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凌萱開門說道,同時微微彎下腰看着小慧說道:“也歡迎小慧來做客”順手還伸出手摸了摸小慧的頭髮。

“姐姐你好”小慧的眼睛完成了月牙。

“李局長”

陳若柯隨後走出來輕聲說道。

“陳先生您好”李梅面帶微笑看向走出來的陳若柯輕聲回道。

“冒昧打擾還請見諒哦”隨即李梅玩笑般的說道。

“沒有,今天正好週末,您能來也正好讓我們這個家熱鬧很多呢”雲凌萱搶先說道。

現在這棟別墅中已經有了家的氣息,每天都會生火做飯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冷冰冰的沒有絲毫人氣的房子了。

“大哥哥,謝謝你”

進入客廳落座之後,小慧甜甜的笑着說道。

“小慧真乖”陳若柯看着小慧乖乖的樣子,不禁想起了安頓在天海居的玲玲,同樣的年齡,同樣的天真爛漫,但卻有着不一樣的遭遇。

“陳先生,實不相瞞,其實這次來一是專門爲了感謝您上次出手相助,第二其實還有件事想請您幫一下忙”李梅突然間開口說道,神色間有着一絲尷尬。

“呵呵,李姐您直說無妨”陳若柯倒是沒有什麼感覺,誰能沒點難處,誰能沒有找人幫忙的時候?更何況如果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就順手解決了也算是做好事了。

“是這樣的,上次的事情您是清楚地,那天小慧被那個怪物抓在半空中,她的肩膀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而且已經抓破了肩膀上的皮皮肉,這段時間我也聽說了那些怪物的消息,所以······”

李梅擔憂的看了一眼自己在一邊玩耍的小慧。

“您是說小慧被抓傷了?”

陳若柯心下一驚,被喪屍抓傷的話,是會有危險的,這些喪屍本身帶有感染性,尤其是通過血液或者是唾液感染普通人。

“我先看一下吧”

陳若柯微微皺着眉頭說道。

一旁的雲凌萱也是有些不可思議,雖然上次看到那隻怪物將小慧抓住了,但事後雲凌萱卻沒有看到過小慧身上有絲毫的損傷。

李梅將小慧叫到身邊,輕輕地把小慧肩膀露了出來,只見白嫩的肌膚之上有着三道駭人的血痕。

“這也是我回到家之後才發現的”李梅有些自責的說到。隨即看向陳若柯的目光之中充滿了希冀。

“李姐您不用着急,小慧的問題不大,我幫她將這些傷痕處理好就行,沒有大礙的”陳若柯轉過頭笑了笑。

普通人是看不到小慧傷口上的黑氣的,不過陳若柯卻一眼就看到了小慧肩膀上那點點黑氣,雖然不濃郁,但是時間長了之後還是有可能會有危險的,幸好那隻喪屍只不過是最低級的喪屍,遠沒有那麼強的感染力,現在這層黑氣也只是繚繞在小慧的傷口之上,還沒有滲入體內,這就好辦多了。

陳若柯再次將頭轉向小慧,輕笑着說道:“小慧,你先閉上眼睛,大哥哥給你變個魔術好不好?”

小慧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乖巧的笑了一聲,不過聲音中還是有着一絲絲輕微的顫抖:“大哥哥,你想幹什麼就做吧,小慧不怕的”

陳若柯聽到小慧竟然說這些話,轉過頭看向李梅,只見李梅苦笑着搖了搖頭:“小慧好像知道很多,其實那天回去之後小慧就問過我一些事情,我已經如實的和她說了,你放心,小慧很懂事的”

陳若柯聽到李梅這麼說便也不在多說什麼,當即也不再猶豫,體內靈力運轉,右手輕輕地覆蓋在那幾道血痕上面,靈力透體而出,不斷地淨化着血痕上的黑氣,這些黑氣其實就是微弱的鬼氣。

“大哥哥,難受”

小慧蹙着眉頭說道。

“小慧堅持一下,馬上就好了哦”

陳若柯安慰道。

其實小慧的問題並不大隻要將這股鬼氣消除就沒有什麼問題了,不過想要消除這股鬼氣是需要用靈力來灼燒,所以小慧纔會感覺有點難受。

五分鐘之後,陳若柯將手移開,雖然那幾道血痕依舊刺目,不過血痕之上的鬼氣已經沒有了,小慧只要將身體上的輕傷養好之後就沒有問題了。

“李姐,小慧已經沒事了,您就放心吧”陳若柯輕出一口氣說道。

“那真是謝謝陳先生了,您這算是又救了小慧一次啊”李梅感激的看着陳若柯說道。

“李姐您不用放在心上,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嘛,正好這些事都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只要您不說我封建迷信就已經很好了”陳若柯打了個哈哈說道。

李梅是教育局的局長,本身就是知識分子,相信科學,但現在竟然沒有像很多人那樣認爲這些鬼怪什麼的是無稽之談,甚至見到自己也沒有絲毫的不自在。

“呵呵,陳先生您說的哪裏的話,雖然我我從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許我的思想中有什麼鬼神之說,但是我好歹也活了這麼多年,自己也不是沒有經歷過一些事情,怎麼會一味地認爲鬼神之談就是瞎說呢?”李梅說這話的時候非常的坦然。

“其實我小的時候就被鬼上過身,那段時間我一直高燒不退,家裏人帶着我天天往醫院跑但都不管用。只是後來家裏人從老家中找來了一位老婆婆,論關係的話還是我家的一位奶奶呢,他給我收了收魂,沒出一天我的病就好了,這件事我一直都記得非常清楚。”李梅平靜地說着這些話。

“其實,這個世界上有着非常多的事情是我們沒有辦法去認知的,但也並不能否定這個世界上就有着那麼一羣人擁有一些特殊的能力,萬物相生相剋,有因必有果,有鬼怪的出現自然也就會有我們這種人出現了”陳若柯笑着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這種能力是從哪裏來的,但是我只要知道你們是好人就夠了”李梅看向陳若柯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絲讚賞。

其實李梅的年齡比陳若柯要大一些,而且還是做教育局的局長,久而久之身上就有着一股特殊的氣質,或者說是看到後輩之人有出息是的那種欣慰。

幫助李梅解決了小慧的事情之後,李梅母女二人又在這坐了一會兒便告辭回家了,沒有再過多的逗留。 雲凌萱提議道要陳若柯陪着去逛街,而且自從兩人關係轉變之後沒有云凌萱私自給陳若柯辭掉了那份門衛的工作,直接讓陳若柯在家中做起了家庭煮夫······

對於這些事情陳若柯並沒有什麼意見,他也知道自己以前爲什麼會當一個門衛,其一是雲凌萱不想在家中見到自己,其二也是自己不願待在那個冷冰冰的屋子中。現在兩人關係緩和了,當然要回歸正常的夫妻生活了,雖然說兩人還沒有同房!

兩人走在路上,着回頭率絕對是百分之二百,不過大多數的目光還是爲了雲凌萱,其次就是有一些羨慕嫉妒的目光落在陳若柯身上。

陳若柯轉過頭看了看自己身邊的雲凌萱,不自覺的摸了摸鼻子,很是虛僞的露出一副苦瓜臉,但是眼神中的驕傲卻沒有逃過雲凌萱的眼睛。

“你就自個在心裏偷着樂吧,有我這麼個漂亮的老婆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雲凌萱白了陳若柯一眼,得意的說到。

“那是當然了,我上輩子肯定是將你埋了,所以這輩子你才嫁給了我”陳若柯想了想說道。

“什麼意思?”雲凌萱不解的看着陳若柯。

陳若柯神祕的一笑說道:“你且聽我慢慢說!”

“從前有個女子路遇盜匪遇刺身亡,後來有個男人經過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便離開了,後來又來了一個男人看了看有點不忍脫下衣服蓋在了女子的屍首之上也離開了,直到第三個男人遇到女子的屍首之後,爲她流下了淚並且將她埋葬了。第二世,一個美麗的姑娘和他的第一個男朋友只相處了半個月便分手了,即便那個男人非常的愛她。而和他的第二個男朋友相處了半年左右也分手了,甚至還將初吻給了第二個男人,最終他將自己給了第三個男人,他做了第三個男人的妻子。而這三個男朋友就是前一世遇到過她的那三個男人”陳若柯娓娓道來。

“那這麼說我嫁給你就是因爲你上輩子做好事咯?”雲凌萱看向陳若柯眨了眨眼。

“或許上輩子我們就是夫妻呢?這輩子事不過是再續前緣而已”陳若柯神叨叨的說道。

“少胡扯了你”雲凌萱再次甩了一個大白眼,牽着陳若柯的手向前走去。

不過沒走多久,雲凌萱再次停了下來,順帶着陳若柯也停止了前行的腳步。

“怎麼了?”陳若柯疑惑的問道,大街上喧喧嚷嚷,陳若柯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只能問身邊的雲凌萱。

“前面好像有什麼事情發生,好多人在圍觀呢”雲凌萱看着不遠處說道。

“呵呵,算了還是走吧,湊熱鬧的事情從來不做”陳若柯建議道。

“要不然我們去看看吧,每天面對公司裏那些人都感覺膩了,看看生活中的百態多好?”雲凌萱嘟着嘴說道,一副小女生的樣子。

“那好吧”陳若柯無奈的笑了一下,既然她想看那就陪她看看唄。

兩人再次走近一些也終於看清了是怎麼回事,原來是有一個小夥子在向一個女生表白呢,手中捧着一大束鮮花,站在女生面前表情非常尷尬。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隨着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女生也有些不太自然而且有些不忍心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生,神情間有些猶豫。

“答應他,答應他!”

找尋回來的尊嚴 “小姑娘快答應了吧”

周圍有人開始起鬨說道。

男生的目光始終在女生身上,眼睛在周圍的人羣中掃了一遍,神情間閃過一絲決然,一下子跪在了女生面前,單膝下跪,深情地說道:“麗麗,我是真的喜歡你,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心,你就接受我吧”

衆目睽睽之下,一個二十歲的小夥子做出這樣的動作不可謂不真誠,俗話說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個小夥子能夠做到這一步着實不易,周圍的人看了之後也是由衷的希望兩人能夠在一起。

如果是其他情況的話見到一個小夥子給一個女人下跪,絕對會嗤之以鼻。

“答應咯~”

“這小夥子着實不錯啊”

“能夠放下臉面爲了自己心愛的女生當衆做出這種動作確實難能可貴啊”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也有跟着起鬨的。

其實女孩兒本就對這個小夥子有那麼一點意思,但是卻還是沒有說服自己答應他的求愛,所以一直拖着不肯答應。

說實話面前這個小夥子長相算是中上,而且平時的爲人也是相當的不錯,但女孩兒自己就是說服不了自己,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阻擋着自己。

在周圍的人一起起鬨的情況之下,女生也有些不好意思讓男生這個樣子了,終於有些感動的說道:“你起來吧,這麼多人看着呢”女生臉色微紅。

“那,那你答應了?”男孩兒臉上流露出雀躍的神色。

女孩沒有說話,只不過卻害羞的低下了頭,臉上的嬌羞甚是可人。

“嗚嗷~”

“好!”

衆圍觀羣衆頓時發出一陣歡呼聲,即便是雲凌萱都有種欣慰的情緒在蔓延。

“唉~”陳若柯不由得嘆息一聲。

“你也感覺這種結果很好?”雲凌萱有些玩味的看着輕聲嘆息的陳若柯說道。

人羣漸漸散去,男孩兒也帶着女孩兒走了,這片區域再次回覆了正常,照舊的喧囂。

陳若柯和雲凌萱兩人並肩走在一起,陳若柯回想起先前那對男女,有些惋惜。

“你怎麼了?”雲凌萱看到陳若柯從剛纔到現在就一直沒有說話,這才問道。

“沒什麼,就是爲剛纔那個女孩子感到可惜”陳若柯如實說道。

雲凌萱不明白了,明明是有情人終成眷屬,怎麼還會可惜呢,更何況那個女孩子明明就是對男生有意思嘛,又不像自己兩人是家裏人強逼着在一起的,幸虧現在兩人間產生了感情,否則的話真說不定雲凌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我確實是在爲那個女孩子感到可惜,一個挺單純的小姑娘就這麼被忽悠了,那個男生非常的花心,而且還是個忘恩負義,薄情寡義之人,雖然是男生追的女生但是到最後受到傷害的絕對是剛纔那個小姑娘”陳若柯緩緩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你和人家又不認識”雲凌萱顯然不認可陳若柯說的這些話,很明顯的羨慕嫉妒恨。雲凌萱白了陳若柯一眼。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因爲剛纔我看到那個男生頭上有着五彩斑斕的光環,那就是薄情寡義,花心蘿蔔的標誌”陳若柯說道。

“啊?!” 天價寶貝:爹地花樣寵 雲凌萱有些狐疑的看着陳若柯,似乎是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他說的是真是假,顯然很不確定。

“你不用看了,我說的都是真的,每個人頭上都有一個光環,你平日的所作所爲還有你的心地如何,都可以看得出來”陳若柯神神道道的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假的啊”雲凌萱還是不確定的說道。

“當然是真的,難道我會騙我自己的老婆嗎?”陳若柯轉過頭,漆黑的眸子眨巴眨巴,看着雲凌萱說道。

“那你看看我頭上是什麼?”雲凌萱忽然間來了興趣問道。

陳若柯煞有其事的看了看雲凌萱的臉,又仔細打量了一番,然後摸着下巴看着雲凌萱光潔的臉蛋兒說道:“嗯,真是,還真是這麼回事”他雖然是在說話,但卻沒有一句是雲凌萱想要聽到的。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是讓你說說你看出了什麼!”雲凌萱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美目怒視着陳若柯。

“就是這麼回事嘛,這麼回事就是,就是我的老婆是怎麼看怎麼好看!

陳若柯嘿嘿一笑說道。

“你”

雲凌萱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傢伙就沒個正行,索性也不再和搭理他了,一天到晚神神道道的,雖然自己不知道爲什麼對這些事情比較有興趣以至於現在自己竟然能夠接受這個纔會臭瞎子,而且還能夠和他這麼安安穩穩的逛街??????

陳若柯見雲凌萱真的像是生氣了,也不再說什麼,只是悶着頭子跟子跟在後面。

其實剛纔陳若柯說的是真的,但卻不能夠和雲凌萱說這些。因爲兩個月之後,剛纔那個女生徹底淪陷之後並且將自己最寶貴的初夜交給那個男生之後,那個男生便做了一件非常渣的事情,和女生提出了分手!

······ 雲凌萱雖然不滿意陳若柯剛纔所說的話,但卻已經有幾分相信了,只不過內心深處還是有點接受不了而已,一樁美好的愛情,怎能那麼結束?

“萱萱,接下來幹什麼去?”陳若柯也不再說剛纔的事情,而是笑眯眯的問道。

“去給你買兩身衣服吧”雲凌萱停下來想了想說道。

“給我買衣服幹什麼?我還有穿的啊”陳若柯有些摸不着頭腦的說道,而且他自己對穿是真無所謂,只要還能穿就可以了,他並不在乎什麼名牌不名牌的,只要穿着舒服便是好的。

“衣服又不嫌多,買兩身不穿就放着唄”雲凌萱白了陳若柯一眼,其實她的心中也是有着一點小小的愧疚,自己從來沒有盡到過一個做妻子的責任,即便是這般平常的逛街這都是第一次。

“那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陳若柯聳聳肩說道,不過臉上的笑容卻是絲毫不少,他也隱隱能夠猜到雲凌萱爲什麼要給自己買衣服了。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兩人並肩走在一起,陳若柯雖然是在大山成長起來的,但身上卻有着一股難以言喻的氣質,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雖然長相普通,但那雙漆黑的眸子倒也令人難以忽視他的存在。

陳若柯跟着雲凌萱來到一家專賣店門前,百利達。雖然陳若柯什麼都看不到,但是進入到裏面卻能夠感受到那種專業的的氛圍。

“先生,小姐,請問兩位有什麼需要嗎?”

陳若柯兩人剛剛進來不久就有導購上前來詢問,臉上帶着職業的笑容,但卻絲毫不讓人反感。雖然導購是看着陳若柯說的,但是眼睛卻是隱祕的瞟向雲凌萱,雲凌萱的美麗到哪都是無法忽視的,即便是同樣身爲女人的導購小姐站在雲凌萱面前都會有種驚爲天人的感覺,不過看過雲凌萱之後再看向陳若柯,眼神中多了一絲莫名的意味。

陳若柯雖然看不到,但卻能夠感覺到一道目光不斷地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不禁摸着鼻頭無奈的笑了一下,難不成看自己配不上萱萱?

陳若柯無聊的想着,不過雲凌萱卻沒有那麼多的雜念,徑直說道:“給我拿幾套最新款的男裝”

導購小姐一聽之下頓時一驚,他們這是專賣店,隨便一套衣服都得上千元,尤其是最新款還有那種特定的衣服都需要幾十萬元,不過導購小姐也是見過那種有錢人的,雲凌萱身上穿的衣服就價值不菲,所以導購小姐也只是稍微一驚訝,便去拿了,不過臨去之前還看了一眼陳若柯,陳若柯在導購眼中怎麼看怎麼想是被包養的小白臉······

雲凌萱面容平淡,臉上沒有過多的神情,靜靜地看着玻璃外的行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久之後,導購便將幾套衣服拿了過來,臉上帶着職業的笑容說道:“小姐您看一下,這是我們到的最新款,都是純手工製作,穿上絕對會非常舒適的”

導購還想介紹一下,不過雲凌萱卻打斷了他的介紹,說道:“我自己看一下吧”說着順手拿起了其中的一套衣服,先是看了幾眼,隨後黛眉微蹙,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雲凌萱本就非常漂亮嗎,而且衣品也非常不錯,既然是要爲自己的丈夫挑選衣服自然不能聽導購的了,還是自己選的可心。

導購一聽也便不再說話,她還是能夠看出雲凌萱不是一般人的,穿着打扮還有身上那股氣質都不是一般女人能夠擁有的。

雲凌萱看着擺在面前的幾套衣服,還不時的轉過頭看向站在一邊的陳若柯,只看到陳若柯平靜的站在一邊,嘴角有着一絲思若有若無的微笑看着自己,雲凌萱心中也是苦笑,雖然自己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個盲人,但卻一點都沒有將他當成盲人來看待,他是自己的丈夫,即便什麼都看不到自己也要把他打扮的美美的。

但是大庭廣衆之下,這家戶就這麼赤裸裸的看着自己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雲凌萱還是有些不適應,雖然很多時候都有非常多的人看着自己,但是被陳若柯這麼看着還是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不禁說道:“你這麼看着我做什麼”

“我只能看到你,不看你看誰?”

陳若柯笑眯眯的回答道,沒有絲毫的牽強。

雲凌萱聽到這話臉上不禁微微紅了一下,眼中只有自己,這是多少女人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夠做到的。

一旁的導購也聽到了這句話,再看向陳若柯也沒有了先前那種胡亂的想法,因爲她在兩人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種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