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時間整座大山的全貌就已經出現在了小八的腦海中。

小八細細的觀察着山體的每一個角落,仔細的勘查着。

赫然發現,冷宇這時從墳墓裏爬了出來,一縷幽魂向自己這邊移來。

小八沒有理會,接着探查。

暮然,小八將意念定格在了大山的內部!小八愣住了…

先前居然都沒有發現在這裏面居然藏匿了兩個鬼魂!

等等,那又是什麼?

小八心裏疑惑,仔細朝那兩個鬼魂身邊看去,見在那裏居然還有一團微弱的生命體存在,像是一隻野貓般大小。

但是那顏色又不是野貓這一類生命的顏色,而是那種白色泛着金色的光芒,像是一個神仙!

小八心裏很是疑惑,將它們的所在地牢牢記在了腦海中,然後收起了意念,慢慢睜開了眼。

“哎,王大師,怎麼樣啊?”

黃守林急忙上來問道。

小八聽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呼~接下來我要去一個地方,你們就不要跟來了,也許會有危險!”

這時,村民們聽後瞬間不幹了。

“這是什麼話,我們黃石村的人從不怕危險!”

“對!我們的祖先可是大將軍!生死有什麼好怕的!”

“我要一起去!有危險我也可以爲民除害!”

“對!爲民除害!一起去!”

“….”

村民嘁嘁喳喳的,全都嚷嚷着要去,小八見狀,望了黃守林一眼,黃守林只得搖了搖頭表示無奈。

小八也是沒有辦法,嘆了一口氣只好帶着衆人走了過去。

張珊站在他的旁邊,一路上小八時不時會偷偷瞄一眼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還有她那冷豔美麗的氣質,實在是太誘惑人了。

女人的成熟之美,就是如此啊…

小八心裏陶醉着,這時冷宇也是走到了兩人身邊,小八見狀連忙收起了自己那色眯眯的眼神正然的朝前走去。

沒一會兒,浩浩蕩蕩的上百人一起走到了那大墓山頂。

“嗯?怎麼在這兒停了?”

“這兒有鬼?不會吧?”

“這可是大將軍之墓啊,哪有鬼魂敢過來?”

“….”

村民們紛紛議論。

小八沒有理會,只是慢慢地閉上了眼仔細的看向了地下。

小八腦海裏猶如是一篇水墨畫,所有的一切都盡在腦海。

暮然,就在這時小八看見自那墓穴底部,那兩個鬼影好像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慢慢地飄了上來,而那團詭異的亮光並沒有上來,只是在下面來回踱步。

小八收起祕術,看向了自己的身前。如果猜測不錯,那兩個鬼魂已然出現在他身前了。

而憑藉自己天生對人體陰陽二氣的感應,居然絲毫不能察覺!

“村長,請他們都靠後站。”

小八伏在黃守林的耳邊輕聲道。

黃守林聽後點了點頭。

“都往後面站!王大師要做法了!”

黃守林招呼着,而那羣村民們也是十分的聽話,聽到黃守林的招呼居然飛快的站成了隊列,往後後退了足足五米。

小八聽到聲音回頭看去,赫然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驚住了。這羣人,先前和其他村民一般無二。可是在黃守林一聲令下的時候,小八感覺就像是一羣軍人一樣!

想到這兒小八不禁想起了村民們之前說的一句話,這是他們祖先的一個大墓,而他們的祖先是一個大將軍!

想到這兒小八就想明白了,看來他們祖上的東西還是傳承下來了。

黃守林回頭掃視了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回到了小八的身邊。

小八見狀也是不想再多耽擱,準備做法。

這時冷宇好似明白了小八的意圖,也是後退到了後面和村民們站在了一起。

小八手指比劍立於眉心,喃喃念起了口訣。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奇!”

“咻~”

小八喊完,一道金光從小八眼睛裏飛出,周圍瞬間猶如黑夜中點燃了一簇篝火,瞬間被照亮。

而這卻是白天!

“嗚哇~”

“哇啊…”

“….”

村民們齊聲大叫,所有人全都拿手擋住了自己的眼睛。那片金光實在是太過於閃耀了。

沒過一會兒,小八調息收手,金光慢慢斂去,這時村民們纔敢慢慢地放下手,朝那邊望去。

只見這時,在小八面前,居然出現了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的身穿一身金光閃閃的戰甲,手持一把蒼龍大砍刀,看起來威武無比。在他旁邊依偎着一個身穿粉色透體綾羅,美妙絕倫的絕世佳人。

那個男人成功的吸引了所有村民的目光,一瞬間村民們全都虔誠的拜倒在地。

而小八則是被那女人深深地吸引住了。

一身透體綾羅,美麗誘人的皮膚若隱若現,小八看的眼珠子都要飛出來了。

眼角處看到了張珊那一副看着自己一臉不屑的樣子,小八頓時回過了神來,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和神態。

“黃將軍在上!兒孫黃守林,攜全體黃氏子孫拜見!”

黃守林一聲大叫,小八嚇了一跳猛地朝他看去。

暮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黃守林已然跑到了那羣村民的前面,引領他們跪在了地上,全都拜服向了小八身前的那個威震四方的男人。

這時,在那羣村民周邊的冷宇也是驚住了。

自己先前在山下遇到的這兩個人,居然是黃石村的祖先!!

而他們兩個的目光,此時正一臉玩味味道的望着自己,像是在看一個玩物一般…. 第553章世界最強豬隊友

姜南初聽到戰盼夏這番不客氣的話,抿抿嘴,忍住笑意。

她就知道戰盼夏能夠降服得住秋菊。

「盼夏小姐,您真是折煞我,我怎麼敢吶。」

「明白身份就好,不要整天倚老賣老。」

「你不配,明白嗎?」

「待會我要和南初出去逛街,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話筒內,戰盼夏囂張的聲音傳出來。

秋菊立刻搖頭。

「不用不用,既然盼夏小姐邀請少夫人,我怎麼敢阻攔。」

「嗯,我平日最討厭告狀的卑鄙小人,你如果敢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伯伯,小心舌頭不保!」

說完,電話掛斷。

秋菊手抖的不行,整個戰家,眾多女傭管家最怕看到的就是戰盼夏。

戰盼夏是戰家這輩最小的女孩,受盡寵愛長大,正是這樣,所以養成刁蠻跋扈的個性。

從小她來議長府,必定搞得人仰馬翻,雞飛狗跳,完全是小惡魔!

「秋菊,馬上盼夏的汽車就要過來,我先上樓換套衣服。」

姜南初心情愉悅的朝二樓走,在出門前將身份證一同帶上。

戰盼夏坐在車中等南初,見到她立刻親昵的挽住手臂。

「想不到伯伯這麼過分,居然派出秋菊刁難你。」

「算不上刁難,只是所謂的規矩說的我頭痛。」

姜南初按按太陽穴,無可奈何的說。

「辛苦你啦,但是躲得過今天,明天該怎麼辦?」

「看秋菊的模樣,似乎是要常住。」

戰盼夏擔心的問,真不明白伯伯為什麼不能放過南初,都已經結婚,還要搞出這麼多的事情來。

「最近一段時間,我住在酒店。」

「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

姜南初無奈的笑著說,繼續在別墅待下去,完全是浪費時間。

「也好,當是給秋菊一個下馬威。」

「不過,南初你要住酒店的事情,堂哥知道嗎?」

姜南初搖搖頭,出門的匆忙,這件事情還沒有和陸司寒提起。

「既然這樣,不如我們逗逗他怎麼樣?」

戰盼夏一貫喜歡惡作劇,她靠近南初,在耳邊絮絮叨叨說不少話。

「會不會玩的太過分?」

「哪裡過分,這是生活的情趣!」

說起這個,南初想起昨天陸司寒的所作所為。

沒錯,不能總讓他欺負,她想讓他著急著急。

D.E集團內,陸司寒正在召開一場會議,突然手機震動。

是南初的視頻電話,陸司寒立刻暫停會議。

「司寒,救我,我被綁架,我在唔唔唔--」

後面的聲音聽的並不清楚,綁匪全程沒有出聲,立刻掛斷電話。

會議室所有高管經理,連口氣都不敢出,他們等著陸司寒離開。

但是陸司寒只微笑著放下手機,宣布會議繼續。

這是什麼情況,不光是高管,連身邊的沈承都不明白。

姜南初與戰盼夏往酒店房間布置半天,又是手銬,又是粗繩。

將綁架視頻播放出去后,戰盼夏高興的在沙發直打滾。

「南初,你想想我堂哥現在是什麼表情?」

「擔心,害怕?」

「說不定派出烏泱泱一堆警衛員過來。」

「想想我都要笑死,到時候我要將一切都拍攝下來。」

戰盼夏興奮的說,她目前的願望之一就是可以整到堂哥,一雪婚禮當天,智商被碾壓的恥辱。

「我感覺不對勁,我看司寒的眼神,他似乎不相信。」

「不可能,我們做的這麼逼真,你害怕的表情完全沒有問題。」

戰盼夏站在窗外開始幻想,陸司寒被整到的難看錶情。

但是整整兩小時,仍舊沒有等到陸司寒,戰盼夏開始感覺到不對勁。

「南初,我感覺有殺氣在逼近,我們改天再見。」

戰盼夏果斷背上包包,誰知一出門就被警衛攔下。

「盼夏小姐,陸先生等您很久。」

「說您心智不夠成熟,帶壞少夫人,開學之前,面壁思過,不準外出。」

「堂哥就是魔鬼!」

戰盼夏氣呼呼的說道,但是什麼話都沒有用。

姜南初在房間內,仍舊聽的到戰盼夏的哀嚎聲,果然不該跟她胡鬧的。

姜南初立刻想解決方案,等陸司寒回來,她必須誠意誠意乞求原諒。

正想著,房間內的門被打開,門口傳來黑色皮鞋的噠噠聲。

姜南初馬上露出看上去十分燦爛陽光的微笑。

「我竟然不知道夫人還有喜歡角色扮演的興趣愛好。」

陸司寒幽深的眸光掃過粗繩,手銬,類似血的草莓醬。

姜南初被赤裸裸的目光,打量的心裡發毛。

她動動手腕,發現雙手還被綁在椅子上面。

戰盼夏真是世界最強豬隊友,自己溜得快,居然不知道給她鬆綁!

「司寒,我鬼迷心竅,是不是讓你擔心了?」

「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下次。」

「你先替我鬆綁好不好?」

姜南初哀求著說,明明只是隨便買的手銬,為什麼質量這麼好!

她已經非常用力的掙扎,但仍舊紋絲不動。

「買都已經買回來,就該物盡其用,不能辜負盼夏的一片苦心。」

「夫人,認為我說的對嗎?」

姜南初:……

男人的長腿被西裝褲包裹著,他上前邁動,將草莓醬積壓在南初的鎖骨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