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賢尊者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退至到蕭楠面前,神情肅穆的緊盯著蕭楠的眼睛,開口問道:「蕭楠,你現在闖進來,待會可有把握平安退離?」

「自保足矣,如果要帶走其他人離開的話,就需要有人清場了。」蕭楠在一進入戰場中心的時候,看著滯留在此地的修士望過來的眼神,就明白了他們的意思了,尤其是那些高階修士更是一個勁的向雲賢尊者使眼色,雲賢尊者是她尊敬的長輩,尤其是先前還沒來的時候對蘇家人維護,因此在他們還沒開口的時候,就把自己此行的目的透漏了出來,本就是為了救人而來,一個人是救,一群人也是救,如今有這麼一個於大家族交好的機會,蕭楠身為蘇家的太上長老,自然不會放過。

蕭楠先前也曾帶人瞬移過,只要撐個防護罩,把所帶之人牢牢地困在身邊,在空間跳躍的時候保證不甩出去,一個人和幾個人的速度幾乎沒有區別,只是後者更費靈力罷了,一次性帶走五個人安全的離開,蕭楠這點自信還是有的,之所以說需要清場,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那些殭屍覺醒了之前的記憶,歲現在已經不屬於人類,但是智商與人類修士沒有區別,他們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把人救走?那些高階修士雖然騰不開手親自帶人離開,但是卻能把殭屍攔下來,有高階修士在旁邊看著點,安全上倒又添了不少的保障。

雲賢尊者一喜,道:「既然如此,那這些小輩的性命就託付到你手上了,你只管負責帶人離開這裡,其他的事情有我們幾個老傢伙在呢,等所有的小輩都離開了,我們才好放手一搏。」說到此處的時候,殺氣四溢。

此時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因先前的打鬥顧此頗多,這麽多的人類修士和妖修,靈力沒少被消耗,但是殭屍卻沒有殺掉幾個,實在是憋屈的很,長此以往,勢必要做出選擇,但這個損失是誰也不想看到的,要不然也不會拖到現在了,好在現在有打破現狀的契機了。

「蕭楠定不負尊者所望。」蕭楠鄭重的許下承諾。

蕭楠知道就是她許下承諾,也不見的那些人就相信她真的能帶人平安離開,修仙之人總是特別惜命,蕭楠考慮了下,就走到蘇家人的面前,還沒等她開口,就聞蘇錦說道:「今日就勞駕妹妹送哥哥們回去。」

蘇錦話音一落,蘇展等人就圍了上來,示意蕭楠先帶他們離開,別人不相信蕭楠,他們這些蘇家弟子卻對蕭楠深信不疑,從先前對戰盧明順,到如今對上元嬰真君也不落下風,蕭楠在蘇家就是一個傳奇般的存在。

有些話不必親口說出來,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能明白。

蕭楠心下感動,時間緊迫,此時卻不是說話的時候,只得把這份心意好好的珍藏在心底,看著靠近的蘇家人,趕緊吩咐道:「我的修為有限,瞬移的時候一次性只能帶走五人,待會我會用絲帶把大家固定在一起,你們只要撐起各自的防禦罩,大家需要謹記,待會我帶你們瞬移離開的時候,緊緊地抓住絲帶或者身邊的同伴就好,瞬移的時候可千萬別放手,萬一中途被甩出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蕭楠說著從儲物袋裡取出一條紅綾,正是曾經母親蕭雅用的武器—–浣月紗,在蕭楠知道蕭雅已死的事情以後,蘇清明就把蕭雅的遺物全都交給了她,後來隨著蕭楠的修為越來越高,本身也不擅長使用這種軟兵器,這浣月紗就被束之高閣,成了壓箱底的存在,後來認識了南宮風華,這才被蕭楠拿出來讓南宮風華重新煉製了一番,現在已經成為了中品靈器,雖不是品級很高的法器,但只是用來捆人的話足矣。

只見蕭楠舉起手臂一揚,紅色綾帶靈活的把五位蘇家弟子牢牢地捆在蕭楠身邊圍成一個圈,正好把蕭楠圍在中間,看到其他人已經準備好了,又在六人周圍布上了一層防禦,同雲賢尊者等人打了聲招呼,就直接帶著人消失在了原地。

蕭楠早就在瞬移來開的前夕,簡單的查看了下四周,南宮家的方向正是此地的正南方,由於蕭楠的突然而至,此路現在又比先前多了十幾個殭屍,雲賢尊者不知什麼已經打了招呼,立馬湧出來五十多位高階修士阻攔,三兩招就在中間簡單的清理了一條通道,眾人只見一道模糊的虛影在中間一頓,還沒有等虛影化實,很快又再次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遠離戰鬥中心了。不同於殭屍放跑修士暴躁的大吼大叫,高階修士和低階修士們全都鬆了一口氣,只要離開這裡就已經安全了大半,就算途中在遇到零星的個別殭屍阻攔,先不說能不能截攔住,就是攔住了,還有其他高階修士沿途坐鎮沒有出手呢,只要為他們爭取那麼一點時間,他們就是分開跑也能有幾分活路,這樣一想,下手更加狠垃幾分。

蕭楠帶領著大家幾個瞬移,就來到了南宮家的住宅,南宮風華和蘇逸等人早就嚴陣以待了,只恨不得多張幾雙眼睛,就怕錯過了蕭楠,因此在看到蕭楠模糊的身影,確定身後沒有追兵的時候,就趕緊打開了防禦陣法接應,蕭楠直接瞬移到了南宮家的門口才停下來,揭開紅綾把五人仍進了南宮家,自己則是又轉了回去。

蘇錦等人還沒來得及適應空間跳躍帶來的不適,就突然失去了束縛,本能的一個鷂子翻身輕鬆落地,剛一站定就看到了蘇逸欣喜的笑臉,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已經安全地到達南宮家了。

南宮風華等南宮家的弟子也都為了上來,開口問道:「你們全都沒事吧?現在哪裡的情況如何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蕭楠的身影驀然出現在戰場中心,不論是修士還是殭屍都嚇了一跳,這裡是什麼地方?就眼前的情景說是修羅場也不為過,一個金丹期的女子就撞了上來,本來大家照顧那些低階弟子已經很不容易了,大家逃不出去,也護著他們暫時安全,現在再來一個不是添亂嗎?待看清楚女子的容貌以後,凡是認出來的人不由的鬆了口氣,來人是她的話,靠著瞬移神通,起碼自保有餘了。

張老板修仙經商記 那些個殭屍可不認識蕭楠是誰?還以為是從拍賣會那裡用什麼手段想逃跑的人呢?當下就有離得近的殭屍對著蕭楠勃頸處的動脈就是一抓,好在蕭楠隨時警醒著,當下就瞬移了出去,爪子只是把蕭楠瞬移留下來的虛影抓了個稀巴爛,蕭楠的身子再出現時,已經到達了戰場中心,那些被困在中間的低階弟子身邊。

現在之所以那些人還留在原地沒有逃走,不是他們不想,而是這些殭屍一擁而上,雖最後被修士們攔住了肆意屠戮,但卻在外圍成了一個圈,正好攔住了他們離開的道路,就是有大膽的,覺得自己本事不低,能靠自身修為在自保的情況下安全離開的金丹真人,也在嘗試了幾次后,不是被殭屍騰出手一巴掌拍死,就是最後在幾位修士的幫扶下,狼狽的逃回去了.

也有不少的元嬰真君和化神尊者嘗試這帶自家弟子直接遁離,先不說一次帶不完所有人離開,戰場上刀槍劍雨、險象環生,殭屍們更是在一旁虎視眈眈,眼下雙方的實力相當,修士這邊只比只要高階修士不護著,這些留下來的弟子就成了殭屍們打牙祭的肉食,能不能等得到他們回來都是未知數,雖說能走一個是一個,但現在還沒有到最後的關頭,沒有人敢冒這個險,因此除了妖修那裡把所有的低階妖獸變成原形收入儲獸袋裡帶走,起碼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名人類修士離開,蕭楠能通過他們的戰圈來到這裡,想到他詭異莫測的瞬移神通,不論是高階修士還是低階修士,都忍不住鬆了口氣,既然能安全的進來,總能夠在安全的離開吧!眾人忍不住的猜想著,腳下卻不自覺地向著小楠所在的方位移動。

蘇家這邊嚴格來講只有八長老這一個元嬰修士和只能算是半個蘇家人半個御劍宗長老的蘇清言,其他的都是金丹真人,在這裡確實令人非常擔憂,蕭楠一進入戰場中心,就開始尋找蘇家人的所在地,雖然人數眾多危機重重,但也因為這樣,雖眾人共同禦敵,還是下意識的與本家或者是同門之間組成一個個的小團隊,雖相差距離不遠,但也能看得出來那些人是一塊的,其間夾雜著幾個元嬰真君的長輩看護者,越是大家族子弟,待得地方越靠近中心地帶,也越安全,因此蘇家眾人就被「排擠」在了一旁,好在蘇家旁邊就是御劍宗的弟子團隊,有這御劍宗的高階修士看在蘇清言的面子上幫襯著,雖有些狼狽,好在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損傷。

「大家都沒事吧!」蕭楠見大家臉色疲憊急於奔命的樣子,剛一瞬移到蘇家人面前,就忙迫不及待開口問道。

「現在還好,但撐不住多長時間了…..」開口說話的是八長老,雖有御劍宗在一旁幫襯,但是大多的時候,蘇家弟子的安危還是靠著八長老,因此這會低階弟子倒是沒有損傷,可是八長老自己的臉色卻非常的難看,一看就是靈力消耗過多,撐不了多久的樣子,因此一看到蕭楠這個新晉的太長長老過來,就把眼下的情況簡單地說說清楚。

這次御劍宗負責帶隊的是雲賢尊者和紫韻尊者,紫韻尊者生性孤僻,又常年一個人閉關,對這次來參加比賽的後輩只認識元嬰期的,金丹期的除了雲賢尊者的直系後輩南風瑾是熟識的以外,其餘眾人是一個都不認識,這次不過是恰巧出關遇著了就隨著一起來了,見眾人都熱切地注視著一個金丹期的女子,有點不明所以,不由得看向雲賢尊者,無聲的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賢尊者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退至到蕭楠面前,神情肅穆的緊盯著蕭楠的眼睛,開口問道:「蕭楠,你現在闖進來,待會可有把握平安退離?」

「自保足矣,如果要帶走其他人離開的話,就需要有人清場了。」蕭楠在一進入戰場中心的時候,看著滯留在此地的修士望過來的眼神,就明白了他們的意思了,尤其是那些高階修士更是一個勁的向雲賢尊者使眼色,雲賢尊者是她尊敬的長輩,尤其是先前還沒來的時候對蘇家人維護,因此在他們還沒開口的時候,就把自己此行的目的透漏了出來,本就是為了救人而來,一個人是救,一群人也是救,如今有這麼一個於大家族交好的機會,蕭楠身為蘇家的太上長老,自然不會放過。

蕭楠先前也曾帶人瞬移過,只要撐個防護罩,把所帶之人牢牢地困在身邊,在空間跳躍的時候保證不甩出去,一個人和幾個人的速度幾乎沒有區別,只是後者更費靈力罷了,一次性帶走五個人安全的離開,蕭楠這點自信還是有的,之所以說需要清場,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那些殭屍覺醒了之前的記憶,歲現在已經不屬於人類,但是智商與人類修士沒有區別,他們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把人救走?那些高階修士雖然騰不開手親自帶人離開,但是卻能把殭屍攔下來,有高階修士在旁邊看著點,安全上倒又添了不少的保障。

雲賢尊者一喜,道:「既然如此,那這些小輩的性命就託付到你手上了,你只管負責帶人離開這裡,其他的事情有我們幾個老傢伙在呢,等所有的小輩都離開了,我們才好放手一搏。」說到此處的時候,殺氣四溢。

此時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因先前的打鬥顧此頗多,這麽多的人類修士和妖修,靈力沒少被消耗,但是殭屍卻沒有殺掉幾個,實在是憋屈的很,長此以往,勢必要做出選擇,但這個損失是誰也不想看到的,要不然也不會拖到現在了,好在現在有打破現狀的契機了。

「蕭楠定不負尊者所望。」蕭楠鄭重的許下承諾。

蕭楠知道就是她許下承諾,也不見的那些人就相信她真的能帶人平安離開,修仙之人總是特別惜命,蕭楠考慮了下,就走到蘇家人的面前,還沒等她開口,就聞蘇錦說道:「今日就勞駕妹妹送哥哥們回去。」

蘇錦話音一落,蘇展等人就圍了上來,示意蕭楠先帶他們離開,別人不相信蕭楠,他們這些蘇家弟子卻對蕭楠深信不疑,從先前對戰盧明順,到如今對上元嬰真君也不落下風,蕭楠在蘇家就是一個傳奇般的存在。

有些話不必親口說出來,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能明白。

蕭楠心下感動,時間緊迫,此時卻不是說話的時候,只得把這份心意好好的珍藏在心底,看著靠近的蘇家人,趕緊吩咐道:「我的修為有限,瞬移的時候一次性只能帶走五人,待會我會用絲帶把大家固定在一起,你們只要撐起各自的防禦罩,大家需要謹記,待會我帶你們瞬移離開的時候,緊緊地抓住絲帶或者身邊的同伴就好,瞬移的時候可千萬別放手,萬一中途被甩出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蕭楠說著從儲物袋裡取出一條紅綾,正是曾經母親蕭雅用的武器—–浣月紗,在蕭楠知道蕭雅已死的事情以後,蘇清明就把蕭雅的遺物全都交給了她,後來隨著蕭楠的修為越來越高,本身也不擅長使用這種軟兵器,這浣月紗就被束之高閣,成了壓箱底的存在,後來認識了南宮風華,這才被蕭楠拿出來讓南宮風華重新煉製了一番,現在已經成為了中品靈器,雖不是品級很高的法器,但只是用來捆人的話足矣。

只見蕭楠舉起手臂一揚,紅色綾帶靈活的把五位蘇家弟子牢牢地捆在蕭楠身邊圍成一個圈,正好把蕭楠圍在中間,看到其他人已經準備好了,又在六人周圍布上了一層防禦,同雲賢尊者等人打了聲招呼,就直接帶著人消失在了原地。

蕭楠早就在瞬移來開的前夕,簡單的查看了下四周,南宮家的方向正是此地的正南方,由於蕭楠的突然而至,此路現在又比先前多了十幾個殭屍,雲賢尊者不知什麼已經打了招呼,立馬湧出來五十多位高階修士阻攔,三兩招就在中間簡單的清理了一條通道,眾人只見一道模糊的虛影在中間一頓,還沒有等虛影化實,很快又再次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遠離戰鬥中心了。不同於殭屍放跑修士暴躁的大吼大叫,高階修士和低階修士們全都鬆了一口氣,只要離開這裡就已經安全了大半,就算途中在遇到零星的個別殭屍阻攔,先不說能不能截攔住,就是攔住了,還有其他高階修士沿途坐鎮沒有出手呢,只要為他們爭取那麼一點時間,他們就是分開跑也能有幾分活路,這樣一想,下手更加狠垃幾分。

蕭楠帶領著大家幾個瞬移,就來到了南宮家的住宅,南宮風華和蘇逸等人早就嚴陣以待了,只恨不得多張幾雙眼睛,就怕錯過了蕭楠,因此在看到蕭楠模糊的身影,確定身後沒有追兵的時候,就趕緊打開了防禦陣法接應,蕭楠直接瞬移到了南宮家的門口才停下來,揭開紅綾把五人仍進了南宮家,自己則是又轉了回去。

蘇錦等人還沒來得及適應空間跳躍帶來的不適,就突然失去了束縛,本能的一個鷂子翻身輕鬆落地,剛一站定就看到了蘇逸欣喜的笑臉,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已經安全地到達南宮家了。

南宮風華等南宮家的弟子也都為了上來,開口問道:「你們全都沒事吧?現在哪裡的情況如何了?…….」 當天下午的時候,所有執行同一個任務的同學幾乎都離開了這裏,畢竟鬼給所有人的時間只有一個月,要完成這些任務還是要抓緊時間的。

胡小天和蔣介偉都是執行前往一個神祕村莊尋找一具棺材裏面古屍的任務,因此早就走了。

而一個宿舍的顧塞靈也似乎和別人去了外地,聽他說也是執行一個麻煩的任務,此時宿舍裏只剩下張小凡一人。

他打開冥界淘寶商城,想了想,並沒有全部花到改造上面去,而是花了一萬,直接將自己的體質改造到了百分之五十。

對張小凡來說,之前的戰鬥就已經證明了,哪怕只是改造到了百分之九的狀態,他的攻擊輸出也已經很強了,所以沒必要把錢全部花了,畢竟這紅包來之不易。

這一次他靠運氣,意外得到了這一筆橫財,可是以後就說不清了,所以他覺得還是省一點比較好。

隨後掃了一眼商城裏的其它東西,花了幾百冥幣買了一些符紙,還有解毒丹,這些東西對現在的張小凡來說不貴,卻是很有用。

這時候,蘇倩倩打來電話,說是爲了感謝昨天幫助她,請張小凡吃飯,張小凡同意了。

兩人約在了學校食堂,不知爲何,蘇倩倩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看,她點了一些菜,兩人吃了一會,蘇倩倩纔開口,“小凡,昨天的事真的謝謝你。”

“沒什麼,畢竟第一次幹那種事,我知道你有心理負擔,不過你要記住,那些人都是壞人。”張小凡吃着菜說。

“是啊,都是壞人,可是你知道嗎,昨晚我做噩夢了,我夢到那具屍體追殺我,甚至全班同學也要殺我。”蘇倩倩傷感的說。

張小凡嘆了一口氣,蘇倩倩的性格還是太軟弱了,她這個樣子,若是不能改變自己,遲早會出事。

想到這裏,張小凡說:“你紅包裏的錢兌換了麼?”

蘇倩倩搖搖頭,“我不知道下一步會遇到什麼,所以不敢兌換。”說到這裏,她眼前一亮,“小凡,你一定兌換了吧,要不你教教我?”

張小凡點點頭,隨後蘇倩倩拿出手機,張小凡給她挑選起來,她的錢有一萬多,還算富裕,隨後挑選了好幾個體質,比如水系體質,石人體質,火眼金睛體質,但是蘇倩倩都覺得不好。

最後她索性去看裝備,花了兩千買了一把小剪刀。

看到這把小剪刀,張小凡有些無語。

金剪刀:域外隕石打造而成,非常鋒利,強大的精神力輸入後,能變大變小,攜帶方便。平時可以用作家庭小工具,作剪東西之用,是裁縫們的最愛。物理攻擊百分之八十,精神攻擊百分之五十,副作用,前期體積小,所需精神力龐大。

“倩倩,這剪刀你買來幹嘛?”張小凡無語說。

蘇倩倩老實說:“我看到馬瑩她選了一把軟劍,但是我又不喜歡那種打打殺殺的東西,正好我喜歡裁衣服,就買一把剪刀玩玩咯。”

玩玩……

張小凡有些蛋碎的趕腳,大姐啊,這個遊戲會死人的,你不知道紅包很值錢麼,可以買很多有用的東西,你花這個錢居然只買一把剪刀。

搖搖頭,好在,這把剪刀看起來有些威力的,特別是能夠根據用的人實力強弱,剪刀能夠變大變小,比起一些符紙什麼的要強大許多,她買了也算是給自己一個防身吧。

“回去後你想想到底兌換什麼體質吧,畢竟裝備什麼的都是外物,提高自己纔是最重要的。”張小凡提醒。

蘇倩倩不好意思的點點頭,突然看着張小凡說:“小凡,你對我真好,不過你和林柔真的分手了嗎?”

“我們本來沒怎麼在一起。”張小凡說。

“嗯,現在我看了,整個班級就你,慕容風,王虎厲害一些,但是我最崇拜你,真想不通,林柔爲什麼放着那麼好的你不要。”蘇倩倩聲音嬌滴滴的說。

聽了這話,張小凡下意識的捏捏她臉,說:“你這麼說,可是會讓我誤會的哦。”

不得不說,蘇倩倩的皮膚很滑很嫩,張小凡都愛不釋手了。

蘇倩倩不好意思的拍掉張小凡的手,嬌羞說:“你幹嘛呢,這麼多人看着。”

張小凡呵呵笑着說:“怕什麼,如今我們已經和他們不一樣了,現在知足常樂,不過我得說一句,你皮膚真好。”

“去你的,你就喜歡調侃我。”

“我可是說真的哦,你這小臉蛋我能玩三天三夜。”張小凡也是被蘇倩倩可愛的模樣弄得頭腦一熱,就這樣說了出來。

蘇倩倩給了張小凡一個大白眼,脫口說:“誰要給你玩。”

“喲呵,你還狡辯。”張小凡突然握着蘇倩倩的手,他以前的時候,就一直對蘇倩倩有意思,現在看蘇倩倩這小模樣,傻子也知道蘇倩倩對他有好感,這個時候若是傻乎乎不上,那就真的傻了。

因此第一時間握住她的小手,蘇倩倩掙脫了幾下,發現掙脫不了,絕美的臉上涌起紅暈,聲音嬌滴滴的說:“小凡,你幹嘛呢,這麼多人看着呢。”

張小凡耍無賴說:“你答應做我女朋友,我就放手。”

“啊……”

“你要是不答應,我就當衆把你抱起來,然後親你。”張小凡耍無賴說。

“別,我……我答應。”蘇倩倩的臉都要紅的滴出水來了。

聽到蘇倩倩答應,張小凡一下子拉住蘇倩倩的手,隨後湊上去親了一下她,笑嘻嘻說:“我們走吧。”

“臭流氓。”蘇倩倩雖然這樣說着,但是臉上卻是說不出來的甜蜜,兩人在其他班級學生的驚訝之中走了出去。

“小凡,你老實說,喜歡我還是喜歡林柔。”蘇倩倩甜蜜的說。

這一次,張小凡當然是老老實實的說:“當然是你了,誰讓你胸大。”

“死混蛋,你就會欺負我。” 夫盡妻用 蘇倩倩拍打着張小凡胸口,但是力道不是很大,反而是一把被張小凡抓住。

就在這時,張小凡在蘇倩倩驚訝的目光中,吻了上去,兩人再一次親在了一起。

“小凡,你……真的不要我了嗎?”這時候,林柔驟然出現在他們身後。 ?第二百六十二章:

蕭楠把蘇瑾等五人安全得帶回了原先的住處南宮家別院,又用了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戰鬥中心,眾人見她平安歸來,不由得鬆了口氣,這些低階弟子的性命總算有了保證,離開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在三大世家、五大宗門高階修士的眼神示意下,玉衡真君蘇清言和玉辰真君葉洛辰以及雲賢尊者和南宮家的一位長者把所有的低階弟子聚集在了一塊,先讓蕭楠把蘇家弟子帶走,然後再按修為的高低分為先後順序讓蕭楠依次帶離。

一次兩次瞬移進入戰場中心或許並不打眼,尤其是在所有修士默契的遮掩下,其間就是有個別殭屍看到了,想要阻攔一下,可架不住人多力量大,要是把所有殭屍都吸引過來,這些個修真界的未來可就危險了,在這在這裡的修士,都不是無名之輩,總有一兩個後人在那戰場中心,有那一兩個發現異動的殭屍,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這些時刻注意著的修士一擁而上滅成了渣渣,在這滯留在戰場中心的低階修士有幾百人,就是暮然發現少了一二十人也並不顯眼,更可況眾人都打出了火氣,只想著多殺些殭屍或者多些血食(臨死之前拉個墊背的),就是蕭楠瞬移的時候在打鬥中心穿過,留下一絲氣息,那些殭屍也只當成是攻擊他的修士,氣息很淡也很快就消失了,也就沒有在意,只是更加小心周身,可時間一長,消失的人越來越多,那些奮力往前沖的殭屍就發現了其中的貓膩,他們雖然現在淪為異類,但也曾是人類中的一員,哪裡不明白有人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暗度陳倉,只見一衝在前面的紫眼殭屍衝天一聲吼叫,立馬就有無數殭屍揚聲附和,雙方像是在交流什麼,修士聽不懂殭屍語言,直覺不是什麼好事,於是行事越發的謹慎起來。

蕭楠已經來回跑了幾十回了,即使如她不弱於元嬰修士的靈力,如今也被消耗了三分之一,好在蘇家人早就全部救回來了,現在築基期的弟子也就只剩下這最後的五人,明明先前的瞬移可謂是一路暢通無阻,這最後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她手裡這些低階修士,每一個都是根骨極佳、背景深厚的天之驕子,不由得更加小心,雖說救人能為蘇家帶來他們身後的助力,可是一旦這些人的安危出現差池,蕭楠可相信他們不會因此記恨蘇家。

直到蕭楠把人安全的帶進南宮家駐地,一路上也不見有殭屍出沒,不由得暗自沉吟:難不成是自己想多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被救走,修士這邊壓力頓減,有抽去了一些原本保護低階弟子的真君去斬殺殭屍,所以才把這一路上零散的殭屍都吸引過去了?這才這麼平靜?不過為什麼心中這麼不安呢?帶著這種疑惑,蕭楠再次瞬移回到戰場中心。

如今戰場中心剩下的都是金丹真人,其中以來參加天涯英雄榜的居多,因此大都修為都是處於金丹後期的修士,一個人或許不顯,但大家聚在一塊,有都是身經百戰之輩,個個身家豐厚,幾十人經過磨合,又都聚集在了一出,如今也能在藍眼殭屍手下有了自保之力,因此又有不少的高階修士抽出了手來,修士這邊的壓力頓減,蕭楠再次來到這裡見到的就是五六個人類或者妖修圍攻殭屍壓著打的情景,這讓蕭楠先前心中升起的違和感淡了一些,或許這就是一路上沒有碰到一個殭屍出沒的緣故了。

眾人一見到來人是蕭楠,有了先前的例子,那些高階修士就各自轉身該做什莫做什麼去了,想來是先前已經排列了先後的順序,場面不見混亂,立馬就有五人迎了上去,自覺地按照築基期弟子站立的方位站好,蕭楠沒有言語,點頭向眾人示意,然後抽出紅綾再次把所有人束縛在自己周圍,確定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了,轉身帶人離開。

往日里熱鬧的街道,如今不見一人出沒,碧瓦朱甍的店鋪也多有多處在打鬥中損壞,平添了幾分荒涼,蕭楠那原本剛壓下心底的不安又升了起來,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別人蕭楠不認識,可是身旁有個穿著素青色衣衫的男子卻在幾天前見過一面,葉洛辰一母同胞的兄長,如今葉家的少主葉洛楓,儘管葉洛辰在介紹他這個兄長的時候,只是隨口一提,並不見他有多少重視,蕭楠卻從他不多的言語中分辨得出來,葉洛辰不像他表面上那麼不在意這個兄長的,或許這一點連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蕭楠不管葉洛辰的態度如何,光是憑著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並且在葉洛辰小的時候庇護他長大這一條,蕭楠就不允許他在自己手裡出現意外,於是開口提醒道:「大家小心,這裡比先前來的時候安靜了一點。」

五人中除了葉洛楓這個葉家少主以外,還有一名衣著華麗的俊秀男子是雲家的嫡系—-雲尚陽的堂哥雲尚謹,其他三位一位是馭獸宗太上長老的嫡傳弟子吳子柳,其餘兩位則是出身青雲宗的世家大族,身後站著的勢力也是如今的蘇家惹不起的龐然大物,蕭楠不得不小心在小心,好在這五人出身不凡,也不是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聽到蕭楠所言,再加上這裡不同尋常的靜逸。各自拿出自己的本命法寶戒備著,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件。

就在蕭楠開口后,五人剛拿出來本命法寶,就見昏蒙帶著扭曲的空間從中間斷裂,原本捆在五人身上的紅綾瞬間解開,緊接著他們就被一股大力從空間中給甩了出來,還沒來得及穩住身形,就見紅綾化作一條紅色巨蟒蜿蜒著身軀向著前方急射,他們順著紅綾望去,就見一雙漆黑鋒利的利爪向著他們跌倒的地方襲來,來不及思考這個殭屍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趕緊控制著還在半空中保持著跌出來姿勢的身子急速后射,就在這時紅綾纏住了殭屍攻來的利爪,為他們爭取了片刻的時間,急速退到蕭楠身後。

蕭楠掃了眼還在拚命掙扎被紅綾束縛住的藍眼殭屍,不僅眉頭一皺,這可是一個不低於元嬰期真君修為的殭屍,也不知是怎麼隱藏自己的氣息的,要不是他突然出擊,蕭楠又時刻警惕著,在最後的關頭察覺到了空間節點得變動,說不定真的會被那殭屍得手,好在最後反映的及時,把所有人推出空間,大家只是有驚無險的虛驚一場,不過它剛才怎麼會從空間里出來?難不成生前是個和自己一樣的修士?也領悟了空間發則不成?

紅綾是母親的遺物,蕭楠怎能眼睜睜的看著紅綾被毀,提起混元太極劍朝殭屍的雙眼刺去,再者空間瞬移算是蕭楠一直仰仗著的神通,數次陷入危機之中都是用空間瞬移逃脫的,既然那殭屍有可能與自己相同,蕭楠怎能放它離開,不管自己的猜測是不是對的,總得去試驗一番才行,要是真的,就是現在離開立馬全速前進也快不過藍眼殭屍,逃與不逃沒有非別,如果不是,那就再好不過了,到時候再離開也不是難事,因此並沒有趁機待人離開,反而自己沖了上去。

殭屍的身體早就在幽冥鬼蜮中被煞氣淬鍊成了銅皮鐵骨,尤其是修為越高,身體的防禦越強,一般的法寶恐怕難破開防禦,對身體造成損傷,唯一算得上的破綻就是無法淬鍊的五官了,蕭楠看得出來,其他人自然也看得明白,他們都急著離開這塊危險之地,雖不明白蕭楠為什麼與這殭屍對上,但並不妨礙剛救出他們離開戰場中心的蕭楠此刻在他們心中的地位,一個個也沒有多話,拿起本命法寶對著藍眼殭屍就是一陣猛攻。

藍眼殭屍側著身子躲過蕭楠的太極劍,又用困住身體的紅綾攔住了葉洛楓的攻擊,而利爪則趁機抓住了紅綾用勁一撕,紅綾在利爪揮舞了幾下之後,變成了一片片碎布飄然落下,沒來得及高興自己重獲自由,就看到雲尚謹扔出兩張熾熱白焰的符一前一後夾擊,火焰符上面的火焰赫然正是修真界排名第九的白熾雷焰,火焰燃燒一切,雷電則是污邪之物的剋星,藍眼殭屍不敢硬接,前後有火焰附夾擊,左右有蕭楠等人虎視眈眈,眼看著火焰符就要落在身上,目前的情況已經退無可退,藍眼殭屍詭異的笑了笑,在眾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消失在了原地。

「這個殭屍也會瞬移,對空間的領悟很高,大家千萬要小心,別遭了他的暗算。」蕭楠提醒完大家,顧不得與眾人解釋,閉目專心感受空間的異動。

「低頭。」

葉洛楓看著蕭楠越來越近的攻擊,沒有一絲遲疑的下蹲,后又不顧形象的就地一滾,身體剛離開,就見先前站立的地方留下五個深深溝壑,如果先前沒避開,或者遲疑一下的話,落在他身上的話,非得開膛破肚不可,就是沉穩如葉洛楓,也不由得驚起一身冷汗。

作者有話要說:雖然有些晚了,還是祝大家端午節快樂!還有謝謝親們投擲的地雷:

西門吹水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6-06-0100:15:55

噗噗噗噗噗汪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2318:35:59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219:56:22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119:45:07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11:20:11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723:06:10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608:30:32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522:39:25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411:43:13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523:23:16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3-1215:27:58

大大大王來電話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3-0905:41:37

第二百六十二章:

蕭楠把蘇瑾等五人安全得帶回了原先的住處南宮家別院,又用了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戰鬥中心,眾人見她平安歸來,不由得鬆了口氣,這些低階弟子的性命總算有了保證,離開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在三大世家、五大宗門高階修士的眼神示意下,玉衡真君蘇清言和玉辰真君葉洛辰以及雲賢尊者和南宮家的一位長者把所有的低階弟子聚集在了一塊,先讓蕭楠把蘇家弟子帶走,然後再按修為的高低分為先後順序讓蕭楠依次帶離。

一次兩次瞬移進入戰場中心或許並不打眼,尤其是在所有修士默契的遮掩下,其間就是有個別殭屍看到了,想要阻攔一下,可架不住人多力量大,要是把所有殭屍都吸引過來,這些個修真界的未來可就危險了,在這在這裡的修士,都不是無名之輩,總有一兩個後人在那戰場中心,有那一兩個發現異動的殭屍,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這些時刻注意著的修士一擁而上滅成了渣渣,在這滯留在戰場中心的低階修士有幾百人,就是暮然發現少了一二十人也並不顯眼,更可況眾人都打出了火氣,只想著多殺些殭屍或者多些血食(臨死之前拉個墊背的),就是蕭楠瞬移的時候在打鬥中心穿過,留下一絲氣息,那些殭屍也只當成是攻擊他的修士,氣息很淡也很快就消失了,也就沒有在意,只是更加小心周身,可時間一長,消失的人越來越多,那些奮力往前沖的殭屍就發現了其中的貓膩,他們雖然現在淪為異類,但也曾是人類中的一員,哪裡不明白有人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暗度陳倉,只見一衝在前面的紫眼殭屍衝天一聲吼叫,立馬就有無數殭屍揚聲附和,雙方像是在交流什麼,修士聽不懂殭屍語言,直覺不是什麼好事,於是行事越發的謹慎起來。

蕭楠已經來回跑了幾十回了,即使如她不弱於元嬰修士的靈力,如今也被消耗了三分之一,好在蘇家人早就全部救回來了,現在築基期的弟子也就只剩下這最後的五人,明明先前的瞬移可謂是一路暢通無阻,這最後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她手裡這些低階修士,每一個都是根骨極佳、背景深厚的天之驕子,不由得更加小心,雖說救人能為蘇家帶來他們身後的助力,可是一旦這些人的安危出現差池,蕭楠可相信他們不會因此記恨蘇家。

直到蕭楠把人安全的帶進南宮家駐地,一路上也不見有殭屍出沒,不由得暗自沉吟:難不成是自己想多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被救走,修士這邊壓力頓減,有抽去了一些原本保護低階弟子的真君去斬殺殭屍,所以才把這一路上零散的殭屍都吸引過去了?這才這麼平靜?不過為什麼心中這麼不安呢?帶著這種疑惑,蕭楠再次瞬移回到戰場中心。

如今戰場中心剩下的都是金丹真人,其中以來參加天涯英雄榜的居多,因此大都修為都是處於金丹後期的修士,一個人或許不顯,但大家聚在一塊,有都是身經百戰之輩,個個身家豐厚,幾十人經過磨合,又都聚集在了一出,如今也能在藍眼殭屍手下有了自保之力,因此又有不少的高階修士抽出了手來,修士這邊的壓力頓減,蕭楠再次來到這裡見到的就是五六個人類或者妖修圍攻殭屍壓著打的情景,這讓蕭楠先前心中升起的違和感淡了一些,或許這就是一路上沒有碰到一個殭屍出沒的緣故了。

眾人一見到來人是蕭楠,有了先前的例子,那些高階修士就各自轉身該做什莫做什麼去了,想來是先前已經排列了先後的順序,場面不見混亂,立馬就有五人迎了上去,自覺地按照築基期弟子站立的方位站好,蕭楠沒有言語,點頭向眾人示意,然後抽出紅綾再次把所有人束縛在自己周圍,確定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了,轉身帶人離開。

往日里熱鬧的街道,如今不見一人出沒,碧瓦朱甍的店鋪也多有多處在打鬥中損壞,平添了幾分荒涼,蕭楠那原本剛壓下心底的不安又升了起來,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別人蕭楠不認識,可是身旁有個穿著素青色衣衫的男子卻在幾天前見過一面,葉洛辰一母同胞的兄長,如今葉家的少主葉洛楓,儘管葉洛辰在介紹他這個兄長的時候,只是隨口一提,並不見他有多少重視,蕭楠卻從他不多的言語中分辨得出來,葉洛辰不像他表面上那麼不在意這個兄長的,或許這一點連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蕭楠不管葉洛辰的態度如何,光是憑著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並且在葉洛辰小的時候庇護他長大這一條,蕭楠就不允許他在自己手裡出現意外,於是開口提醒道:「大家小心,這裡比先前來的時候安靜了一點。」

五人中除了葉洛楓這個葉家少主以外,還有一名衣著華麗的俊秀男子是雲家的嫡系—-雲尚陽的堂哥雲尚謹,其他三位一位是馭獸宗太上長老的嫡傳弟子吳子柳,其餘兩位則是出身青雲宗的世家大族,身後站著的勢力也是如今的蘇家惹不起的龐然大物,蕭楠不得不小心在小心,好在這五人出身不凡,也不是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聽到蕭楠所言,再加上這裡不同尋常的靜逸。各自拿出自己的本命法寶戒備著,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件。

就在蕭楠開口后,五人剛拿出來本命法寶,就見昏蒙帶著扭曲的空間從中間斷裂,原本捆在五人身上的紅綾瞬間解開,緊接著他們就被一股大力從空間中給甩了出來,還沒來得及穩住身形,就見紅綾化作一條紅色巨蟒蜿蜒著身軀向著前方急射,他們順著紅綾望去,就見一雙漆黑鋒利的利爪向著他們跌倒的地方襲來,來不及思考這個殭屍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趕緊控制著還在半空中保持著跌出來姿勢的身子急速后射,就在這時紅綾纏住了殭屍攻來的利爪,為他們爭取了片刻的時間,急速退到蕭楠身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