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她想錯了?

這裏下去是地下車庫,難道說,東西是藏車庫裏的。

可車庫外有監控,況且如果是車庫,爲什麼要留下一隻高跟鞋嚇唬人呢?這說不通啊!

彷彿有在迷宮裏,總感覺前方就是出口,可走到眼前卻又發現走不通。

身後,危險凝聚。

陰惻惻的風無聲無息的拂向她的脖頸後頭。

夏冰傾身子一頓,眸子瞬時放大。

轉身往後看的當下,肩膀處傳來一陣巨大的推力,身體便失去了平衡,往下摔去。

情急中,她想抓住什麼,可是手抓了一個空,身體像皮球一樣往下滾。

“啊——”

她喊叫,抱着腦袋。

停下來的時候,她平躺在地上,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的。

夏冰傾勉強從地上支撐着從地上爬起來,好在只有幾步階梯,在緊急關頭她護住了腦袋,才不至於摔死。

望着空空蕩蕩,空無一人的樓梯,她的後背滲起一絲寒意。

因爲她終於想明白那只高跟鞋的用意了,目的並不是嚇唬人,而是引誘她出來。

敵在暗,她在明,夏冰傾不敢在此處逗留,快速的離開了安全通道。

坐直達總裁室的專用電梯回到樓上。

慕月森正合上他的筆記本。

夏冰傾單手摟着左肩,鎖着眉頭,步伐拖沓的往自己辦公桌的方向走。

“你怎麼了?”慕月森察覺到她的腳有點跛。

“沒什麼,不小心摔了一下。”夏冰傾淡淡的,無力的回答,她也要面子,左肩還在疼,暫時不想聽到他毒舌她。

“在哪裏摔的?”見她脣色發白,手一直按在肩上,慕月森的表情冷峻嚴肅了起來。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麻煩你不要在問東問西了,讓我安靜一會好嗎?”夏冰傾的眉心蹙的越發的深刻了吧。

靠在桌子上,她輕輕的閉上眼睛。

慕月森豁然從椅子上起身,來到夏冰傾面前,什麼話也沒說,彎腰將夏冰傾橫着抱起。

“你你幹嘛!”夏冰傾被驚,睜開眼睛,問的時候,舌頭都打了結。

慕月森沒回答,也沒看她,闊步走向休息室。

他用長腿踢開門,進去,把夏冰傾放下大牀上,然後走到窗戶前,將厚重的窗簾一把拉開。

午間的陽光明媚的泄進來。

他又過去將房間關上,鎖上,來到牀邊,伸手,就來脫她的外套。

夏冰傾拉住他的手,“慕月森,你這又是要幹什麼?”

“我的行爲還不明顯嗎?”慕月森反問,劍眉微挑。

“……你的行爲簡直是土匪,是流氓!”能把脫女人衣服說的如此理直氣壯的,恐怕也只有慕月森了。

“土匪?流氓?”慕月森重複着兩個詞彙,臉上無端的冒出一絲笑容,“在你心裏,我就沒一點好是不是?”

夏冰傾不知道怎麼回答,覺得也沒必要,更加沒興趣回答這麼問題,她微微的扭開頭,“反正,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女人,你別對我動手動腳。”

慕月森按住她的腰,斬釘截鐵,目光堅定的告訴她,“今天我不僅要動你的手跟腳,全身我都要檢查過。

說着,也不管她的抗拒,脫了她的外套,解開她的襯衣從肩上拉下來,左肩上有一大塊的淤青。

他又撩起她的裙子,絲襪下,大腿外側跟腳踝都是淤青跟擦傷。

看着她白嫩的肌膚受到這種摧殘,他眸子不由的一陣縮緊,無比的心疼。

“夏冰傾你到底在哪裏摔的?怎麼摔成這樣?你給我老老實實的說清楚。”他深深的蹙起了眉頭,語氣冷冷的,帶着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氣壓。

夏冰傾把襯衣從肩頭拉高,抿脣,都看到了,也是瞞不住,就把事情告訴了他。

慕月森停了,眼裏頓時冒火,”夏冰傾你是不是白癡啊,這麼明顯的陷阱你竟然也跳下去?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要把自己置身在危險之中,你爲什麼不聽?“

“好了,你別說了,"夏冰傾被說的臉微微有點紅,“我承認這次是我笨,剛纔我也是腦子一熱,你知道,那些證物是非常重要的,一定還藏在公司的什麼地方."

“不論多重要的證據,我也不要你去犯險,“慕月森打斷她的話,眸光裏滿是懊悔,“真的不該把你牽連進來,夏冰傾,如果現在可以想個辦法讓你平安退出,我一定會讓你退出的。“

”已經來不及了!“夏冰傾目光沉靜的看着他,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慕月森也是嘆息,”是啊!來不及了,所以,接下去,我一分一秒都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視線!”

如果她出什麼事情,他一定不會放過那個女人。

夏冰傾沒有說話,抱着膝蓋,靜靜的坐着。

慕月森用手碰了碰她腿上擦傷的地方,“痛不痛?” 柯小鷗年前回家,然後離開,再回來,幾後折騰了幾趟,加司馬老爺子以及司馬恆宇的到來,這也有了好幾天,可是她卻一直沒有見到王。

不知是有意躲,還是真的有事,夥伴們也都沒有一個人提起他,司馬明柏雖然在醫院碰上了洪菊,可他也不會傻到在老婆面前特意去提起情敵。

其實王真的不是有意躲,而是接到了中科院的調令,進入了國家一個科研小組,開發中國自己的計算機組,因爲研發在最後的階段,滿腦子全是公式方程的他哪裏還有心思過什麼年,而且也沒有人告訴他柯大林要過六十大壽,否則依着他和小鷗的情份,說不定會回家一趟,可惜這全是旁人的猜測做不得數的。

王的弟弟王燕也已考上了大學,不過他考的是江蘇境內的一所大學,學得是電力設計,同樣也沒有按照王老爺子的願望進軍校,可以說王家的軍人夢到王這一代算是基本上脫鉤了,王雖然披着一身國防綠,可再也不用象前世那樣帶兵前往危險地帶了。

王的先天武者這頭銜只有少數的人知道,除非國家有重大事件發生,否則他這輩子就是套着一個科研者的身份過下去了。柯小鷗,司馬明柏諸如此類的人很多,掛羊頭賣狗肉,光拿軍{不幹活。

知道那個魏家來聯繫招工的事情之後,廠門口貼出了一幅公告,上面寫着條條框框的,福利薪酬誘人的很,相比起在工廠裏只有百十來塊的工資,整天與機油車牀打交道,穿着漂亮制服,行走在豪華的酒店內,工資又是在華興的數倍,這樣的工作吸引了許多適齡的女孩一時間廠工會那裏尋問相關事宜的人絡繹不絕。

江姐的妹妹文也想去報名,猶豫不決的徘徊着,雖然長相不如她的姐姐,可也算得上是廠裏數得上的美女了身高超過了17,而且還是廠排球隊的主力,這樣的人正是那種行業裏最爲走俏的,也最容易被富豪款爺們看中的。

文比小鷗要大二歲,年紀上不佔優勢,可勝在相貌好,加上她的幾個同學先後都報了名所以她也想去,而她的父親是堅決的不同意,父女倆在家裏因爲這個賭了幾天氣相互不說話,這可把江母給急壞了,最後找到了小鷗家。

鷗媽看到江母到來很是奇怪,因爲江母給大家的感覺真的就象古舊時候的大家閨秀,賢良淑德這些全能在她看上看見,而且她基本上很少竄門而江姐和文都吸取了其母相貌上的精華,相反她家唯一的那個男孩,小鷗的同學淮長得卻一點不好看和倆個姐姐站在一起根本不象是一個娘肚裏出來的。

“老徐,快進來,今天咋想着上我家來了,是不是有事啊。”看着江母拎着幾樣禮品,有麥乳精,奶粉再有二盒包裝精美的糕點和一籃子雞蛋。

這些東西擱在小鷗眼前根本稱不上有多貴重,但是在華興這小廠裏也是一份厚禮了,華興幾乎家家戶戶都搭有小棚子,棚子有養雞的,也有養鴨的還有的人家還養鵝,當大白鵝毛在池塘裏戲水時,經常有很多小娃娃們會拿石頭,瓦片之類的打它們,兇一些的鵝就會上岸報仇,要是被它們鉗上一口那疼啊,就算是大人也要掉金豆的。

江母拎來的那一籃子雞蛋少說也有三十只,而她家有幾隻雞羅美青是知道的,所以這禮物讓鷗媽有點棘手,畢竟倆家大人沒啥來往的,這突然送上這樣重的禮,真有點讓人猜疑不透。

小莉和江家的交情不淺,可也是孩子之間的往來,關鍵是江父是官,柯家是普通老百姓,前世的江父那官架子甭提有多足了,這一世也是一樣,不屑與人交往,當然這指的是普通的老百姓,前世的柯大林就是一個底層的小老百姓。

“老羅,聽說小鷗有了身子,我這過來看看,短時間裏她不會再走了吧?”江母這話問得也挺有意思,華興這幾天誰不知道柯家老三回來了啊,引得公婆連同這八十多歲的老太爺都追了過來,聽說是幾代單傳好不容易才有了喜,這一家都當成了寶。

聽到這話,鷗媽心裏有了點底,這親家翁前腳走了,可是這老太爺還沒走哩,非說要在這住個夠,好好的休息一些時間。

“呵呵,不走不走,這不,這倆一天到晚跑東跑西的,也沒個正點吃飯,趁着倆人在家這些時候,我給他們好好補補,我那女婿太瘦了。”這話要是讓鷗聽到真的要吐,拜託老孃啊,這三女婿自從到了珠海後那體重是直線上升,19米多的個頭,原本的體重只有130斤,可是現在都上飆到了170多斤,而且還有上升的趨勢,這要是瘦,那別的人都可以稱爲麻桿了。

司馬二少現在可是標準的體重,堪比柏金密度還要真的標準,就那身體要是再日日裏大補,還不定補成啥樣了呢。

江母心裏吐槽,心想羅美青你就得色吧,整個華興誰不知道成日裏炫耀自家幾個女婿如何如何啊,大女婿是教授,三女婿是大公司未來的接班人,也不嫌鼓的慌。

別說,江母看似不識人煙,不與人打交道,可是肚子裏那花花道道可也不少,好在她沒忘了自個來的目的,馬上就把話頭給轉開了,寒暄了一陣之後又沒發現小鷗的身影就問道,“小鷗不在家?”

“在的,這孩子身子骨弱,這些天是吃啥都吐,這不,在樓上歇着呢,你有事?要不我去叫她下來?”鷗媽心想,這回總算是說到正題上了。

江母一聽這種情況,哪裏還敢讓小鷗下樓來,她早上可是在自家陽臺上瞅着這家的動靜呢,而且二女兒也溜到了小鷗家,從側面還見到了首長呢,這回來可是炫耀了一通。

“老羅,小鷗回來之前是不是在珠海工作來着?”

鷗媽提高了幾分說話的聲音回道:“是啊,咋得了?”

“這不廠裏剛出了一個通知,說是一個廣東的酒店來招工,待業女青年,廠裏的女青工,如果有願意的,都可以報名參加,我家老二鬮着要去,我就想來問一下,廣東那邊到底是個啥情況。”

鷗媽一聽是這事心裏可鬆了一口氣,現在她最怕的就是有人來求小鷗辦事,怕給親家添麻煩,要是借錢啥的,她還真不怕。

“那行,你稍等一下,我去叫她下來,她們小倆口的在那邊也有好幾年,問他們是在合適不過了。”

“不麻煩小鷗下來了,這有身子還是多躺着比較好,我上去和她說上幾句就下來。”說完江母站起身就要往樓上走,可是她忽略了自己不瞭解柯家住房分配情況,而且鷗媽也不可能放着客人自己樓上樓下的來回竄達。

“還是我帶你上去吧,我家老三性子有點古怪,她那房間一般的我都不太進去。”

甭說柯小鷗這習慣不好,也虧得她這習慣了,不然柯家那麼多親戚,要全都沒有顧忌的來回在別人的臥室裏進出,那多膈應啊。

倆老太太上樓時,小鷗半躺在牀上看書,司馬明柏不在屋裏,也沒在家,不知道跑到哪裏偷懶去了。

“進來”門被敲響,裏面傳來了清脆的聲音,小鷗在家裏也沒有用神識探查的習慣,而且也懶得查,該來的總會來,查不查都一樣,可是看到母親身後站着的人時,柯小鷗愣了一下,立刻擡腿下地穿鞋,動作非常的嫺熟。

“阿姨,這是哪陣風把您給吹我家來了?”自家姐姐和妹妹昨天才在人家家借宿,加上自小的情份,小鷗對江母還是挺有好感的。

一塵不染的房間,一整排的書架整整齊齊的塞滿了各種書籍,屋裏一陣淡淡的幽香讓人心曠神怡,而屋裏的迎出來的這個女孩皮白肉嫩,賽雪欺霜,一件棒針線織的大毛衣鬆垮的掛在身上,腿上也是一條寬鬆的絨褲,雖然衣着簡單,但也不能掩蓋那國色天香般的容貌。

江母暗暗的吸了一口氣,說真的,她對小鷗的印象還停留在幾年前,自從小鷗上了高中後,她幾乎就沒與小鷗正面打過交道,所以看到現在的小鷗,她是驚訝萬分。

她走上前,拉住柯小鷗的手,小手有點涼,“穿得太少了吧,有孩子的人了,自個的身體一定要當心,可千萬別亂吃藥。”

柯小鷗用另一只手掩住小嘴吃吃的笑了起來:“阿姨,您不會不知道我學過醫吧。”

“醫者不自醫,我這是過來人的經驗,不信你問你媽。”江母佯怒拍打着小鷗的手,四處的打量着房間裏的擺設,當她一腳跨進房門時,才發現裏面的溫差竟然有如此大的差異。

白少的億萬寵妻 小鷗的房間設有陣法,隔絕了外界的寒氣,維持在春初的樣子,不過元嬰修士的肉體,就是0度也傷害不了她。RS “我知道!”程雲鵬平靜的看着自己的女兒,“那時候的你一定沉浸在失去奶奶和爸爸的雙重打擊和痛苦當中,而那樣的你……”程雲鵬忍着心裏的痛,眉頭微皺,說出了實話,“也正是孫志平,以及所有希望我死去的人,所想看到的!”

程小曦微愣,這才想起她剛回C市裏,醫院裏出現的那些黑衣人,也明白了爲什麼孫士翔會在第一時間找到自己。yuyV

原來,那些人全都是孫志平的眼線,孫士翔又何嘗不是?!

現在想想,自己當時竟活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被那些人監視窺探,簡直太恐怖,也太令人惡心了。

“所以,你寧可選擇跟你非關非故的盛子墨,也要放棄我?”程小曦並不怪爸爸,可心裏還是有落差的。

不過,她很明白,若那個時候讓她知道爸爸還活着,哪怕她是影后出身,也演不出那樣的痛苦吧?!

所以,仔細想想,爸爸的選擇,是正確的。

“不是放棄,而是不想讓你有危險,更不想讓爸爸的計劃,前功盡棄。”程雲鵬無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兒,“因爲爸爸輸不起,也不敢再輸了,你明白嗎?”

“明白!”程小曦點頭,心裏也豁然開朗了,想到這裏,她不由微微一笑,“您的選擇是對的!盛子墨不愧爲影帝,不但騙了那些人,竟然連我都騙了,厲害!”

程雲鵬看着女孩兒心裏的結再次打開,不由的鬆了一口氣,“那還不是因爲我女兒的眼光好?!”

“那是!”程小曦十分不謙虛的接受了這個誇讚,可是卻突然意識到,爸爸這句話裏似乎埋了什麼坑,於是立刻轉頭看向自己的父親,“爸,您可別多想啊,我跟他只是朋友……”

“朋友?!”程雲鵬笑着,然後一臉審視的看着自己的女兒,“這可不像程小曦啊!”

“什麼意思?”

“十年長跑,終於被你追到手,真正的程小曦一定是高呼萬歲,並且迫不及待的告訴全世界,盛子墨是你的男朋友!”程雲鵬雙眼微眯,盯着自己的女兒,“可你卻說你們只是朋友?!我真懷疑,你這個女兒,是不是冒充的!”

“我有那麼高調嗎?!”程小曦羞澀的笑了笑, 心裏卻更暖了。

現在想想,十年並不長,可那度日如年的思念,卻像刻在她身體裏一般,如此的深刻。

程小曦突然在想,若是盛子墨沒有愛上她的話,她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再喜歡上別的男人了吧?!

畢竟,他是那麼優秀,而自己又是那麼愛他。

“有!而且非常的高調!”程雲鵬十分確定的說出答案,說完,他不由的笑了。

程小曦也笑了,只是那肆無忌憚的笑容裏透着些許羞澀,此刻的她,竟有些不敢面對自己曾經的那些執着了。

或許她真的是長大了吧?!

也或許她經歷的太多了,便不敢那第張揚,那麼忍心,更不敢那麼霸道了。

畢竟,她能失去的東西,已經不多了。

“不過……,我現在已經學會了收斂。”程小曦擡頭看向爸爸,“經歷的多了,便知道珍惜了。有時候,太過張揚,反而會讓別人搶去原本屬於自己的一切,所以,我學乖了。好東西,要藏好,免得被人發現,對吧爸!”

“對!”程雲鵬笑着,心裏卻不由的酸了起來,若不是發生了這麼多事,若不是讓女兒受了那麼多的苦,她又怎麼會一夜之間長大,又怎麼會突然之間學會了珍惜,學會了收斂呢?!

看來,他這個做父親的,還是太失敗了。

想到這裏,他心疼的望着女兒,一臉認真的道,“小曦,爸爸讓你失望了。從現在起,爸爸答應你,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第一時間讓你知道,也向你保證,爸爸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無論何時何地,爸爸都愛你,永遠愛你!”

“謝謝爸爸!”程小曦撲到爸爸的懷裏,眼睛不由溼潤,但爲了不讓氣氛變的再次沉悶,她只是停留了一秒,便迅速的鬆開了來,並且滿臉自豪的笑着,“我有一個好爸爸,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她的聲音很大,大到恨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聽到一般。

看着女兒這麼開心,程雲鵬笑了,“爸爸還是喜歡你張揚的樣子。”

“好,那我就繼續張揚,繼續做程家的小魔女,怎麼樣?!”

“好,小魔女!”

“哈哈哈……”

夜空中,程小曦的笑聲像個孩子。

充滿積雪的路上,父女倆的腳步清揚溫馨。

長久以來的陰霾就此消散,一切都變的美好了起來。

回到家,程小曦打開房門,推着爸爸進了門。

盛子墨聽到開門聲,從書房裏走了出來,他以爲只有程小曦,卻沒想到程雲鵬也在。

於是脣角微揚,笑着迎了過去,“你們回來了?”說完,當着程雲鵬的面牽起程小曦的手,一臉溫柔的道,“外面很冷吧?”

卻沒想到,程小曦突然便把自己的手收了回來。

明越坡 盛子墨疑惑的看她,她卻回頭看向自己的父親,“爸,今天晚上您就先住這兒,等明天咱們再找一個新的地方,好不好?”

“這兒……”程雲鵬看着地上一男一女的拖鞋,然後別有用意的看向自己的女兒,言外之意便是,這兒是哪兒?

程小曦那麼聰明,又怎會不明白爸爸的意思?!

只是,當着盛子墨的面兒,她不想解釋那麼多,畢竟……她還在生他騙自己的氣呢。

“如果您不喜歡這兒的話,我們現在就去酒店。”程小曦回頭看着父親,徹底忽略盛子墨的存在。

程雲鵬看着女兒一副賭氣的樣子,目光偷偷的看了盛子墨一眼,脣角竟不由的上揚了起來,“住什麼酒店啊?!我看這兒就挺好的!”說完,便直接走了進去。

盛子墨被未來岳父點化,瞬間便明白了什麼意思。

“伯父的房間我已經準備好了,換洗的衣服和睡衣放在您房間的櫃子裏。”盛子墨沒有去勸程小曦,更沒有跟她解釋什麼,而是將注意力全都放到了程雲鵬的身上。 當時他就懷疑雲爵在說謊,多可笑!

雲爵是他的好兄弟,即便是雲爵和雲擎是雙胞胎,可他怎麼可能會認不出自己的好兄弟?

而現在這個男人卻說,雲爵有性格分裂症,以爲自己是哥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