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邊,似乎很安靜。

姜浩澤這個反應倒是讓秦陽很詫異。

“我去,別告訴我你現在還不知道?你現在在幹嗎呢?”

姜浩澤:“我在陪喬芃做檢查。她今天吐得很厲害……”

秦陽從電話那邊聽到了喬芃的聲音。

喬芃:“怎麼了?”

姜浩澤:“我爸的公司好像被人攻擊了。”

秦陽沉下臉來:“我不得不跟你說一下,你嫂子查出來的消息,你爸這邊被攻擊可能是因爲他今天對外說明年讓你繼承你爸的家業。”

“什麼?這麼快?!”姜浩澤剛纔就那個反應,現在這個反應秦陽也似乎沒有意外了。

“我該怎麼說你纔好呢……”秦陽有些無語了,“雖然你的老婆孩子很重要,但是怎麼說也得關注一下你爸媽那邊吧?”

突然,秦陽的手機裏有一通電話插了進來。

“你趕緊忙你的,我這兒有電話,先掛了。”

秦陽掛了姜浩澤的電話,接通了這個本地卻沒有備註的號碼。

“喂?哪位?”

“我是姜敏豪。”

……

中午午飯時間,秦陽、蘇婭、高子騫三人坐在姜敏豪旗下的一個五星級酒店的包廂裏。對面坐着姜敏豪。

葉薇薇被友善地安排到了隔壁包廂。因爲姜敏豪明顯是有事要對秦陽他們說。

圓桌上的菜已經上了不少,每一樣都是山珍海味,價格不菲。

但是姜敏豪坐在上座,秦陽能夠感覺得到他今天來找他們是有什麼事情要說。

“今天來找你們,我先表達一下我的感謝與歉疚。感謝你當初救了我兒子,還把他帶回了正道上來。我兒子什麼樣子我知道,他平時一定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秦陽端坐在位置上,衝着他點點頭:“伯父您客氣了。耗子很認真,很努力,我很榮幸能有他這個朋友。 神君有個小師妹 您也不用謝我。我當初救他,也不是爲了圖什麼。只是我的職責而已。”

姜敏豪點了一下頭。

“伯父,您有什麼話就直說了吧。沒什麼。”

姜敏豪:“我問過小澤,他提到前段時間,你出事了,而且惹上的事情還麻煩不小,是麼?”

秦陽突然心頭有數了。

“對。因此還連累到了不少身邊的朋友和同學,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姜敏豪看着他,目光誠懇:“我知道你有本事,也從來沒有反對過小澤跟你交朋友。說實話,我甚至非常感謝你能這麼幫他,幫我們家。但是,小陽,我只有這一個兒子,你能明白我的意思麼?”

雖然已經意識到了姜敏豪今天叫他過來是什麼意圖,但是,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秦陽的心裏真的還是非常難受。

“我不是讓你跟他斷絕往來……”

“我明白的,伯父。今天的股市異常,是因爲我嗎?”

姜敏豪似乎也沒想到秦陽能這麼快發現這一點,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緩慢又沉重地點了一下頭。

“有人發郵件給我,說小澤整天跟着……你,說了一些威脅的話。甚至還威脅到了性命上。我剛纔得到消息,我的大女兒……剛剛失蹤了。”

“什麼!”秦陽、蘇婭和高子騫皆是一震。

頂級暖婚:戰少的神秘丑妻 真是沒想到,那個人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就是爲了孤立秦陽。

“我知道了,伯父。我會跟耗子保持距離的。”

要說實話,被自己兄弟的父親這樣說,是個人都會覺得不舒服。但是,秦陽更加明白,如果這次的目標是針對他的話,他確實應該遠離姜浩澤。

要是因爲他的原因,害得姜浩澤這邊出了意外,他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

“對不起……”姜敏豪說着就要站起來,跟他們鞠躬道歉。

秦陽連忙起來,伸手阻止他這麼做。

“伯父,您千萬不要這樣說。是我對不起你們。因爲我,害得您現在擔心受怕,我真的特別抱歉。我現在就去處理……等處理完我自己的事情之後,希望還能跟耗子和好如初。”

縱然面前擺放着山珍海味,即使剛纔秦陽餓得肚子叫,現在的他也沒胃口了。

爲什麼總有人跟他過不去!

而且,他大概能知道那個在下陰招的人是誰了。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明裏暗中都有不少雙眼睛已經盯上了他。

那個神祕的陰陽師、那個蹤跡不明的蘇銘,那個滲透入國家神祕調查局的喻思茜,還有誰……

他的力量強大,又單薄。又有事情發生了——對方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要把他一步步逼到絕境,逼到身邊衆叛親離的地步。

爲了什麼?

秦陽大腦很混亂,卻也隱約之間有一絲靈感。

他的身份、他的能力、他的血脈……總之,他的特殊性,讓那些黑手們盯上了他。有人想殺了他,有人想毀了他,有人想利用他。

這場博弈,真是不容得他半點鬆懈。

秦陽無意識地攥緊了拳頭,卻在反應過來之後,緩緩鬆開。

“還是吃一點吧。我對不起你們,也對不起小澤。真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歉意。”

秦陽能明白姜敏豪現在的心情。換做是他,自己的女兒因爲兒子的朋友而受到了無妄之災,哪怕這個朋友對於兒子而言,關係多麼的好,終究是外人。

是個人都會選擇自己的孩子安全。姜敏豪能做到這樣,秦陽已經能夠感覺得到他的歉意與誠意了。

“好吧。”

強行忍住翻涌的情緒,秦陽拿起筷子,叫人把隔壁包廂的葉薇薇叫了過來一起吃飯。

突然,電話響起。

是姜浩澤。

秦陽拿起手機,站起身。

一品醫妃 “抱歉,我去接個電話。”

姜浩澤現在來跟他打電話,說不定是因爲喬芃的事情。不管他剛纔答應了姜敏豪什麼,至少在喬芃這件事上,他不能就這麼撒手不管了。

耗子能找的人太少了,突然不管實在不行。

“怎麼了?”

“陽哥,你現在在哪兒?”姜浩澤的聲音聽上去非常急迫。

秦陽沒有回答,只是含糊帶過:“我在吃飯。怎麼了?這麼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姐被人綁架了!我打不通她的電話。你能不能讓嫂子趕緊幫我查查我姐的手機信號,看看人在哪裏?”

“哦、哦好,我馬上讓她找找看。你別擔心,不會有事的。”

既然姜敏豪得到了對方的消息,那麼只要他跟姜浩澤斷絕關係,姜浩澤的姐姐就不會有事。

“陽哥,拜託你了,趕緊的啊。”

秦陽點頭:“好。”

可是,姜浩澤的電話沒有掛斷,似乎是打算直接等蘇婭直接給他找到信號來源。

秦陽無奈,現在又不能回去跟蘇婭說。他回頭,朝着包廂之內看了看,有些不確定地朝那邊說了一句。

“蘇婭,過來。”

蘇婭應該一直在關注着他,應該聽得到吧?

果然,蘇婭開門出來。

“怎麼了?”

“電腦在麼?耗子電話,他姐被綁架了,求你趕緊找找他姐的手機信號所在的位置。”

蘇婭點頭,從口袋裏拿出掌上電腦,直接在地上飛快找了起來。

“信號顯示的位置是在她平時住着的那套公寓裏。”

秦陽都不用轉達,電話那邊就已經聽到了蘇婭的回覆。

聽到這個消息,想都不用想,手機跟人肯定沒在一起了。電話那頭頓時焦躁起來。

“陽哥,怎麼會這樣呢。這個時候誰會來綁架我姐……”

秦陽想開口,卻又覺得說不出口。

他是帶有歉意的。姜家無辜,姜姐姐更是無辜中的無辜。但願綁匪不要傷人。不然……他這輩子都對不起姜浩澤了。

可是不說,有些事情,早晚是要知道的。

“耗子……”

“等等。”蘇婭突然搭住了他的肩膀,阻止了他即將脫口而出的話。

“怎麼了?陽哥,你那邊是不是也有什麼事啊?要是出了什麼事一定告訴我啊……”

秦陽看向蘇婭,卻得到了蘇婭搖着頭的嚴肅表情。

“我這兒沒什麼事。我吃完午飯就去幫忙找找看。你先別急啊。那我先掛了。”

秦陽最終還是聽了蘇婭的意思。

姜浩澤現在正在爲了他姐的事情擔心、憂慮,現在確實不是告訴他真相的最好時機。他不想讓姜浩澤接連遭遇好幾重打擊。

蘇婭看着他,臉上也帶上一些擔憂的神色。

秦陽勉強撐起了一個微笑。

“我沒事。進去吧。趕緊吃完趕緊走。”

蘇婭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聽話地點了點頭。

兩人回到包廂,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象徵性地吃了一點,而後起身,告辭。

姜敏豪站起來,還想說點什麼,但秦陽早他一步,鞠躬告辭,轉身離開。

姜父現在也是壓下了擔憂女兒的心情,在這裏對他道歉。秦陽不應該再多耽誤他的時間了。

走出酒店,秦陽坐進車裏,平復了一會兒情緒,而後利索地聯繫了斗篷少女。

“元伊,我有件事情希望你……”

“先別急,我有一件更加嚴重的事情要告訴你。”斗篷少女似乎是掐準了他會在這個時間點打電話給她,直接說道,“我剛纔預感到,姜家有難。就是你好兄弟的家人……”

秦陽整個心神頓時緊繃起來。

“什麼?!”

“你現在在哪兒?可以的話儘快找到姜敏豪和趙曼媛。叮囑他們千萬不能坐車上高速!我這邊的預感非常強烈,怕是再遲一會兒就來不及了。”

秦陽什麼都不說了。直接掛斷電話,衝出車子回去找姜敏豪。

可是,他卻來遲了一步。

酒店經理剛剛回到大廳,見到是剛纔和姜敏豪一起下來的少年,當即彬彬有禮地回答他的問題。

“董事長跟您是同時離開酒店的。”

秦陽:“他往哪個方向去了?”

經理:“我看到董事長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匆匆離開,方向是東邊。”

秦陽看向酒店大門外的路況。

東邊……有一個最近的高速公路!

他當即沒忍住,報了一句粗口。

衝出酒店,直接衝進車裏,飛快啓動。

“馬上把姜伯父的電話撥回去,讓他一定一定不要上高速公路!”他把手機甩給了旁邊的蘇婭,而後帶着高子騫和葉薇薇,油門一踩,飛快衝了出去。

當即葉薇薇被一個急轉彎嚇得趴在了旁邊高子騫的身上,花容失色。

秦陽眼眶微紅,眼中滿是血絲。

一定要來得及啊! 跟時間賽跑是一件非常殘酷、非常痛苦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話,秦陽一輩子都不想有這樣的經歷。

在明知道有很重要的人會死亡的前提下,卻偏偏慢了一步,讓姜伯父提前離開了酒店,駕車前往可能出事的地方。而他這邊,一邊要拼命剋制自己,用盡全力保持冷靜、鎮定,不能激動。

因爲現在,一個激動就有可能誤事。一個激動,就有可能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

但同時,他又必須瘋狂。

那張駕照,再這樣下去,怕是要重新拿過了……不,要是太過分的話,他可能這輩子都不能拿駕照了。

但在生命面前,他真的一點也不在乎。

旁邊的蘇婭聽到了電話裏的聲音,表現得比秦陽冷靜又迅速。

她飛快撥通了姜敏豪的電話,得到的卻是“正在通話中”的消息。

“打!一直打!千萬提醒他和趙伯母不能上高速公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