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古答應一聲,立刻將案頭整整一摞獸皮卷展開,一頁頁翻閱起來。不時有一兩張獸皮卷,被他挑選出來,呈給許陽。

許陽凝神細看,這些挑揀出來的情報,都是某某冥族高等族人,在某地居住的訊息,只不過這些訊息,已經是半個月之前的情報了。

「主人,只能確定五名冥族重要人物的居所,尤其是這一個冥太虛,竟然是冥族大長老冥霧的嫡親孫輩!他的地位,幾乎比我還高,身邊竟然有一個世尊二劫的強者看護,不好下手啊。」

靳古已經領悟了許陽的意思。許陽尋找冥族重要成員的情報,當然是故技重施,打著暗殺冥族重要人員,栽贓嫁禍給御獸族的主意。

「冥太虛?他本身的實力,是什麼境界?」許陽問道。

「根據情報顯示,在半個月前,他處於換皮境,現在應該還在那一境界。」靳古猜測道。

「會不會情報有假?這麼一位重要成員,在三換境界的關鍵時刻,居然不留在族群秘境之中修鍊,反而要來到危險的車遲國前線?」許陽懷疑道。

「這……屬下不知,」這麼一說,靳古也覺得其中恐怕有貓膩,「不過,世尊二劫的護衛啊,這可做不得假!就算他不是冥族大長老的孫輩,也肯定是個大有背景的人。」

許陽點頭:「好。」他將冥太虛的情報捲軸抽出,放在儲物戒之中收好。

「主人……您真的打算去殺冥太虛?他的身邊,可是有世尊二劫的長老保護,以您現在的力量,恐怕不是二劫世尊的對手吧?」靳古說道。

「是,我的確無法戰勝二劫世尊,不過我這一次的目標,不是殺死這個二劫世尊,而是在他的保護之下,殺死一個換皮境的冥太虛!這對我而言……不算太難。」許陽淡淡說道。

靳古苦笑說道:「這恐怕也沒有多大區別了……主人,需要我和你一起行動么?」

許陽搖頭,雖然靳古有著無敵玄皇的實力,但在這種層級的戰鬥中,幫不上什麼忙,許陽反而需要分心保護,得不償失。

「靳古,給我安排一個外派的差事,我需要有一個不在車遲國的證明。」許陽說道。

「嗯,這個好辦,」靳古說道,「黑羽國本來就是我的轄地,現在我的屬下全部都在車遲國,黑羽國沒有主事之人,有些不妥。我會發出命令,任命主人前往黑羽國,全權掌管黑羽國的大小事務。」

許陽點頭,同時說道:「另外,派幾個人跟著我。到時候,他們就是我不在車遲國的證明人。」

靳古略一思索,道:「如果派遣我的部屬,恐怕做出的證據不足以採信。這樣,我派出幾個親衛隊成員跟著主人如何?只不過,他們都是玄皇巔峰的實力,想要神不知鬼不曉地離開他們的保護,去擊殺冥太虛,有些難了點。」

「無妨!」許陽胸有成竹地道,「你近期親自走一趟,確認一下冥太虛的住所。半個月時間過去了,情報也許有誤,萬一我撲了個空,容易打草驚蛇。」(未完待續。。)

ps:第五更到,謝謝大家!請求大家繼續支持小亞,拜謝! 翌日,靳古召集部眾,宣布了來自族主的命令,全體御獸族玄軍,收縮防禦,並命令所有的情報人員潛伏下來,暫時不採取任何刺激冥族的行動。

在明面上,靳古對於御獸族族主靳震霆的命令,完全不打折扣地實行。

在宣布完畢之後,靳古又發布了第二條命令,派遣靳陽統領,前往黑羽國,接管黑羽國的大小事務。

這道命令出來,頓時讓靳狼等人有些愕然。現在靳古正是權勢熏天的時候,跟在他身邊,才能得到最大的修鍊資源。派遣到黑羽國,這無形中有一種發配的味道。

不過他們看著許陽平靜的臉色,以及靳古嚴肅的表情,只能將疑惑的話語悶在肚子里。


「是不是靳陽統領在之前對付靳羅的時候,出手太過狠辣,才讓靳古大統領將其遠遠逐走,免得靳羅那一脈的報復牽連到自己?」一名御獸族人悄悄傳音,詢問靳狼總管。

「難說……」靳狼搖頭說道,在此時,靳古卻又說話了:「靳陽統領此去黑羽國,手下沒有得力之人幫助,便會孤掌難鳴。靳陽統領,你在我的親衛隊中,挑選幾個人作為你的隨從,幫你管理黑羽國的事務如何?」

許陽平靜拱手:「多謝大統領的厚愛。」他在靳古的親衛之中,隨意挑選了兩個巔峰玄皇,然後一言不發地退下。

「看來不是你想的那樣,靳古大統領對靳陽統領,依舊是頗為信重。現在應該只是讓他去避避風頭,免得靳羅一脈中的高手找上門。」靳狼低聲傳音,回復剛剛那個御獸族人的問題。

不管眾人怎麼想,他們都無法猜出許陽和靳古的謀划。到底是什麼樣子。

***

許陽挑選的兩名親衛,一個叫做靳典,一個叫靳炆,都是中等族人。他們本就對許陽下等族人的身份有著一絲蔑視,現在更要脫離如日中天的靳古,來侍奉這個沒有前途的下等族人。這種落差,更是讓靳典和靳炆兩人暗暗怨怒。

許陽也不管他們的反應,在收拾停當之後,也不招呼兩人,當先飛遁而去。 隱婚溺愛︰Boss大人,輕點撩 ,但礙於靳古的命令,不得不跟著許陽的遁光飛行。

許陽稍稍放慢了速度,不然的話。靳典與靳炆都不可能追上。

「靳典,你說咱們怎麼這麼倒霉?本來是靳泰隆長老直屬親隨,地位雖然不高,但也沒有人敢小覷。現在倒好,成了靳古那小子的親衛還不算,現在又要侍奉一個下等族人!真是可惡至極。」靳炆說道。

「如果做靳古大統領的親衛,那還算一個不錯的結果,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靳古大統領遲早晉入世尊,前途無量。到時候少不了你我的好處。可追隨這麼一個下等族人,那就沒有一絲希望了。」靳典回應。

兩人並沒有壓低聲音,一言一語,都清晰地傳入了許陽的耳中。

一聲呼嘯,前方的遁光停下散開,許陽擋在兩人面前。面色冷肅。

靳典等兩人本來在全力飛馳,誰料想許陽說停就停,急忙頓住身形,在空中滑了數十丈,這才堪堪沒有撞到許陽。

本來就有著火氣的靳典。當即喝罵一聲:「你是怎麼回事?」


許陽平靜說道:「你們兩個是不是覺得,跟著我很沒有前途?」

靳炆與靳典對視一眼,隨即道:「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么?別看你已經是無敵玄皇,可作為下等族人,上頭根本沒有人照應,族群的資源根本到不了你的手上!這輩子想要修成世尊,簡直是痴心妄想。就連我兩人的機會,也比你大一些。」

靳典幫腔道:「不錯,像你這樣自以為是的下等族人,我們見得多了,還不是在玄皇境界終老一生?奉勸你一句,等到了黑羽國,別端著架子吆五喝六!我們兩個地位比你高,說起來該當你侍候我們才對。」

「呵呵……」許陽冷冷一笑,「你們兩個若非還有點用處,我當場就會拍死你們,落個眼前清凈!靳羅那等囂張,還不是被我廢掉了渾身經脈?別以為本統領不敢殺人!」

靳典兩人一個激靈,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個青年,有著高出他們一個境界的實力,而且出手狠辣,不是好惹的。

看到靳典兩人低下頭,不敢吭聲,許陽方才舒緩了語氣說道:「誰說跟隨我,就沒有前途?告訴你們,靳古大統領與我乃是過命交情,他晉入世尊之後,所享有的資源,我也一樣不會缺少!你們看好了!」

許陽儲物戒中,陡然翻出一顆小小的紅色球體,其中蘊含著強大的生命能量。

靳典和靳炆眼珠圓睜!半晌之後,靳典方才結結巴巴地說道:「這……難道是世尊血髓?」

世尊血髓,僅僅一顆,就讓換血境大成的靳元,願意捨棄安逸的修鍊環境,聽憑靳泰王的差遣!它在御獸族之中,算得上極為有名的修鍊至寶,可以讓半步世尊境界的修玄者,更進一步,省去很長時間的苦修。

僅從這一顆世尊血髓上,便能看出靳古與靳陽的交情莫逆,簡直比親兄弟還要緊密得多!

靳典和靳炆看得極為眼熱,如果不是顧忌許陽的實力,甚至有可能出手搶奪。畢竟,這麼一顆修鍊至寶,對於御獸族人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哼!」許陽世尊級的心神力量瘋狂湧出,猶如浩瀚不可測度的大海,將靳典與靳炆捲入其中!他冷喝道:「給我清醒一點!」

這一聲斷喝猶如暮鼓晨鐘,讓靳典、靳炆瞬間清醒。他們渾身冷汗,剛剛許陽那龐大磅礴的心神力量,讓他們惕懼不已。

「你們現在可明白了?跟隨我,好處享之不盡,未必比跟隨靳古大統領差到哪裡去。」許陽淡淡說道。

靳典和靳炆徹底服氣了,許陽恩威並施,已經將他們治的服服帖帖,再也不敢有絲毫異樣心思。(未完待續。。) 黑羽國,黑石塔。

「這裡就是靳古大統領構建出的修行寶地?」靳典與靳炆跟隨許陽走入黑石塔中,感受著其中濃郁的玄氣,不由嘖嘖稱奇,「靳古大統領果真是非常之人,竟然有魄力建造這麼好的修鍊地,幾乎比得上御獸族秘境的玄氣濃度了。」

許陽當先而行,淡淡說道:「此處的玄石,都是從黑羽國各大世家之中擄掠而來,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玄石之中蘊含的能量也漸漸消失殆盡。估計在一個月內,黑石塔就會因為玄石能量耗盡而恢復原樣,修鍊作用也會銳減到現在的十分之一。」

靳典和靳炆對視一眼,均是聳肩苦笑。

「原本第七層,是我和靳古大統領的修鍊之所。其他六層,都分佈著靳古的屬下。可現在,他們已經離開了黑羽國。所以,這餘下六層,你們自由分配,隨便在哪裡修鍊都可以。」

許陽說到這裡,頓了頓,嚴肅道:「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只要在你們能夠解決的範圍之內,就不要過來煩我,也不要讓不相干的人進來,打擾我的修鍊!聽到了沒有?」

世尊級的心神威壓涌動,震懾得兩大巔峰玄皇不敢有絲毫異動,只能點頭稱是。

許陽踏上黑石塔第七層,揮手之間,將樓梯口以玄力封印起來。被隔絕在第七層之外的靳典、靳炆,面面相覷。

「靳陽統領實力強悍,但是脾氣也古怪得很,我們還是不要得罪他的好。」

「說的是……這第六層中,玄氣頗為濃郁,就在此處閉關修鍊吧。不過,還得留心觀察。免得真有人誤闖黑石塔,驚擾了靳陽統領,害的我們也被訓斥。」

兩人短暫的交談之後,便各自尋了第六層的一間靜室修鍊。他們各自分出一道化身,在黑石塔的第六層樓梯口鎮守,以免閑雜人等闖入其中。

黑石塔第七層中。許陽透過封印光膜,看到了第六層發生的這一幕,微微點頭。這兩個人還算是比較上路,知道把守住樓梯口。如果他們不管不顧,一門心思地鑽到靜室中修鍊,那就起不到證人的作用了,許陽必然會下樓,再將他們訓斥一番。


「好,萬事俱備。可以行動了!」許陽雙手互相勾連,強大的心神力量作用下,一道道透明的心神刻印陣符從眉心之中飛出,落在靜室四壁之上!很快,一個構築嚴密的隱匿陣法生成,這座陣法的作用,是隔絕一切玄力波動。

緊接著,許陽取出了破天神梭。玄力輸入之下,將破天神梭放大到一丈長短。堪堪容納一人進入。他鑽入破天神梭之內,很快神梭涌動著濃烈的金光,將靜室內部的空間,劃開了一道漆黑的裂縫,鑽入其中!

在許陽特意布置的隱匿陣法掩護之下,第六層的靳典、靳炆毫無知覺。他們還以為,許陽仍在第七層中,刻苦修行。

***

車遲城北方萬里,有一座細柳城,是車遲國另一座繁華大城。現在。這座城池已經被冥族佔據,雲集著大量的冥族精銳。

在細柳城的正北,有一座頗為豪華的莊園。

莊園後院,一間花廳之內,兩個身穿黑袍的冥族之人,相對而坐。


「現在御獸族也收斂了攻勢,據說還有意派遣使節與我族交流!」其中一個相貌陰柔的青年,緩緩說道,「冥敖長老,難道說我族真的要和御獸族和談嗎?冥尉世尊、冥鉞世尊的仇,可還沒有報啊。」

坐在青年對面的,是一個孔武有力的壯漢,他那粗壯的軀體之中,蘊藏著崩山碎石的恐怖力量,僅僅是盤膝而坐,給人的感覺卻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嶽。他就是二劫世尊冥敖,那相貌陰柔的青年,便是冥族大長老冥霧的嫡孫,冥太虛!

「太虛,你不用擔心!」冥敖世尊冷笑道,「御獸族占足了便宜,就想和談,哪有這樣的美事?我族如今收縮防禦,不過是麻痹御獸族的注意力而已。」

冥太虛點頭,隨即道:「御獸族尋找所謂的『千年古屍』,不知可有眉目?」

「哼,他們以為,我們冥族要找的只是一頭千年屍王,所以搜索力度很小,能找到就怪了!」冥敖笑道,「他們哪裡知道,我們要找的根本就不是千年古屍,而是一頭存在了十萬年以上的絕代屍王,聖人古屍!」

冥太虛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之色,當初放出千年古屍這一煙霧彈,就是他的主意。

「太虛,這次族群對你寄予厚望,你才是唯一一個,能溝通聖器攝魂鈴的人,聖人古屍的主人,非你莫屬!」冥敖道,「只要能成功捕獲這頭聖人古屍,你在族群中的地位,就會大大攀升!」

冥太虛好奇說道:「冥敖世尊,有一點我不太明白。我族中秘藏的煉屍之中,世尊古屍有很多,也不乏聖人古屍,為何族中對於車遲國的這具聖屍,這麼上心?」

冥敖世尊道:「我族秘藏的煉屍,因為被封印太久,早就喪失了『屍氣』,成了真正的『死屍』,想要催動的話,非常麻煩。而且即便催動,也無法充分發揮其戰鬥力!車遲國的這具聖人古屍就不同了,它擁有珍貴的聖人屍氣,是一具『活屍』!可以用作活化我冥族秘境藏屍的引子。」

冥太虛點頭,隨即問道:「這麼說來,如果無法捕捉到這具聖人活屍,我們冥族的最大底牌之一——煉屍,就無法發揮作用了。」他眼珠轉動,慢慢衡量自己對於族群的價值。

冥族的聖器攝魂鈴,是一件捕獲屍體的至寶,但這件至寶自行擇主,許多冥族強者都沒有得到它的垂青,而換皮境的冥太虛,卻得到了攝魂鈴的認可!所以,冥太虛才被帶到了瀛洲戰場,還由二劫世尊貼身護衛,待遇極高。

冥敖搖頭說道:「這倒也不是。即便沒有聖人活屍的『屍氣』滋潤,通過某些秘法,我族還是可以催動那些煉屍的。不過,戰鬥力就要打個折扣了,而且只能催動世尊級的煉屍,三具聖人煉屍無法動用。」(未完待續。。) 冥太虛心中盤算了一番,這麼說來,他對於族群的重要性還是很高的。

冥敖世尊粗中有細,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呵呵笑道:「太虛,你不必多想。只要捕獲了聖人活屍,你就擁有了一頭戰力極強的煉屍,地位不說比肩大長老,至少會超過大部分世尊,連我都在你之下。而且,汲取它的聖屍之氣淬鍊自身,你的修為也會有很大提高,甚至有可能跨越換血境,直達換骨層次!」

冥太虛不由得呼吸有些粗重,不過瞬間就平復下來,強忍住內心的激動道:「冥敖長老說的哪裡話,就算我捕獲了聖屍,也會記住你對我的照拂。什麼在你之上的話,千萬休提。」

冥敖哈哈一笑,以他世尊的心境,冥太虛那內心激動、外表平靜的模樣,自然是一清二楚。

就在這時,一個冥族侍衛進入花廳之中。

「稟報冥敖長老、太虛公子!在黑谷一帶,搜索隊探測到了聖屍的氣息!」

冥太虛「騰」的一聲站了起來,臉上驚喜交加:「好,趕快調集人手,前去捕捉!」

「等等!」冥敖世尊對那個侍衛問道:「冥圖,還有誰知道聖屍的消息?」

冥圖道:「除了屬下之外,就只剩下仍處於黑谷的搜索隊了。」

「嗯,我明白了。你退下吧,這件事務必保密,誰都不準透露,」冥敖世尊下了命令,隨即屏退冥圖,轉向冥太虛:「太虛,這件事不宜太過張揚,族中眼紅你這次機會的大有人在!依我看,還是你我兩人單獨前去為好!」

冥太虛也是一時激動。聽到冥敖的建議,這才恍然點頭:「冥敖長老說的極對!這事的確要保密,萬一走漏的風聲,就會平添變數。」


當下,冥太虛與冥敖兩人,潛蹤隱跡。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出了細柳城,一路向南方的黑谷趕去!

***

兩日之後,細柳城上空,出現了一個藍衫青年的身影。他就是接到了靳古的傳音之後,趕來細柳城,想要暗殺冥太虛的許陽!

之所以將冥太虛作為五個目標之中的第一個,是因為他的地位最高,能夠誘發的冥族仇恨最深重!如果先殺其他人。冥太虛得到了消息,很可能躲藏起來,那時候去哪裡找他?

「冥族之人都是一身黑袍,我倒是需要變裝一番,否則太過引人注目。」許陽在半空雲霧遮掩之中,除去外衣,換上了一身寬大的黑袍。

冥族除了擁有身化黑霧的能力之外,與人族在形貌上並無太大區別。而且。冥族之人不像御獸族有族文在眉心,一眼就能看出和人族的不同。許陽偽裝冥族之人。只要不出手,就沒有破綻。

光玄力覆蓋體表,輕微折射光線,許陽的身影頓時隱匿下來,悄悄降落在細柳城中,一個無人空巷之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