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九九想了想,說:「去后海吧!」

以前她常聽容若說,后海那邊有許多很有情調的咖啡廳,有時間就和她一起去坐一坐,喝杯咖啡,打發時間。 現在她只有一個人了,突然就想去那裡看看。

顧九九走進了一家看上去非常有小資格調的咖啡廳,裡面放著纏綿的藍調音樂。

她剛坐下,便有一個圍著圍裙的黃頭髮女孩來問她:「喝什麼?」

「卡布奇諾。」顧九九說。

顧九九並不知道,她一走進咖啡廳便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有不少人驚艷她的容貌和打扮,躍躍欲試想過來搭訕。

顧九九轉頭一直看著窗外,看著一輛又一輛的汽車的尾燈駛過,看著外面滿是繁華的夜景。

突然有一個人坐在她的對面,黃髮女孩又走了過來:「喝點什麼?」

「和她一樣。」那人說。

熟悉的聲音讓顧九九身子一震,她不可置信地抬頭,看著眼前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俊臉,失聲道:「怎麼是你?」

北冥夜勾起唇角笑了笑:「當然是我,哪次不是我先找到你?」

顧九九咬咬牙,心裡想著北冥夜難道是獵犬變得么?

她不管逃到哪裡,他都會在第一時間出現。

不管是鬧雪災的良縣、遙遠的歐洲希臘,還是帝都后海一個小小的咖啡店,彷彿她不管走到哪裡,都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北冥夜見她氣鼓鼓的就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她手上戴著的手鏈,那上面有他悄悄安裝的GPS定位。

這個手鏈的構造很先進,一旦帶上去,就必須要密碼才能取下來,而只有他知道密碼。

他當然不打算告訴她這個秘密。

顧九九氣呼呼的,剛才好不容易靜下來的心被他搞得烏煙瘴氣。

她端起卡布奇諾喝了一口,看到北冥夜笑嘻嘻地看著她。

「你來幹什麼?」她蹙眉。

「怕你受不了刺激,萬一跳了湖了,我這不是趕來救你的嗎?」

顧九九早就知道不能指望這個男人嘴巴里說出什麼好話來,她沒好氣地說:「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北冥夜彎了彎唇角,語氣非常無辜地說:「我跟著你走了這麼遠的路,腳都磨出水泡了,就為了看你笑話?你就不能當成是我真的關心你嗎?」

既然他是一路跟著自己,那她坐在路邊流眼淚的時候他當然也看到了,他笑得可真是氣人。

「你為什麼一直在笑,很好笑嗎?」她氣鼓鼓地問。

「當然要笑了,難不成跟你一樣坐在大馬路上哭?」

看看,果然吧!

北冥夜看她氣鼓鼓的樣子,勾起唇角,拍了拍手,剛才那個黃頭髮的服務員像是一陣風似的跑了過來,滿臉愛慕地看著北冥夜,問道:「先生,有什麼需要?」

北冥夜本來就長得十分妖孽好看,現在勾起唇角一笑,更是讓人驚艷,連坐在他對面的顧九九都覺得他實在是太過閃耀炫目了。

北冥夜伸出手指了指顧九九,望著黃頭髮女孩說:「我女朋友生氣了,你說有什麼辦法能讓她笑一笑?」

顧九九不敢置信地抬頭,北冥夜的笑眼中都是促狹狡猾。

小姑娘眨著大眼睛說道:「一般女孩子都比較喜歡花的,乾脆您就送她一束鮮花吧!」

「送花是個不錯的主意。」北冥夜眨了眨眼睛:「九九苑裡還有一片玫瑰園呢!」

一片玫瑰園!

黃頭髮小姑娘吃驚地睜大眼睛,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地看了眼顧九九。

最後只能嘆氣,誰叫人家長得漂亮呢!

那女孩坐著那裡跟一隻白天鵝一樣,看看自己簡直就是只醜小鴨,她只能吞咽一口口水,費力地說:「玫瑰花當然是非常浪漫了。」

北冥夜拿出錢包,從裡面拿出一大疊鈔票遞給女孩:「請你幫我去買九十九朵紅玫瑰。」

「啊?可要不了這麼多錢啊!」女孩驚訝。

「剩下的就請你喝咖啡吧!」

女孩興高采烈地拿著錢跑了。

顧九九有些無語,瞪著他:「你是不是有毛病?」

今晚的北冥夜特別不按理出牌,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北冥夜無辜地說:「怎麼叫有毛病啊?我送花給你不是挺正常的嗎?」

顧九九起身要走,北冥夜搶先一步攔著她:「別走啊,人家買花還沒回來呢!」

顧九九隻好又坐回到座位上,只是氣鼓鼓的不願意和北冥夜說話。

小姑娘很快就回來了,幾乎扛不住那麼大的一束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花抱了過來。

咖啡店裡的客人全都朝這邊看了過來,顧九九本來就臉皮薄,越發的尷尬。

北冥夜接過花,說了聲「謝謝」,然後把花遞給顧九九。

顧九九很無語,倒是那個黃毛小姑娘先急了:「小姐,這是送您的玫瑰,您快拿著啊!」

咖啡店的客人都紛紛看向這裡,顧九九又是無奈又是無語,只能接過玫瑰花。

很重,壓得她胳膊好酸。

北冥夜滿意的喊小姑娘結賬,然後瀟瀟洒灑的走在前面。

顧九九的小胳膊扛著九十九朵紅玫瑰,哼哧哼哧的走在後面,累成狗。

本來顧九九今天的心情特別糟糕的,被北冥夜這麼一胡亂攪合,根本就沒心思再費勁的傷感了。

玫瑰花重得要命,北冥夜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抽了,非要送給她,然後還叫她自己扛著!

最氣人的是,她說要打車走,北冥夜竟然雲淡風輕地來了句:「天氣不錯,我們散散步。」

顧九九就像是苦工一樣,哼哧哼哧地抱著玫瑰花走在後面,引得不少路過女孩子羨慕的眼神。

顧九九真的很無語,她很想告訴他們,這玩意兒一點都不實際,沉著呢!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了好久,圍著后海的湖走了一整圈,顧九九的手都快斷了的時候,北冥夜才停下腳步,淡淡地說:「差不多了,累了吧?」

顧九九生氣的把玫瑰花往地上一扔,大聲的控訴道:「你試試?你自己買的,你自己拿!」

北冥夜有些好笑的看著她,顧九九氣鼓鼓的樣子越來越是可愛。

他忍不住走過去,扳過顧九九的臉就吻了下去,顧九九好不容易掙脫開他,還抬起手背狠狠地擦了擦嘴巴。

北冥夜攬她在懷裡輕聲說:「別動,就這樣抱一會兒,好不好?」 顧九九不動了,任由他抱著。

湖面上被兩岸的燈火照得波光瀲艷,兩人各懷心事的站在那裡,看上去倒是一片靜淡。

北冥夜摸了摸顧九九的手,問她:「冷嗎?」

顧九九乖乖的點了點頭,北冥夜就拉著顧九九往回走。

不遠的地方居然停著他的車,引擎還響著,司機下車為他們打開車門。

顧九九這會兒才明白過來,北冥夜雖然一直走路跟著她,但是他的車也是一直在後面跟著的。

兩人坐車回到了錦繡苑,北冥夜從後面攬著顧九九泡在浴缸里,一邊用泡泡球擦她的脖子,一邊問:「你最近怎麼也不愛出門?老呆在家裡,我看著都悶得慌。」

「我不愛出門。」

顧九九原本在帝豪集團也是在職的員工,可她不喜歡上班下班都跟北冥夜呆在一起,索性就不去了。

也不知道怎麼的,北冥夜竟然一點兒都不煩她。

別人不是總說女人不要把男人纏得太緊,否則男人容易厭倦嗎?

為什麼從北冥夜身上就一點兒都看不出來呢?

顧九九無比的鬱悶。

北冥夜輕輕地咬了咬她的耳朵,說:「我看你和我二姐挺投緣的,你要是沒事可以去找她玩。」

「可以嗎?」顧九九眼睛一亮。

北冥夜低笑了聲:「當然,你只要好好跟著我,別想那些無聊的事情就行。」

北冥夜說完扭過她的頭就吻上去,氣息開始不穩,扳過她的身體抱著在自己身上:「寶貝,坐上來……」

顧九九其實自己也越來越茫然,她感覺到自己似乎愛上了北冥夜。

可潛意識裡有覺得他這個人實在太過陰險,是她愛不起的。

顧九九的心裡就好像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樣,她想愛又不敢愛。

無比茫然,無比糾結。

第二天早上,顧九九被北冥夜給推醒了,顧九九昨晚太過糾結,失眠到半夜,到了早上才迷迷糊糊的睡著,現在人還困著呢!

北冥夜貼著她耳朵說:「你今天不是要去找我二姐玩嗎?我都打電話跟她說好了。」

顧九九眼睛一下就睜開了,她太需要一個朋友傾訴和陪伴了。

她想也不想的就跳下來床,北冥夜早早就等著了,美滋滋的給她穿上他挑選搭配的衣服。

吃過早餐,北冥夜去上班,他先開車把她送到了上次去的那家禮服店,下車前,拉著她親了親臉頰,說:「二姐在二十八樓。」

顧九九點頭,朝著樓上電梯走去。

梟寵男神:御少,你狠帥! 她心裡對北冥蘭的印象是非常好的,北冥蘭和她也非常投緣,兩人一見面就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似的,現在終於有機會好好的聊天了。

她很開心的進入了北冥蘭的店,因為現在時間還早,店裡沒有客人,店長帶著顧九九去了北冥蘭的辦公室。

「九九,你來了。」北冥蘭笑著站起來迎接她。

「嗯,我來找你玩了。」顧九九說。

北冥蘭很感動:「九九,你真好,難怪小四這麼喜歡你。」

提到北冥夜,顧九九立刻就微微垂眸,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怎麼,你們難道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嗎?」北冥蘭笑著問道。

顧九九的眸光微閃,不知道該搖頭還是點頭。

北冥蘭以為他們是男女朋友關係,笑著說:「小四那個傢伙也真是的,既然和你在一起,怎麼也不把你帶回家去,我媽和大姐他們一直催著他的婚事。」

顧九九的嘴裡儘是苦澀的味道,她沉默的聽著北冥蘭說話,過了好久才輕輕的搖頭:「我和北冥夜之間其實並不是那樣的。」

「那是怎麼回事?」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北冥蘭敏感的感覺到顧九九欲言又止。

顧九九深吸了口氣,把自己在兩年前怎麼認識北冥夜,被當做禮物送給北冥夜,後來去了法國認識了容若,再後來怎麼被北冥夜橫刀奪愛搶走……

她把這兩年多來發生的事情全部都講了一遍,說完之後,心裡覺得舒服多了。

她已經被壓抑得太久了,需要一個傾訴的對象。

可是家人沒法說,她在帝都也沒有別的朋友,現在認識北冥蘭,突然就很想說出一切,不然她真的會崩潰的。

「什麼?」北冥蘭聽完之後目瞪口呆。

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搶走了兄弟的女人!

而且她也沒有想到,顧九九和容若之間竟然有這麼一段感情。

這簡直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啊,那天你們在這裡遇到容若和白曉曉……」北冥蘭突然想起那天的事情。

「那天是挺尷尬的。」顧九九說。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那你現在是怎麼想的呢?」北冥蘭問。

顧九九搖搖頭:「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她的語氣有些苦澀:「我只希望容若以後幸福,畢竟是我先對不起他……」

顧九九和北冥蘭在一起聊天,兩人一見如故,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一直到日落西山,北冥夜親自開車來接顧九九了,兩個女人還窩在一起喋喋不休。

「和我二姐都聊什麼了?」北冥夜和顧九九坐在汽車後座,他拉著她的手問。

顧九九狡黠的一笑,朝著他勾了勾手指,北冥夜側頭靠近。

我的人生模擬器 她在他的耳邊小聲說:「秘密!」

說完之後就得意洋洋的挪開,還特別得意的瞥了他一眼。

北冥夜彎了彎唇角,拉過她抓在懷裡抱著。

回到錦繡苑,北冥夜換衣服的時候,從兜里掉出來一個紅色的帖子。

顧九九無意間撿起來一看,發現竟然是容若和白曉曉結婚的喜帖。

她整個人猶如被雷擊一般,手裡拿著喜帖,傻傻的站在原地,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帖子,像是要把帖子給看出一個洞來。

北冥夜換上了居家服,發現了她的異樣,似笑非笑地說:「容家的人送來給我的,他們明天在京城大飯店辦酒席。」

顧九九強壓下心裡不舒服的感覺,既然容若和白曉曉明天就結婚了,她是真的該放下這段感情了。

「哦,原來是這樣。」她淡淡地說,把那刺眼的喜帖放在了桌子上。

北冥夜的黑眸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 容若一天不結婚,他就一天不能放心,時時刻刻都擔心容若會搶走顧九九。

「我們一起去吧!」北冥夜這樣說。

「我也要去?」顧九九驚訝地說。

北冥夜笑了笑:「怎麼,難道你的心裡還放不下他?」

顧九九沉默了下,然後輕輕的搖頭:「我沒有放不下。」

她唇角浮上一抹苦笑:「就算是放不下,也要放下,不是嗎?」

北冥夜眸光微閃:「既然這樣,我們一起去參加他的婚禮,好歹大家都是朋友一場。」



第二天,就算是顧九九再怎麼不情不願,也被北冥夜拉著起床。

北冥夜本來打算帶她去北冥蘭的店裡打扮的,可是誰知打電話過去,北冥蘭說她已經出去旅遊了。

北冥夜有些無奈地說:「你瞧我二姐,活得多洒脫,生意隨時說關門就關門。自己背著行囊,天南海北的去玩,多瀟洒的一個人!」

顧九九也很羨慕北冥蘭,她只為自己而活著,可以隨心而為。

找不到合適的人,也不願意將就。

「我二姐跟我推薦了一個人,保證會把你打扮得美美的。」北冥夜神秘地說。

顧九九不太明白北冥夜到底是怎麼想的,非要帶她去參加容若的婚禮,而且還要她精心打扮,

彷彿不是帶她去參加婚禮,而是去砸場子的。

她無奈,卻沒有辦法,北冥夜一向強勢霸道,又不按理出牌。

北冥蘭推薦的人叫安琪拉,一接到電話就風風火火的開車來到了錦繡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