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易皺起眉頭,是什麼高手能夠隱藏在這麼猛烈的火焰之中,而且還能對自己造成偷襲。

更為重要的是,這個人也是玩火的高手,韓易現在不禁真的很好奇天機閣了。

韓易以為這是天機閣的高手在這裡等待的,原本韓易以為他們布置下這個陷阱之後就全部離開了,誰能想到,他們還是留下了高手隱藏,或許要等待的就是自己這樣的能夠輕易進入陣法之中的。

這天機閣算計的真是厲害啊!

而且,現在這些人類聯軍恐怕都已經聯合在一起了,不然這裡也不可能擁有焚天炎焱火,肯定是天機閣與仰蘇堂聯手了。

韓易很無奈,自己這一次恐怕遇到對手了。

這個人玩火的能力根本不輸於自己。

轟!轟!轟!

韓易再次受到了攻擊,不過他在第一時間祭出了易鼎,這個人的攻擊直接轟在了易鼎之上。

瞬間,韓易再次敗退,即使有易鼎的阻隔,韓易也受到了衝擊。

不過,韓易藉助著這股力量,直接向著火焰的中心奔去。

瞬間,那個神秘人也跟著韓易直奔火焰的中心,而且他的速度甚至都要比韓易快很多。

這足以說明,這個人玩火的程度要比韓易還要迅速。

韓易皺起眉頭,哪裡出來的這樣一個神秘人,竟然比自己還要厲害。

韓易快速的奔向了火焰的中心,雖然後面追趕的很兇,但韓易還是先行一步來到了火焰的中心。

火焰的中心最為弱勢,就像是一個真空一般的存在。

這裡雖然也有火焰,但是濃度顯然沒有外面那麼濃郁。

而且,此時的真空之中竟然飄蕩著好幾面天魔令旗。

是的,這裡竟然有數不清的天魔令旗,眼花繚亂,韓易根本就分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天魔令旗,因為這些天魔令旗一直都在移動,根本就無法分辨出來到底在什麼位置。

「這是天魔令旗嗎?」韓易凝視著這些飄蕩的天魔令旗。

可是,這些天魔令旗一點氣息都沒有傳遞給韓易,韓易甚至都感覺不到這是天魔令旗的存在。

可是,無論是樣子還是他們操控陣法的能力,都與天魔令旗無異啊!

韓易驚訝的看著這個神秘的中心地帶。

瞬間,那個神秘人再次攻擊上來。

轟!轟!轟!

韓易終於發現了這個神秘人的真面目了。

無數的火焰纏繞著這個神秘人,韓易根本看不清楚這個人的真面目。

但是,就在這一刻,韓易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你是焚炎!?」韓易突然指著對方說道。

焚天炎焱火跟在自己身邊那麼多年,自己怎麼可能分辨不出他的氣息呢!

這個人分明就是焚天炎焱火的化身——焚炎。

此時,韓易非常激動的看著焚炎,但是焚炎卻無動於衷。

「你是什麼人?你不是獸族的人?為何要破壞大陣?」焚炎冰冷的說道。

「我沒有破壞大陣!我是來營救人類的!」韓易當即說道。

韓易當然也不是傻子,他突然發現,面前的這個焚炎,好像並不認識自己,顯然是應該被人封住了記憶。

不過,這根本難不倒韓易,記憶牽扯到靈魂,但凡與靈魂有關係的,韓易都不會認為是什麼難事。

韓易笑著,整個人帶著一種非常難得的自信。

只是沒想到,焚炎竟然都不認識自己了。

「你來營救人類的?那我告訴你,你可以走了,人類並不在這裡,這裡只是針對獸族的一個陷阱。」焚炎也並沒有欺騙韓易。

「但是,為什麼要把你留下來呢?你難道不知道留下來或許就會死嗎?」韓易突然嚴肅的說道。

這才是問題的關鍵,焚炎留了下來,一旦真的爆裂了,勢必會發生難以預料的事情,說不定真的會導致焚炎的死亡。

其實,焚炎留下來的時候就沒有想過會活著出去。

「我已經盡全力了,至於結果是什麼樣子,我不在乎。」焚炎緩緩的說道。

韓易點點頭,焚炎還是那麼不喜歡說話,但是顯然比以前變得更加成熟了。

「你說的倒好,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這些人留你在這裡就是為了讓你送死的。你完全可以布置完畢就可以離開,但卻依然留在這裡,我相信不是你自己要留下來的吧?」韓易笑著說道。

「這個…..」焚炎一楞。

他確實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情,但是被韓易這樣一說,整個人或許有那麼一絲呆愣。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一定是你們仰蘇堂的高層讓你留下來吧?」韓易笑著說道。

「是的。」焚炎點點頭。

他也對韓易感覺沒有什麼敵意,而且很親切。

「我就知道,他們一定是嫉妒你。」韓易點點頭。

「你好像認識我?」焚炎有些疑惑的看著韓易。

「當然了,我當然認識你,咱們還是最好的朋友。」韓易笑著說道。

「嗯?」焚炎皺起眉頭。

此時,焚炎的真身也顯現出來了,果然是那個自己熟悉的焚炎,一點都沒有變化,只是身上的氣質發生了一些變化。

「是的,你現在或許是失去了一段記憶,但是你是不是覺得咱們之間很熟悉?」韓易笑著說道。

「是的!咱們確實很熟悉。」焚炎認真的點點頭。

「這就對了!咱們之間從你誕生的時候就開始相處了,所以你與我之間的聯繫非常密切,只是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讓你忘了我,然後去了仰蘇堂。」韓易無奈的說道。

「可是我現在是超然閣的人!」焚炎非常嚴肅的說道。 韓易一愣,這焚炎怎麼成了超然閣的人了?

「是嗎?難道是我的消息錯誤了?」韓易不解的看著焚炎。

「我不知道,但是你應該沒有欺騙我吧?」焚炎非常認真的說道。

「當然沒有了,不過你怎麼會來到戰場上,就算你在超然閣之中,你也應該被超然閣主當作是天才來對待啊?」韓易好奇的看著焚炎。

「我是來歷練的!閣主說我需要更多的戰鬥來增加戰鬥驚訝!」焚炎緩緩的說道。

「也對!但是你們的同門讓你在這裡冒著生命危險殿後,著實是在讓你送死。」韓易無奈的說道。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域。」焚炎倒是看得很開。

轟!

整個陣法之中有了一些震蕩。

「好像是他們開始轟擊大陣了。」韓易無奈的看著周圍。

「是的!他們已經開始了。」焚炎點點頭。

「所以呢?你要怎麼做呢?」韓易好奇的看著焚炎。

「我誓與陣法共存亡!」焚炎激動的說道。

「迂腐!怎麼能這樣!!!」韓易搖著頭。

「那我該怎麼做?」焚炎好奇的說道。

「當然是保住自己的命才重要啊!」韓易笑著說道。

「保住自己的命?你讓我逃走?」焚炎有些驚訝的看著韓易問道。

「當然了!你一定要離開!他們讓你留下來就是送死的,但我作為你最好的朋友,自然不能讓你送死,所以我才要保住你的性命!」韓易激動的說道。

「可是……」焚炎有些為難。

「所以,你聽我的,一定要選擇離開,我會以後的日子裡,和你並肩作戰!」韓易急切的說道。

既然已經找到了焚炎,韓易就不準備與焚炎分開了。

「可是,我是超然閣的人,我不能隨便離開超然閣。」焚炎搖著頭。

他確實對韓易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可是他卻對韓易有些熟悉,甚至是親近感,所以他才沒有主動對韓易下殺手。

就算是剛才對他偷襲,也沒有拼盡全力。

「咱們之間的關係,或許等你的記憶恢復之後你就明白了,你只要記住一句話,我永遠都不會害你!」韓易激動的說道。

「我相信你。」焚炎點點頭。

「好!既然如此,你在外面守候,給我一點時間,我將這些天魔令旗取走。」韓易點頭說道。

「不行!」焚炎當即阻攔道。

「嗯?為什麼不行?」韓易好奇的看著焚炎。

「天魔令旗乃是為了穩固這座陣法的根基,你要是將天魔令旗給取走,這座陣法就失去意義了。」焚炎認真的說道。

「你就放心吧!我是故意將這座陣法破壞的!你應該知道,要是被外面的人轟擊開來,這些天魔令旗也不會留下啊!」韓易解釋道。

「可是,還不行,這些天魔令旗又不是真的,你要了做什麼?」焚炎還是阻止道。

「什麼?不是真的?」韓易一愣。

「是的,這一百零八面天魔令旗根本不是真的,這些只是天機閣仿造的而已,我聽他們說過了。」焚炎搖著頭說道。

「仿造的?」韓易一愣。

「是的!仿造出來的天魔令旗,一共一百零八面。」焚炎非常認真的回答道。

「仿造一百零八面天魔令旗?我怎麼就沒想到呢!」韓易突然激動的手舞足蹈起來。

「什麼意思?」焚炎突然不明白韓易是為什麼如此手舞足蹈。

「沒事,只是感覺興奮而已,我要將這一百零八面天魔令旗全部收取,這樣我就可以好好研究研究了!」韓易激動的說道。

「你還是要收取嗎?」焚炎無奈的說道。

「當然了!其實我也可以仿造一些天魔令旗,但是這些材料其實很珍貴,我或許還不能完成仿造。」韓易思量了一番說道。

「嗯?」焚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所以,我要收取好好研究研究。」韓易笑著說道。

「但是,那陣法該怎麼辦?」焚炎突然想起來問道。

「很簡單,現在陣法已經保不住了,咱們將天魔令旗收取,然後大陣自然不攻自破,這些人自然會損失很大。」韓易笑著說道。

「好!聽你的。」焚炎點點頭。

他好像也明白了韓易所說的意思。

韓易微微一笑,頓時,韓易再次祭出一面天魔令旗。

頓時,其他的天魔令旗就好像是發瘋了一樣向著這面天魔令旗奔來。

緊接著,陣法開始破碎了。

因為獸族的至仙高手出手了,也正好是韓易收取天魔令旗的時候。

這可是一百零八面天魔令旗啊!

韓易想想都興奮起來。

天機閣重新仿造這一百零八面天魔令旗也一定耗費了很大的心血,甚至那些法寶材料不計其數,甚至韓易都堅信,即便是仿造,天機閣也一定不可能仿造太多。

這一次他們來到了戰場,這套天魔令旗的仿製品可謂是他們最強大的倚仗了。

這一次天機閣創造出這個障眼法,或許也是破釜沉舟了,一旦這一次成功,他們或許才有機會殺出重圍,獲得新生。

韓易現在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天機閣高手願意將這些天魔令旗的仿製品放在這裡。

或許是因為仿製品的天魔令旗只要見到真正的天魔令旗,那一定會臣服與膜拜。

所以韓易才會這麼從容的吸引天魔令旗。

現在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為什麼這個人能夠控制這些仿造的天魔令旗?其中一個最關鍵的問題,這個人手中一定有至少一面天魔令旗。

即使他離開了,這些天魔令旗也會被自己控制,只要自己重新出現,這些仿造的天魔令旗一定會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

所以,他們才這麼放心的將這些仿造的天魔令旗留在這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