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錦心中有千萬句要說的話,可是到了他跟前卻不知道怎麼說。

她只好小心翼翼的扯起他的袖子,「對,對不起……我失憶了。」

那可憐巴巴的小模樣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司厲霆想過很多可能,唯獨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

他的眼中閃過複雜的光芒,顧錦等著被他罵。

「一會兒我再收拾你。」司厲霆落下這句話,突然脫下西裝外套裹在了她的頭上。

「司先生,你這是?」顧錦不明白他的意思。

「別忘記了你現在的身份。」司厲霆冷冷提醒,顧錦這才反應過來他在說自己明星的身份。

之前所有的理智到了司厲霆這裡怎麼都消失不見?在他面前自己下意識就成了一個軟弱可欺的小女人。

那個流氓並不是一個人,司厲霆折斷他手的事情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

現在已經在召集他的狐朋狗友過來生事,很快這裡就會變得混亂起來。

以現在人的尿性,抓住這樣好的機會肯定會先拍照。

顧錦才剛剛拍完,要是就出現了這樣的緋聞,就算自己可以壓,這些東西還是不要有最好。

林均已經被自己打發走去查顧錦的事情,這裡不是A市,人家未必會認識他。

這次來得突然,身邊沒有帶保鏢,有時候不怕遇見大佬,至少大佬們和自己熟識。

越是小角色越麻煩,沒有見識不說,而且最愛惹是生非。

他司少的名頭在這種小地方未必會有用,司厲霆已經在心裡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你這個小白臉敢動我,你知不知道我是……」小混混的話沒有說完,又被司厲霆一腳給踹飛了出去。

小混混的朋友們坐不住了,一個操起酒瓶子就朝著司厲霆襲來。

「敢欺負我兄弟,你是活膩了,哥幾個給我好好打。」

司厲霆一把將顧錦推開,「站遠一點,不要被人拍到臉。」

「可是。」顧錦話音未落,司厲霆已經沖向了人群。

從美國憋回國內的氣,只因為對方是顧錦他到現在都還憋著。

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他沒有擅自作主做出什麼事情,哪怕是眼睜睜看著顧錦離開。

他委曲求全不過是為了顧錦著想,將她愛到了骨子裡。

這群小混混無疑是自動送上門來的出氣筒,一個個還沒有觸碰到司厲霆的身體就被打得人仰馬翻。

一開始顧錦還有些擔心他,三十秒之後,她覺得該擔心的不是司厲霆,而是那群小混混。

「啪啪啪」的掌聲雷動,大家都看傻了,這男人又帥又有型,就連打架都像是在拍動作片一樣。

最後一個小混混倒地,口中噴出鮮血,「敢動我們,你一定會後悔……啊!」

那人威脅的話語消失在司厲霆的一腳上,司厲霆冷冷收回視線,不自量力。

他直接走到一旁拽起顧錦離開,小東西說她失憶了,這是怎麼回事?

在歡呼聲中司厲霆和顧錦遠去,外面已經是傾盆大雨,司厲霆看向身邊披著衣服的小東西看去。

「你在等我,我過去開車。」

想了一下他又回過神來,萬一自己一鬆手又發生意外怎麼辦?

就算每天看著顧錦司厲霆都覺得很不安全,就一轉眼的功夫說不定就又發生了其它事。

「算了,你和我一起。」

反正顧錦披著他的衣服好歹有個遮擋,這裡到停車場也不遠。

顧錦任由著他拉進雨幕,司厲霆的手很大也很溫暖。

兩人並無言語,但她卻是願意相信著他的。

九極戰神 司厲霆和南宮熏其實很相似,都用冰寒來包裹著自己,這也是為什麼第一次她看到南宮熏的時候會覺得他很熟悉。

她是透過南宮熏想要看向另外一個人吧,那個人就是有著金色髮絲,藍色雙瞳的人。

在這個人身邊她會莫名覺得有種安全感和信任感,哪怕外面的雨很大。

顧錦躲在他的衣服之下,彷彿只要有他在,天塌下來都沒有關係。

兩人在雨中狂奔,司厲霆打開了車門,將顧錦推了進去。

「司先生,你衣服都濕了。」顧錦看到他的身體已經全濕透,襯衫下隱約透出他肌膚的肌理紋路。

「別再叫我該死的司先生。」司厲霆怒不可遏。

這個樣子的司厲霆就連顧錦才認識他的時候都沒有見過,司厲霆將她抵於身下。

借著外面射進來的光線,顧錦對上他那一雙冷漠如冰的眸子。

「對不起,我從馬上掉下來失憶了,我忘記了我們的過去,就在不久前我找到簡昀問清楚的。」顧錦手足無措的回答。

「有沒有傷到哪裡?」司厲霆眼中多了一抹關切,對她到底是發不了火的。

「沒有,除了失憶之外我一切都很好。」

「南宮熏是怎麼回事,他說是你的未婚夫,你竟同意了?」司厲霆說到這裡身上的寒意加深。

「我沒有同意,我從馬上掉下來是他救了我,他簡單的告訴了我的身世,並沒有提到你,而且說是我的未婚夫。

當時我並不清楚情況,也不知道他是敵是友,所以靜觀其變。

他帶走了我的手機,讓我無法獲取關於過去的資料,還威脅簡昀不許接近我。

我趕緊拍完了剩下的戲,腦中是很清楚我應該是有一個喜歡的人。

那時候我找不到你,就只有等著你來找我,我等了兩天你終於出現了。

你叫我的時候我還不敢確定,南宮熏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我不想激怒他。

便和趙粒離開,回到酒店簡昀告訴我了所有真相,他費了很大的心力才找到你的下落。

我一聽說你在酒吧就趕過來了,司……司厲霆,對不起,我忘記了你。」

顧錦一臉愧疚的神色,司厲霆聽完整個過程身上的冷意才消失了些。

「沒關係,我會讓你慢慢想起來。」他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身體的本能被他喚醒,司厲霆只是輕輕吻了一下便鬆開。

「討厭嗎?」

之前在酒店的時候南宮熏也試圖想要親吻顧錦,被顧錦的手指攔下。當司厲霆冰冷的薄唇落在她的唇上,她並沒有想逃,而是任由著他親吻。 顧錦誠實的搖頭,「不討厭。」

一滴雨水順著司厲霆的發尾落到顧錦的耳畔,她對上那雙深情似水的眸子。

彷彿大海一般深邃悠遠,果然藍色才是最好看的。

被雨水打濕的司厲霆比起平時多了一些性感,顧錦很喜歡他身上的這種感覺。

他喉結滑動,顧錦心跳加快,他真的好帥,這樣俊美的男人真是自己的愛人嘛?

雖然南宮熏的長相也很好看,在他身邊顧錦就沒有這種感覺。

南宮熏稍微想要靠近她,她就會下意識的逃離,並不想被觸碰。

司厲霆手指撫著她的臉頰,「蘇蘇,我會用我的方式讓你想起來。」

這一次的吻猶如狂風暴雨襲來,濕熱的吻,冰冷的身體。

顧錦覺得自己就像是大海中央的扁舟被海浪盡情的吞噬著,他的身體從冷到熱,他的吻從柔變狂。

「嗯……不要……在這裡。」顧錦僅存著最後一絲理智,從司厲霆碰她的那一瞬間她就徹底沒有了抵抗的能力。

她徹底信了,他一定是他的愛人,否則她不會這麼過火。

「蘇蘇,你是想要將我逼瘋。」司厲霆低啞的聲音傳來。

他的眼中儘是慾火,迫不及待想要和她一起,顧錦來了一個急剎車。

顧錦攀附在他的懷中,她的呼吸也早就亂了。

「我……我們換個地方好不好?」

兩人在車裡混亂又旖旎的廝磨,她仍舊不太習慣在車裡做這樣的事情。

「小妖精。」司厲霆已經快要瘋魔。

「求你……不要在這裡好不好?」顧錦軟言相求,司厲霆哪裡還能強來。

他的脾氣都快被她給磨光了,最後還是他讓了步,「好,回酒店。」

司厲霆拿著車鑰匙就要去開車,顧錦抓住了他的手,「你都喝成這個樣子了不許開車,我來開。」

「蘇蘇,你還是沒變。」

不管她有沒有失憶,有些東西是變不了的,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她還是一樣的關心他。

「誰讓你是我的喜歡的人。」顧錦插上鑰匙,「你乖乖坐好,不許鬧。」

說著她還移開身子去副駕駛給他繫上安全帶,她身上的沐浴液香味以及司厲霆身上的酒味融合在一起,發酵成一種曖昧的情愫。

司厲霆輕笑一聲,順手將她攬入懷中吻了上去,顧錦再一次被他吻得渾身發軟。

這個男人只是才吻了一下她連骨頭都軟了,她過去一定也很愛他吧。

以至於連失憶了也不想要被別人碰,內心深處仍舊等著他回來。

「蘇蘇……」司厲霆很滿意她的反應,溫柔的撫弄著她柔軟的發。

耳鬢廝磨,纏綿悱惻,原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顧錦含羞帶怒的掃了他一眼,「這樣我還能開車?」

「好,我不鬧你,就到前面最近的酒店。」司厲霆心中的結消失,身上的戾氣也消減了許多。

房間林均早就給他開好了,才進電梯司厲霆便已經按捺不住。

「別這樣。」顧錦被他逼得措手不及,這畢竟還是在外面,萬一被人看到了?

司厲霆就像是一頭餓狼,一出電梯就快步走向房間。

門才剛剛打開,連卡都沒有來得及插,顧錦已經被司厲霆抵在了牆邊。

「司……唔……」

這一路司厲霆忍得有多辛苦,他的吻鋪天蓋地而來。

門應聲合上,屋子一片黑暗,顧錦的情慾很快就被他給挑起來。

「蘇蘇……你這隻妖,讓我有多擔心你!」司厲霆吻著她精緻的鎖骨喃喃道。

顧錦十指插進他濃密的髮絲之中,感受著他的疼愛。

這一刻她也忘記了自己是誰,只想要和他在一起。

她完全跟著身體的本能在走,司厲霆比起從前哪一次都要動情。

情深之處,他聲聲喚著她的名字,「蘇蘇,我的小蘇蘇。」

「司厲霆……」她緊緊抱住他的腰際。

顧錦徹底領會了他的熱情,這一晚司厲霆用他的方式告訴了顧錦他有多愛她。

事實就是顧錦什麼都沒想起來,但卻被司厲霆啃了一遍又一遍。

顧錦躺在柔軟的床上,她都累得要虛脫了。

「想起來什麼沒有?」司厲霆愛憐的撫著她臉頰。

顧錦搖搖頭,「沒……我只是覺得你很熟悉,但過去的事情一點都想不起來,若是強行回憶會頭疼。」

司厲霆親了一下她的臉頰,「沒關係,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你只需要知道有多愛你就好。」

「那個……」顧錦突然囁嚅著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話。

「怎麼?」司厲霆身上的戾氣已經消失了很多。

「過去我是怎麼叫你的?」顧錦不好意思開口道,在情動的時候她卻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

司厲霆緩緩道:「你叫我老公。」

以前他最想要聽的就是這個稱呼,偏偏顧錦很不好意思這麼叫他。

「啊?」現在的顧錦也很不好意思。

「叫一聲聽聽。」司厲霆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髮絲,他最喜歡的就是結束后和顧錦纏綿悱惻的溫存。

「老……公。」顧錦聲音極小的叫了一聲,就連她自己也覺得很不好意思。

「寶貝兒,聲音太小我沒聽到,再叫一聲。」他湊到顧錦耳畔親昵道。

那聲充滿磁性的聲音讓顧錦全身一酥,她對這個男人毫無抵抗力。

「老公。」顧錦紅著臉又叫了一聲。

「過去我真的這麼叫你嗎?我怎麼覺得很陌生呢?」她喃喃自語道。

司厲霆得了便宜還賣乖,「當然了,只是你失憶忘記了而已,寶貝老婆,再叫一聲,不要停頓。」

借著外面的燈光,顧錦看著他朦朧的側顏,毫無瑕疵可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