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天女的痛快答覆,卻讓噬感覺一陣詫異,這女人怎麼就不知道還價呢?哦,也對,對方乃是古王族天女啊,富得流油,要這麼點,這不是侮辱人么,要少了要少了,噬心中可惜不已。

「只是,還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接下來,兩人都是微微皺眉,顯然心中都帶著隱憂。

「我不相信你!」

噬低頭看著端坐在地上只是比自己挨了一個頭的異族女子,十分認真的說道。

「同感!」


只是,接下來天女的一句話讓噬差點吐血!

「咳咳,還真是一點合作的基礎都沒有啊,我怕你好了之後反悔,你也怕我如果提前拿了你的東西跑掉,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都哪去了?哦對了,你不是人。」

噬搖著頭,語氣中滿是嘆息。

不是人?你才不是人呢?你們全家都不是人?

天女此刻心中一陣激動,差點就控制不住那詛咒的力量,這個傢伙說話還真是氣人啊,雖然自己是異族,卻也知道貌似人族中這句話是罵人的吧。

「這樣吧,我先幫你除去部分詛咒之力,勉強讓你恢復三成的戰力而不受詛咒影響,這也在小爺的可控範圍內,然後咱們一同將這些傢伙給打發了,最後咱們在親兄弟明算賬,如何?」

噬想了想,最後終於確定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道。

「勉強同意!」

天女有些膩歪了,但是想了想之後,三成戰力會威脅不到少年?少年敢這樣做,看來是有所依仗了,如果自己一心想跑的話,也算是有了力氣,當然,如果對方能夠繼續給自己清除部分詛咒,讓自己能夠恢復六成的戰力,起碼在秘境中有了自保之力了,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因此,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天女還是點頭同意了。

「很好,那麼咱們開始吧!」

噬有些興奮起來,手掌一搓,就要下手。

「你幹什麼?」

雖然對方是一個少年,但是看到他此刻猥瑣的小臉,還是不由自主的有些緊張了起來,看著噬的雙手,一副防範的架勢。

「額…當然是要幫你將詛咒除去了,要不然呢?」

噬有些疑惑的看著天女,大眼睛如同一壇泉水,清澈見底,認真的說道。

「…好吧,隨你折騰!」

天女看了少年半響,直到發覺少年真的是對男女之事一竅不通,這才多少放下心來,而後徹底的鬆懈下來。

「詛咒?嘿」

噬嘴角帶著笑,詛咒這種力量自己之前還從來沒有接觸過呢,因為這種東西太過的稀有也太過的詭異了,力量來的莫名其妙,最為恐怖的是,這東西根本就不好清除。

想要將詛咒瓦解,除非找到那種最為純粹,最為正氣的東西,比如說神葯『天罡竹』,以天地最為正氣的天罡之氣清除詛咒,是最為安全可靠的。

當然了,如果種的詛咒不深,也可用其它的蘊含天地正氣的東西,比如說至強的神火或者說天雷之力,也是可以有效的清除的,只是,這樣太過麻煩。

那少年又是要用什麼方法呢?難道他手中有那稀有的神葯天罡竹?

天女,緊閉著雙眼,心中隱隱有些期待,在她看來,少年絕對有能力完全清除自己的詛咒之力,只是,迫於自己的實力太過強大,所以不敢為之。

當然,如果讓天女知道,噬所說的能夠壓制她所種的詛咒,完全是因為他要將這種詭異的力量吞噬掉,恐怕會吃驚的說不出話來吧。

確實,噬此刻就是這麼想的,只要是世間能量,正氣的也好,污穢的也罷,噬還真就來者不拒,百穴齊開,吞噬煉化,又要給自己本源之力凝練一番,融入如此詭異的詛咒之力,恐怕本源之力能夠再次進化吧。

畢竟,詛咒,傳聞能夠布下如此詛咒的,最差也都是神道三境之上的實力,徹底的了解了時間力量以及道的本質后,才能夠觸摸到一絲,這種力量不在於多麼強大,而是在於詭異,難以清除,難纏而已。


而不遠處,華天宇跟天血族的三人看著少年與紫衣,有些拿捏不定主意,如果這少年真的就是力斃神衛的噬,那麼今天恐怕不好收場。

當然,自己這邊也不是神衛那樣的御天境大路貨,最差的一個都能夠跟神衛的統領級人物相抗衡的,自己更是猶有過之,乃是修行路上的奇才,那少年能殺六名神衛,卻不一定能夠對付得了自己。

畢竟,如果自己拼起命來,完全有能力拚掉一整隊的神衛,那可是整整十八名啊,還包括兩名統領級。

「咦?他們好像在說著什麼!」



很快的,華天宇就觀察到,那少年似乎在跟天女兩個人密謀著什麼,而且天女臉上明顯的帶著喜悅,看向自己等人的時候也帶著不懷好意,華天宇此刻心中隱隱感覺有些不太好。

直到,那少年突然身處自己的手掌,朝著天女頭頂的那團黑色詛咒之力涌去之時,華天宇才終於明白,這個傢伙要幹什麼。

「他想為天女清楚詛咒?」

華天宇一聲怪叫,手中一柄淡黃色長劍發出錚錚劍鳴,眼睛都是瞪的很大,這少年難道真的又清除詛咒的能力?如果真的那樣,那麼自己等人面對的下場就只有兩個了。

要麼拚死一戰,忍心折損大部分手下的情況下,將這些人全部斬殺。

要麼現在趕緊轉身,有多遠就跑多遠,盡量躲藏在各大勢力的營地中不要冒頭,否則一旦被那強悍的天女恢復過來,肯定會要上門尋仇的。

雖然華天宇對自己很有自信,但也終究是明白,自己比著這群堪稱是變態般的傢伙還是略有不如的,所以,自己現在就面臨一種抉擇。

「天血族的三位朋友,怎麼辦?戰還是逃?」

華天宇回首,看向那三明面目猙獰且一臉凝重的三明天血族,詢問道。

「他們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跟腳,一旦讓天女逃走恢復過來,恐怕不管是我們自己還是我們身後的勢力,恐怕都將遭受那天鱗王族狂風暴雨般的報復,據我所知,天鱗族乃是一個極為霸道的種族,平日里不喜歡惹是生非,可是如果有人主動招惹了他們,將不死不休的結局。」

三名天血族的高手此刻也是滿臉的苦笑,原本以為計劃一定會成功的,誰知道半路力殺出來一個程咬金。

雖然只是一個少年,但是, 意亂情迷:霸道老公送上門 ,絲毫不留情面,一點顧忌都沒有,在別人看來,這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而且還是一個實力強大的瘋子。

否則,誰人能夠輕易斬殺六名神衛,而且其中四人還是肉身法力雙料御天境修士?

「那還廢話什麼,殺了他們!」

華天宇,眼中綻放有寒光,從方才到現在,第一次認真了起來,滾滾殺意釋放而出,第一個朝著噬的方位撲去。 第二百四十五章真正實力

有些人的生存之道是一路強勢,有些人的生存之道是安逸溫和,還有人的生存之道是機智狡詐,也有人的生存方式便是藏拙!

顯然,一向以狡詐著稱的華府大少爺華天宇,便是其中『藏拙』的代表了!

會藏拙,並不代表著懦弱,而是等待最後的一飛衝天。

一時的激進,一時的輝煌並不是華天宇想要的,他想要的是一世巔峰,俯瞰天下,讓世間臣服。

所以,他最終選擇的兵器,乃是槍,很多人都喜歡用槍,槍被稱之為百兵之王,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便是如此。

但是,又有許多人都不知道華天宇用槍,因為每次這傢伙都是以計謀,亦或者說狡詐詭計多端來取勝,而且莫名其妙的兵器等數不勝數。

就好像,剛開始時,對付『天女』所用的那桿奇異的黑色長槍,那是他陰人的必要法寶之一,只是沒想到天女如此彪悍,連這桿長槍都被奪去了。

華天宇並沒有感覺到氣餒,相反,此刻竟然帶著些興奮,知道自己實力的在這個世間只有少數幾個人,包括自己的至親以及幾個被華天宇列為畢生仇敵的敵人。

其中,當然就包括了柳青雲,只是,那傢伙壓制了華天宇一頭,而且論起家室實力來,都要比華天宇強上了一大截,對此,華天宇雖然也多次陰了柳青雲幾次,但與此同時,也被對方揍的很慘。

除此之外,其他人都知道華天宇乃是華府的天才,其天才的程度僅次於他的大哥華天神,但是,這傢伙實力終究有多長,許多人都不清楚。

但是此刻,等華天宇放開自己的戰力,所有人都清楚了他的強大,所有人也都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同樣是漆黑的長槍,足足有三米長的黑色長槍,戰音隆隆,一步跨出就已經來到了紫衣身前,隨即長槍在手,瞬間刺向了紫衣身前的黑色龜殼。

「咦?寶貝啊!」

華天宇身前並沒有大道來賀的氣息,只是單純的一槍#刺出,瞬間抵在了黑色龜殼上。

『嗡』

黑色的龜殼這次起了反應,上面一條又一條黑色的紋路亮了起來,鉤織成一個大大的古代字體,這是先天紋路,這是天生的字體,代表了某種不同尋常的意義,讓人心中詫異。

字體發光,是一個黑色的『龜』字,帶有至強的防禦,華天宇的簡單一擊,看似不帶有絲毫的煙火氣,但是這卻是最可怕的攻擊,雖然被龜殼擋住了,但依然讓自己嚇出了一身冷汗。

『擋不住!』

紫衣心頭微驚,這種感覺太明顯了,有點返璞歸真的味道,如果再進一步,甚至要達到劍神那樣的層次了。

這就是華天宇的真正實力么?

若不是這枚神奇的龜殼,恐怕自己最多不過十招,就要被華天宇斬殺!紫衣心中驚駭的想到。

「切,別人不知道,還以為小爺也不知道你華天宇么?能跟柳青雲這個號稱宣府第一高手的傢伙戰鬥的,能差到哪去?」

頭號甜妻有點萌 ,但是卻沒有動,只是嘴角發出一聲冷笑,之所以將黑色的龜殼留下,就是為了抵擋這個傢伙的攻擊。

「當然了,也不能讓紫衣姐姐吃虧才是,包子!」

噬小聲的嘟囔了一聲,而後身前光芒一閃,一尊高達一丈多的傀儡突然出現在了紫衣的身邊,它整體都為燦銀色,發出刺目的光芒,所有的大道符文到了傀儡的身前,自動的避讓到一旁。

「傀儡?」

華天宇一擊不成,果斷後撤,而後表情帶著驚異的看著面前的大傢伙,其他原本要上前的眾多修士,也是突然止步。

實在是,這個傀儡帶給大家的視覺衝擊實在太強了,而且其中有一股讓所有人都驚悸的氣息傳來,讓大家都感覺到了危險的味道。

「怎麼可能?難道這是一尊整體為『破道精金』鍛造而成的至強傀儡?」

血煞一聲怪叫,它的這種氣息實在太熟悉了,秘境之中很多大族子弟所用的天道器中幾乎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摻雜了一些『破道精金』進去。

只需要一些摻雜在兵器中,就能夠讓手中的兵器帶有『破道』的氣息,十分難對付。

但是,用『破道精金』去打造這麼一尊傀儡?這已經不是什麼勢力強大與否的因素了,而是要看傳承,看年代,看底蘊,要靠的乃是勢力千萬年來的積累。

這得用上多少的破道精金?而且看那傀儡的樣子,所用的材料絕對是最為純粹精純的金屬。

天啊,這嚇呆了所有人,不說別的,單單這金屬所用的材料價值,就能夠讓許多中型的門派大族傾盡所有,加起來還不一定能湊足這些材料。

「破道精金鑄就的傀儡啊,這得多大的財富,我華府雖然說能夠承受,但是…誰會浪費如此多的材料只為了鑄造一個傀儡?而且,如今的天下,傀儡鑄造之術已經極為落寞,能不能造出還是另一回事呢。」

華天宇也有些獃滯,這簡直就是不可理喻的事情啊,實在太奢侈了。

「不對,這傀儡有缺失,原本應該有三頭六臂,如今卻只剩下了兩頭四臂,而且歲月的氣息十分明顯,應該是古時候傳下的傀儡。」

血玉聲音低沉,身軀都有些發抖,這樣的傀儡如果不是因為缺損,很可能連神道高手都能撲殺,不過,再怎麼樣,材料在這擺著,精純的坡道精金啊,就算是任由自己等人劈砍,又能如何?

「這傀儡我要了!」


不同於別人,華天宇越看,卻越感覺興奮起來,這尊傀儡本身價值實在是太高了,如果能夠將其收為己用,而後花費巨大代價讓族中高手想辦法將傀儡修復,恐怕這就是相當於一尊神道高手的存在。

而且,這還是一尊不怕痛不怕打的神道高手。

如今的天下,神道便已經是這個世界的終極力量,如果有這麼一尊強大的打手,天下之大哪裡不能去得?

「唯一得缺點就是殘缺得太厲害,缺失了三分之一還要多一點,而且還被人煉化了,那就只有殺人奪寶了,嘿嘿,噬?或許殺了你不止能夠得到這尊傀儡,還可以將你的人頭拿去羽化仙門領賞呢。」

華天宇手中長槍斜指著噬,哈哈大笑了起來,就好像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是他的囊中物了一樣。

「不知所謂,想要我的人頭?只要你有本事,儘管來取!」

噬撇嘴,根本就懶得理他,身軀百穴齊開,手掌中如同出現了一口小型的黑洞,極為的隱蔽,手扶在天女腦後,開始吸納詭異的詛咒之力。

「哼,小傢伙還挺有個性,讓你看看本少爺的絕世戰力。」

華天宇意氣風發,決定不再給那少年時間,手中長槍發出刺耳的爆鳴聲,瞬間如同一道驚鴻,飛射而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