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金沙路慢慢在減少,而旁邊的金沙路慢慢在成型……

只是這樣高難度的使用靈魂力,即便是對於墨九狸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不但要控制數量,還要沒有任何偏差的起落,非常的費神……

不過兩個時辰的時間,墨九狸就感覺到魂力有些枯竭了,於是她便停下來休息……

靈魂力來源於靈魂,也可以稱之為精神力!而靈魂力基本都是先天的,後天能夠提升的可能都非常的小,即便是可以提升精神力的藥材或者方法,也是非常罕見的……

而墨九狸的精神力如此強大,正是因為她的靈魂來自異世,不然就算是她也沒有辦法如此肆無忌憚的使用精神力……

看著面前不過少了五分之一的金沙,墨九狸也是有些無語,只能先恢復消耗的精神力再繼續……

不過,她忽然發現,在她的精神力消耗一空的時候,再次恢復的速度好像變快了!這是她第一次如此使用精神力,也是第一次感覺到精神力恢復的速度有所提升……

看著面前的金沙墨九狸的眼睛亮了亮,也許這考驗的好處正是提升精神力吧!沒有再想別的,墨九狸閉上眼睛專心恢復……

而隨著墨九狸闖入第二關考驗之後,陸續也有不少人通過了第一關的考驗,不過他們出了密室之後,是直接來到跟墨九狸一樣的山洞中的……

而他們每個人所得到的獎勵也不同,有的人是丹藥,有的人是武器,有的人是藥材等等……

雪封,風,暗兩位護法獲得的都是一瓶丹藥,雖然沒有名字,但是一看品質還是不錯的……

冷殘淚則獲得了一把武器,那是一柄銀白的軟劍,冷殘淚第一眼就非常喜歡……

而雪顏和心沭兩人獲得卻是藥材,而且還都是沒啥用的藥材,讓兩人的臉色有些不好!雪顏還差了一點,特別是心沭,因為她發現自從進入這黑閣以後,她的天賦能力,竟然無法開啟了……

她原本還是著在這黑閣中,找到墨九狸的下落,將其滅殺!卻沒有想到,事情超出她的意料,最後她只能將這一切歸於黑閣的特殊性,只能想辦法等到出去以後,再誅殺墨九狸……

至於墨九琪從密室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非常狼狽了,天知道她幾乎拆了整個密室,才出來的!可是得到的獎勵,卻只是一個儲物戒,讓墨九琪的臉色難看至極…… 至於墨九琪從密室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非常狼狽了,天知道她幾乎拆了整個密室才出來的!可是得到的獎勵,卻只是一個儲物戒,讓墨九琪的臉色難看至極……

可是當通過第一關的人,看到第二關的考驗時,那臉色可是一個黑字難以形容的!畢竟,能夠像墨九狸那樣使用精神力的人,可是沒有幾個的……

除了雪封,和帝溟寒身邊的幾人外,包括墨九琪,血落和冷殘淚。都只能用最古老的辦法,一顆顆的數,好在第二關並沒有時間限制……

而雪封,雪顏,心沭,和風,暗兩位護法,幾人雖然可以使用精神力,卻不像墨九狸那般強大,最多堅持三炷香就要休息幾個時辰了……

第二關可是徹底難住了一群英雄漢啊!他們寧可去殺人,也不是在這裡數沙子……

花護法覺得自己搞不好,要在這裡數到天荒地老了,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就連雪封一張俊臉上,也是掛著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至於,墨九琪,雪顏和心沭三個女人的臉色,則是一個比一個難看……

墨九狸直接原地休息了十個時辰,才感覺自己的精神力恢復的差不多了,按照這樣的速度計算,她覺得自己差不多需要五天,才能夠通過這一次的考驗……

不過,既然來了她也知道必須通過所有考驗才行,哪怕需要的時間比較久!雖然不知道第一個通過考驗的獎勵是什麼,但是她現在也沒得選擇……

墨九狸按照之前的辦法,繼續開始數數,這一次她堅持了兩個半的時辰,而且墨九狸清楚的感覺到,比起之前,她這一次的操作明顯熟練快速了許多,就連堅持的時間也久了……

這讓墨九狸心情不錯,立即坐下繼續恢復消耗的精神力。又是一天的時間過去,墨九狸再次繼續……

五天後,墨九狸終於將面前的金沙數完了,按照洞壁上面的說明,她在洞壁上一個數量的後面刻下一串數字……

那串數字剛落下,墨九狸的眼前一花,再次睜眼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熟悉的地方,正是之前進入黑閣后,看到的那個廣場,唯一不同的是,在這廣場的對面多出一個階梯,是通向上一層的……

而在墨九狸的手中,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個錦盒!墨九狸想要打開錦盒,卻發現根本打不開,就在墨九狸疑惑之際,耳邊傳來一道聲音:「恭喜你通過第二關的考驗,現在你可以踏入黑閣第二層,迎接第三關的考驗!從第二關之後獲得的獎勵,只有離開黑閣以後才能查看!」

說完,那道飄渺的聲音,再一次消失了……

墨九狸也沒有糾結太久,直接收起錦盒,走上階梯……

順著階梯走上來之後,墨九狸的眼前出現一扇門,推開門進去之後,是一個漆黑的密室!可謂是伸手不見五指,她回頭再看的時候,發現身後的門和走過的階梯,全都不見了,毫無退路……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着他,連我也覺得他活膩了,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說這事…

再看看項羽,破天荒的沒有發怒,而是目光呆滯,聲音驚疑不定的問:“你說什麼?虞姬投胎去了?”

小白開後知後覺,意識到了自己說錯了話,但此時人家詢問,總不能不說吧?他害怕的縮了縮脖子,聲音輕柔道:“等這麼久,肯定早就投胎了,要不你也不會等這麼久都沒有碰到她…”

“不可能的,這不可能的,她怎麼會去投胎?我們說好的要一直在一起…”項羽無法接受小白開說的話,不斷搖頭喃喃自語。

這一刻我真的醉了,這傢伙爲了一個女人居然傻等了這麼久不去投胎,不過我心裏也莫名的對他放下了戒心,這麼癡情的男人,肯定不會是壞人。倒是那個虞姬,我覺得這女人八成是個騙子,就是可憐項羽了。

楊塵和我們目目相覷,集體給了小白開你別說話的眼神。

“將軍,或許虞姬真的投胎去了,你別傷心,我有辦法幫你找到虞姬。”楊塵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麼?”項羽臉色一喜,雙手抓住楊塵雙肩,大喊道:“那你快帶我去找她,快點!”

“別激動,別激動。”郭勇佳上前攔住了項羽,順着楊塵的話說:“將軍咱們先放開人,虞姬的事我們詳細談談。”

項羽鬆開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們:“別將軍將軍的叫,你們幫我找到虞姬,你們就是我項羽的恩人!”

我有些羨慕那個叫虞姬的,真不知道什麼樣的女人,才能讓他這麼着迷,跟剛纔的形象一比,簡直是天差地別!

楊塵很不自然的笑了下,說:“不叫將軍,那我們叫你羽哥吧,虞姬的事呢,比較複雜,畢竟重新投胎以後就會失去之前的記憶,也就說我們就算找到了虞姬,她也八成不認識你,想同路人。”

項羽眉頭一簇,悶聲悶氣道:“我只想看到她,能不能相認或者別的,那是之後的事,你們幫我找到她,這就夠了!”

“羽哥,這就是點子上的事。”楊塵底氣十足的接着道:“我們也有辦法讓她恢復前世記憶,不過這是後話,先幫你找到人。”

項羽神色激動:“對,先找人,找到人再讓她恢復記憶!”

楊塵回頭對我們笑了下,有些難爲情的說:“羽哥,這次找你過來呢,是我們有個死對頭要找我們麻煩,如果你能幫我們解決的話,找虞姬的事…”

本以爲項羽如此癡迷虞姬,幫我們對付個人會隨口答應,可沒想到他居然沉默了,臉色有些掙扎。

“我項羽一生行事光明磊落,頂天立地,絕不幹*擄掠的事,你們如果是受了冤屈,大可以跟我說,但是如果過分的話,我寧願見不到虞姬,也不會幫你們的!”他咬牙片刻後說道。

徐鳳年眼睛一亮,拍手叫好。

“都說項羽項將軍爲人心胸寬廣,今天一見,果真如此。”

小白開也笑嘻嘻的比起了大拇指:“西楚霸王就是西楚霸王,不爲三鬥米而折腰,好樣的。”

楊塵會心一笑:“羽哥你放心,我們不是要你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而是有個人搶了我們的東西,我們要搶回來,這才找你…”

項羽點了點頭,問:“你們這沒有縣衙嗎?這事報官就行,也用不着我出手。”

我差點一頭倒在地上,看來他還以爲現在是他那時候…

楊塵無奈,點起一根菸後爲項羽講解了一下現在的事,項羽一點興趣都沒有,反而拿過他手裏的煙,自己也點起一根。

“這東西不錯啊,抽的渾身暖洋洋的。”他很新奇的擺弄手裏的煙。

徐鳳年拉了拉楊塵,說這樣子能行嗎?我看有點懸啊。楊塵苦笑,讓郭勇佳和小白開把事和項羽交代清楚,和我們走到一邊說:“沒辦法,他是古人,你是一直活下來了,他是時隔千年纔出來一趟,難免會對很多事不明白,我們教教他就行了。再說了,他的本事你們也看到了,萬夫莫當之勇啊,有了他,我相信就算呂布來了,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說着,楊塵看向徐鳳年,說你覺得兩個人要是鬥起來,誰更甚一籌?

徐鳳年楞了下,看了看一遍的項羽說:“半斤八兩吧,兩個人給我的感覺都差不多,不過一個是凶神,一個是殺神。”

楊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有些擔憂的問:“真的要幫他找虞姬嗎?”

“要找,否則他不會平白無故的幫我們。”楊塵仔細想了想:“這一方面我還是有點把握的,可以放心。”

等我們回到他們身邊的時候,小白開正好說:“我們要對付的那個傢伙可能是呂布,羽哥,你有沒有信心幹過他?”

項羽嘴裏叼着煙,噴了兩口疑惑道:“呂布?誰是呂布?”

小白開神色一怔:“你居然連呂布都不知道?”

項羽搖了搖頭:“沒聽說這個人,很厲害嗎?我倒是沒碰見一個能和我一較高下的人。”

“呂布是你之後一百多年的人,你不知道他很正常,他很厲害,可以說是當時的第一猛將,無人能敵,直到現在,歷史上除了羽哥你,還找不出第二個能和他抗衡的人。”楊塵解釋道。

項羽很隨意的點頭:“有點意思,人在哪?我現在就和他比試比試。”

楊塵擺了擺手:“羽哥先別急,我能不能問你個問題?”

“你說。”項羽擡了一下頭。

“呂布聽說是小時候誤入山林之間,碰見了妖魔鬼怪,傳他一身神通,所以才勇猛無比,羽哥你小時候有沒有這樣的經歷?”

“沒有,我都沒練過武功。”項羽搖了搖頭。

小白開驚訝道:“沒練過武功?那你剛纔三拳兩腿把我們全部放倒了?”

“那是反應,還有力氣,上陣殺敵靠的是一股氣,有人擋在你面前就那刀砍過去,你力氣大你就贏了。”項羽很認真的解釋道。

原來項羽打仗就是仗着個子大,力氣多…

“對了,你們什麼時候給我找虞姬?”項羽見我們不說話,主動問道。

“把事辦完就找。”楊塵一臉真誠,又道:“不知道羽哥手裏有沒有虞姬生前的東西,還有她的生辰八字,我要根據這個才能找出她轉世到哪去了。”

項羽眼睛一亮,說我這身盔甲就是她送的,生辰八字我也知道,咱們現在就找她。

見項羽這麼熱情,楊塵不好拒絕,就答應了,脫下盔甲又寫上生辰八字後,楊塵簡單的做了一個法事,然後說:“虞姬現在在湖北,就是荊州那邊。”

“那我現在直接過去,你們這裏有馬嗎?”項羽十分激動。

“這裏是西安,就是你們那會的咸陽,騎馬的話要十來天,不如先搞定我們這的事,再去找虞姬,不差這一天你說是吧羽哥?”

我一看這情況就知道楊塵是在忽悠項羽,他根本就沒找虞姬…

項羽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我們幫了忙找到人,他怎麼說也要表示下,於是說行,先幫你們解決問題,再去找虞姬。

楊塵笑了兩聲,說我們現在就走吧,下了樓上車,行駛走路上,項羽看着四周的小車雙眼發愣,問我們這是什麼東西,咋跑的那麼快。

小白開笑說,這是我們現在的馬,比你們那時候速度快多了,開這個去找虞姬嫂子,只要一天…

項羽十分歡喜的說:“那我們還是先去找虞姬吧…” 這時密室中亮起一道白光,上面寫著幾行字,也正是第三關考驗的規則,看完寫的規則之後,墨九狸唇角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只因這第三關的考驗,對於墨九狸來說非常的簡單!這第三關的考驗是在這漆黑的密室中,放著數百種煉器材料,墨九狸必須在一個時辰內,選出規則中標明的三種材料,而這也同時也是第三關的獎勵……

而那三種材料對墨九狸來說並不難,都是她曾經用過的!於是墨九狸上前一步,眼前出現百個光圈,每一個光圈都只有拳頭大小,裡面放置著一種材料……

墨九狸挑了挑眉,她沒有想到這材料放置的還真是有些意思,而且她也發現,自己只能站在原地,無法再靠近了……

距離面前懸浮的百個光圈差不多有十米的距離,還真是有些難度……

因為光圈太小,距離也不近,哪怕是墨九狸也必須認真對待,看著牆上的沙漏已經開始計時,墨九狸立即認真看向面前的百個光圈。終於在時間還差一點的時候,三道玄氣打出去,射中三個光圈……

三個光圈被射掉之後,直接飛到了墨九狸的手裡。而她面前的環境再次一變,仍舊是一間密室,不過這一次密室中出現了百名黑色的魂體……

墨九狸收起之前第三關的獎勵,這時一道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歡迎來到第四關的考驗,一個時辰內,穿過密室便可以通過考驗,前往黑閣第三層!」

隨著聲音落下后,墨九狸抬眼望去,果然在對面有一個階梯,正是通往第三層的!只是沒有想到這第四關的考驗,竟然是要擊敗這些魂魄……

也不等墨九狸想太多,面前的百名魂魄,就沖向了墨九狸,整齊無比猶如一道黑色的牆壁,擋在墨九狸的面前……

而且,墨九狸坑爹的發現,這個密室計時的不是沙漏,而是密室的棚頂在慢慢的降落,顯然如果自己失敗了,恐怕直接被上面的棚頂壓扁了……

來不及想太多,墨九狸直接跟面前的魂體對戰到一處,她直接將自己的火焰丟了出來,原本以為憑藉小金的實力,足以讓這些魂體灰飛煙滅,卻驚訝的發現,火焰對這些魂體,竟然沒有絲毫用處……

無奈墨九狸只好收回火焰,利用玄氣攻擊,一道天忍射出,幾十個魂體被墨九狸直接打散,墨九狸剛鬆一口氣,發現那些被她打散的魂體再次凝聚起來……

墨九狸的嘴角狠狠的一抽,這些東西竟然不怕火,而且還殺不死!看起來這第四關,還真不那麼容易過啊……

想到這裡,墨九狸只好開始利用各種辦法,斬殺對手,只是多番嘗試下來,都沒有太大的效果,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了,墨九狸的第一次闖關,最終以失敗告終……

「一個時辰后,再次開啟考驗,你有10次闖關機會!」那道飄渺的聲音說完,再次消失……

而剛好落在墨九狸頭上的棚頂,慢慢往上升起,墨九狸知道,等到棚頂完全升上去后,自己便要再次闖關了…… 我敢打賭,在座的每個人都恨不得掐死白開,這傢伙總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好不容易忽悠到項羽幫我們比試,現在倒好,人家要去找虞姬了…

白開意識到了自己說錯了話,尷尬的看了看我們,項羽雖然是古時候的人,但也不是笨蛋,一下子發現了問題,有些不開心的說:“怎麼了,你們好像不樂意?”

楊塵一邊開車一邊看室內鏡觀察着項羽,出聲道:“不是不樂意,而是地點找到了,但是人海茫茫,找虞姬嫂子也不是一兩天的事,談何容易?不如咱們先把手頭上的事解決了,騰出時間後幫你找虞姬。”

項羽也識趣,只是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我用方言嘀咕了一句,說真怕項羽到時候不出力,故意讓咱們輸就慘了。郭勇佳說那不會,這種人對自己的名聲看的比什麼都重,就算不爲我們,也爲對手,不可能粗心大意或者放水。

到了地方,谷醫林早就在那等着了,尤其是他身邊,還站着一個跟項羽差不多高大的巨人,正坐在摩托車上眯着眼睛抽菸,搞笑的是那摩托車在他屁股底下就和玩具似得,隨時都會倒了一樣..。

“這傢伙就是他叫過來的人?看起來好像不是呂布,樣子不太一樣。”徐鳳年鬆了口氣。

郭勇佳輕‘咦’了一聲,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率先走了下去,毫無顧慮的走到那個巨人面前。

兩個人相互對視着,大眼瞪小眼,好半響以後郭勇佳才愣愣開口:“二胖?!”

“郭子?”巨人也呆滯的叫道。

隨即郭勇佳整個人撲了上去,掛在他身上大笑:“哈哈哈,你怎麼在這裏,我們好久沒見了。”

巨人也十分開心,拍了拍郭勇佳嘟囔:“我也很想你,咱們兩差不多十來年沒見面了吧?”

我們一行人站在遠處都愣住了,我問楊塵和白開,這傢伙和你們是老相識嗎?結果小白開搖頭,說不認識,見都沒見過。

郭勇佳跳了下來,用手比了下,驚訝道:“我靠,你小時候就很高了,現在又長個了?”

被郭勇佳稱呼爲二胖的傢伙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天生就高,沒辦法…”

“現在做什麼工作呢?”

“開了個小店面修摩托車。”二胖不好意思笑了笑。

“可以了,找個女人生個娃,這輩子也就過去了。”

“我已經結婚了,孩子都三歲了。”二胖臉色露出一絲自豪和幸福。

郭勇佳錘了他一拳:“看不出來啊,也是當爹的人。”

“那是…”

郭勇佳笑過以後,看了身邊的谷醫林一眼,有些納悶道:“對了,你怎麼在這裏?”

二胖神色一怔,收起笑臉,很是威嚴的說:“我是呂布,來這裏比試的。”隨後好奇的看着郭勇佳:“郭子,你怎麼又跑這裏來了?難道就是你要和我比試?”

“你是呂布?”郭勇佳不可思議的看着他,又扭頭對谷醫林說:“怎麼回事,大師兄你怎麼找了一個活人來比試?”

谷醫林一點也不意外兩個人認識,嘴角微微翹起,奸計得逞的笑道:“他不是鬼,是大活人,呂布轉世後的人,我給他吃了誘惑珠,他恢復了以前的記憶,我也給你們了,真沒想到你們居然沒用,而是找了項羽過來。”

郭勇佳有些無法接受,吞了一樓唾沫說:“你…你這胖子真是呂布?”

二胖眼睛一瞪,目露兇光:“我當然是呂布!”隨即眨巴了兩下眼睛,有些迷茫:“對啊,我是呂布,郭子你怎麼在這?”

郭勇佳面帶怒氣,跳起來拍了他一下頭:“就你這個慫逼還敢說自己是呂布?那老子就是玉皇大帝了!”

二胖頓時勃然大怒,擡起蒲扇大的手就要朝他拍下去,只不過快拍到的時候突然停住了。

“郭子你打我幹嘛?”他很委屈的摸了摸臉。

郭勇佳不知所措,谷醫林笑了聲說:“一世爲人,兩世記憶,誘惑珠有點副作用,他短時間內相當於人格分裂,一會是你認識的二胖,一會是古時候的呂布。”

我恍然大悟,心裏暗中慶幸,還好我當初要吃誘惑珠被楊塵阻止了,要不我恐怕也會變成他這樣人格分裂…

“二胖,咱是哥們吧?你現在還認我這個兄弟,就馬上回去,不要摻合這件事,我是跟你說真的,不是開玩笑。”郭勇佳面色嚴肅道。

二胖臉色憋的通紅,好半天才張嘴弱弱的說:“我也想回去,可我現在是呂布,身體根本不聽使喚…”頓了頓:“再說了,我呂布既然答應人家,就一定要做到,事關名譽,寧死一戰,絕不退縮!”

說到最後,他面色臉毅,兩隻眼睛睜大,炯炯有神,好像真有一股讓人說不出的氣質。

“你答應他?爲什麼答應他?他給你錢了?”郭勇佳納悶不解的問。

“哈哈哈哈…”二胖仰頭大笑:“我呂布是可以被錢收買的嗎?!你太小看我了!”

“那你答應他什麼了?”

“他答應我把一條街店面都給我拿來開修理摩托車。”

“臥槽,說到底那還不是爲了錢?”郭勇佳氣不打一出來。

二胖臉色發紅,明顯很難堪,乾脆不理會郭勇佳,扭頭對谷醫林道:“你沒和我說對手是郭子,你這樣我寧願不要店鋪,這可不算違背諾言!”

“你的對手不是他,是項羽。”谷醫林指了指我們這裏。

項羽嘴裏抽着煙,早就等的不耐煩了,此時大步站了出來,高喊到:“你這個胖子就是呂布?趕緊過來比試,完了我還有事。”

二胖聽了,當即大怒道:“好你個項羽,我敬你是先人,沒想到你如此囂張,過來受死!”

郭勇佳跳起來,又朝他頭上打了一巴掌:“先別吵。”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