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頓一咬牙,身子強行閃向一旁。但是那軟鞭居然向長了眼睛一樣,緊追著雷克頓,根本擺脫不了。

「都說了我的法則是追之法則了,你就別想逃脫了。」弒和子笑著說道,她的追之法則相當奇特,用出來的兵器能夠自己追蹤對手。

此時的雷克頓受了重傷,萬毒附體,根本施展不出精妙的身法,連風遁都不能完全施展。

軟鞭飛舞,竟然輕易地纏到了雷克頓的身上。這軟鞭堅韌異常,金鐵不損,雷克頓被直接纏住腰間,狠狠地拉倒在地上。

「弒人子雖然死了,但他這毒還是很厲害的,雷克頓,你就認命吧。」弒和子笑嘻嘻地走到雷克頓的面前。

雷克頓一臉蒼白,嘴角的污血又一次流出來。此時的他,似乎已經成了待宰的羔羊。

弒和子收起軟鞭,雷克頓竟然也不逃了,反正自己現在是逃不掉了。只見弒和子的軟鞭一變,竟然變得硬了起來,成了一根硬的鋼鞭,要知道這根可軟可硬,又長又粗的鞭子,可是弒和子大美女的好寶貝。

噗!

鋼鞭直接洞穿了雷克頓的肩膀,一抹血光浮現,將雷克頓給釘在了地上。

「鼎鼎大名的雷妖王,我可不會那麼快殺了你,要好好地玩玩才行。」弒和子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居然拿出了一堆道具來,什麼枷鎖、鐐銬、鞭子、蠟燭、繩子之類的,嚇得雷克頓暗叫不好。

這個弒和子,居然還有這等變態的愛好?

弒和子的軟鞭將雷克頓釘在地上,可憐的雷妖王竟然要被人當作那啥來對待了。

「咦?玉鼎!」雷克頓的臉色忽然一變,驚喜地大喊一聲。

玉鼎?玉鼎真人!弒和子也大吃一驚,劍聖玉鼎真人的名號那可是嚇人得緊的,而且據說還是雷克頓的朋友,弒和子頓時緊張起來,扭頭一看。

玉鼎,哪裡有什麼玉鼎?

就在弒和子失神回頭的一瞬間,一柄黑色的斷刀已經出現在了雷克頓的手中,他全身的法力猛然爆發出來,黑狂式瞬間祭出。

「須臾式!」雷克頓低吼一聲,整個人完全處在了一種巔峰的狀態!

血光在一瞬間浮現出來,弒和子整個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雷克頓一刀劈在了身上。須臾式這一招,根本就讓人防不勝防,加上弒和子中了雷克頓的計,一下子沒有了防備。


一道巨大的傷口浮現在弒和子身上,好在弒和子也是身經百戰的殺手,千鈞一髮之際避開了要害,但這一刀之下,她已經重傷了。

「你沒有中毒!」弒和子花容失色,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被算計得這麼慘。

「哼,當然沒有,我這一招算計,就是要取你的性命。」雷克頓低吼一聲,妖刀高舉,馬上就要劈出下一刀了。

這一次弒和子可謂是太大意了,她本以為雷克頓中了弒人子的毒,已經沒有反抗能力了,加上雷克頓之前的一番苦肉計,演得實在是太逼真了,讓弒和子都不得不相信了。如果她稍微小心謹慎一點,絕不會中了雷克頓的算計。

「不可能!弒人子的毒你怎麼可能對付得了?」弒和子最大的失誤,就在於沒料到雷克頓根本沒有中毒。

「你下九幽去問弒人子吧。」雷克頓當然不會說,自己是因為修鍊了《不死妖訣》,練就了不死不滅之體,連葛仙翁的萬瘟毒都能免疫,雖然弒人子的毒更加厲害,但雷克頓之所以奔逃了半日,就是用肉身壓制弒人子的毒,現在已經完全不礙事了。

刀,已經劈了出來,只要一個呼吸的時間,弒和子的性命就要葬送在妖刀之下了!

「雷妖王!休要囂張!」

空間之大佬的農家妻 ,正取雷克頓的要害。

該死!雷克頓暗罵一句,趕緊變招,擋住了這忽然襲來的一刀,但弒和子也就此保住了性命。

只見那面容平凡無奇的弒君子,大媽模樣的弒親子,個子矮小的弒師子,已經出現在了場中。弒親子手中拿著一個鐵飯碗,氣機已經鎖定了雷克頓,而弒師子手中捏著幾張符咒,這符咒正是那恐怖爆炸的兇手。

「真是可惜。」雷克頓暗自可惜一番,如果剛才自己不是法力消耗太多,直接施展第二次須臾式,就能收掉弒和子的人頭了。現在另外三個殺手已經到場了,自己法力不夠,只能先撤了。

當即雷克頓捏動法訣,化作一陣狂風飛逃而去。

「不用追了。」弒君子看著雷克頓逃走,嘆息道,「真是沒想到,這個雷妖王如此難對付。」

「呵呵,弒和子,這下子吃癟了吧?」弒親子笑著看向地上重傷的弒和子。作為弒神七子之中僅有的兩位女性,而且還屬於不同派系,兩人之間可沒少鬥嘴。

弒和子白了弒親子一眼,自己現在重傷在身,沒有什麼閑心和她鬥嘴。

「好了,現在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弒君子喝止了兩人,「這個雷妖王,比我們想象的還要難對付,咱們現在也別管什麼內部矛盾了,先想辦法解決這個雷妖王再說。」

說完弒君子看向弒和子,問道:「弒地子呢?」

「不知道,這個神出鬼沒的傢伙,和我見到了弒人子的屍身之後,就自己消失了。」弒和子說道。


「你現在還能靠追擊之術到雷妖王嗎?」

「你看我這個樣子,可能嗎?」弒和子此時身上全是血污,雷克頓的那一刀雖然沒有要了她的命,但也讓她暫時失去了戰鬥力,「我最多只能幫你們找到他,但是別讓我去和他打。」

「這就夠了。」弒君子點頭道,「雷妖王,這一次,我們幾個人一起動手,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雷克頓並不知道弒君子他們的商量,他現在施展開風遁,逃到了一個自認為安全的地方,開始恢復法力。

「弒神七子,果然難對付。」雷克頓暗暗尋思,自己已經用了這麼多手段,還祭出了苦肉計,也只是幹掉一個弒人子而已,如果對手要聯手起來,自己是逃不掉的。

「既然逃不掉,那不如主動出擊。」雷克頓靈機一動,最好的防守不就是進攻嗎?既然弒神七子要和自己玩一場殺人遊戲,自己何必當被殺的人呢?

這一次,自己就反過來算計一番,將弒神七子給幹掉! 既然決定了要反打一波,雷克頓就開始制定計劃了。

按照弒君子所言,這一次的對手弒神七子之中,個個都是准聖級別的高手,有許多厲害的殺人之術,所以雷克頓不能正面硬拼。由於弒天子不在,弒人子已經被雷克頓幹掉,現在雷克頓所要對付的只是五個人而已。當然了,此時的雷克頓並不知道,弒天子早已經到了祭賽國,正在暗中看戲。

「首先要防備的,是弒地子。」雷克頓暗暗尋思,到現在為止,那個弒地子都還沒有出現過,自己一定不能大意。

「其次,要搶先做掉弒和子。」雷克頓很清楚,自己最大的優勢就在於速度快,有風遁在手,對手很難追殺到自己,但有了弒和子的追擊之術,自己也不敢保證安全。先弒和子應該還是重傷,自己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做掉她。

有了決斷之後,雷克頓便開始準備了。

他從頭上扯下一根頭髮,吹了一口氣,捏動法訣,這根頭髮飄飛起來,居然變作了另一個雷克頓,和他的本體一模一樣。這一門法術還是當初雷克頓向孫悟空學的,相當精妙,變化出來的分身和本體幾乎無法辨別真偽。

雷克頓此時的法力也恢復得差不多了,便和分身一起,開始了擊殺弒和子的計劃。

話說弒神七子之中的四個人,正在追著雷克頓。

我的動漫世界之旅 弒和子,你說雷妖王就在前面?」弒君子看著前方一片鬧市,華燈初上,「你能把他從人群中找出來嗎?」

弒和子此時看起來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但是雷克頓那一刀留下的內傷還是很嚴重的。「很難,如果我是巔峰狀態,也許可以,但現在我只能將他定位到這片區域。」弒和子說道,「反正他現在就在這附近,你們隨便用些手段也能將他找出來。」

弒君子看向一旁的弒師子,說道:「以你的爆炸符,將這片地方給摧毀,我就不信這個雷妖王不自己溜出來。」

身材矮小的弒師子點點頭,從身上摸出來幾張符咒。他本身並不擅長正面作戰,是屬於一個相當偏門的符咒師,但是他的爆之法則使他具備了相當恐怖的爆破能力,他的符咒連准聖級別的強者都能炸死。

就在弒師子準備炸掉這片鬧市的時候,弒和子的臉色忽然一變,大喊道:「雷妖王過來了!」

眾人一驚,還沒有回過神來,只見一抹耀眼的刀光從一個極其刁鑽的角落閃出!

這刀光的目標,赫然正是弒師子。弒師子此人正面作戰能力很弱,甚至不如一個天境九重天的人,一旦吃了這一刀,只怕就要廢掉。

「哼!」弒君子冷哼一聲,手中平凡無奇的朴刀揮出,他的平凡法則蘊含其中,締造出了一個相當奇特的領域,「平凡的世界!」

這個弒君子最厲害的絕招,叫做平凡的世界,乃是一個刀法領域,與雷克頓的奕刀式有些類似。不過這個平凡的世界極其厲害,所有的招式一旦陷入其中之後,無論你再怎麼精妙無解,都會變成平凡無奇的招式。

只見弒君子施展開平凡的世界,那一道驚艷的刀光頓時變得毫無威懾力起來,弒君子不過隨手揮出一刀,就將妖刀給擋了下來。

「他在那裡!」此時弒親子也發現了雷克頓的蹤影,只見黑髮銀眉的妖王一擊不中,就要逃竄。

「哪裡跑!」弒君子低吼一聲,追了上去。他直接將平凡的世界施展開,雷克頓頓時被籠罩進了其中。

只見雷克頓的臉色一變,風遁術居然沒有辦法施展出來,這個平凡的世界果然厲害。不過他的速度也不是賴的,腳踏著妖雲飛退,手中的妖刀還不停地反攻弒君子。

弒君子緊緊地纏住雷克頓,但以他的實力還不足以擊敗雷克頓。一旁的弒親子和弒師子也趕緊沖了上去,要幫助弒君子一把。

結果雷克頓仗著身法不錯,邊戰邊退,讓君親師三人只能糾纏住他。

「破!」雷克頓忽然低吼一聲,妖刀詭異地揮出,猛攻向了弒君子。弒君子習慣性地舉刀去擋,卻發現黑色的斷刀猛然爆發出恐怖的力量來,將他直接轟飛了出去。

雷克頓趁著這個機會,縱身跳出了平凡的世界,施展開風遁,化作狂風向著東面遁逃。

「可惡!給我追!」弒君子惱羞成怒,這個雷克頓簡直太難纏了。當即弒君子緊追著雷克頓遁逃的方向,弒親子和弒師子猶豫了一下,也只能跟了上去。

不過他們似乎忘了,弒和子還在身後。

「這三個傢伙!把老娘我扔下不管了嗎?」弒和子暗罵不已。沒辦法,她本來就和君親師三人不屬於同一個團體,這種時候他們壓根不會管她。

弒和子現在重傷在身,也根本追不上前面的三人,只好原地養傷。

「他們不管你,本妖王可以管你,不知道美女你可有興緻?」一個熟悉的聲音陡然傳來,弒和子渾身一顫,冷汗直接滴落下來。

黑髮銀眉的妖王, 文娛崛起

「你……你不是……」弒和子驚恐地看著雷克頓。

「我不是已經逃走了嗎?」雷克頓冷笑道,「不好意思,剛才我用『破』逼退弒君子的那一瞬間,我根本沒有施展風遁,只是變成了一隻極其細小的蟲子,而化作風逃走的,只是我的分身。」

金蟬脫殼!弒和子猛然想到這個事情,君親師三人被雷克頓給擺了一道啊。

「從心理學的角度分析,我一個人還敢反出手偷襲你們四個人,任誰也不能忍的。」雷克頓侃侃而談,黑色的斷刀已經握在了手中,「所以弒君子他們幾個怒火攻心之下,我只要稍用小計謀就能騙走他們,而我的真身,一直潛伏在附近,等的就是他們三人離開的時間。」

弒和子此時冷汗直流,連她也大意上當了,如果剛才她用追擊之術小心觀察,也許能發現破綻,只可惜世上沒有「如果」這種果子賣。

「雷妖……雷大聖的手段實在是讓小女子心服口服,不知雷大聖可否網開一面,小女子願意當雷大聖的侍妾。」弒和子這女人情急之下,只能祭出自己的絕招,那就是色誘之術。


毫無疑問,弒和子是一個蛇蠍級別的美女,身上的魅力一般男人是很難抵擋的。不過很可惜,雷克頓哪裡是一般的男人?

「不好意思,本妖王的妻子應該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的。」雷克頓舉起了霸鋼刃,「而且本妖王從來不會對女人手下留情的。」


血光飛濺!

可憐的弒和子大好頭顱落地,一朵嬌艷的玫瑰就這麼毀在了一代妖王的手中。

話說那一頭,君親師三人追殺著雷克頓的分身,在祭賽國都城之中饒了好幾圈。弒君子現在有些動了火氣,這個雷妖王簡直太噁心了,仗著風遁術不停地逃竄,自己三人想要摸到他都很難。

「弒君子,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啊。」一旁的弒親子忽然說道,「咱們這樣做,是不是被雷妖王給牽著鼻子走了?」

聽得弒親子這麼一說,弒君子趕緊冷靜下來,眼珠子一轉,驚呼道:「不好!這是雷妖王的詭計!」

「什麼?」弒親子和弒師子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弒君子也來不及解釋了,趕緊說道:「咱們快回去!弒和子這個娘們兒雖然討厭,但沒有她的追擊之術,咱們會更麻煩的。」

當即君親師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原地。

但是他們回來的已經晚了。

只見弒和子的身軀躺在血泊之中,頭顱和軀幹分了家。最讓人覺得心寒的是,屍體旁邊有人用鮮血寫上了三個大字。

「第二個!」

弒君子咬牙切齒,他知道雷克頓是什麼意思,弒和子已經是弒神七子之中第二個死在雷克頓手中的人了。雷克頓這意思,分明就是要將弒神七子給反殺掉。

「這個雷妖王,如此囂張!」弒親子也不能忍了,「到底是我們殺他,還是他殺我們?」

這下子君親師三人都顯得相當無奈,本來弒神七子是來殺人的,這下子沒有殺掉人,反倒是自己這邊倒下了兩個,還被人威脅要反殺。

「我們現在怎麼辦?」弒師子問道。

弒君子冷哼道:「還能怎麼辦?現在弒和子死了,雷妖王就是魚游大海,我們根本追不上他,也找不到他的蹤跡了。」弒和子的死亡,導致了弒神七子一方徹底成了盲人,要在祭賽國的都城之中找到雷克頓,可謂是難上加難。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弒天子的聲音幽幽地傳來,金光塔之中點亮著幾盞油燈,在細風中微微搖曳。

一旁的豬八戒眼觀鼻,鼻觀心,他再怎麼喜歡作死,也不敢在弒天子面前瞎哼哼。而唐三藏乾脆坐在一旁念佛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