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雞飛狗跳,一片混亂……

「還敢跑?」為首的黑衣人有些憤怒,對著身邊的人說道,「圍上去,今天一定要抓到他,不然讓他回到王城就沒有機會了。」

眾人聞言,齊齊應聲,說道,「是。」

「快跑啊。」看著珈藍和鳳凰炎的悠閑模樣,百里蕭有些著急。

「他們要抓的不是我們。」珈藍看著百里蕭,笑的那叫一個春光燦爛。

看著珈藍的笑容,百里蕭突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後退兩步,看著珈藍說道,「你想幹什麼?」

珈藍聞言,擺手說道,「我不想幹什麼。」

「那你怎麼這麼看著我。」百里蕭咽了咽口水,弱弱的說道,「我經不住誘惑。」

珈藍無語,額頭掉下三根黑線,她真的是服了這個男人了。

「怎麼不跑了?」黑衣人將他們齊齊圍住,有些憤怒的說道,「百里蕭,不要你以為你找了幫手就沒事了。」 「沒錯。」百里蕭見走不了了,立刻跑到珈藍和鳳凰炎的前面,說道,「你們這群王八蛋,今天敢動我,無殤大哥是不是會放過你們的。」

聽著百里蕭的話,珈藍蹙了蹙眉。

無殤,難道說的是她的大哥?

看了看眼前這個看起來有些孩子心性的人,珈藍囧了,她真的是出門沒看黃曆,不然怎麼會碰到這麼一個男人……

「水無殤?」黑衣人大笑兩聲說道,「在這裡殺了你,到時候他也查不到什麼。」

珈藍無奈,還真的是大哥啊,看來這個男人和大哥的關係應該不錯,不然的話,這黑衣人也不會那麼說了。

既然是大哥的朋友,雖然有病,但那也是朋友啊,她不能不管……

進入魔界之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阻攔,鳳凰炎此刻的心情可謂是差到了極點。

「滾。」冰冷的一個字,彰顯著他此刻已經動怒。

珈藍一把扯過前面的百里蕭,看了看鳳凰炎,並沒有說話。

就在此時,原本圍住他們的黑衣人卻開始倒了下去。

為首的黑衣人回頭一看,卻看到一身白衣的水無殤從倒下的人中間慢慢走了過來。

白衣飄動,墨發飛舞,竟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野性美。

「水無殤,你怎麼在這裡?」黑衣人有些害怕的說道。

消息不是說水無殤在地獄嗎,而且這裡離王城都還有一道距離。

水無殤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反問道,「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黑衣人咬牙,對著其他的人說道,「撤。」

那些包圍住珈藍他們的黑衣人聞言,也只好離開了這裡。

沒了黑衣人的阻攔,百里蕭就朝著水無殤的身邊跑去,等跑到水無殤身邊的時候,百里蕭一把抱住了水無殤,說道,「大哥,我就知道你會來救了。」

水無殤臉色一黑,費勁的才把百里蕭這個八爪魚從身上扒下來,說道,「我純屬路過」


一旁的珈藍聞言,嘴角微抽。

「珈藍。」水無殤喊了一聲,就朝著珈藍走去,邊走邊問,「怎麼來了也不通知我一聲?」

珈藍笑笑,說道,「不知道怎麼通知你。」

「大哥,你認識他們嗎?」百里蕭走回來問道。

「恩。」水無殤點點頭,說道「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人,我的妹妹。」

聽到這句話,百里蕭伸手就要給珈藍一個擁抱。

珈藍見此,往鳳凰炎身邊一閃,百里蕭就撲了個空。

拍拍衣服,百里蕭也不介意,笑著說道,「既然是大哥的妹妹,也就是我百里蕭的妹妹了。」

珈藍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鳳凰炎站在珈藍身邊,平靜的神色,沒有一點波動。

「珈藍妹妹,這個木……。」百里蕭後面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出來,他的嘴巴就被水無殤給捂住了。

「珈藍,城主大人,你們先走,我們馬上追上來。」水無殤笑著說道。

珈藍自然知道大哥為什麼會把百里蕭的嘴巴捂住,恐怕百里蕭的下一個字就是頭吧…… 點點頭,珈藍和鳳凰炎一起離開了這裡。

等他們兩人走了之後,水無殤才放開了百里蕭。

嘴巴得到解放,百里蕭問道,「大哥,我話都沒說完,你幹嘛捂我嘴巴?」

「你呀。」水無殤搖頭,「你可知道剛才那個人是誰?」

「不知道。」百里蕭搖頭。

水無殤無語,說道,「反正你最好不好惹到那個男人。」

話落就朝著珈藍他們離開的方向追去……

「什麼意思啊?」百里蕭有點鬱悶,怎麼他出去一趟回來大哥就變傻了?


問他知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他都說了不知道,大哥也不說,真是的,難道大哥得病了?

水無殤要是知道百里蕭心裡是這麼想的,定然會被他氣得吐血……

追上珈藍他們,水無殤便問道,「珈藍,有地方住嗎?」

珈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問,微微一笑,說道,「大哥上次給我的錢還在,找個客棧住一下就沒問題了。」

水家,她說過,她絕對不會回去。

水無殤嘆息一聲,完全沒有理會氣喘吁吁追上來的百里蕭,而是說道,「珈藍,真的不打算回去看看娘嗎?」

珈藍聞言,腳步微微一頓,轉而說道,「等有時間了,我會去看的。」


「珈藍妹妹,你為什麼不回水家啊?」百里蕭好奇的問道。

珈藍聞言,無語的說道,「叫我珈藍就可以了,妹妹二字就不用加了。」

「好吧。」百里蕭無辜的眨眨眼睛,表示他知道了。

等進入到迦葉城的時候,水無殤將珈藍他們安排在了清靜的別院裡面,那裡是他平時會去的地方。

珈藍本來不打算去的,因為這一次他們來,是來找卡羅風的。

不過水無殤一直堅持,珈藍也只好按照他說的住在了這裡……

院子裡面,珈藍坐在石凳上,看著院子裡面摘著的雙生樹,手指有節奏的在桌子上面敲著。

「在擔心?」鳳凰炎走到珈藍的身後,溫柔的問道。

聽到他的聲音,珈藍笑了笑,說的,「炎,還記得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嗎?」

「記得。」鳳凰炎淡淡的說道。

就是因為那一次,他起了興趣,所以並沒有馬上離開龍陵國,而是打算在哪裡留一段時間。

時光很好,讓他遇見了她……

珈藍站起身子,轉身看著他說道,「就那一次,要不是因為你中了寒毒,我可就掛了。」

「我道歉。」鳳凰炎帶著笑意說道,「教你學習結界。」


珈藍聞言,笑著說道,「好。」

話落,鳳凰炎就開始教珈藍練習起來。

魔界的紫月沒有落下的時候,所以時間也很難掌握。

練習結束之後,珈藍看著鳳凰炎問道,「得想辦法去卡羅風的府邸。」

鳳凰炎蹙眉,搖頭說道,「珈藍,你現在不能去那個地方。」


雖然他去過一次,但是就那一次,他便感覺到了卡羅家族的不凡之處。

卡羅家族隱藏起來的高手有許多,他和珈藍現在的情況沒有辦法去卡羅風的府邸!

——

大家早安,不管是留言還是打賞,我一直都有看,謝謝大家的支持和陪伴,我會加油的~~ 珈藍聞言,說道,「我知道,但是如果不去的話,得到鳳凰圖的機會就更加小了。」

她倒是沒有多在意那個鳳凰圖,但是鳳凰圖對鳳凰炎來說很重要,他在意的東西,她一定要想辦法為他拿到。

鳳凰炎怎麼可能不知道珈藍在想些什麼,伸手將珈藍帶入懷中。

「珈藍,鳳凰圖遠沒有你重要。」

如果因為鳳凰圖失去了珈藍,那麼,想要拿回以前的力量來保護她的意義就不存在了。

鳳凰圖,他可以賭,但是珈藍他賭不起!

珈藍微微一怔,說道,「好,那我們就在看看。」

休息了一些時間,珈藍從院子裡面走出來,看到的還是黑夜,不由得有些無奈。

還真的有點不習慣啊!

就在珈藍剛剛出來的時候,鳳凰炎也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見鳳凰炎,珈藍笑著問道,「怎麼樣?」

鳳凰炎停住腳步,並沒有馬上回答珈藍的問題,而是伸出手,將她微微凌亂的髮絲弄了一下,才說道,「外圍很難破,裡面的守衛也很強。」

如果他沒有感應錯的話,卡羅家族裡面,還有天階段的強者!

聽到鳳凰炎都這麼說了,珈藍就更加覺得沒戲了,至少是現在沒戲……

就在此時,水無殤和百里蕭出現在了這裡。

看著院子裡面的場景,水無殤假裝沒看到咳嗽了兩聲。

珈藍倒是沒有太在意,弄弄髮絲,這個沒什麼吧……

「大哥,你怎麼來了?」珈藍有些好奇的問道。

水無殤咳嗽兩聲,說道,「娘讓我來和你們一起住,她擔心你,爹知道你在魔界了。」

聽到這句話,珈藍臉上的笑容一瞬間消失,淡淡的說道,「你告訴娘,我沒事。」

水無殤當然知道珈藍心中的刺,說道,「沒事,正好王最近還沒有回來,我也沒什麼事情,所以住在這裡也沒關係。」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