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自己就這樣跳井自殺了嗎?

就在絕望和悔恨佔領了她顆心的時候,突然靈機一閃她不是已經有了靈力了嗎?

她不是會御劍了嗎?

「劍,起。」古亦溪終於在慌亂之中叫出了腰間的長劍。

腰間長劍聽到古亦溪的呼叫就噌的一聲從劍鞘里飛了出來,飛到了古亦溪的腳下。

待古亦溪成功的踩到了長劍之上這才放下心來。可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自己到底要怎樣才能到達井底,這井底到底有多深。

長劍載著古亦溪在古亦溪的心裡病沒有說要加速的時候,一直都保持著一種很緩慢的速度。

越是到下面就越是什麼都看不到,古亦溪只能憑著感覺在自己的乾坤袋裡尋找著能夠照明的東西,真是佩服這個仙幻的時代,人都那麼厲害居然沒有手電筒。

還真是天無絕人之路,讓她在乾坤袋裡找了一個燈籠。

終於接著燈籠的光亮看到了自己的四周,原來這個井壁不是不完全無縫隙的,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個大洞,這個大洞也能夠進出一個人。

古亦溪按著燈籠所能夠照到的地方剛好她的身邊就有一個黑洞,「停。」

根本沒有想就直接對著腳下的長劍喊道,話剛剛出口古亦溪就後悔了,生怕又會從劍上掉下去。

可是令她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沒有從劍上掉了下去,帶著僥倖的心裡還有絲絲慶幸,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大黑洞,心中也很疑惑。

剛才她的匕首一直在井壁上划著,怎麼就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呢?

帶著懷疑伸出手來想試試這眼前的大黑洞到底是不是真的洞,她的手一伸進黑洞驚奇的發現是空的,可是為什麼剛才匕首一路劃下來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手在黑洞里晃了幾下,這確實就是一個黑洞,帶著懷疑拔出了腰間的匕首,向著黑洞試探而去。

只聽見噌的一聲脆響,那匕首在接觸到黑洞的時候居然被阻隔了。

古亦溪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又伸出了另一隻手探進黑洞,手居然很自然的就進去了。

古亦溪輕聲的嘀咕道:「難道是金屬不能進入嗎?」

帶著試一試的心理,古亦溪叫了一聲,「劍飛進黑洞。」

腳下的長劍就帶著古亦溪向著黑洞飛去,正在古亦溪等待被黑洞阻攔的時候,迎接而來的居然是她和腳下的長劍一起進入了黑洞。

古亦溪一臉鄙夷的看了看腰間那把被黑洞拒之門為的匕首,這是什麼節奏啊,長劍都能進,匕首卻不能進。

接著燈籠的光亮古亦溪看到的是,這黑洞的牆壁很是光滑,光滑到不像是天然的而是人工做成的。

腳下長劍的速度加快了許多,原本一片漆黑的黑洞的前端居然有了霧蒙蒙的光亮。

古亦溪看到了遠處的光亮,「長劍,加速。」心中有點小激動的對著腳下的長劍大喊了一聲。

她可是清楚的記得釋塵師叔說過他們來雪山兩天,泡月牙泉就需要一天,只如果想要此次雪山之行不白費的話,必須要抓緊時間。

長劍得到了古亦溪的命令自然是快速的飛行了起來,不到片刻便看到了前面越來越亮。

等長劍載著古亦溪來到了那光亮的來源的時候,映入她眼眶的居然是一片好像的原始森林的地方。

可是那頭頂的天有些不一樣,和外面的不一樣,和水晶宮的也不一樣。

古亦溪站在長劍之上俯視著眼底下的一切,這個貌似原始森林的地方,看上去是一望無際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剛出來的黑洞,一口古井居然帶她來到了一個偌大的原始森林。

這是森林沒錯的,只是這森林跟月牙泉有關係嗎?自己會不會走錯路了?

面前無數的大樹參天而立,根本就無法順利的御劍飛行,古亦溪看著這無數的大樹,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的寵物也沒有帶在身邊,要是遇到什麼毒蛇猛獸的怎麼辦。

古亦御劍緩緩的落地,這一落地才發現,那些大樹突然間變得更高了。

四下的看了看,很是無奈的糾結著不能御劍到上空去看看那個所謂的月牙泉到底在不在這裡,慢慢的向著森林的中間行去。

這邊森林居然連鳥叫聲都沒有,靜的不能在靜了,除了古亦溪的腳步聲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聲響。

除了參天大樹之外還有很多雜草野花還有一種葉子像是荷葉形狀但是又比荷葉要大上許多的古亦溪根本就不認識的植物。

古亦溪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抱著一種直走不會迷路的思想前進著。

就在古亦溪放鬆了警惕的時候,『呼』的一聲一道強有力的大風就從古亦溪的身後襲來。

古亦溪閃電般的轉過頭去,只見一個黑影向著她飛了過來,古亦溪睜大了眼睛,一跳而起就攀至了樹榦之上。

那個黑影就瞬間撲了個空,『砰』地一聲撞在了大樹上,大樹上的葉子也被掉落了很多。

邪少的盛寵冷妻 ,不準確的說是一隻貓,一隻黑貓。

古亦溪的嘴角抽了抽,她可是特工出生啊,想要偷襲也不能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啊。

一個輕躍就跳到了黑貓的身邊,輕輕的踹了一腳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黑貓,「起來了,別裝了,要是再不起來我就只好將你給烤來吃了。」

黑貓聽到故意的話立馬就從地上站了起來,一雙玻璃球似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古亦溪,「你跟俊美是什麼關係?」

古亦溪輕挑眉,這黑貓起來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擔心自己的安慰,反而問起了她。

「你認識俊美?」古亦溪很是奇怪,這隻黑貓居然知道俊美。

… 古亦溪輕挑眉,這黑貓起來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擔心自己的安慰,反而問起了她。

「你認識俊美?」古亦溪很是奇怪,這隻黑貓居然知道俊美。

黑貓直視著古亦溪,雙眼迸發著一種不可置信,「說,你跟俊美什麼關係,為水泥你身上會有俊美這麼強烈的氣息。」

古亦溪輕挑眉,她是俊美的主人,自然身上會有俊美的氣息,「為何要告訴你?」

「你若是不說,我就吃掉你。」黑貓很是憤怒的說道。

古亦溪呵呵一笑,「小貓,你想吃我,就不怕把肚子給撐破嗎?」


「醜八怪,你到底說不是你和俊美的關係,俊美在哪裡?」黑貓的怒氣越發的上升著。

醜八怪!古亦溪暗自的嘆了一口氣,看來她這輩子註定了要做醜八怪了,

「我不說你又怎麼樣?」古亦溪也是一臉的不悅。

「不說就去死。」黑貓的話剛說完,立刻化作一道黑影就向著古亦溪襲去。


古亦溪那堪示弱手中明晃晃的的長劍準確無誤的就劈在了黑貓的身上。、

只聽見「喵」的一聲然後就一『啪』的一聲一個物體落地。

古亦溪嘴角一勾一臉鄙夷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黑貓,「還要不要我死。」

「醜八怪沒有想到你這麼厲害,你是不是將俊美給殺掉了?」黑貓很吃力的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一定要給俊美報仇,哪怕是死!「黑貓站定后又說道。

神馬?殺掉俊美?難道它是俊美的朋友嗎?

「你是俊美的朋友?」古亦溪問道。

黑貓發出一聲冷笑,「是又怎麼樣?你難道覺得我就會怕你嗎?」

古亦溪卻笑了,「你放心,俊美沒有死,我是俊美的主人。」

黑貓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以它對俊美的了解,俊美喜歡自由,怎麼會無端的跑出來一個出人。


「主人?俊美怎麼會有主人的?醜女人你在騙我。」

「騙你?死黑貓,你以為你是誰啊,我騙你會發財啊。」古亦溪一臉不悅的說道。

「醜女人,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相信你的。」黑貓做好了隨時攻擊古亦溪的準備。

「隨你吧,你如果想死我可以成全你,如果不想死就滾遠一點,看在俊美的份上我可以放過你。」古亦溪說完轉身就向著前面走去。

看著古亦溪大步離開的背影,黑貓的眼珠子差點都要瞪出來了。

可是它也清楚的知道,現在它身體的狀況根本就打不過古亦溪。

如果想要給俊美報仇必須找到月牙泉,可是它進來這裡已經半個月了,根本就沒有找到月牙泉的蹤跡。

古亦溪一直大步的向著森林的中間位置走,不管這個森林是什麼樣子的,只要自己走直線就不會迷路。

「醜八怪,你來這裡做什麼。」黑貓已經追了上來。

「關你什麼事?」古亦溪側目的看了一眼黑貓說道。

黑貓當然聽出了古亦溪語氣里的不悅,「你是不是來找月牙泉的?」


「你知道月牙泉?那你知道月牙泉在哪裡?」古亦溪停下了腳步睜大眼睛到底看著黑貓問道。

黑貓的眼前一亮,「這麼說你真的是來找月牙泉的。」

「對啊,我是來找月牙泉的,不過不知道路線,俊美和我師叔還在水晶宮等著我呢?」古亦溪說道。

「你師叔和俊美在一起?」黑貓雖然懷疑俊美慘遭不測可是古亦溪身上只有俊美的氣息並沒有俊美的血氣之類的東西。

「對啊,你知道月牙泉在哪裡嗎?」古亦溪又問道。

「其實我也是來找月牙泉的,但是我進來了半個月都沒有找到。」黑貓回答道。

古亦溪嘴角一抽,進來半個月居然都沒有找到月牙泉,那自己豈不是更不可能會在短時間裡找到了。


「你真的找了半個月都沒有找到?」古亦溪還是沒有完全的相信黑貓的話。

「對啊,這裡很多的妖怪,好幾次我都差點被吃掉。」黑貓看了看四周說道。

古亦溪也看了看四周,很多的妖怪!她早就做好了對付妖怪的心裡準備了。

人家雪主都那麼說了,想必此去月牙泉必定不會太平。

「你跟俊美都是寶貝嗎?」古亦溪看著四周問道。

「不,俊美是尋寶解毒的寶貝,我不是寶貝,我只是個靈獸而已。」黑貓說到這裡語氣里還帶著絲絲的自卑。

「靈獸也不錯啊,我看你那麼在乎俊美,我很替俊美高興有你這個朋友。」一人一獸穿梭在森林裡。

「朋友?我們不是朋友。」黑貓打斷了古亦溪的話。

「什麼不是朋友?不是朋友你會找我拚命?」古亦溪很是不解的說道。

「我……」就在黑貓說話的時候一條如小孩子手臂打的藤蔓快如閃電般的纏上了黑貓的腰。

像是收線一般就將黑貓從古亦溪的眼皮子底下將黑貓給帶走了。

「救命……」黑貓大叫著,它本來是想要叫醜八怪的,可是它知道求救的不能這樣的。

古亦溪迅速的拔出了腰間的長劍,幾個輕躍就跟上了那個跟藤蔓,直接的跟在了黑貓的後面。

黑貓看到古亦溪追了上去,心裡很有是感動,剛才它還叫她醜八怪,現在遇到了危險,她居然不懼危險的跑來救它。

「黑貓,你不要怕,我會救你的。」古亦溪剛好就對上了黑貓了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

黑貓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它心中的苦楚只有它自己知道,這麼些年,除了俊美理它之外,其它的靈獸根本就不把它當回事,還經常的欺負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