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腿盤坐在赤色蓮臺上的陳志凡,微閉着雙眼,周身氣息似那潛伏於淵的天龍般微弱近無。下一秒,他倏地睜開雙眼,瞳孔內神芒暴漲。

黑暗半空,徹底吸收了那顆蘊藏着莫大能量的殭屍本命精血的瞬間,銀白小棍表面就浮現出一根根如同人體血管樣的赤紅色脈絡。

少頃,銀白小棍憑空一晃,一團電光霍然迸現而出,照亮了裂縫空間的同時,亦將一點真靈魂印深深烙在了棍體內部。

感知着眼前不遠處的銀白小棍,同自己產生了一種血脈相連的聯繫,臉上浮現出一抹欣然笑意的陳志凡,忽地眉間神光一閃,握着六角重錘的手臂一揮,“咚”的一下就重重轟在了銀白小棍上。 姬流音冰藍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她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她,好像是在她的臉上看出什麼。

許久許久……姬流音突然輕輕一笑,宛若清風明月:「好。」

他再次這將她拉進懷中,用力的抱了一下。

「這個世上,我只相信依依,哪怕你騙我……也沒關係,真的……沒關係!依依,你知道嗎?我真的好後悔,後悔當初,沒有牢牢的抓住你,哎……」

夜冰依一言不發,漆黑的瞳眸閃過幽光,紅唇微抿,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滋味。

隨後跟著姬流音來到了另一個空間當中。

一路上,姬流音對她關懷備至。

「依依,小心一點,不要離開我。」

夜冰依跟隨在他的背後,面目深沉,當姬流音回過頭來,對上他的眼睛,她的嘴角才扯出一抹淺笑。

「流音,你似乎對這裡的路行很是熟悉呢,但既然如此,剛才又怎麼會被自己的心魔所控制呢。」

夜冰依嘴角勾起一抹譏諷,漫不經心的道。

似乎是在詢問,也是在說給自己聽。

他剛才也是在裝的嗎?

如果是的話,那真的太可怕了。

姬流音聞言,高大的背影狠狠一僵,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冰藍色的眼眸中劃過一抹驚愕和沉痛,轉瞬即逝。

「你……竟是這麼想我的嗎?」

夜冰依挑了挑眉,別過臉去,「我……不知。」

她是真的不知道,她現在越來越看不懂他了。

姬流音彷彿陷入沉思當中,眼眸充滿了沉痛。

夜冰依抬眼,看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傷痛。

姬流音突然轉過身體。

不讓她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幽幽的說道,「只有心無雜念,心裡沒有陰暗的人,才會不被心智所迷惑,可我……我註定不會是這樣的人,你是我唯一的光……」

夜冰依蹙眉道,「每個人的光,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給的,看他怎麼選擇了。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別太壞 你的光芒就在前面,可是你會選擇要嗎?」

姬流音顯然和夜冰依的思想不在一條線上,他苦笑一聲,「我這種人……不配。」

夜冰依心中一痛,眼眸越發冰冷,所以,他就徹底沉淪,甚至和妖王勾結嗎?

他就攪亂整個世家,弄的人家雞飛狗跳,眾多無辜的生命慘死么?

是她一直太過天真,想象得太過簡單,太容易相信人,以為可以用友情來感化他,呵呵!

深呼了一口氣,夜冰依搖了搖頭道,「先不要說這個了,我們還是先趕緊離開這裡再說吧。」她的美光轉柔,收起了眼底的凌厲。

這個時候,還不是徹底撕破臉的時候。

離開這裡才是最重要的。

姬流音抬頭望著她,眸光一如既往的溫柔,伸手去抓住她的小手,淡淡的說道,「依依,你可以相信我,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傷害你分毫」

夜冰依快速的躲過,不讓他抓住自己的手,淡淡的道,「走吧。」

姬流音眼中閃過一抹失落……

忽然!一道巨大的轟鳴聲傳來。

「怎麼回事?」夜冰依和姬流音兩人心中皆是一驚。 抬頭看向前方,發現黑色的鐵鏈子旁邊有一個龐大的身體。

那個東西速度太快,夜冰依沒有看到那是什麼東西,不用她吩咐,白眼狼就從她的身後竄了起來,朝著那個東西追去。

砰砰砰——

「嗷嗷嗷——」

白眼狼剛跑出去,都就被一道屏障給狠狠的撞了過來。

立即四蹄朝天倒在地上。

「嗷嗷嗷!」白眼狼憤怒的咆哮。

「不自力量哈哈哈!」一道極為輕蔑的聲音傳來。

夜冰依終於看到了那個龐大的身影,那是奇窮!

傳說中的起上古神獸,奇窮!

夜冰依一眼就認出了眼前是上古神獸奇窮,而之前也剛剛聽帝玄胤說過,妖王就有一頭神獸奇窮,那麼他就是妖王的了。

奇窮出現在這裡,妖王的人,也一定在這裡。

而夜冰依也發現了,上古神獸和普通的神獸是不一樣的。

不如白眼狼在它的旁邊,就好像一個玩物似的,任由它擺布。

夜冰依心中不由發緊,狠狠握了握雙拳。

再次回過頭來,就看到那奇窮重要擊中白眼狼的要害。

夜冰依眸光一厲,,拔劍輕躍了過去,現在白眼狼是她的朋友,她不會見死不救。

「依依!」白色的身影緊追在她的身後。

刷刷刷——

突然衝出了兩根巨大的鐵索鏈,困住了姬流音的身體。

硬生生的止住了他前行的腳步,把兩人活活分開。

「該死的!」姬流音惱怒的低吼了一聲。向夜冰依看過去,背後突然有一股力量硬生生拖著他走。

瞬間帶著他沒落一個拐角消失不見。

「流音。」

夜冰依回過頭瞥見了這一幕,心中暗道,一個是白眼狼,一個是姬流音,她到底要先去救誰呢?

姬流音和妖王有勾結,妖王應該不會把他怎麼樣。

沒錯,她應該先去救白眼狼。

夜冰依很快就做出了決定,向著前面的奇窮沖了過去。

空間中飄蕩著她的名字。

那是姬流音的驚呼聲音。

很快迴音便消散。

「不自量力。」

夜冰依都沒有看到奇窮是怎麼出手的,背後便被狠狠鞭打了一下。

刷啦啦!

居然還用鐵鏈飛速將她的手臂身體全部都給捆綁了起來。

啪的一聲!

夜冰依紫殺劍掉落在了地上。

而她也徹底吸引了奇窮的目光,奇窮放開了白眼狼,轉過來攻擊她。

一雙幽幽的大眼睛緊緊注視著她。張大血盆大口,朝著她走過來。

夜冰依清晰的感覺到死亡降臨。

搖了搖頭,她不甘心。

然而她的雙手雙腳都被鐵鏈捆住,掙脫不了半分。

就連瞬移術都沒法用了。

怎麼會這樣?

一瞬間,絕望的氣息籠罩在夜冰依的周身。

上天對她何其不公?

黑色錢途 夜冰依突然想笑,讓她重活了一世,居然這麼快又死去!

靠!這麼算起來,她這來輩子加起來都沒有人家一輩子活的時間長!

又是一道沉重的聲音傳來——

「依依!」

這聲音聽在夜冰依的耳朵中,宛若天籟,是她的救世主。

「胤!」

他來了,是他來了。

夜冰依眼淚奪眶而出,她不是害怕,是高興。 伴隨着“咔擦”一聲巨響,一道蛇狀電芒蜿蜒盤旋,倏地在裂縫空間裏憑空乍現。

承受了六角重錘兇猛一擊的銀白小棍,在發出一道電芒後,飛出了老遠。隨後在陳志凡的心念一動間,它飄飄蕩蕩着飛了過來,仔細一看,在重錘的錘擊下,其上一頭竟稍微癟了一點。

感知到從銀白小棍裏傳遞出來的一絲委屈和害怕,某青年輕聲低語道:“要想超凡脫俗的話,怎能不經過一番痛徹心扉的磨鍊!”

一言罷了,他咬了咬牙再次握起錘把,對着銀白小棍狠狠就轟擊了出去。伴隨着一聲“咔擦”巨響,電芒撕裂空間,電光閃耀,徹底將黑暗驅散一空。

被六角重錘一擊,狠狠轟入到了裂縫壁面上的銀白小棍,棍身微微顫抖着,表面銀白光芒瘋狂閃爍。

赤色蓮臺上,陳志凡心念一閃,再次喚回銀白小棍,然後舉起六角重錘就是一陣啪啪狂錘。砸得銀白小棍是電光四射,砸得裂縫空間裏是巨響來回激盪。無盡電芒肆虐中,裂縫空間恍如白晝,空氣中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臭氧氣味兒。

裂縫空間一角,鬼撲滿渾身縮成一團躲在了水晶球底下,眼睛緊緊閉成了一條縫,到處亂甩的尾巴顯露出它十分害怕的心情。

歸根究底,小傢伙算是陰物一類的存在,雷電力量在天然上就剋制它。現在整個裂縫空間都充斥着無盡的毀滅電芒,它又怎麼會不怕?

要不是某青年身處雷電能量最爲密集的區域,鬼撲滿早就在第一聲巨響的時候,就躥回丹田虛空裏了。

渾然不知小傢伙都快被漫天雷電給嚇尿了的陳志凡,凝聚起全副心神對銀白小棍錘鍊不已。

不知過了多久,當他發現銀白小棍已經變成了一根銀白小錐時,長吐出一口氣之餘,神海虛空裏的神光也漸漸恢復了正常。

瞬息之間,裂縫空間再次變得寂靜一片,黑暗也隨之重新降臨。

忽然,於那黑暗當中,出現了一團拳頭大小的銀白光芒。光芒的核心處,憑空懸立着一根長有一指,一頭圓一頭尖的細長小錐。

半眯雙眼看着銀白小錐,陳志凡撇了撇嘴嘆道:“太小了點吧。難道要叫你閃電針嗎?聽起來好low啊!”

話音剛落,虛懸半空的銀白小錐就搖身一晃,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就變成了一根筷子長、手指粗,頂端尖銳,通體表面佈滿彎曲雲紋的銀白色長錐。

“不錯不錯,閃電針不好聽,閃電錐聽着還行。”兩眼一亮的他語氣裏帶有幾分驚喜的輕呼了一聲後,探手就將銀白長錐拿在了手上。

一入手,一道活潑的靈智波動就傳遞到了神海虛空。神光陣陣中,一點紫金光芒呼的一下逸出,然後穿過眉心穴竅,一路飄灑着紫金光芒,慢慢朝着銀白小錐身上落了下去。

紫金光芒一出現在裂縫空間,原本趴在角落的鬼撲滿,就唰的一下眼裏冒着綠光飄了起來。

嗖的一下飛到了陳志凡面前的小傢伙,一邊小眼瞪得溜圓連聲叫道:“主人,主人,我要吃!快給我吃!”,一邊伸出一隻小爪子就想把那點紫金光芒抓住扔進嘴裏。

已經產生了一點靈智的銀白長錐,如何不知道紫金光芒對自己有莫大的好處。眼看着就要落到自己身上了,哪知一個怪頭怪腦的傢伙卻忽然跑出來就要搶,這怎麼能忍,電死它!

於是就聽“嗤”的一聲,一道細長電芒從錐尖射出,“啪”的一下瞬間就撞在了鬼撲滿的身上。

眼睛裏只有那點紫金光芒的小傢伙,在被電了一下後,兩眼爆瞪,渾身電芒一陣亂閃,四肢一陣狂顫中,嘴裏噴出一口細煙一頭就往地面墜了下去。

一點紫金光芒,這個時候,才最終落在銀白長錐上,然後瞬間就沒入其中不見蹤影。

看着鬼撲滿掉在地上四肢時不時的抽搐一下,陳志凡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撇嘴喝斥道:“吃吃吃,你這小東西,除了吃,還知道什麼?”

任由它四肢僵硬筆直躺在地上,他眼底閃過一抹戲謔的沉聲說道:“你最好給我老實點,閃電錐的東西也敢搶,信不信它一錐子就把你的小肚子給戳爆了。”

渾身上下一動都不能動的鬼撲滿,睜着它那一對綠豆大小的小眼睛可憐兮兮的說道:“主人,我也想吃嘛。憑什麼它能吃,我就不能吃啦!吃了那個紫金小點點,人家會很快長大的啦!很快長大的話,就能幫主人你的忙呢!”

“我用不着你幫忙。”瞥了小傢伙一眼,某青年撇了撇嘴,“你就安安生生的做一個儲物罐就行。嗯,不過細細想來,其實你還是有一點作用的。”

想起鬼撲滿有一個能裝活物的肚子空間,他覺得還是不要太過於傷它的心爲好。於是心神一凝,心念一動,神海虛空內神光閃爍,一點紫金光芒逸出,穿過眉心穴竅,憑空漂浮在了半空,散發出一圈瑩瑩的紫金光華來。

任由那點紫金光芒緩緩朝着小傢伙身上墜去,陳志凡一手握錘,一手持錐,腦海裏不知道怎麼的,就浮現出了神道天庭時期的雷公大神來。

那位大神,可不就是一手雷錘,一手電錐的麼。

於是某青年興致忽起,左手閃電錐尖對準地面,右手高舉六角重錘,錘面對準了閃電錐的尾端,胳膊一揮,呼的一下就敲擊了下去。

“叮”的一聲脆響過後,閃電錐猛地一顫,緊接着一道熾白電芒從錐尖射出,如同一道激光射線般,“嗤”的一聲就徑直沒入地面不見了光影。

他躍身跳下赤色蓮臺,臉上帶着幾絲饒有興致的表情幾步來到電芒消失的地方,蹲下去目光一掃,就看到了一個鉛筆芯粗細的圓圓小洞正在往外冒着縷縷輕煙。

祭起一點神念進入那個小洞,赫然發現其居然一直深入到了地下近兩百米的一處充滿了陰冷刺骨氣息的地穴裏。

只是心血來潮試着敲擊了一下的陳志凡,怎麼也不會想到六角重錘加上閃電錐的力量,竟然能一擊就穿透厚達近兩百米的赤鐵礦脈,輕易的就打出了一個連通極陰靈穴的小口子。

於是在滿臉高興的輕讚了一聲“好強的穿透力!”後,他樂滋滋的高舉起六角重錘,打算衝着地面再來一發。 因為在死之前,能看到他一面,她就沒遺憾了。

她不想這麼簡單死,連聲招呼都沒有打,就這樣和他分離,她不甘心死了她也要做鬼回來!

轟!

奇窮高大的身體被帝玄胤一巴掌炮轟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帝玄胤雙目赤紅,狠狠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奇窮的身上,發泄自己害怕的情緒。

「依依,沒事了!」

帝玄胤飛速上前,將夜冰依身上的鐵鏈扯斷,狠狠地將她擁入懷中,將她的腦袋按在他的懷中。

「嗚……你怎麼現在才來!差一點,人家就見不到你了!我就要死了。」夜冰依邊哭邊埋怨。

不科學的原始人 眼淚灑了帝玄胤一身。

偏偏雙手又捨不得鬆開他的腰,用腦袋在他的胸前撞了兩下。

帝玄胤胸腔劇烈的跳動。

抱著夜冰依,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

他本來心疼緊張的不得了,但是看到她的小動作,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最終化作一聲濃濃的嘆息。

「乖……」

夜冰依好不容易才剎住眼淚,聽到他這輕柔的一聲,乖。

瞬間又忍不住啪嗒啪嗒掉了下來,原來她居然這麼脆弱。

帝玄胤有些錯愕的看著她,更是心疼不已,看來真的是嚇住她了。

雙手捧起她的小臉,對上她紅紅的眼睛,帝玄胤只覺得一顆心都化了,「依依……」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