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可彧掛斷了電話之後就又是靠在包廂牆壁上苦惱著,她不想這麼快回到那個沉悶的房間裡邊去,也不想陸季延緊接著剛剛那個話題繼續問著自己。

她到底要如何做才能讓陸季延對她放寬心,會不會是自己往日的表現,讓他突然又記起了什麼,要不然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又講起剛剛相識的事情呢?

顧可彧懷著忐忑的心情就推開包廂門慢慢的走了進去,她打過電話回來之後陸季延的牛排已經吃完了,擦過嘴之後就坐在椅子上邊慢慢喝著清茶。 擂台上,一股肅殺之極的氣勢充盈其間,恍如有實質般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天海市地下黑拳第一高手吳力眼中森冷如刀,猶如一隻掠食的猛獸般在盯著自己的獵物,今晚,在這個擂台之上他的獵物只有一個,那就是方逸天!

相比之下,方逸天倒是顯得悠閑許多,他怡然自得的活動活動筋骨,脫下衣服之後他那一身黝黑髮亮極具爆發力的身體肌肉裸露出來,他的肌肉倒是沒有吳力那般的大塊虯結而起,而是顯得更為柔和一些,然而,正是這樣才使得他身體的柔韌性以及爆發力更為恐怖驚人!

嗷~

吳力怒吼一聲,腳下驟然發勁,猶如一道猛烈的旋風般沖向了方逸天,他的人還未至,猛烈如刀般的拳風已經呼嘯而來,恍如實質般的割得人的肌膚隱隱作痛!

那一刻,方逸天目光一沉,原本平靜如水的目光逐漸的變得炙熱起來,看著彷彿是兩座活火山在瞬間慢慢的爆發了一般!

吳力驟然發動的攻勢猶如一場驟然而至的暴風雨般,猛烈、急促、迅猛,帶著一股摧枯拉朽般的不可阻擋的威猛氣勢,霸道強橫之極!

方逸天身體也猛然一動,迎了上去,憑著十二擒龍手的巧勁配合著八極拳中連消帶打的招式有條不紊的一一招架化解著吳力的猛烈攻擊,連續的幾次對轟當中他也對吳力的拳路招數摸索出了一些的門道。

「吳力竟然將長拳與炮拳這兩門拳路結合起來,長拳的攻守自如以及靈活多變配合著炮拳的剛烈威猛,倒也是個很強勁的對手,不過,他最致命的殺招應該是他的雙腿吧?」方逸天一邊招架一邊暗暗想著,他並不急於反攻,他只想摸清了對方的拳道門路之後再施以全力一擊的殺招,徹底將對手擊倒。

同時,他也知道吳力此番的攻擊也沒盡全力,也是在試探著他的實力如何。

雙方試探性的交手數招,在試探對方虛實的同時也在伺機而動,準備看準對方一個破綻或是失誤之後立即爆發全力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不過這兩個人,一個乃是在國際的鐵血戰場上廝殺多年神話般存在的人物——戰狼;另一個則是在擂台上廝殺過上百場並且無一敗陣的天海市黑拳王吳力!

他們彼此之間的臨敵經驗都是極為豐富的,一些致命的失誤當然是不會露出來,因此,要想決一勝負唯有拼盡全力!

擂台之上,兩個人的身影竟是越戰越快,彼此間出手的速度也逐漸的加快起來,呼嘯的拳風獵獵作響,猶如臘月里的寒風般的刺耳,每一招每一拳的攻擊都是致人於死地的,一經出手就不給對方活命的攻勢!

砰!

猛然間,擂台上兩人的拳頭對轟在了一起,震人耳膜!

藉助這股對轟的力勁,方逸天的身體猛然朝後躍了一大步,而吳力則是在原地一動不動,不過他的眼中卻是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剛才那一拳他雖說沒有拼盡全力,不過也是蘊含了七分力道,兇猛之極,然而方逸天在與他硬拼之下居然安然無恙?

吳力深吸口氣,豐富的臨敵經驗告訴他,他之前對方逸天實力的評估可能出現了偏差,方逸天的實力顯然是高於他之前的評估,這讓他的雙眼微微眯起,深沉駭然的殺機暴射而出!

他已經沒有耐心再玩下去,不管如何,他已經決定拼盡全力的將方逸天轟倒,然後擊殺!

……

擂台之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在了擂台之上,一個個都臉色凝重而又緊張之極的看著。

九爺那雙陰沉的目光冷冷的看著擂台,眼中寒芒隱現,卻是讓人看不出他那陰沉平靜的表面之下到底在心想著什麼。

秦勇坐在他的旁邊,他滿心希望著在擂台之上吳力能夠將方逸天迅速殺死,以解他心頭之恨!

不過他看著擂台上兩人交戰數個回合下來卻是平分秋色,他的臉上不由得暗暗著急起來,轉向九爺,低聲說道:「九叔,這個姓方的小子倒是有兩下手啊,力哥好像沒有爆發全力,他是在等待機會嗎?」

「阿勇,你要知道在這種生死決戰的擂台之上,雙方都是在尋覓著對方的一絲破綻,一旦有破綻那麼很快,這場決鬥也就結束了。」九爺淡淡地說了聲。

秦勇點了點頭,看著擂台之上,說道:「力哥似乎是要爆發全力了,這個姓方的小子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九爺他們看台的對面上,站立著的是張老闆小刀他們,他們同樣是關注著擂台上的決鬥,同時他們心中也暗暗全神戒備,將場中九爺他們那邊的人手的舉動都看在眼裡,一旦有什麼異常的情況那麼他們將會第一時間出擊!

林淺雪一張淚痕未乾的絕美玉臉微微揚起,緊張之極的看著擂台上的決鬥,從前面與小刀的對話中她已經知道方逸天為了救她同意跟這個黑拳王吳力在擂台之上決鬥。

也就是說,方逸天為了她居然把自己的性命也豁了出去,不知怎麼的,聽完之後她的心中竟是有點又酸又疼的滋味,她從沒想到這個表面弔兒郎當經常招惹她生氣的男人會為了她而不顧自己的性命安危,接受了這場決戰!

看著擂台之上方逸天那矯健如龍的身影,那一刻,她恍惚是看到了這個男人的另一面——鐵血、勇猛、堅毅、沉著、冷靜、殘忍!

「方逸天,你千萬不要有事,你一定要打敗他,你是最強的,你是最厲害的!你要是有事了我、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你不會有事的,你一定可以擊敗他,你一定可以……」林淺雪一邊看著一邊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著,輕咬著下唇的她此刻看上去倒也是呈現出另一種楚楚動人般的驚艷美感!

小刀似乎是感覺到了林淺雪心中的緊張,他便對著林淺雪低聲說道:「林小姐,你放心吧,大哥不會有事的!」語氣間是一股強大之極的自信!

林淺雪一怔,而後眼眸中閃過一絲掩飾不住的欣喜之色,她還是有點疑惑的問道:「刀、刀大哥,你為什麼這麼肯定啊?」

「嘿嘿,因為他是我的大哥,我是他的兄弟!沒人比我更加了解我大哥的實力了!別看現在場面上大哥只防不攻,看似節節敗退,其實,他不過是在一鼓作氣罷了!最後時刻,大哥驟然間爆發的攻勢只怕就連三個吳力都抵抗不住!」小刀笑了笑,輕聲說道。

林淺雪聞言后心中一怔,在她看來跟方逸天交戰的那個吳力已經很厲害,如果方逸天能夠擊敗這個人那麼已經是很厲害了,可是,小刀竟然說方逸天全力爆發之下三個吳力都抵擋不住?

那麼,方逸天究竟有多麼的強?

林淺雪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了擂台上的方逸天身上!

而這時,擂台上吳力悶吼一聲,身體猶如一頭猛虎般的衝到了方逸天的跟前,而後雙拳猶如泰山壓頂般的迎面直轟下來。

方逸天目光一沉,橫臂格擋,「砰!」的一聲,吳力那強大的拳力讓方逸天心中也暗暗凜然起來。

吳力的眼中猛然閃過一絲濃烈之極的殺機,一招未盡,便見他右腿猶如一柄犀利的戰斧般快若閃電的劈向了方逸天的臉面!

這一腿之快之狠就連看台下的小刀他們的臉色也不禁悚然一動! 一直以來,吳力最為厲害致命的武器並非是他的雙拳,而是他的雙腿!

一年前,吳力挑戰天海市的上任黑拳拳王的備戰階段,他為了訓練他雙腿的堅硬以及犀利程度,竟是用雙腳對著鋼鐵的柱子不斷踢著訓練,直至他的雙腳可以適應得了踢鋼柱時所帶來的痛感!

最後,他對天海市的上任黑拳拳王發起挑戰,憑著他一雙猶如鋼鐵戰斧般的雙腿擊斃了上任黑拳王,登頂了天海市地下黑拳第一高手的稱號!

曾有人說,要想擊敗吳力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限制住他的雙腿,絕不能讓他那雙猶如戰斧般存在的雙腿揮舞起來,否則任何對手在他的面前只有被秋風掃落葉般橫掃的下場!

此刻,吳力的右腿已經猶如一柄犀利戰斧般出其不意而又迅猛無比的橫掃向了方逸天的臉面!

那一刻,看台上的秦勇雙眼精光大漲,就連一直巋然不動的九爺的眼皮子也抬了起來。

林淺雪臉色一驚,忍不住驚訝的張了張嘴,可是,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整個人似乎是呆住了,彷彿是看到方逸天將會被吳力這一腳狠狠地劈中而倒地的情形!

吳力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欣喜之色,覺得他這驟然橫掃的一腿有著一大半以上的機會擊中方逸天.

可惜,他錯了,錯得厲害!

戰狼,被譽為特工界神話般存在的人物,甚至是被很多人認為是當今世上最強的徒手格鬥高手,豈能是被吳力這一腳橫掃而中?

吼~

方逸天猛然一聲怒吼,宛如平地起炸雷,驚天動地,他目光一沉,肌肉盤結的右臂猛然暴漲一拳,強大的力量蘊含其間,他彷彿是早就料到了吳力的右腿橫掃向他的左臉般,他的右拳在那一剎那間直直的朝著吳力的右腿轟了過去。

他要憑著自己的雙拳接下吳力宛如戰斧般的雙腿。

轟!

吳力的右腿在距離方逸天左臉臉面十厘米之處便戛然而止,再也不能前進半分,因為方逸天的右拳拳頭正截住了他的右腿小腿之上。

那一刻,吳力的臉上禁不住的微微抽蓄了一下,他的右腿對上方逸天的右拳時候他竟是感覺到自己的右腿傳來一股劇烈的痛感,他心知如果不是他平時將自己的雙腿修鍊得堅硬無比,在方逸天這力量磅礴的一拳對轟之下,他的小腿只怕要直接被打斷。

又一次的,方逸天所表現出來的強大而又深不可測的實力讓吳力震驚不已,心中無異於翻起了驚濤巨浪。

而這時,空氣中驟然間想起了一陣「噼里啪啦」細微但卻刺耳之極的空氣爆破之音。

接著,方逸天的雙腿猶如風輪般飛轉了起來,交叉翻飛,看似輕巧但卻是暗中蘊含著千鈞力量的攻向了吳力的周身。

「霹靂飛旋腿!嘿嘿,大哥的霹靂飛旋腿可謂是神乎其神啊,快、准、恨,一一囊括,比起我來可要強太多了!」小刀看著戰場上的戰況,嘴角咧開,嘿嘿笑著。

林淺雪剛從方才的驚愕中回過神來,看到方逸天非但沒事而且還如此勇猛的發起攻擊之後她臉上也禁不住的閃現出一絲的欣喜激動之色。

張老闆雖說也看著擂台上的戰況,不過他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對面看台上的九爺以及整個會場較為隱蔽的方位之上,將所有的情況都瞭然於胸,那個裝著05式微沖的袋子拉鏈已經悄無聲息的拉開,一如現場一旦有任何的異常舉動,那麼他、小刀包括侯軍都可以第一時間拿出微沖跟九爺的人對峙著。

侯軍看著擂台上的戰況,越看眼中越是閃亮,他此前從張老闆的口中得知方逸天厲害之極,不過他也沒有機會親眼目睹,此時此刻有著如此的大好機會目睹方逸天跟著一個黑拳高手搏殺,實在是太讓他激動興奮了。

饒是如此,侯軍也是耳聽八方,眼觀四路,留神著會場內的一切舉動。

擂台之上,方逸天的「霹靂飛旋腿」一經爆發便是一環接一環,兇狠凌厲之極,根本不給吳力喘息的機會。

吳力只能是一味的招架閃躲,不斷的橫臂正擋,側擋,出腿招架,格擋,等等,而且一邊格擋一邊朝後退著,顯得狼狽之極。

突然,方逸天目光一沉,怒喝了聲,右腿一腳力道兇猛的踢向了吳力的胸口之上,吳力雙臂聚力,急促的橫擋在了胸前,招架住了方逸天的這一腳。

然而,方逸天腳上的力道之渾厚洶湧卻是讓吳力如此強悍的黑拳高手也禁不住的連連後退。

對手身退本就是乘勝追擊痛下殺手的大好機會,然而方逸天卻是沒有要乘勝追擊的意思,而是停了下來,微微泛紅的目光冷冷的看向了吳力,說道:「你就這點本事嗎?如果就這點本事那麼戰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你還是直接認輸吧!」

吳力連續後退之後終於是站住了腳步,然而,在聽到了方逸天如此不屑的話之後他心中頓時大怒,眼中的殺機更加的濃烈可怖,其身上的那股淡淡的血腥之味更加的濃重!

「姓方的,沒有到最後一刻誰知道誰能站到最後?前面只是熱熱身,現在,才是真正決戰的開始!」吳力冷笑了聲,而後目光一沉,徹底的將身上的力量運用起來。

頓時,那一塊塊虯結而起的肌肉堅硬如岩石,吳力微微通紅的目光緊盯著方逸天,深沉肅殺的氣勢噴薄而出,凌厲之極。

興許是感應到了吳力身上的變化,方逸天也暗暗收斂心神,雙手的拳頭緩緩握緊,粗大的手臂上條條青筋清晰可見,可想而知這對手臂能夠在瞬息之間能夠爆發出多麼強大恐怖的力量了!

嗷~

吳力再度朝著方逸天發動了進攻,這一次,他的氣勢更加的凌厲兇猛,眼中泛著的寒光彷彿是擇人而噬的野獸的狂野目光般,那濃烈的殺機足以讓場中的人感到窒息!

方逸天的雙眼微微眯起,眯起的雙眼猶如針尖般的鋒芒畢露,犀利之極。

慢慢地,一陣猛烈之極的拳風迎面而來,吳力的拳頭已經在他的眼中逐漸的越來越大,而他卻是不緊不慢的出手招架、反擊,后發制人!

突然間,空氣中響起了一種凌厲之極的破空之聲,彷彿是有著一柄戰斧劃開了空氣般的尖銳刺耳!

擂台之上,吳力的雙腿已經輪了起來,猶如兩柄戰斧般的橫掃向了方逸天,攻勢兇猛異常!

方逸天臉上依然是猶如磐石般的沉著不變,卻是不斷的出手出腿與吳力交戰在了一起,這一刻,方逸天將青龍伏虎拳以及霹靂飛旋腿的功夫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砰!砰!

吳力的一拳猛然擊在了方逸天的胸膛之上,而方逸天的一腳也橫掃在了吳力的腰側之上,兩人就這麼的你來我房,廝殺在了一起!

雙反的身體都是極為強悍的,就算是不斷中招也無濟於事,依然是奮力的交戰著,力圖拼搏到最後一刻,待到對方倒下的時刻!

擂台下的林淺雪怔怔的看著擂台上兩人的交戰,雙眼中儘是關切之色,不知怎麼的,看著方逸天在奮力的跟對方殊死交戰著,她的心竟是微微刺痛了起來,隱約還有著一絲的幸福甜蜜! 顧可彧走進去的時候,陸季延就抬起頭來向她望了過來,眼睛裡邊兒就像死水一樣,沒有任何的波瀾起伏。

但是他越是做出這個樣子,顧可彧心中就越是覺得壓抑。

「你回來了呀,剛剛那份牛排已經涼了,現在口感不好,我又讓人重新給你做了一份,你等一會兒吧,吃完之後咱們馬上就走。」

顧可彧聽了之後就驀然的點了點頭,心裡就更加難受了,剛剛那份牛排雖然不大,但是她以為自己打過了電話之後就可以離開這個沉悶的房間了,沒想到他竟然又給自己點了一份……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第六感在作祟,顧可彧總覺得陸季延同平常有些不一樣,但是具體哪些地方不一樣,她也始終講不出來。

這頓飯吃的沉悶而壓抑,反正對於顧可彧來說就是這樣的感受,不過好在第二份牛排送上來之後,陸季延沒有繼續著剛剛的話題,顧可彧一個人悶頭很快就吃完了。

結束了這頓漫長的晚飯之後,陸季延就按著平日的作風送顧可彧回家了。

回來的路上他們兩個也沒有多聊什麼,顧可彧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回去之後一定得問問唐黎佳今天晚上她和陸季延到底是講了什麼。

但是等著顧可彧回到公寓的時候,唐黎佳早就已經睡熟了,顧可彧不好去打擾,只是對著她的房門輕嘆了一口氣,心中那種怪異的感覺越發強烈起來了。

第二天拍完戲之後,陸季延打來電話想要接顧可彧一起過去吃飯,但是顧可彧之前已經答應江映寒要去參加她的生日宴會,所以就婉言拒絕了他。

雖然顧可彧話是說到了這個份上,但是陸季延還是執意想要把她送過去,這幾天他這些莫名其妙的舉動,讓顧可彧心中就覺得更加難受起來了。

「你去哪裡參加生日宴會?要不我送你過去吧。」陸季延對於顧可彧的拒絕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電話那邊沉默了一小會兒。

雖然顧可彧知道陸季延不希望她和江映寒有過多的接觸,但是對於這樣光明正大的事情,顧可彧也不想跟他隱瞞。

她只是沉思了一會兒之後,就將江映寒生日聚會的地點報給了陸季延。

「好,你現在在劇組門口等著我,我馬上就開車過來。」陸季延說完話之後,就趕緊掛斷了電話。

顧可彧看著恢復到了桌面的手機就是長嘆了一口氣,她一邊心裡邊煎熬著,一邊又站在大門口煩悶的等待著,因為昨天那件事情自己現在突然有點害怕和陸季延接觸了,她害怕他再次說起那些初相識的話題。

顧可彧只是站在劇組門口等了一小會兒之後,陸季延的車子就開到了她的面前,按揭陸鈴聲給的地址,他們兩個很快就趕到了生日宴會廳。

今天的宴會廳和江映寒往日那種低調的作風完全不一樣,門口不僅停了好多豪車,而且有好多名流人士都出現在了現場,門口更是拉著一個大大的橫幅,上邊寫著「祝江映寒生日快樂!」。

「你今天是來幫助江映寒過生日?」陸季延看著宴會廳門外的幾個大字,就轉過頭對著顧可彧詢問的說道。

顧可彧只是看他半眯著的眼睛,再加上那些低沉的話語,心中就是咯噔的一聲。

「對,今天是他過生日。」顧可彧對著陸季延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容,畢竟她今天晚上沒有隱瞞自己的行程,也希望陸季延不會在意。

其實顧可彧本來不打算把自己今天晚上的行程告訴陸季延的,畢竟像生日會這種小事情他從來也不關心。

更何況這個生日會的主人公是江映寒,顧可彧也並不希望自己講了之後讓他心中煩悶。

剛剛陸季延提出來主動送顧可彧到生日宴會廳的時候,她雖然心中一緊,但是也沒有多想什麼,畢竟像江映寒可能會邀請好些朋友,今天晚上估計是個大忙人,不會這麼輕易見到。

但是沒想到顧可彧他們才到一小會兒還沒下車,江映寒就從宴會廳裡邊走了出來,看著身著一身正經的黑色西裝的江映寒,陸季延的眼神就危險了許多。

他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目光沉沉的看著顧可彧一會兒,然後打開車門想要走下去,轉過頭又對著她低沉著說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顧可彧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幼稚,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之後,打開車門也緊跟著陸季延的背後走了出去。

江映寒和陸季延兩個人向來都有些不對盤,更何況兩個人是作為競爭對手,果不其然在宴會廳門口,他們兩個就暗暗的較勁了一番。

陸季延就像是故意炫耀一樣,拉著顧可彧的手就神色自若地走進了宴會廳,江映寒站在門口招呼著好友,顧可彧路過他身旁時,還能聽見他鼻子裡邊那陣不屑的冷哼聲。

今天晚上本來就是娛樂圈人士的聚會,陸季延的到來無異於為這次的聚會又增加了光彩,更是有好多生意上的人都走上前來想要和他攀談,顧可彧說不上什麼話,只是和他知會了一聲,之後就慢慢的坐在了角落裡邊品嘗著點心。

宴會廳裡邊好多人都三三兩兩的說著話,顧可彧一邊嘗著點心一邊向他們四處打量著,她才喝了一口飲料之後,就看見司念身著一條當季的品牌裙子跟在江映寒的身後,臉上全是討好的笑容。

雖然司念刻意做出了討好的神色,連聲音都放低了許多,但是江映寒的眉頭緊皺著,臉上全是一些不耐煩的神手,他更是冷聲冷氣的讓司念趕緊離開自己的身旁。

就算他已經做到了這個份上,但是司念就像是完全不會死心一眼,緊跟跟著江映寒的背後,不管是他走到哪兒都想要跟上去。

對於司念的種種行為,顧可彧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今天晚上江映寒的生日聚會,顧可彧還是希望他能夠開心,不想要別人搞砸了。 擂台之上方逸天與吳力正戰得難解難分,熱血之極。

擂台之下的小刀看著擂台上方逸天與吳力的交戰,眉頭卻是忍不住的皺了起來,似乎是有點不解。

張老闆的雙眼也微微眯起,看出了其中的一些端倪,他忍不住低聲跟小刀交談起來:「方老弟他今天不會是體力不支吧?這個吳力雖說厲害,但憑他的身手也不至於跟方老弟一拳我一拳的來往啊。」

小刀看了一會,立即眉頭舒展,笑了笑,說道:「我看出來,大哥沒有盡全力,最多是使出了七成的力道而已!」

「七成的力道?」張老闆微微驚愕,在這種擂台之上,面對著如此強橫的黑拳王,僅僅是使出了七層力道,或許也唯有方逸天膽敢這麼做了。

「是啊,或許是這一年來大哥的皮有點癢了,好不容易碰上了這個么一個值得他一戰的對手就想多玩會,好比貓抓老鼠!」小刀淡淡笑道。

張老闆頓時恍然,微微笑著,繼續觀戰起來!

擂台之上。

一顆顆豆大的汗水從方逸天的身上溢流了出來,使得他的身體看上去竟是油亮之極,加上那極具爆發力的肌肉線條,使得他的體型看上去健美之極!

此前與吳力的對戰中他的確是僅僅使出了七層的力道,他只想試試憑著七層的力道與吳力交戰後果如何,結果,他發覺吳力也不過如此,根本配不上他的全力出擊!

好幾次吳力的拳頭他都可以閃避過去,不過他卻是用身體硬挨了下來,結果也讓他暗暗欣慰,雖說怠慢了一年不過身體的抗擊打能力還是不減當年。

吼~

吳力猛然大喝一聲,瞅准了方逸天一個空門的機會,瞬間,他本身的力量竟是變得更加的強橫,只見他抬腿一腳橫踢向了方逸天的脖頸,這一腳端是凌厲迅速之極!

方逸天目光一沉,不慌不忙的橫臂側擋,豈料這時候吳力踢出的腿竟然在半空之中不可思議的一變,換著另一個刁鑽之極的角度踢向了方逸天的下顎!

這一變招也大出方逸天的意料之外,可就在那一瞬間,方逸天的右手曲爪成龍爪之樣,右臂宛如靈蛇般的鉗向了吳力踢來的右腿,十二擒龍手,果真是奧妙之極,危急關頭竟是有此微妙的變化封鎖住了對方的攻擊。

吳力顯然也沒有想到自己百般算計的一腳竟是被方逸天那巧妙之極的手上功夫給化解了,心中微微愕然,可隨後他的左腿便猶如一柄戰斧般的凌厲踢來!

方逸天低沉的猛喝了一聲,而後右腿也飛快的抬起,架住了吳力力大兇猛的左腿,而這時,吳力整個人已經朝著方逸天衝來,一拳迅不及防的攻向了方逸天的臉面!

「找死!」方逸天目光一沉,冷冷的喝了聲,而後右拳直接出擊,對轟向了吳力的兇猛而來的拳頭!

砰!

兩道強大的力量對撞在了一起,於空氣中發出了轟然作響。

而後,吳力整個人的身體卻是撞向了方逸天。

砰!

接著又是一聲聲響,吳力的身板撞在了方逸天的身上,方逸天接連後退,這時,他注意到吳力的眼中儘是血腥之色的紅光,那是一種殺紅了眼,神智已經陷入到了瘋狂迷亂當中,腦海里僅僅是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敵!

陷入到了這種瘋狂狀態的人是極為可怕的,狂熱的殺機淹沒了他們的理智,他們腦海中只有一個意識那就是殺死對方,不管用什麼辦法,只要能殺死對方就好。

好比剛才吳力不顧生死的用身體撞向方逸天,就是一種玉石俱焚的打法!

事實上,吳力已經陷入到了一種狂熱之極的殺機當中,他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身上的體力也即將消耗完畢,可是,依然無法將方逸天擊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