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驍活過來?

這,怎麼可能?

他明明做過很多次的檢查,確定人已經沒有了心跳聲,脈搏停止跳動,毫無生命跡象。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

可是,現在霍錚竟然說霍驍醒過來了?難道是悲傷過度引發的幻想?

賀易生並沒太放在心上,他加快了步伐,免得被霍錚扯的手臂有點發痛。

只是,他所堅持的,所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進入到手術室后,徹底的發生改變了。

還沒靠過去,插在霍驍身上的醫學儀器已經發出有力的跳動聲。 賀易生一臉震驚地看著那醫學儀器,根據醫學儀器上面來看,這是恢復生命跡象了。

只是,有可能嗎?

賀易生不敢相信。

聽到有腳步聲進來,慕初笛連忙側頭,看到霍錚正拉著賀易生進來,而賀易生腳步卻頓住,目光散漫地看著那醫學儀器。

慕初笛連忙召喚道,「賀醫生,這邊。」

「賀醫生,你快點看看啊驍,他已經恢復心跳,只是不知道確切請款如何。」

霍驍還沒有醒過來。

她等待了許久,他都沒有睜開眼睛,所以慕初笛不清楚他現在的情況是怎樣,不知道有沒有徹底脫離危險。

這個時候,她需要賀易生的保證。

她不知道自己的血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不過現在,人能恢復生命跡象,慕初笛已經覺得很滿意了。

她按了按自己的血管,內心充滿了感激。

多麼慶幸,剛才的自己夠果斷。

如果不是,也許霍驍現在已經……

那樣她會徹底崩潰的。

真的很感恩,幸好一切都來得及。

霍錚推著獃獃的賀易生過去的,他把賀易生的頭按了按,讓他好好地看著病床上的霍驍。

病床上的男人雖然依然臉色蒼白,可是他的胸膛正在起伏,有呼吸的。

賀易生想不相信都很難了。

「這,真的活過來了?」

他內心是震驚的,這樣的事情竟然會發生?

「賀易生,你快點給我二叔看看情況怎樣,別糾結活不活過來的問題。」

「現在沒有時間給你問為什麼了,快點。」

霍錚很快就從霍驍恢復生命的震驚中醒悟過來,他很快就進行了判斷,他家二叔能夠活過來,肯定跟二嬸的血脫不了關係。

也許二嬸在衡國不停地遇到危險,那些人一直想要抓她,為的就是她的血。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二嬸就十分危險了。

今天的事情就算他想要壓住,都壓不了多久,畢竟這不是華國,不是他們的天下。

所以,他們需要儘快從這裡離開。

他已經安排了回華國的直升飛機。

陸家老頭子那個老奸巨猾的,至今還沒有使用化學武器。

不過,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他一定要先把霍驍和慕初笛送回華國,剩下的他會留下來,繼續任務。

賀易生不清楚霍錚心裡的想法,他被催促了幾下,終於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了。

他連忙給霍驍檢查,果然,跟正常人是沒有差別的。

做了詳細檢查后,賀易生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怎麼可能?」

他研究了這麼久,怎麼可能會這樣的?

可事實擺在眼前,他再怎麼不相信也得相信啊。

「怎麼了?好事還是壞事?」

「你丫的就不能爽快點,男人點,不要浪費我們時間嗎?」

霍錚急死了,賀易生還這樣婆婆媽媽的,他的暴脾氣還真是受不了。

就在霍錚快要崩潰的時候,賀易生開口了,「遺傳病的病因子在發生改變了,開始減少了。」

難道真的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嗎?

這麼多年,那麼多優秀的研究人員一起研究,也束手無策,可現在,病因子竟然在變少。 「這是怎麼做到的?是不是有什麼藥劑?只要再打一針,也許病因子就能夠徹底清除。」

「這種病因子繁衍速度很快,如果不徹底消滅,很可能死灰復燃,所以有藥劑的話,再打一劑,還不行的話,再打幾劑,只要一舉消滅,那就徹底痊癒了。」

賀易生眼睛都是閃亮閃亮的。

他連忙抬眸看向霍錚,「還有藥劑嗎?」

「快點,時間不多了。」

剛才都是霍錚在催促,現在變成賀易生了。

霍錚遲疑了一下,呃,藥劑,哪來什麼藥劑,那可都是他二嬸的血呢。

難道又要他家二嬸再弄血?

霍錚略帶歉意地看著慕初笛,這個時候,他有點為難。

想開口,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他家二嬸現在懷孕在身的,再抽血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身體。

賀易生看得出霍錚的遲疑,他正想開口問,便見慕初笛拿起針筒直接往血管抽。

此時,他才留意到,慕初笛手臂上的血管位置有了一個細小的孔。

這小孔太細微了,剛才沒有留意,所以並沒看得見。

慕初笛的行為,有點出乎他的意料,只是,從霍錚還有現場的護士的表情來看,賀易生好像有點明白了。

只是,會有這樣的事情嗎?

世界上真的會有這麼不科學的事嗎?

賀易生的認知告訴他,不可能,可現實卻又推翻了他以往的學識。

慕初笛抽了一筒血,再次往霍驍脖子上的大動脈插下去。

一筒血,很快就沒了。

唯恐不夠,她又抽了一筒。

失去大量的血,慕初笛臉色開始變得蒼白。

她看向賀易生,「賀醫生,你看看現在,可不可以?」

只要霍驍需要,她就能付出。

那怕感受到現在身體開始變得虛弱,她都不畏懼。

真假,只需要檢查一次便知道了。

等待片刻,賀易生便給霍驍重新做了個檢查。

這檢查結果,徹底地改變了他以往的所有知識。

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慕初笛體內的血,到底是什麼東西?

能夠起死回生,甚至能夠改變霍驍身體細胞的變異,殺死病因子。

這,如果被外界的人知道,豈不是會瘋狂地抓捕她?

這血對慕初笛來說,是好,也是壞。

他不知道慕初笛之前是否知道,現在她竟然能夠把這麼重要的事情暴露,一切都是為了霍驍。

幸好,霍驍也沒讓任何人失望。

「可以了,已經夠了。」

賀易生見慕初笛還想抽自己的血,連忙阻止。

畢竟慕初笛的血十分的珍貴,而霍驍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

青春狂想曲:校草請就範 「徹底脫離險境了,而且,遺傳病的病因子沒了,全都消失了。」

「可以說這簡直就是醫學界,不,是世界上的奇迹。」

霍錚滿臉的興奮,這一天真的情緒大起大落的,幸好,結果是美好的。

「二嬸,太好了,二叔沒事了。」

「幸好有你,你真的是我們霍家的福星。」

原以為慕初笛給霍驍帶來只是愛情,卻沒想到現在還能救他的命。

只是,霍錚臉上的興奮,沒維持幾秒,「二嬸,你怎麼了?」 慕初笛虛軟地雙手撐著手術台,好支撐自己即將倒下的身體。

「沒,沒事,可能抽的血有點多,休息一會就好了。」

身體是不太舒服,可這一切都比不過剛才賀易生說的話。

邪性總裁獨寵妻 霍驍徹底沒事了?

雖然她不知道他得的是什麼病,可是,見賀易生和霍錚那模樣,她便知道絕對不會是什麼簡單的病,只要他沒事,便一切都好了。

什麼都值得的。

普通人一時之間抽那麼多血也會有點受不住,更不要說是慕初笛這個孕婦了。

她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真的是豁出性命的。

賀易生連忙上前給她確診,做了個初步診斷,「是有點貧血,不過一切都還好。」

慕初笛臉上泛著一抹淺笑,他們見慕初笛沒事,注意力再次放到霍驍的身上。

「賀易生,你說我二叔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

「剛才你說痊癒這是真的?以後都不會複發了?」

「這麼說,我們霍家的遺傳病可是有救了,二嬸原來是我們霍家的救星。」

霍錚與賀易生交談的那些,慕初笛都沒有心思聽,她感受到體內的細胞似乎在叫囂,心臟抽痛抽痛的。

賀易生都說了她只是有點貧血,慕初笛便沒把這些身體變化放在心上。

她稍微深呼吸了一下,便覺得身體的難受開始減弱了。

「這裡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話才剛落下,霍錚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他們的直升飛機快到了。

另一邊

醫生偷偷溜走,他頭都不敢回,直接坐著電梯下到地下停車場。

可惡,實在是太可怕了。

他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人,嚇得他不敢再回醫院,打算儘快回家。

然而還沒走幾步,黑暗之中便伸出了一雙手,把他拉扯過去。

細微的燈光照了過來,對方逆著光,醫生看不清他們的臉,剛才被慕初笛他們這麼一嚇,現在跟驚弓之鳥似的。

「你,你們都是什麼人?」

「我好像沒醫治過你們的?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醫生以為這些人都是來醫鬧的,卻沒想到,對方理都不理他,一腳踢了過來。

他的力度很大,醫生像抹布一樣甩向了牆邊,他感受到自己的肋骨似乎斷了幾條。

噗,吐出了幾口血。

又是一個有病的人。

神經病的。

醫生恐懼地看著前面的人,他瑟瑟發抖。

「你們想怎麼樣,我,我沒得罪過你們。」

男人懶得理醫生說那麼多,為首的人一腳踩在醫生的背上,拿出一張照片,一手揪住醫生的頭髮,讓他湊過來。

「這個女人是不是在你們醫院?」

「還有這個男人,中了子彈的。」

醫生努力地睜大眼睛,看了看照片里的人,這不就是剛才用手槍頂著她的女人嗎?

他到底倒了幾輩子的霉運,攤上這麼一件要人命的事。

本以為這女人兇殘也就罷,現在還會給他帶來危險。

「對,這女人就在上面,我剛才偷偷跑下來的。」

「只是,這男人沒見過,中槍的男人長得很英俊的,好像之前在電視上見過。」 末世之魔王女友 「不過這男人活不了,死掉了。」

在他眼中,那樣的病,根本就沒有辦法救,而且他也聽到賀易生說人死了。

「你們快點上去抓人吧,他們肯定還在的。」

呵呵,那個女人竟然敢威脅他,敢害他,現在就要遭罪了吧。

快點讓這些人上去抓她,放過他。

「死了?你確定?」

男人似乎在懷疑,醫生連忙點頭,「確定,我用生命保證。」

「都病成這個樣子,能不死才怪,除非有奇迹。」

醫生才不相信什麼奇迹呢,那怕真的有,也不應該出現在他們那樣的人身上,而且起死回生的事,他就從沒聽過。

強寵舊愛:情挑腹黑總裁 男人似乎也有人在上面調查,很快,他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手下正在給他做彙報。

「什麼?人,活不過來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