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族和宇文氏族竟然襲擊了聖女殿。

一時間,無數靈鷲國之人怒不可遏。

一直以來,聖女殿都是靈鷲國無數人心中的聖地,被靈鷲國王室包裝成一個神聖之地,甚至每日都有無數年輕男女趕赴聖女殿跪拜,極為虔誠。

「該死,他們敢褻瀆聖女殿,該殺!」

「殺光他們!」

無數人憤怒,月城,郾城周圍,一支支大軍開赴而來,想要屠戮兩族之人,國主下令,斬盡殺絕。

太古最強血脈 然而就在這時,一座座戰船從兩城內起飛,直接衝天而起。

根本攔不住!

哪怕是有出竅期高手動手,也無用!

有葉氏戰隊展露身形,直接轟擊而下,出竅期高手也要望風而逃。

剎那間,一座座戰船遠去。

當人沖入到兩族之地后,才赫然發現,兩族已然徹底人去樓空。

兩族的居住內城,成了空城。

連帶著城內的一些兩族之人,也被一同帶走。

只有個別人,實在不願意離去,才留了下來。

自然,都是葉焱的安排,為了幫助兩族撤退,足足動用了十座戰船!

大亂起,戰船這種寶物,也成了重要之物,葉焱一口氣購置了二十座戰船,再加上原本得到的,現在華夏帝國有著不少。

而今,這些戰船的好處顯露而出了。

普通的靈鷲國大軍,根本追不上。

即便是個別高手追上,也無用!

國都城周圍,葉氏最強戰隊分成兩座戰船,連帶著靈族宇文氏族的高手,一路逃遁,不斷變換方向,躲避追擊。

一路上,不斷轟殺而出,偶然間有大軍圍堵,一路強勢突破。

一直到最後,還是被瘋狂的靈鷲國國主追上。

然後,葉氏戰隊終於再度展露獠牙。

三千人的戰隊,硬撼分身中期的靈鷲國國主!

根本無懼分毫!

實力之強,讓宇文濤靈鴻二人大大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充滿了震撼之意。

六千人的戰隊聯手,哪怕是靈鷲國國主也不敵,被不斷轟飛,轟的臉色煞白,不斷咳血。

儘管有著無盡的惱怒,但無用。

甚至一旦被六千人的戰隊圍殺,哪怕是強如他,也可能被轟殺。

這就是葉氏戰隊的可怕之處。

儘管不甘心,但卻無用。

其他普通靈鷲國大軍在這個時候,完全幫不上忙,上來也是送死。

最終,兩座戰船,呼嘯離去,再無人可擋,徑直返回華夏帝國,連同宇文氏族靈族在內,也都安然遷移到華夏帝國。

這一日,靈鷲國國主徹底發瘋發狂,無法阻攔葉氏最強戰隊,讓他怒不可遏。

萌寶來襲:甜妻不好惹 一日之間,無數和靈族宇文氏族相關之人遭到屠戮,遭到牽連。

死傷無數!

「葉焱,靈鴻,宇文濤,本王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靈鷲國國主怒吼不止,傳遍整個靈鷲國都城。

國主之怒,傳遞到整個靈鷲國。

而與此同時,華夏帝國,與靈鷲國接壤的的一座大城內,葉焱出現在此。

靈珂臉上還帶著喜色,掛著淚珠。

靈雲飛,靈允兒,葉修幾人聚集在一起,身邊還有一名渾身烏黑,滿頭白髮的女子,和靈珂有著幾分的相似。

靈韻,葉焱的姨娘。

「姨娘!」葉焱上前,恭敬行了一禮。

這位,也是因為爹娘的受害者。

看的出來,靈韻的情況不是很好,被困魔窟二十年,能活著已然是萬幸。

聽到葉焱的喊叫,烏黑的臉上這一刻想要露出一絲笑容,但卻很難。

伸出去烏黑的手,也最終停了下來。

「好,好孩子,謝謝!」靈韻開口。

她早已在魔窟內等死,但沒想到還有這麼一日。

怨自然有,但她沒有恨。

他們兄妹三人,不存在恨。

「應該的姨娘,娘一直等待著,就是太晚了一些,讓你受苦了!」葉焱開口,看著她這種情況,葉焱都覺得有些難受。

太過凄慘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狀態。

和這位姨娘聊了幾句,見他狀態不是很好,也就沒有多說,接下來爹娘準備帶她返回葉氏祖地,依靠族內的一些特殊靈丹妙藥,應該可以救治。

即便是不能,葉焱這邊還能再度帶她去葯谷救治。

能活著救出來,對於大家而言,就是好事。

安排好這邊事情,葉焱從城主府內出來,幾道熟悉人影已然在等待著了。

宇文濤,靈鴻,靈霄,靈族大長老。

這些人,葉焱都認識,甚至打過不少交道。

被潛以後 「幾位,好久不見了!」葉焱開口輕笑。

聽到葉焱這話,幾人心中都是一陣感慨。

曾幾何時,葉焱還在靈族當僕從。

結果,才多久?

他已然成為帝王存在。

心中的那種滋味,說不出來。

「拜見焱帝!」一群人躬身拜見,神色恭敬。

見狀,葉焱再度輕笑,內心同學有些感慨。

造化,就是如此。

讓人摸不著頭腦,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變了。

「無需多禮了,這次的事情,要謝謝了!」葉焱沉聲說道,沒有他們姨娘靈韻沒那麼容易救出來。

靈鴻宇文濤等人一聽,頓時心中微微一松,葉焱能說這種話,是一個好開頭。

「不敢當,這次算是我兩族的一個贖罪,還請焱帝大人大量。」靈鴻開口說道。

宇文濤也是連忙點頭。

此刻人在屋檐下了,必須要低頭。

「以前之事,就此揭過!」見一群人如此態度,葉焱更為滿意。

宇文濤靈鴻二人聞言,頓時大喜過望,直接跪倒在地,說不出的激動。

「謝焱帝!」

葉焱點頭,隨即再度開口。

「這座城,以後也交由你們兩族了,希望你們要珍惜,另外我的政策你們想必也知道,禁止欺辱普通百姓,否則嚴懲不貸!」

幾人一聽,更是大喜了。

逃入這裡,能得到庇護他們就很高興了,沒想到竟然還有城池交給他們兩族。

雖然遠沒有他們之前的兩城方便,可以為所欲為,但至少有著一個不錯的生活環境,不用再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

蝕婚囚愛:邪肆總裁撩火孽情 如此,也就夠了!

「是,請焱帝放心,我等一定遵從!」 靈鷲國王宮深處,一座隱蔽地宮內,靈鷲國國主臉色帶著一絲蒼白之意,滿是陰沉,甚至帶著一絲猙獰之意。

「啊!!!」

一聲嘶吼,在地宮內響起。

這一刻的靈鷲國國主,彷彿一頭受傷了的野獸。

「葉焱,靈鴻,宇文濤,本王定然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哪怕是本王拼盡一切,你們也別想好!」

「本王要殺殺殺殺!」

一時間,整個地宮內都充斥著這位瘋癲國主的咆哮聲,一位位囚禁在地宮內的妙齡女子,臉色煞白不已,紛紛驚恐跪地,渾身顫抖個不停。

分神期的靈鷲國國主,肆無忌憚的爆發,駭人之極。

良久后,一位黑袍男子恭敬跪地。

「主人!」

聞言,靈鷲國國主沒有轉身,漸漸的臉色才稍微平靜了一些。

但依舊充滿了冰寒之意。

「到了你們出手的時候了,本王養你們上百年,將你們打造成本王最強之軍,現在就是你們爆發的時刻!」靈鷲國國主寒聲說道。

黑袍男子聞言,沒有任何錶情展露。

「是!」

「查明宇文氏族靈族的情況,然後十日後,屠戮一空!」靈鷲國國主寒聲說道。

「是!」再度恭敬應了一聲,黑袍男子靜靜退了出去。

無聲無息,彷彿完全融入到地宮漆黑的環境之中。

神秘之極!

這些人,這座地宮,也是靈鷲國國主的一處秘密之地。

數十年來,不少人知道魔衛的恐怖。

殊不知,除了魔衛之外,靈鷲國國主更是組建了一支更為恐怖的隊伍,而且就隱藏在王宮深處的地宮內,一旦出手,絕對不留活口,每一個都經過嚴格的挑選,是真正的死士。

尤其是,百年的培養,在靈鷲國國主龐大資源的輔助下,這些人成長迅速。

五千人,渾身黑袍,最擅長襲殺,宛若一體。

全部金丹期以上,元嬰期的佔據了小半人!

這種隊伍,可以說是真正的王牌中的王牌!

哪怕是葉氏最強戰隊,也才上百名元嬰期高手而已。

而這裡,足足兩千人!

二十倍之差!

他們的存在,就連靈鴻宇文濤都不知道,超級隱瞞。

哪怕是外出訓練,生死磨殺,也都是在無人的妖獸森林之中,造就了一身的殺伐之力。

靈鷲國國主,稱之為神皇衛!

不得不說,靈鷲國國主以前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欒雄,上百年就開始暗暗積蓄力量,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憑藉著這支隊伍,再加上可怕的魔衛,一舉帶領靈鷲國提升到靈鷲帝國,甚至靈鷲皇朝。

只可惜,因為葉焱的出現,將他的一切打算打散了。

魔衛差點被滅,連帶著整個靈鷲國的實力,也瞬間大損。

這支他親手培養的神皇衛,也終於不準備隱藏下去。

要爆發!

就這一支隊伍,他充滿了自信,哪怕是葉氏的戰前戰隊出現,也要甘拜下風,是他最大的依仗和底氣。

哪怕是他正面對抗,也完全不敵。

一旦被圍,也要被殺!

這就是他神皇衛的可怕之處。

此刻,神皇衛出動。

第一戰,就是宇文氏族和靈族。

對於這兩個背叛者,靈鷲國國主充滿了怒火,無處爆發,而今需要徹底釋放。

「傳令,十日後,本王要親率大軍,蕩平華夏帝國!」

無聲無息,靈鷲國國主身後的老僕出現,恭敬躬身行禮應了一聲,隨即悄然間消失。

很快,隱藏在靈鷲國各地,一支支極其隱秘的大軍得到了消息。

這些人,有些隱藏在深山老林之中,有些是以宗派形式存在,有些甚至直接以強盜的身份存在。

這些,實際上都是靈鷲國國主無數年來的心血準備。

他一手創建起來的隱秘大軍,並不被人知道。

而今,要爆發了!

除此外,靈鷲國各地正規大軍也得到了通知,靈鷲國各大氏族,宗門同樣得到徵調。

要一戰!

頓時,整個靈鷲國瘋了,亂了!

無數人聽聞這個消息,駭然不已,尤其是被徵調的各大家族宗派等等,最為懼怕。

葉氏戰隊,帶給了他們可怕的陰影。

根本無人能敵。

原本已然給了一年的緩衝期,八十億的巨額財富都支付了,此刻主動挑起大戰,極為不明智。

然而,靈鷲國國主直接下了死命令。

各大勢力,必須參戰,必須派遣強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