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行學院,京都第一貴族學院。

此時已經是上課時間,放眼看去並看不到什麼人。

風玫打開車門下車:「雲加,你先送阿衍回去吧。」

衛衍卻跟著她下車:「剛答應我的條件這麼快就忘記了是吧?都說了你不能離開雲加的視線。」

風玫聳了聳肩:「那行,你自己找車回去吧。或者你把這車開回去,回頭再讓人送來也行。」

衛衍輕哼一聲:「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少操心我。」

「當我瞎操心得了。」

風玫徑直往自己的教室走去,走幾步,卻發現衛衍跟在她身邊。

「你幹什麼?」小說娃小說網

「我的檢查一下你周圍的環境,回去好讓媽安心。」

「媽早就知道我在學校的環境了,沒什麼不安心的。」

衛衍:「……」

「那裡那麼多廢話!我看看國內的學校是什麼樣的,不行啊?」

「行行行,你開心就行。」

叮鈴鈴——

下課鈴聲響了。

正好風玫走到教室門口,遇到班主任。

班主任是以為年輕的男老師,看到風玫愣了一下,而後關心道:「衛夙回來了,身體怎麼樣?」

「謝老師關心,我已經沒事了。」

班主任笑了:「那就好,那你進去吧,我回辦公室了。」

「老師再見。」

風玫徑直進了教室,衛衍下意識想跟進去,想了想,他又忍住了,只與雲加一起站在窗戶旁看著教室里的風玫。

衛夙的位置正是這個靠窗的位置。

她一走進教室就收到全班人的注目,當她坐到座位上后,大家打量過來的視線都是好奇。

衛夙性格好,但她的家世在那裡,再加上身邊總有保鏢守著,班裡的人都不敢過於接近她。她有心臟病的事情只有為數不多的幾位老師知道,衛夙也擔心與這些不知情的同學會出什麼事讓家裡擔心,所以也不會主動去接近他們。

寵妻成癮:冷麪前夫太難纏 風玫更不會主動去交朋友,她無視那些人各異的視線,整理著自己的東西。

記得上次當學生的任務中,她是個問題學生,而這次……是個身體有問題的學生。

果然離不開問題兩字。 把那些跳騷打發走了之後,葉修就回到自己的休息區開始洗澡準備修鍊一會兒就休息。這幾天他睡得並不多,雖然不困,但因為在地球上養成作息時間,讓他一到這個時間還是很想睡覺。

和墨麒麟聊了一會兒,這傢伙已經哈欠連天了,正好把葉修的瞌睡蟲也勾了出來。看時間不早了,葉修把洗澡水倒掉就去睡覺了。

夢裡,他還夢見了沈清雪她們,都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的身影。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葉修還真的是很想念自己的親人呢。

美好的夢人們總是不願意醒過來,葉修同樣如此。因為夢裡有自己想見的人,所以他始終不願意醒過來,希望這個夢能夠越做越久。

不知不覺,夢外的世界太陽都已經高高升起了,而夢裡的世界還是親人在眼前的那副景象。

……

此時正道排位賽的比試地點那裡,其中的一個比武台上站著一個身形瘦削,五官端正,面容剛毅的青年弟子,身著黑色緊身練功服。此刻他正嘴角噙著笑意,這笑中帶有一絲嘲笑,帶有一絲自信,看他樣子是在等人,想來正是他的對手。

只聽那個比武台上的主持者喊到:「天君門內門弟子葉修,若是一刻鐘內不出現,便視為這次比試棄權。」

原來,那青年等著正是在等葉修,然而此時的葉修還在睡夢中和自己的家人團聚著,還未趕到這裡。

此時逍遙子神色平靜,看似並不擔心葉修會遲到或者不能來參加比試的問題,倒是他身後的一個弟子憤憤的說道:「掌門,我看這葉修師弟怕是不能及時趕來了,實在不行就讓羅通成師弟來代替葉修吧,羅師弟的實力也是不錯的,畢竟他是羅通仁師兄的弟弟,天賦還是有的。」

聽到這弟子的話,逍遙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若是他不能回來就棄權,找人代替這種事我逍遙子不會做。」這話雖然說的是平靜,可卻是鏗鏘有力,讓人心生敬仰。

看到逍遙子的反應,這弟子原本想要說什麼也不說了,硬生生的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可沒多久卻在嘴裡喃喃道:「哼,也不知道他葉修這小子哪裡好,羅師弟再差也該比他們強吧,掌門還真是老糊塗了。」

「噓,你叨叨什麼呢,我都聽見了,何況你說的是掌門,不要亂說。」這弟子剛說完,旁邊的一個弟子便出聲提醒道。

而逍遙子,卻對二人的話毫不在意,可他此時卻將目光投向了天空,眼神毫無波瀾,卻時而透著靈光,好似能將世間一切看穿。

此時負責葉修和那青年比武台的主持者再次喊到:「天君門弟子葉修,還有不到半刻鐘的時間,若是再不出現,將視為棄權。」

這次主持者喊得聲音更大了,天君門很多弟子都開始談論葉修這傢伙還不趕來的事,甚至其他門派的弟子也在說此事。

其他門派的弟子對於葉修還不出現自然是幸災樂禍,而天君門的弟子則是個個都很不爽,好像葉修就是一個罪人一樣。畢竟這是正道排位賽的爭奪戰,關係到各個門派的排名,很是重要。可逍遙子還是那般淡定,讓人看不出他此時在想什麼。

只見一個白髮白眉的老婦人手持鳳形拐杖走了過來,眯著那雙混濁的眸子,看向逍遙子道:「逍遙子掌門,你還真是好性子,這個時候了,你那寶貝弟子都要棄權了,你還是這麼平靜,不愧是這裡排名靠前的一派之主啊。」

只見逍遙子聽了她的話后笑了笑答道:「女媧谷之主說笑了,不過是我這個弟子答應了我會趕回來,我相信這小傢伙罷了。既然他會趕回,我又何須慌了呢?」

逍遙子的這句話,頓時讓那老婦人無話可接,只是說有事,便離開了。

接著,只聽主持者第三遍喊道:「天君門內門弟子葉修,十息之後再不出現,便視為棄權。」

接著,所有人都開始算著時間,甚至有人在賭葉修能否在十息之內出現。而逍遙子卻眯著雙眸,將目光投向了遠處天邊的一道人影,由遠到近。

「你們看,那好像是一個人,正向這邊飛來。」

「是啊,該不會是那葉修及時趕來了吧,看樣子是從天君門弟子的休息區趕來的,該不會是睡覺睡過頭了吧。」只聽一個弟子疑惑的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下,另一個弟子大笑著說道:「哈哈哈–要我說啊,人家葉修是修鍊太過投入了,忘了這比試也不一定啊。」

「天啊,還剩三息時間,這個葉修竟然真的趕回來了。」

這三人剛說完,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聽一道低沉渾厚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天君門弟子葉修,拜見宗主及各位長老。」話音剛落下,人已飛至比武台。

這讓所有人都驚訝了,當然也有弟子因為賭了葉修能趕回來而高興,還有的弟子興奮的說道:「我就隨便一猜,純當樂趣,沒想到這葉修當真趕來了。」而這些人中,逍遙子身後的羅通仁的面色卻突然不好,布滿了陰霾,卻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並沒有人發現他的變化。另一神色起了波瀾的弟子則是葉修的對手,怕是他原本以為可以不戰而勝,卻沒想到葉修竟然真的趕了過來,仔細想想,這怕是真的會讓人很鬱悶。

葉修並非沒有看出其對手的變化,而他自然也是理解的,不就是算盤打錯了嘛,那有什麼呢?反正老子是不會讓你贏的,葉修心裡想到。

只見他臉上帶著微笑,雙手抱拳,含笑道:「兄台,真是對不住了,我這昨晚睡過頭了,因為一些事耽擱了比試時間,也耽誤了兄台的時間,還望見諒。」葉修的話語中確實帶著歉意,畢竟真的是他耽誤了二人的比試時間。只不過葉修不爽的是那傢伙看自己來不爽,顯然是巴不得自己不能參加比試。

而聽到葉修這麼說,那身著黑色緊身練功服的青年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語氣有些冰冷的說了一句,「葉兄說笑了,說起來應該叫你一聲葉修師弟,你一個新弟子,我怎會因這點小事就責怪你,那豈不是說明我太沒肚量了。」

葉修不是沒聽出他這話中意思,倒也不在意。只是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示意已經準備好,可以開始比試了。見狀,那青年也不再說話,已經準備好開始比試。

只見二人同時拿出武器,而那弟子的武器則是兩柄短刀,葉修知道,凡是善於用短刃的,多半是更擅長近身對戰,而不善於遠身對戰,而葉修來自地球,近身搏鬥最擅長了,來到本界和這裡后,又學會了遠身對戰,所以恰好是二者都擅長,並且現在已經達到平衡的。

此時,二人已經同時極運靈力,凝聚靈力聚於周身,而葉修的對手的靈力則是金屬性的。

見狀,葉修心中也有了數,知道該使用哪種靈力,並且這種靈力他早就已經暴露了,所以也無須多想。

只見葉修的對手雙手持短刀展開身法極速向他所在的方向衝來,並且他所過之處還帶著風,可想而知他的速度之快。但葉修顯然並不擔心,此時他也右手提劍,迎了上去。

目前來說,這個弟子的實力還不需要葉修使用輪迴之力的力量,手中的朱羽靈魔劍足夠應付那傢伙了,可以把他虐的妥妥的。

此時那青年離葉修的距離已經很近了,卻並不見他有出手的意思,想來是機會還不到。直到他已到葉修身前,這才提起雙刀躬下身子,直對葉修的小腹刺去,見他出手,葉修也不多想,身子立馬向後一番,身子化成拱橋狀,左手拄著地面支撐身體,右手持劍抵住了其對手的雙刃。接著,只見葉修右手用力,將其對手逼退,身子立馬直了起來,向後退了兩步。

此時葉修心中已知勝負了,這弟子的實力完全在自己之下,剛剛一招葉修也未出全力,而是將實力壓制在了空元境初期巔峰。

然而目前葉修並不打算暴露空元境中期的實力,畢竟若是過早的暴露實力,那麼後面的弟子定然也有有所準備,更何況,該低調就低調的道理葉修更是比很多人都懂。

所以葉修也不打算這麼早就結束比試,而是決定先和此人斗一會兒。

此時二人又過了數十招,招來式往,二人實力也看似是旗鼓相當。卻在不知不覺之間,葉修的氣勢已逐漸提了上來,漸漸佔據上風。

又過了一會兒,二人看起來的比試看起來也到了關鍵時刻,只要誰能堅持,便可勝利。

只聽那青年大喝一聲:「雙刃斷首!」竟是出了一記殺招,向溫凌逸極速衝來。見狀,葉修也凝神屏息,大喝一聲:「玄水劍訣破浪式!」便迎了上去。

只見葉修所釋放的靈力化成一道道波浪,擋住了那青年的殺招。隨後葉修立馬躍上前去,又是一招「破浪式」,將靈力所化成的道道波浪打向那弟子身上。

只聽那弟子「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面色有些蒼白,但也是輕傷罷了。

不過,這弟子卻是認輸了,隨著主持者宣布葉修勝利,二人便躍下了比武台,只等接下來的結果。

一天時間過去了,正道排位賽已經結束了,而葉修這次的表現大家也都看到了,認為這小子是真的有實力,不光有運氣那麼簡單。

大家得出了一個結論,葉修這個弟子有前途。

然而等葉修回去的時候,忽然聽說一個叫張小河的弟子出事兒了,這人正是昨晚葉修他們聊天的一個人,對這人葉修印象很好,於是決定看看情況。

找到那個弟子后,葉修發現這張小河是中了一種妖獸的毒,需要龍魂草才行,當即決定和其他的人去找這東西。 見風玫在學校似乎還不錯,衛衍放心了一些。

但想到自己明天就要走了,這一走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回來,他心中就有種說不清的怪異感。

壓下那種感覺,他透過窗口對風玫道:「你在學校乖一點,放學我來接你。」

衛衍無論是帥氣的長相還是那通身矜貴的氣質都是一眼吸睛的存在,在跟著風玫出現時就已經吸引班裡所有女生的注意,只是他是跟著風玫來的,那些人不敢過於造次罷了。

此時聽到他開口,班裡許多女生都發出驚嘆——顏好腿長聲音棒!

這究竟哪裡冒出來的男神啊啊啊啊,好想撲上去!

衛衍對於這種目光早已習慣了,直接選擇忽視,雙眸只是專註地看著風玫,目光里是他自己都不曾發覺的溫柔,仿若眼中只看得到她一人的存在。

而風玫正低著頭翻著書,看都不看他直接道:「不用,有雲加在。」

衛衍眸子沉了一瞬,他直接偏頭問雲加:「她幾點放學?」

「回少爺,五點。」

衛衍點頭,又看向風玫:「我四點半過來。」

「哦。」風玫不咸不淡地應了聲,渾然不在意的模樣。

衛衍心裡有些不舒服,他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終卻只是深深看了風玫一眼轉身

衛衍一走,有些人心思就活泛起來了。

剛剛雲加稱衛衍為少爺,衛家有一位養子在上層社會眾所周知,但是沒任何人敢因為衛衍的養子身份而輕視他。

且不說衛家完全將其當作親子看待的態度,就衛衍自身據說自小就表現極為出色,甩開眾家子弟一大截。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只是這衛家少爺早兩年就出國了,出國前與人家是跳級學習,與他們這些同齡人根本沒什麼接觸,幾乎沒人見過他。

但是……被衛夙的保鏢喚作少爺的,除了衛衍還能有誰?

在班裡眾多女生的示意下,風玫的同桌林玉一臉好奇地問:「衛夙,剛剛那個男的是誰啊?你弟弟嗎?」

風玫即便沒看,也知道這些人的想法。

她抬起頭來,注意到教師里其他人都豎起耳朵的模樣,唇角微微揚起,看著林玉:「怎麼,你看上他了?」

林玉唰的一下臉紅了,她嗔怪地道:「你胡說什麼呢,我就是好奇而已。」

口中否認,那嬌羞的小女兒神態卻是擺個十足。

風玫唇角笑容擴大,聲音里卻略帶一抹冷意:「沒有最好。」

林玉一愣,轉而不滿:「你什麼意思,就算我真的看上他了又如何?你衛家身份高貴,我林家也不差!」

風玫瞥了她一眼:「所以你是想要和我搶男人了?」

林玉猛地瞪大了眼睛:「他是你男人?」不該是她弟弟嗎?

風玫收回視線不再看她。

話,她只說一遍,這些人若不怕死就儘管惦記衛家小姐的男人。

外面雲加嘴角一陣抽搐,小姐這理由找的好,瞬間就絕了這些人對少爺的心思。

班裡許多女生神情都很是失落,還以為至少是可以想一想的男人呢,萬一就被幸運女神眷顧了呢,可是衛夙的男人,他們連想都不敢想了。 班裡大多數人都歇了心思,唯有林玉臉色很是難看。

她坐在風玫旁邊,除了風玫之外就她距離窗戶最近,所以看衛衍也看得最清楚,那一刻她聽到自己心動的聲音。

那個男人,她一眼就看中著!

枕上豪門:冷血總裁的心尖妻 原本想著,若是衛家少爺,以她的身份地位,追上對方的可能性極大。

而且若是衛林兩家聯姻,兩家家長定然不會反對。

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那個人竟然是衛夙的男人!

衛夙……

林玉神色幾經變換,突然變得堅定起來。

衛夙的男人又如何?她好不容易看上一個男人,怎麼能這樣就放手了!

想著,她冷笑一聲:「你說是你男人就是嗎?衛夙,今天話我放在這裡了,這個男人我看上了!」

教室里寂靜無聲,瞬間其他人都呼吸都不由自主放鬆了幾分。

放眼望去,只怕也只有林玉有膽子與衛夙這麼說話了吧,畢竟林家家業也僅次於衛家而已。

風玫不氣反笑:「眼光不錯。」

她男人,能差嗎?被人看上也正常。

班裡其他人都納悶,這衛夙是傻的嗎?人家都要搶她男人了,她竟然還誇對方……難道,衛家其實也忌憚著林家?

在這所學院中,大多都是貴族子弟,有時候很小的事情都會上升到家族矛盾上面去,再簡單的事情他們也會下意識地聯想很多。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林玉也皺眉看著風玫,她覺得風玫這反應實在太不對勁了,忍不住懷疑對方是不是有什麼花招。

「衛夙,我是認真了!」她再次強調,其實只是想看風玫能不能透露出什麼消息來——比如那個男人並不是衛夙的男人。

風玫這次直接沒理她,該說的她已經說了,她沒興趣與這些女生周旋。她今天要來學校的主要目的自然也不是學習,而是秦陽。

秦陽就在他們隔壁班,原劇情中秦陽再次尋找到接近衛夙的機會可是頗費一番周折,現在她主動送上門來,相信秦陽不會讓她失望才是。

只是,衛衍明天就要走,她只有今天一天時間,她擔心的是依照秦陽的計劃,只怕不會這麼快就動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