地方也不是很遠,這菜,也不是很燙,很重,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好,那你端過去吧,小心一點哦。」

而在一旁洗土豆的半夏,見韓小貝居然端著自己心心念念的那盤菜離開了,頓時就有些不甘心了,早知道,他也去端菜好了啊。

「小貝,你可不能偷吃哦!」

豪門重生:BOSS,夫人又跑了 眼看著韓小貝就要離開了,半夏急急地喊了一聲,就好像,他不喊一聲,韓小貝就真的會將菜給偷吃了似的。

韓小貝聽到了半夏的話,回頭沖他做了個鬼臉,然後就高興的離開了,哼,他才不會像他一樣呢,他可是個好孩子,不會偷吃的。

看著韓小貝那得意洋洋的離開的背影,半夏無比的鬱悶,所以,等韓楉樰做好第二道菜的時候,他也不管別的了,直接將盤子給搶了過來,然後就給端到桌子上去了。

然後,就再也沒有到廚房來了,而韓小貝到是來了一次,是和韓楉樰她們說明情況的。

「半夏哥哥說,他就守在那裡了,美其名曰,吃不到,聞聞味道也是好的。」

這下,韓楉樰她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索性也就隨他去了,他不來廚房了正好。

而韓小貝說了這話之後,也急匆匆的離開了,說是,他也要回去守著,免得半夏一時忍不住,將菜給偷吃了。

「姑娘,這南瓜已經熟了,現在要怎麼做?」

正在韓楉樰做最後的一道湯,玉米排骨胡蘿蔔湯的時候,碧玉就向她稟告著,她聞言,過去看了一眼,確實是熟的差不多了。

「好了,你將它拿出來吧,剩下的我來。」

得了韓楉樰的吩咐,碧玉很快的就將已經蒸熟了的南瓜給拿了出來,然後到在了一個大大的盆子里,就將位子讓給了她。

韓楉樰讓紅綢去看著還在煮著的排骨湯,然後就專心的做著自己的南瓜丸子了,而碧玉,就在一旁認真的觀看著。

就見韓楉樰在蒸好的南瓜里,加上了一些白糖,然後用筷子將這些南瓜給搗碎了,還加入了一些,早就準備好了的糯米粉,然後一起攪拌揉成了團。

等這個南瓜團差不多能黏合,不會顯得很稀的時候,韓楉樰就將它們分成了一個個的小糰子,將表面揉的很光滑。

「碧玉,去鍋里倒上一些油,熱油。」

韓楉樰將這些南瓜小糰子揉好了之後,就讓碧玉去熱油了,然後,她將這些小南瓜糰子,給裹上了一層細細的碎芝麻和碎花生。

當然,若是有麵包糠的話,會更好的,不過現在沒有,用芝麻花生,也一樣會很香,很好吃的。

等韓楉樰將這些南瓜小糰子都給均勻的裹上芝麻花生的時候,碧玉鍋里的油給熱了。

韓楉樰先放了一個下去,試了試油的溫度,正好,是她需要的七成熱,這樣既不會一下子就將這丸子給炸焦了,也不會太冷了,等會兒起來的時候不香。

「蔣娘子,火可以小一點了,就保持油的這個溫度就行了。」

韓楉樰吩咐了蔣娘子一聲,畢竟,這個對火候的要求還是很高的,見蔣娘子應了之後,她就將自己揉好的南瓜小糰子,給放了一部分下到油鍋里去了。

不一會兒,整個廚房,就散開了一股香糯的,甜甜的味道,碧玉和紅綢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姑娘,好香啊,我從來沒有見到過,有人能把南瓜做的這麼香!」

碧玉看了一眼鍋里的南瓜丸子,覺得真是神奇,她們怎麼就從來沒有想到過,南瓜竟然可以這麼吃呢。

「是啊,姑娘,簡直太香了,要不是我親眼看著,我都不相信,這麼香的東西,竟然是那不起眼的南瓜做出來的,奴婢不管,等會兒,姑娘你可得給我們嘗一嘗!」

雖然碧玉沒有這樣說,但是那眼神,也是赤裸裸的表示了,她也十分的想嘗一嘗的。

「放心吧,哪裡會少的了你們這兩個饞嘴的丫頭的!」

韓楉樰今天本來就是打算給大家都嘗嘗的,做了很多,不止是南瓜丸子,就連剛剛的那幾道菜,也是做了兩份,一份他們吃,一份就是給碧玉他們的。

而碧玉和紅綢,聽到韓楉樰的話,頓時綻開了燦爛的笑容,也不管她打趣她們饞嘴了,反正,只要能吃到就可以了。

等到南瓜丸子炸到表面金黃的時候,韓楉樰就將它們給撈了出來,然後將剩下的那一半給放了進去。

等到全部的南瓜丸子炸好的時候,韓楉樰煮的玉米排骨胡蘿蔔湯也好了,散發著濃郁的玉米和胡蘿蔔的香味,排骨的味道倒是淡淡的。

等南瓜丸子的油,控的差不多的時候,韓楉樰將這南瓜丸子給分成了兩份,然後給了碧玉她們一份,自己端了一份。

「好了,你們也快去吃吧,不然還說我虐待你們呢,這些,我自己端過去就好了。」

這個時候,和平時他們吃午飯的時候比,已經遲了,但是也沒有遲很多,不過是兩刻鐘而已,但是韓楉樰也不想大家餓肚子,也就沒有那麼多講究了。

「姑娘說什麼呢,要是天天好吃好喝的,都成了虐待了,那這天下的人,還巴不得天天被虐待呢,奴婢們幫姑娘將這湯給端上去吧。」

碧玉見那湯剛剛盛出來,還很熱,怕韓楉樰燙到自己,所以想幫她端到桌子上去。

而且,能碰上韓楉樰這樣的,是他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和虐待可是一點邊都不沾的。

「行吧,那你們小心一點。」

韓楉樰知道,要是她不同意,那這兩個丫頭,只肯定不會去吃飯的,這樣推來推去的,反而更加的耽擱時間。

「太好了,韓姐姐來了,我們可以開飯了。」

每次吃飯,最激動的就是半夏了。 翌日清晨。

方逸天睜開了惺忪的睡眼,偌大的床上只有他一人,不過那被子中的溫度卻也是殘留著那淡雅醉人的幽香,那是安碧如昨晚留下來的。

昨晚安碧如溜進方逸天的房間,兩人自然是旖旎溫存了一番,待到安碧如嬌喘吁吁一臉滿足之態后兩人才結束了昨晚的翻雲覆雨,而後安碧如便是再度回到了劉詩蘭的房中休息。

方逸天醒來之後伸了伸懶腰,便是從床上爬了起來,待到洗過臉后便是聽到了劉詩蘭在庭院那邊喊著吃早餐的聲音。

方逸天走到了庭院中,看到安碧如正朝著他這邊走過來,看似要把他叫起床過去吃早餐。

「碧如,起這麼早啊?」

方逸天看到安碧如后嘿嘿一笑,眼中滿是不懷好意之色,看著安碧如那張嬌艷美麗的臉。

經過昨晚的一番洗禮,安碧如看著更是成熟水嫩,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誘人心弦的風韻,讓人為之心動!

「這還早啊,你是剛起來的吧?我還想去把你叫起床吃早餐呢。」安碧如開口說著,美麗的玉臉上染上了一層紅暈,看著更是嬌艷欲滴,美眸中蘊含著一絲撩人心弦的媚態,更是扣人心弦之極。

看到了方逸天,安碧如腦海中難免的都會想起昨晚的種種旖旎纏綿起來,她心中自然也是極為不好意思,眼眸中儘是一片嬌羞之態。

方逸天一笑,說道:「走吧,我們一起吃早餐去。再不過去讓人看到你這臉紅的模樣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呢。」

「哼,你本來就是欺負人的。」 爹地,媽咪生氣要哄哄 安碧如開口嗔了聲,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便是與安碧如一起朝著廚房的方向走去,而劉勁松與劉詩蘭已經是在廚房中等著。

方逸天他們一起吃過早餐后安碧如要上去寧江市,劉詩蘭聞言后也要跟安碧如一起上去,而方逸天與劉勁松則是去荒野山林那邊繼續修鍊一番。

明天劉勁松還要去進行比試大賽,因此今天他與方逸天去荒野山林中自然不會拚命了的苦練,而是要去鞏固一番,順便在八極拳的修鍊上讓方逸天對他進行更進一步的指導。

而方逸天則是繼續埋頭苦練四重力勁的爆發,如今他自身激發出來的潛能力量已經是驚人無比,雄渾澎湃的力量在他的體內醞釀著,隨便一拳轟殺而出就算是不爆發出多重力勁也足以讓人心驚擔顫。

而憑著他激發而出的潛能力量,現今他已經是能夠連續三次爆發出四重力勁的攻勢,這又是一大進步!

方逸天與劉勁松兩人在荒野山林中苦練著,約莫到下午四點鐘這樣才離開。

明天便是下一輪的古武比試大賽,因此劉勁松也要早點回去準備一番,爭取在明天的比試中能夠有著更為出色的發揮。

對於明天的比試,劉振對於劉勁松倒也沒有什麼要求,只是囑咐他今晚早點休息,明天以著飽滿的狀態跟精力去面對對手。

而到了晚上八點鐘左右,安碧如與劉詩蘭也開車回來了,她們也就是上去寧江市玩了一遍,明天有劉勁松的比試,她們自然是不會錯過的。

「哥哥,明天你一定要加油,不管你的對手是誰一定要把對方打倒!」劉詩蘭給劉勁松打氣說道。

「劉大哥一定能夠戰勝對手的。我們都給你加油哦。」安碧如也是一笑,說道。

劉勁松呵呵一笑,深吸口氣,眼中閃動著堅定的光芒,說道:「我一定會儘力的,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哈哈。」

「這就對了!明天等著你的好戲!」方逸天一笑,說道。

劉勁松點了點頭,隨後眾人閑聊一番,看著時間已經是到了休息的點之後便是漸漸回房休息。

明天的比試,不只是劉勁松,所有人都在期待並且關注著。

很大程度上,明天的這一戰將會看出這一次兩大流派中的弟子誰能夠問鼎這一次古武比試大賽的第一名!

預謀成婚,強寵傲嬌御姐 ………

第二天很快便是來臨了。

劉勁松、方逸天他們已經是早早的就起來,劉詩蘭與安碧如這兩個美女自然也是起來了,看著她們那雙微微泛紅的眼眸似乎是昨晚因為激動過度而沒有好好休息。

「昨晚你們是不是沒睡好啊?又不是你們去比試,看看你們都激動成什麼樣了。」方逸天看著她們兩人的臉色,便是笑著戲謔說道。

「這可是我大哥至關重要的比試,我當然激動了。不可以嗎?」劉詩蘭瞪了方逸天一眼,說道。

「可以,可以……」方逸天笑了笑,連忙說著。

劉詩蘭白了方逸天一眼,隨後看向了劉勁松,說道:「大哥,今天你一定要加油,打倒所有對手,你一定可以的!」

劉勁松笑了笑,眼中已經是閃動著一股按耐不住的戰意起來。

隨後,劉振與方海這兩個老人也準備好了,待到早上八點半鐘后他們一行人便是朝著古武流派的總堂走了過去。

方逸天他們走進了總堂之後發覺已經是不少人都過來了,古武流派的其餘弟子已經是來齊,天武流派中的除了南宮雲與狄天武之外也來齊了。

九點鐘左右,天武流派中的南宮雲與狄天武終於是來了,隨著他們的走入總堂內,場中便是有著一股壓抑沉悶的氣氛起來,無形的殺機與戰意更是瀰漫開來,雖說還沒交戰,但是這兩人已經是表現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氣勢!

南宮雲與狄天武走進來之後朝著方逸天與劉勁松這邊看了一眼,那眼神顯得極為的冷冽,蘊含著一絲陰沉的寒意。

方逸天不以為然,劉勁松目光淡然,接下來一切都要靠實力講話,因此其他的小動作根本就是不必要。

緊接著,兩邊流派的人便是開始進行抽籤對決,經過一番抽籤之後,會場的主持者便是公布了兩個流派彼此對戰的人員名單。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