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一個按捺不住,直接一道雷電降了下來。

林凡早有準備,墜星步一晃,他直接避開了那道雷擊。但是,已經力不從心的白虎可就沒有這麼好運了。他明明已經看到了青龍的雷擊,卻已經來不及做出反應了。於是,白虎很悲劇的中了一道自己人的雷電。

白虎身體一顫,連話都來不及說,便直接撲街了。

這一幕,就連玄武都看的有些發愣。還好他的防禦壁一直都在啓動的狀態,要不是這樣的話,自己恐怕也跟着白虎涼涼了。

趁他病,要他命!

林凡心想,直接宰了白虎好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除了四大護法的白虎,怎麼看都覺得讓人熱血沸騰。

“你想幹嘛?”

玄武雖然跟白虎有隙,但這並不意味着,玄武就可以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殺。

有玄武的保護,林凡想要殺死白虎,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啦。林凡知道,想要在今天殺死四大護法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他已經準備撤退了。

再說了,自己來這裏的最主要目標是爲了尋找枯龍骨和神農鼎。枯龍骨已經移植到了洞天福地,而神農鼎也被林凡丟進了洞府之中。再者,就是替黃寶強報仇了。

殺死黃寶強的大長老,也早已經葬身林凡手中。說起來,林凡的確是沒有跟他們糾纏的必要了。

今天跟四大長老的戰鬥,也讓林凡對天域的實力有了一定的判斷。不管怎麼說,林凡今天的行動都算是不虧了。繼續留在這裏,反而會讓自己落入被動。

於是,林凡果斷的撤出了戰鬥,接連發動墜星步之後,躲掉了青龍的視野。這樣的話,青龍就是想操縱雷電,也不可能打得到自己了。

下山之後,林凡不敢有絲毫的停留。因爲他現在也不確定,是否有人追上自己了。開上自己的車子,林凡一路朝松山市中心醫院開來。


可惡啊,這一戰算是將所有的財富值都消耗一空了。看起來,自己還得抓緊時間做任務才行啊。


一邊開車,林凡一邊打開了自己的神豪系統。

之前的懸賞任務,三天無限制消費的任務,已經還差最後五個小時了。也不知道,柳溪最近在公司裏,到底投入了多少錢。除此之外,在林凡升級之後,神祕商店便進入了系統維護狀態。

要知道,林凡能夠一直這麼順風順水,神祕商店可以說是功不可沒啊。現在商店居然維護了,這讓林凡頭疼不已啊。

好在,其他的功能並沒有維護。洞天福地、懸賞任務,還有一個副本系統。

洞天福地、懸賞任務林凡是很熟悉了。但是那個副本系統,自從林凡開通以來,還從來沒有使用過呢。有時間的話,自己一定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一路飆車回到松山市,林凡第一時間來到了醫院。

然而,讓林凡想不到的是,劉奶奶居然轉院了。

“怎麼回事,馬院長。我不是說了嗎,在我沒有到這裏之前,任何人不能動劉奶奶!”

馬善良也很無奈啊, 他已經跟瑞雯雯反覆強調這個事實了。可是瑞雯雯還是堅持,要讓奶奶轉院。

“林凡小友,我的爲人你還不清楚嗎?我怎麼可能出爾反爾呢。實在是,我也無能爲力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善良回答道:“本來一切都很順利的,可是不知道是誰給瑞雯雯打了一通電話。接完電話之後,瑞雯雯臉色大變,之後便要求轉院了。” 瑞雯雯突然要求轉院?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林凡直覺,這其中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啊。

他決定,自己還是趕緊給雯雯打個電話確認一下,看看雯雯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

撥通電話之後,雯雯的語氣顯得相當的冷淡。

“喂,有事嗎?”

“雯雯,你怎麼把奶奶帶走了?我已經找齊瞭解毒的藥材,馬上就可以幫奶奶解毒了。”

瑞雯雯的冷漠的迴應道:“哦,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情會自己解決的。”

“什麼意思?”林凡反問了一句,“雯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的事情我自己解決,就不勞你費心了。另外,我奶奶的事情已經有轉機了,你還是管好自己的凡溪吧。”

說完,瑞雯雯便掛斷了自己的電話。

凡溪?爲什麼會扯到凡溪身上呢?

林凡越想越不明白,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一切可能都存在着某種陰謀。

雖然林凡跟瑞雯雯相處的時間不多,但是他還是很瞭解雯雯的爲人的。她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相信別人的人。但是,一旦她選擇了信任,就不會輕易的懷疑了。

就比如,之前瑞雯雯一直看不慣林凡。但是,當她慢慢接受林凡之後,就已經依賴上林凡了。

不然的話,瑞雯雯也不會在奶奶出事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林凡。

林凡突然想起,當初劉奶奶出事的時候,家裏增加遭遇過闖空門的小偷。當然,現在看來,那個人絕對不單是小偷這麼簡單。

林凡剛想着給柳溪打電話,卻沒有想到柳溪先把電話打過來了。

“怎麼回事,林凡。你是不是跟雯雯鬧彆扭了,爲什麼她要退出我們凡溪,而且還準備將之前的一切權利收回。”

林凡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開了,這明顯從一開始就是個陰謀啊。一個逼得瑞雯雯,不得不妥協的陰謀。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放心吧,我會處理好的。你可千萬不要答應瑞雯雯的請求,明白嗎?”

“這個我自然知道。”柳溪說道:“而且,雯雯這麼做,已經算是違約了。爲了公司大局着想,即便是朋友,她違約我也一樣會追究她的相關責任的。我只是不明白,這對於她來說,到底有什麼好處。”

“一點好處都沒有,但是她可能不得不這麼做了。”


“爲什麼?”

“這個我之後再給你解釋吧。我現在要去找雯雯了,這個丫頭,多半是被人利用了。”

林凡飛快的整理着思緒,他感覺這幾天的事情都快要將他整個人都給搞垮了。接連不斷出現的事情,完全就是在挑戰他的極限嘛。現在想想,還是以前平靜的生活比較讓人安心啊。

目前,跟林凡有仇的企業主要有三個。一個是齊天的齊天集團,一個是上官慧代表的星空集團。當然,還有一個是米國的伽羅集團。

這三個集團,伽羅集團在背後搞鬼的可能性比較小。畢竟,他的勢力在米國,而不是華夏。在華夏,他有自己的代言人,也就是齊天。相比起來,齊天集團搞鬼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重生之超級仙帝 ,雖然跟自己有仇,那也是因爲上官慧的原因。上官慧這個女人可是精明的很,她是不會做出這種自掘墳墓的事情。商場上的陰謀詭計她擅長,但是現實中的勾心鬥角,她就沒有那麼明智了。

之前,齊天還打算用強迫的手段,併購瑞雯雯的雪月。那個時候,還是柳溪出面,跟雯雯以合作的形式,跟凡溪合併,才免卻了這一場無妄之災。這麼一來,最有可能的人,應該就是齊天了。

這個齊天,還真的是會給人制造麻煩。

自從林凡因爲楊子鳴而接觸這個齊天之後,他的日子就沒有一天安靜過。看起來,自己有必要跟齊天好好上上課了。這一次,他要徹底的打疼齊天。不然的話,這種不斷的騷擾還會持續不知多久。

雯雯並沒有回公司,那麼她能夠回去的地方,就只有子陵小區的家了。林凡走出醫院,直接發動了車子,一路狂飆回到了子陵小區。

雯雯並不知道,整個子陵小區都已經是林凡的產業了。所以,她並沒有刻意的躲着保安之類的什麼人。實際上,就算她躲也是不可能躲掉的。別忘記了,子陵小區可是有着各種無孔不入的攝像頭啊。當然,這些攝像頭並沒有嵌入到居民的私生活。人家都是爲了治安,合法且合理的。

林凡將車子開到了小區門口,剛一下車,便看到熟悉的幾個保安正朝着自己走來。

“先生,咱們這裏……啊呀,是林哥啊,不好意思,剛纔有點激動,沒有認出您來。”小保安本來是打算勸說林凡不要在門口停車的,因爲這樣會妨礙到別人。沒有想到,下車的居然是自己的老闆。

“沒關係,你剛纔想說什麼?”

“這個……”小保安面露難色,“咱們小區門口不準停車的。所以……”

“嗯,你做的很對。”林凡將車鑰匙丟給了對方,“幫我這個地方停好吧。我還有事情,就不跟你聊了。

“嗯嗯,林哥放心,我會把車子停好的。”

林凡進入小區之後,徑直來到了物業。此時,物業也全部換上林凡自己的人了。而物業的總經理,就是之前看大門的保安隊長小王。

小王今天剛好在開會,所以也沒有第一時間出來迎接林凡。而物業的人,可不認識林凡是哪位。

“你們這裏誰是負責人,我想調一下小區的監控。”

物業的人擡頭看了一眼林凡,不冷不淡的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說道:“在那裏等會吧。”

林凡看了看空蕩蕩的物業辦公大廳,問道:“現在也沒有人在處理業務,爲什麼要我等會?”

“讓你等你就等,哪裏來的這麼多廢話。”

對方很不客氣的懟了林凡一句,“想看監控還那麼多廢話,真是腦殘。”

林凡心情本來就很不爽,這個小子還敢這麼挑釁林凡,簡直就是作孽啊。 “去把你們經理叫來。”

林凡低沉的嗓音,飽含着難以訴說的憤怒。只不過,在那個物業員工的眼裏,林凡更像是一個張牙舞爪的小丑而已。

對方瞥了林凡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我們經理日理萬機,就你還想見我們經理?真是可笑。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我告訴你,咱們子陵小區可是高檔小區。你要是故意來找茬,我看你是活膩了。”

“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哼哼,你不是想看監控嗎?好啊,那你就先證明一下,你是這裏的業主。把你的房產證還有身份證拿來給我看看。如果沒有的話,就趁早給我滾蛋。”

小員工在應聘的時候,便知道子陵小區的高檔程度了。當初,這裏可是他夢寐以求的天堂啊。他這一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可以在這裏買上一套房子。 我的老公是條蛇 ,就他那點工資,無異於是癡人說夢了。

不過,雖然沒有辦法在這裏買房子,但是能夠在這裏工作,也是極好的。他早就聽說,子陵小區物業員工的福利,甚至比事業單位還要好上很多。所以,只是在這裏工作,對於他來說,也是很驕傲的一件事情了。

在他的眼裏,林凡的穿着更像是一個剛剛從學校畢業的窮屌絲。一般來說,這樣的男人是不可能有資格在子陵小區買房的。要知道,子陵小區的房子,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買得起的。

就因爲自己的勢利眼,小員工註定要因此付出代價了。要知道,林凡可是子陵小區的主人,他擁有子陵小區所有的產權。雖然他已經將子陵小區交給了之前的保安們管理,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就失去了子陵小區的話語權。


本來,林凡是覺得之前的保安們都特別的淳樸,所以他纔會放心將子陵小區交給他們。沒有想到,在子陵小區的物業裏,還是發生了這種讓他憤怒的事情。

當然,這也並不能全怪之前的保安們。要知道,他們本身的學歷有限,想要更好的經營和管理,就必須去招聘新人加入他們。在招聘新人的時候,難免會出現一羣習慣用有色眼鏡看人的傢伙。

“怎麼,拿不出來了吧?”小員工輕蔑的看着林凡,“切,還說自己是這裏的業主呢,連房產證都拿不出來,你好意思說自己是業主?小子,我看你該不會是小偷吧?故意想鑽我們的空子,從監控之中找到合適下手的人家。”

林凡已經沒有耐心跟眼前的小員工繼續糾纏下去了,他現在必須馬上知道劉奶奶和瑞雯雯的情況。他不是沒有想過,直接去瑞雯雯的家裏。他只是在擔心, 馴服高傲巨星總裁 。所以,林凡才會在這裏要求小員工調取監控。

也不知道這個小員工到底是吃錯什麼藥了,死活就是不肯給林凡調取監控,還各種出口傷人。即便是脾氣再好的人,也忍不住要發火了。

林凡一把抓起了小員工的衣領,單手將他從櫃檯裏面提了出來。

“你……你要幹什麼?”

小員工哪裏想到,林凡居然會直接對自己動手。要知道,物業大廳裏,可是有很多新上任的保安。在這種情況下,林凡居然不由分說的動手,這也太彪悍了吧。

“你的廢話太多了,從現在開始,你給我滾出物業,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

“你,你算什麼東西。”小員工一邊掙扎,一邊破口大罵。“我是正兒八經通過應聘進來的,你不過就是個窮屌絲而已,有什麼資格讓我離開。我看,該滾出物業辦公室的,應該是你纔對吧。各位保安大哥啊,你們也看到了,這小子打人啊,你們難道還不動手?”

“咳咳。”這些保安其實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無非就是林凡想要調取監控,而這個新來的業務員不願意給他看就是了。“這位先生,我們子陵小區是高檔小區,還請您不要做出有違您身份的事情。不然的話,我們會很難做的。”

“給他廢話那麼多幹嘛,直接幹他不就完了。怕什麼,出了什麼事我頂着!”

小員工都被林凡給舉過頭頂了,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作死行爲。真不知道,這個傢伙的腦子裏,到底是裝了些什麼。

而這個時候,之前的保安隊長,也就是現在的物業經理小王剛好開完會來到了一樓大廳。

小王一看物業大廳的情況,差點沒嚇得背過氣去。天啊,這得捅了多大的簍子啊。要知道,林凡對於他們的意義,那完全可以說是恩同再造啊。他們一羣人,本來就是生活的底層。若不是託了林凡的福,他們恐怕一輩子都要庸碌下去了。

正是因爲有林凡的幫助,他們纔有了現在的地位,有了對生活更新的期望。眼下這情況,明顯就是有人惹怒了林凡啊。

“林哥,您怎麼來了,這是出什麼事了?”

林凡看了一眼小王,他已經認出來對方的身份了。算了,看在小王的面子上,林凡將小員工一下子丟在了地上。


“王經理,這個不知道哪裏來的野小子,居然想調取咱們小區的監控。我不肯給他調,他居然就動手打人。嗚嗚嗚,疼死我了。”

小王聽着自己員工的話,那叫一個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