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月,對不起……”我看着雲月說道。

雲月聽了我話後,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你真是越來越傻了,我現在是鬼,鬼是可以控制自己的鬼體,所以我想讓你看到,你才能看到,我想讓你碰到,你才能碰到,除非你聚氣。”

我聽了雲月的話後,這才反應了過來,自己這一着急,什麼都忘記了。

“來,抱一個。”雲月這時,笑着對我張開了雙臂。

我見此,忙上去,把雲月緊緊地抱在懷裏。

雖然她的身體是冰涼的,可是就在這一刻,我的心卻是暖哄哄的,兩行熱淚,不受控制的從我眼圈中滑落……

唉,不知道爲什麼,我一個大男子,最近怎麼老是哭?

“臥槽!老野,雲月也復活了?”老牛提着一包吃的回來,看着我和雲月吃驚的問道。

聽到老牛的話後,我和雲月馬上分開,然後我看着老牛說道:

“沒有,雲月她現在還是鬼。”

“鬼?怎麼回事?”老牛說着走了過來,把吃的放在了桌子上面。

我看到吃的之後,肚子開始咕嚕嚕的響了起來,忙對老牛說道:

“餓死我了,我先吃飯,吃完後我再告訴你。”

說着,我便打開包裝,一陣狼吞虎嚥,風捲殘雲,很快老牛給我帶回來的這些吃的,被我吃了個乾乾淨淨。

吃飽後,我去洗了洗手,這纔跟老牛把雲月附在我這塊‘玉’佩上的時候,原原本本的跟他說了一遍。

老牛仔細聽完我的話後,這才問道:

“老野,那老頭爲什麼要這麼幫你?”老牛看着我問道。

“這個正是我現在所擔心的,那個老牛雖然看着面貌和和善善的,但是我感覺事情不是我看到的這麼簡單。”我說出了我心裏的顧慮。

“張野,你也別想太多了,我感覺那個白鬍子老爺爺‘挺’好的啊,他對我很好。”雲月說道。

“就是,老野,你整天跟個疑心病似的,咱生前也幫了不少人,你死了,去了‘陰’間人家能不照顧你嗎?”老牛也在一旁說道。

我聽了他們的話後,索‘性’不再去想,反正事情也都發生了,再去想也沒用,說不準人家真的想幫助我們也不一定。

“行了,我不‘亂’想了,對了雲月,你自己能從那個‘玉’佩裏面出來?”我問道。

“能啊。”雲月說道。

“老野,你那‘玉’佩我看看裏面,到底什麼樣子。”老牛好奇的說着靠了過來。

我把‘玉’佩遞給他,老牛握住後,閉上雙眼,聚氣看去。

“我的天來,這裏面這麼大?”老牛話剛說完,身子一閃,整個人掉進了我的‘玉’佩裏面。

我見狀後,忙握住‘玉’佩,聚氣閉眼,‘玉’佩裏面的畫像便呈現在我的眼前,此刻老牛正在裏面的草地上來回跑呢。

“我說老野,你趕緊進來,這裏面的空氣太好,這風景也好,就好像世外桃源。”老牛在裏面喊道。

“行了,你在裏面玩吧,我看會兒電視。”我說着便鬆開‘玉’佩,睜開雙眼後,伸了個懶腰,正要打開電視看看新聞。

在一旁的雲月飄過來,對我問道:

“張野,那個五行邪教的教主你找到他之後發生了什麼?”

我聽了雲月的話後,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想了想,還是決定說實話:

“其實那五行邪教教主被我殺死了,但是他時候的魂魄卻被別人給帶走了,也就是他並沒有真正的死亡。”我對雲月說道。

雲月聽了我的話後,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擔憂的對我說道:

“張野,實在不行咱也找個地方躲一躲,等以後你實力強大了,咱再回來報仇。”

我聽了雲月的話後,對她說道:

“他沒這麼快找來,咱等過完年再說。”

這時掛在我脖子上的‘玉’佩裏面,突然傳來老牛的聲音:

“老野,嫂子,我怎麼出去?”

雲月聽到老牛的話後,笑着說道:

“你閉上眼,心裏想着出來,你就會出來了。”

不一會兒,老牛從‘玉’佩蹦了出來,一下子摔落在地板樣,那樣子好似被人一腳踹出來一般。

老牛還沒起來,外面的‘門’鈴便響了,老牛忙起身過去開‘門’,韓穎拿着一份文件類的東西走了進來,一進‘門’便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放對我說道:

“這是醫院開出的證明。”

“韓穎,謝謝你啊,我去給你倒水。”我看韓穎累得不輕。

“不用了,我公司還有事,我得馬上回去。”韓穎說着,便着急的往外走。

我只好和老牛把她送了出去,回到屋子裏的時候,我看着雲月說道:

“你剛纔怎麼不讓韓穎看到你?”

“我怕把韓穎姐嚇到。”雲月調皮的說道。

我聽了她的話後,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白靈鼠呢?” 買個金手指吧 突然想了起來,便對老牛問道。

“在屋裏呢。”老牛說道。

我進屋一看,原來白靈鼠被老牛關在了一個籠子裏面,它見我進來,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我看到後,想都沒想,直接把它從鐵籠裏拿了出來,丟進了我的那個‘玉’佩空間裏,去裏面玩吧。咱現在隨身帶着這麼大的空間,想帶什麼都不是隨身攜帶,方便。

不過看來張流觴最近都沒有在附體到白靈鼠的身上,不知道他又去哪裏了。

“對了,老野,你父母昨天給我打了個電話。”老牛突然想了起來,在後面對我說道。

“給你打電話?說什麼?你沒告訴他們我已經死了吧?”我問道。

“那倒沒有,他們給我打電話,說你的手機打不通,讓我告訴你,他們今年公司裏有新的項目,所以不能回家過年了,讓你去我家裏過年,我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後,心裏還僥倖,又可以多瞞着他們倆一年了。”老牛說道。

聽了老牛的話後,我之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唉!今年又吃不上團圓飯了……

之後的時間裏,我給自己也做了一個計劃,年前先去老牛家裏住一陣子,在他家裏過年,等過完年之後,我先去幫韓穎找百年龍鬚草,百年火靈芝,百年雨‘花’木,百年紅景天,這四種‘藥’材,這纔是當務之急,等幫韓穎找到這四種‘藥’材治好病之後,我便去找那五行邪教的教主,把賬都算清了。

再然後,我便去那清水寺看看,能不能幫助青竹大師把那千年古屍給處理了。

最後,我還得把那物種‘混’‘亂’的真正原因給‘弄’清楚。

這麼一想,我這事兒還真的‘挺’多。

我帶着雲月在老牛家裏呆了一段時間後,便迎來了‘春’節,農村的‘春’節不像城裏面,熱鬧的很,年味更足。各家各戶都在‘門’前掛上了燈籠,到處都是拿着鞭炮禮‘花’‘亂’放的孩子。

大年三十晚上,也就是除夕夜,家家戶戶都燃起了鞭炮,我和老牛跟他的父母,當然還有看不見的雲月,一起在老牛的家裏吃餃子,然後老牛帶着我去拜年。

我們山東這裏不像別的地方,除夕夜晚上12點,整點的時候,還要再吃一頓餃子,這一鍋餃子裏面有十個或者二十個裏面包着洗乾淨的硬幣和棗子,當你吃到包有硬幣的餃子後,便寓意你明年會多賺錢,要是你吃到包有棗子的餃子後,那便寓意明年你會甜甜蜜蜜。

當然,這晚上12點起了吃餃子也是有規矩的,比如不能打鬧,說話要小聲,我依稀記得我小時候不懂事,半夜起來吵鬧,被父母一頓訓斥。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就這樣,我帶着雲月在老牛家裏‘混’吃‘混’喝,過了三十,過初一,過了初一過十五,一直在老牛家裏待了一個多月。

期間我和老牛還有云月沒事就跑到我那‘玉’佩裏面的空間裏,雲月逗逗白靈鼠,我和老牛則是看着躺在這空間的草地上,呼吸着新鮮的空氣,看着溪水流淌,心裏多了一份安寧和滿足。

有時候,我一直再想,不再過問外面的時間,就在這裏面過一輩子,那該有多好?可是現實卻告訴我,這是不現實的事情,外面還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這段時間,我誰也沒有聯繫,因爲我好久都沒有過過如此清閒的日子了,所以想多享受這一段時間,真的,人只有死過一次,才更加懂得珍惜來之不易的美好時光……

就在我一直享受這種得之不易的清閒時光的時候,孫起名的電話卻給我打過來了。

我掛斷電話後,便跟老牛的父母打了個招呼,叫上老牛直接開車往孫起名的家裏趕去。

“老野,怎麼了?你這着急着火的。”老牛上車後,點上一根菸對我問道。

“孫老爺子給我電話,說有事讓咱過去幫忙。”我說道。“什麼事?”老牛問道。“在橫山旁的一個烈‘女’墓被人給挖了……”我對老牛說道。 ?

老牛一聽我這話,剛吸進嘴裏的那一口煙,立刻吐出了,嗆得他一個勁的咳嗽:

“咳!……咳,老野,你沒聽錯吧?誰他媽缺德缺到這種地步了?烈‘女’墳都去盜?那裏面能有什麼?”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對他說道:

“你不知道,這個烈‘女’墳可不一樣,是近代的一個墳墓,一個富商自己給自己‘女’兒做了一個烈‘女’墳,裏面陪葬的光金條就好幾斤重。。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到我這句話後,剛剛咳嗽完,再次被煙嗆到了。

“咳……這烈‘女’墳還能自己給自己立?!”老牛滿臉驚訝。

“老牛,現在不是過去了,只要你有錢,別說烈‘女’墳,你想當個烈士,找找關係,多‘花’錢,也能進去。”我對老牛說道。

也難怪老牛聽了之後會這麼驚訝,其實這烈‘女’墳源於古代,封建社會想把人往烈‘女’墳裏埋葬,必須先由地方查清楚真實事蹟,村裏聯名擔保,之後上報給官服,官服再稟明朝廷,朝廷恩准之後,放可入藏烈‘女’墳,或者新立烈‘女’墳。

所以這烈‘女’墳,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不過在古代,凡是能稱得上是“烈‘女’”的,沒有一個是活人。

舊時社會的‘女’子將貞潔看得比‘性’命都要重要,若是死後能進烈‘女’墳,那絕對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兒。也可以說,埋在烈‘女’墳的‘女’子,全部都是死不瞑目,沒有一個善終。

將軍他懷了龍種 民間最爲廣泛傳頌一位烈‘女’,面對倭寇屠刀寧死不屈,這位烈‘女’系廣海統領彭景祥之‘女’,名字不詳。其父兄戰死,城陷敵人之手時,彭小姐才18歲。有倭寇頭目率兵搜掠至彭家,見彭小姐年輕貌美,‘淫’心頓起,便‘欲’實施強暴。彭小姐厲聲斥責、竭力反抗,出其不意地‘抽’出身上暗藏的剪刀猛刺倭寇頭目雙眼,然後自刺身亡。倭寇離開後,彭小姐僵臥3天,面‘色’如生,鄰里鄉親感其節烈,將屍體偷運出城,埋葬於西郊馬鞍山下,在墳前立碑,上書“烈‘女’墳”。

“老野,那孫老頭找咱過去是去幹什麼?要是抓盜墓賊的話,報警比找咱們要保險多了。”老牛對我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電話裏,孫老爺子對我說過,那烈‘女’墳裏面的屍體不見了。”我對老牛說道。

“屍體不見了?難道詐屍了?”老牛問道。

“不知道,咱到了去看看就知道了。”我說着,加快了車速,孫起名在電話裏不僅一次的對我說,抓緊時間過來。

到了孫起名的別墅後,我和老牛下車,直接走了進去,還沒等按‘門’鈴,孫起名便揹着揹包從屋子裏跑了出來,估計他是在屋裏裏面看到我和老牛來了,所以跑了下來。

孫起名看到我和老牛後,直接說道:

“走,我帶你們過去。”

說着直接上車,指着路讓我朝着南邊開去。

一路按照孫起名的指引,朝着那“烈‘女’墳”所在的地方開去。

開車一個多小時後,到了一個公墓,轉到公墓的後面,在一個人造湖邊上,孫起名讓我停車,然後揹着揹包下車,帶着我和老牛一起朝着那個烈‘女’墳走去。

剛走上臺階,便有一箇中年胖子帶着兩個人迎了過來,估價這個胖子便是這個烈‘女’墳墓主的父親,雖然面帶笑意,但我也看得出是強撐出來的,這我倒是能理解,‘女’兒的墓都讓人給挖了,屍體也不見了,誰還能高興起來?

一件寒暄之後,那個胖子給我們三人每人遞上了一根菸,然後對孫起名說道:

“孫老先生,您看看吧,我‘女’兒的墓在前面,我也不奢望能抓到那些盜墓賊,只有能找回我‘女’兒的屍身就行了。”

孫起名聽了那個胖子的話後對他問道:

“郭老闆,你報警了沒?”

“沒有,這不是聽您的嘛,沒有報警。”郭老闆說道。

“那就行,接下來我和我他們去就行了,你回去等我的消息。”孫起名說着,指了指我和老牛。

那個郭老闆聽了孫起名的話後,點點頭,也沒多說什麼,直接帶着人走了,看了他對孫起名很放心,並且非常信任。

等郭老闆等人走了之後,孫起名帶着我和老牛,走到那個烈‘女’墳的旁,走到近處,我這才發現這烈‘女’墳前,還立着一個石碑,上面刻着幾行小字,無非就是一些對死者的介紹,我也沒仔細看,再往前,便到了這個墳墓裏面,此刻這個烈‘女’墳已經是滿目狼藉,讓盜墓賊挖的體無完膚。

一個三四米的深坑,在深坑裏面的水泥幕牆已經被砸開,下面便是棺木,棺材早已讓人撬開,裏面除了一些鋪墊用的腐爛綢緞外,並沒看到屍體。

“孫老爺子,您怎麼看這件事?”我看着在一旁盯着這個墓‘穴’的孫起名問道。

孫起名聽了我的話後,並沒有馬上回答我,而是先四處觀察了一會兒後,然後嘆着氣對我和老牛說道:

“死前不嚥氣,死後屍不腐,盜墓開館,屍體必成殭屍。”

老牛聽了孫起名的話後,上前一步問道:

“孫老爺子,你的意思是說這個烈‘女’墳裏面的屍體變成殭屍了?”

孫起名聽了老牛的話後,點了點頭。

我聽到這裏心裏就覺得奇怪了,這附近我並沒有感受到任何‘陰’氣,而且附近的風水格局爲吉,並不是什麼兇葬格局,更何況這烈‘女’墳爲正氣之墓,就如烈士墓一樣,正氣圍繞,何來殭屍?

我想到這裏,把心裏的這些疑‘惑’跟孫起名講了出來,孫起名聽到我的話後,對我說道:“張老弟啊,你還是對着殭屍的形成不夠了解,《黃帝八十一難經》裏說無魂者當死也,人雖能行,名曰行屍。這殭屍也稱行屍,殭屍的形成不是隻會在養屍地形成,只有別的條件達到,一樣可以讓入土之人便爲殭屍。”孫起名對我說道。“比如?”我問道,其實這些關於殭屍的資料我還真不太清楚,我入行這麼久,接觸的殭屍用一個手指頭都能數過來。 ?

“簡單科學點兒說,就是有些土壤裏的土質酸鹼度極不平衡,不適合有機物生長,因此不會滋生蟻蟲細菌,屍體埋入即使過了百年,肌‘肉’‘毛’發也不會腐壞,屍體的‘毛’發,指甲會繼續生長,這是因爲死後人體的肌‘肉’收縮,致使原本藏在‘肉’中的‘毛’發和指甲部份顯‘露’出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這種屍體稱作蔭屍,算是屍體和殭屍之間的過渡期形態,如果不加以處理很快便會化爲殭屍。”孫起名對我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這裏的質酸鹼度很不平衡?”老牛蹲下抓了一把土看着問道。

“對,不止是這樣,我猜測這個墓主不光沒有腐爛,而且屍身保存的相當好。”孫起名說道。

我聽了孫起名的話後,好像明白了什麼,忙對孫起名問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盜墓賊是故意把屍體帶走的?”雖然我大體猜出來了,但是也不十分確定。

“對。”孫起名肯定我的猜想。“你們再說啥?我怎麼聽不明白?那些盜墓賊盜墓不就是爲了金銀嗎?盜去屍體有什麼用?”老牛在後面不解的問道。“j屍!”孫起名說了出來。老牛聽了孫起名的話後,一下子就愣住了,隨後就罵道:“我艹他m的,那幾個畜生還真不是東西!這種事情都能幹得出來,要是讓我逮到他們,我把他們給拆了!”

孫起名聽了老牛的話後,臉‘色’‘陰’沉地說道:

“恐怕不用你去找他們了,那幾個盜墓賊絕對活不過今晚。”

“難道那個殭屍今天晚上就會屍變?”我問道。

“對,咱們趕緊走,天黑之前一定要趕過去。”孫起名說完便當先朝着墓地外面走了出去。

我和老牛隻得在後面快步跟上。

上車之後,孫起名便拿出一片柚樹葉子,貼在的自己的額頭上面,然後對我說道:

“張老弟,你開快點,我給你指路。”

我聽了孫起名的話後,忙發動車子,隨着他的話,一路朝着目的地開去。

隨着孫起名的一路指揮,我開着車子,出了公墓,兩個多小時後,來到了一片荒地,只有一條小路,遠遠地看不到頭,不知道通往什麼地方。

這時我看了看錶,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天已經開始發暗。

這時孫起名急躁地說道:

“那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怎麼帶着屍體跑出去這麼遠,天黑之前趕不過去,誰也救不了他們!”老牛聽了孫起名的話後,不以爲然地說道:“我說孫老爺子,那種人死了拉倒,留着禍害社會,j屍這種事情都能幹出來,你說他們還有什麼事不能做?依我看,死了拉倒。”

孫起名聽了老牛的話後說道:

“牛剛老弟,話不能這麼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再說了,要是讓那殭屍吸食了他們幾個人的‘精’血,之後更難對付,所以怎麼着咱也不能不管啊。”老牛聽了孫起名的話後,雖然還是一臉不願意,但也沒有繼續說話。我聽了孫起名的話後,雖然也不願意去救那幾個j屍的盜墓賊,但是看他那一副着急的樣子,心裏不忍,腳下加快了車速。

一路上,我都奇怪雲月怎麼一直沒有出來和我說話,但是這件事情我又不好讓孫起名知道,所以知道先忍着,找個沒人的地方在進‘玉’佩裏看看。

繼續前行了半個小時左右,終於在前面看到了一排木屋,隱隱亮着燈光,孫起名忙對我說道:

“張老弟,你看到了沒,就是前面那一排屋子。”孫起名說着把頭上的那片樹葉摘了下來,然後之前前面對我說道。

“看到了。”我點點頭,朝着那排房子開了過去。

到達那片房子之後,才發現這附近只有這麼一排屋子,我們三個下車,朝着那排木屋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我便聽到了裏面有幾個男人在喝酒的狂笑聲。

“砰!砰!砰!”孫起名敲‘門’。

“誰?!誰在外面?”屋裏馬上安靜了下來,一個男人警惕的聲音問道。

“救你們狗命的!”老牛在外面喊道。“艹!”“誰他m的來找死!”

屋裏的幾個人聽到了老牛的話後,罵罵咧咧的開‘門’走了出來,其中一個光頭,一看到眼前的孫起名後,推了他一把罵道:

“老東西,你帶人來我們兄弟這裏幹什麼?沒事找事是吧?!欠收拾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