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鎮天點了點頭低聲說道「孫老伯……」

「不敢,不敢,大人可以叫我老孫,這老伯在下可不敢當。」這時孫淼猶如受到了驚嚇一般連忙組織。

然後風鎮天淡淡一笑擺了擺手說道「孫老伯,我這樣教你,你就承受的起,看面上你要比我的爺爺歲數還要大,我怎能那麼沒有規矩叫您老孫那,孫老伯您應當的。」

「孫老伯,請問為什麼這裡會出現醫仙館,雖然我走過的地方不多,但是卻沒有看見過醫仙館這樣的地方啊。」

「回稟大人,這醫仙館乃是供應給醫仙所用的,其實每處都有一個醫仙館,但是大人、可能沒有注意而已。」


這時孫淼把情況對風鎮天說了說。

然後風鎮天點了點頭心中暗想「也對,反正我進入的城鎮最好的就是羅溪鎮,其他的地方還真沒去過。」

「那門外的兩位武天境界的武者是誰請來的?」這時風鎮天則是繼續問道。

「回大人,這外面的兩位武者乃是自願來這裡的,大人應該知道,人在世上難免有病,但是只要有醫仙在,那肯定有不少的人會得到相應的治療,也就是說,世間上的武者只要有人在就會有病在,所以會有很多武者願意跟隨醫仙來保護醫仙的安全。」

「因為保護醫仙的安全就是保護了自己的安全,所以他們才會跟隨醫仙的,難道這些大人不知道嗎?」當孫淼解釋完以後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風鎮天,因為這些事情都是比較基本的事情,應該是醫仙就會知道的。

然後風鎮天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因為我很少行走江湖,而且我也不是什麼名家之後。」

風鎮天這話一落,雖然聲音不算太大,但是在場之人皆是震驚不已,一個不是名家之後的人竟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就可以成為一位四階醫仙,這讓誰能不震驚。

「所以還請孫老伯幫我講解講解關於醫仙的事情。」風鎮天其實只有一些醫仙的皮毛,那是從他母親嘴裡聽說的,但是始終知道的很少。

然後孫淼則是從震驚的神情中陡然的緩了過來,淡淡一笑說道「既然大人想知道,那小人便對大人解釋解釋,具記載醫仙擁有九階,每階又分為四重,這些小人猜想大人應該知道了。」

隨後風鎮天點了點頭,然後孫淼便是繼續說道「醫仙遍天下,很多人都欠著醫仙的人情,這一般都是救命之情,也有一些醫仙成為個大國家與聖地供奉的人。」


「可以說醫仙是一個讓人尊重的職業。」說道這裡孫淼則是帶著高傲的表情一笑。

然後風鎮天則是問道「那為什麼這裡會有醫仙館那?」

「這裡本來就是一個比較神奇的地方,這裡的氣中充滿了強大的生命力,猶如醫仙聖地一般。」

「醫仙聖地是何處?」這時風鎮天再次問道。

「什麼大人連醫仙聖地都不知道嗎?」孫淼則是驚呼道。


風鎮天點了點頭,淡淡一笑,而孫淼則是說道「醫仙聖地乃是醫仙最高之地,那裡可是天底下醫仙都想去的地方,而且掌管聖地的人則是八階巔峰醫仙。」

「八階醫仙?」

「沒錯,大人就是八階醫仙。」

「那聖地在哪裡?」這時風鎮天則是驚呼道,

而孫淼則是微微一愣,說道「那聖地,我們根本不知道,小人只是一個三階的高級醫仙,並沒有接觸到聖地,大人可以去其他的地方看看,或許會知道醫仙聖地所在。」

孫淼說的對, 婚途有坑:前妻有喜了 ,但是在醫仙聖地,風鎮天連門檻都進不去。

聽到這裡,風鎮天陡然的說道「這裡有沒有吃的,有的話趕緊給我拿出來。」

「有,有,大人請稍候。」這時孫淼則是對下面的人說道「快去準備吃的。」 很快便上來一桌子山珍海味,風鎮天看那件這一桌子的吃食,瞬間便吃了起來,那吃相根本就不像什麼大人物,像極了一個餓了多日的人。

片刻風鎮天便把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就給消滅乾淨,這讓這些吃慣了山珍海味的老者們皆是驚愕的看著風鎮天,因為他們從來就沒看見過這樣的大人。

然後風鎮天擺了擺肚子然後站了起來,對孫淼說道「孫老伯,你知道聖地的大概地方嗎?」這時孫淼便是想了想然後說道「回大人,你往西方前進,大概在五百里的地方能有一處古迹,那古迹裡面擁有一處聖地,在聖地裡面有五階醫仙大人,像五階醫仙都能知道聖地在哪裡。」

「因為只有五階醫仙才可以前往醫仙修鍊。」這時孫淼便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給了風鎮天,然後風鎮天便是抱拳對眾位說道「在下先走了,你們繼續吧。」

話落頓時身影一動,瞬間便消失在醫仙館內,只剩下一屋子的醫仙在那裡目瞪口呆,然後孫淼便是大笑說道「哈哈,這樣的大人還真有意思啊。」

隨後滿屋子的人皆是笑了起來,而此時的風鎮天則是用自己的最快的速度向西奔去,雖然風鎮天的速度很快,但是卻還沒出綠海鎮,但是風鎮天卻忙中出錯。

突然風鎮天撞在一個大漢的身上,將這位大漢陡然的撞了出去,頓時風鎮天便是說道「不好意思,實在不好意思。」

然後風鎮天便是來到那人的身旁想將這位大漢扶起來,而這位大漢則是雙目當中帶著濃濃的殺意,頓時蹦了起來,推了風鎮天一下,而風鎮天則是微微一愣,帶著笑容說道「實在不好意思,我趕時間。」

「你趕著投胎去啊?」這時那位大漢便是吼道,隨後風鎮天便是淡淡低頭一直在認錯,而這位大漢則是不依不饒,隨後便是說道「剛才你撞了我,那你就得賠付我的醫藥費。」

風鎮天則是一愣,隨後問道「你現在有病?」「沒錯,剛才被你撞了一下,你得賠付我。」這時那大漢便開始說道,自己這裡疼,那裡疼的。

隨後風鎮天將自身的木屬性凝聚出來,然後便打入這位大漢的身體內,頓時這位大漢雙目大睜,口中顫抖著聲音說道「醫……醫仙大……大人?」

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便是說道「好了嗎?」

「好……好了。」這時那大漢便是驚愕的說道,隨後風鎮天便是繼續向西奔去,眼看就要離開了綠海鎮,突然在鎮口出現一個人,這人長得十分難看,穿著破鞋,破衣,破帽子,而且臉上還堆滿皺紋,在那緩緩的走著,這人便是開始對他人說道「哎,誰有錢給點。」


雖然這人是在要錢,但是卻沒有絲毫下賤的要錢方式,這讓風鎮天陡然對此人來了興趣,便停下了腳步,看了起來。

可想而知,這人根本不可能要來錢,因為本來就是要錢的人,卻是竟然如此的要發,根本沒有人會給他。

隨後風鎮天看了看便是從懷中拿出一枚小乾坤,然後給了那位乞丐,然後說道「老伯,在下也沒有錢,只有一些元氣石,剛才在這裡知道元氣石沒有任何用處,但是在下猜想這小乾坤應該可以價值一頓飯的錢,給您拿去吧。」這小乾坤是風鎮天從陰魂的殺手組織中拿來的。

而這位乞丐則是眯縫著眼睛看了看風鎮天,隨後笑了起來,說來奇怪,這人雖然不算太黑但是渾身上下倒是挺髒的,但是這牙卻是十分的白。

隨後這個乞丐則是點了點頭,風鎮天便是微微一笑開始向西走去,當風鎮天剛要出鎮門的時候陡然聽見一道聲音傳到自己的耳朵裡面。

「小心點,這次你去的地方會有血光之災。」

而風鎮天則是陡然回頭看了回去,尋找這聲音的來源,陡然看見那個乞丐在看著自己,則是微微一笑抱拳施禮「多謝前輩。」

隨後風鎮天便是極速向西奔去,這幾百里一慌就到了,當風鎮天到了這裡的時候已經天黑了,大約在子時,可以說風鎮天已經趕了一天的路。

然後風鎮天便想進入,但是卻發現這裡已經關了城門,這讓風鎮天有些苦惱,就在這時,陡然的出現一座馬車,這馬車看著相當的華麗。

而風鎮天此時便是在這裡看著這座馬車,突然馬車的車夫咒罵道「小要飯的,你看什麼看。」此時的風鎮天身上沾滿了塵土,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壞了幾塊,看上去與那綠海鎮的乞丐差不太多了。

然後風鎮天便是低頭無奈的笑了笑,也沒有去理會他們,然後當他們到了城門口后,而那城門上的人則是把門陡然的打開了?

隨後風鎮天便想跟著這些人進入,但是突然被一股能量給阻擋,而那位馬夫則是奸笑道「你這個小要飯的想幹什麼?」

風鎮天則是抱拳說道「在下想進入這裡,剛開始看見城門已經關了,現在看見又開了所以想要進入。」

「哼,這裡的城門只要什麼時候進,我就可以什麼時候進,但是你這種小要飯的就只有等到明天才可以進了。」這時你馬夫嘲諷著風鎮天說道。

本來說風鎮天是小要飯的風鎮天就有些不快,但是卻沒有真的生氣,但是現在聽說他們想什麼時候進就什麼時候進,而自己卻要等到明天,這樣不公平的事情他怎麼可以接受。

頓時風鎮天怒從心生,一拳便是把攔著風鎮天的能量給打碎,瞬間出現在那輛馬車的前面,而這馬夫陡然的將前面的馬給拉住怒吼道「你***想死啊?」

風鎮天則是面無表情的說道「哼,我想不想死還不是你這樣的人才可以說的算的。現在我想進城。」

話落風鎮天便是轉身向城中走去,突然一道拳風陡然出現,直奔風鎮天而去,風鎮天感受到這股拳風的時候,身體慢慢的向右閃了一下,便躲過這到拳風。

而拳風到了以後,全都也截然而至,然後風鎮天的一隻手猶如鐵鉗般的,牢牢的抓住了這個拳頭,隨後風鎮天便是冷冷的說道「滾。」


頓時身上的氣勢爆發出來,一腳將這出拳之人踢了出去。然後便是向城中繼續走去,現在風鎮天想的是怎樣儘早的找到八階醫仙,然後醫治自己的父親。

然而就在風鎮天剛想進城的時候陡然一道爆喝將風鎮天給鎮住「打狗還要看主人那,竟然在本姑娘的面前打本姑娘的下人,納命來。」

頓時一股強大的玄氣陡然出現,想將風鎮天給禁錮住,但是卻無法將風鎮天禁錮上,因為武玄境界之人風鎮天鮮少有對手。

而這想禁錮風鎮天的能量則是只有武玄七階而已,自然無法禁錮住風鎮天,隨後風鎮天停下腳步,緩緩的轉過身來,看向前方,陡然的發現從那馬車當中出現一道倩影,身穿青色衣服,盤頭上面帶著一隻珠釵,臉上面白如玉,長得十分俊俏。

而那雙大大的眼睛則是死死的盯著風鎮天猶如想用眼神將風鎮天給殺死,而身上便透著一股強大的紅色玄氣,一看便知道是火屬性的武者,這時風鎮天感覺這突然出現的女子,猶如地獄出現的夜叉一般。

而風鎮天便是面無表情的問道「怎麼?你還想對我出手?」

「哈哈哈,在這裡還敢這樣對我說話的人,你是第一個,既然如此,那你就做我的僕人吧,否則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這時那本是長的俊俏的女子冷笑說道。 「為什麼要做你的僕人?」風鎮天則是問道,而那女子則是一愣,臉上帶著恐怖的殺意「既然你不願意做我的僕人,那你就去死吧。」

「火滅金山。」頓時從這名女子的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直襲風鎮天而且,風鎮天見狀頓時心中一驚,因為這個女人雖然長得滿俊俏的,但是心腸卻狠毒無比。

風鎮天見狀,頓時身上的灰色光芒慢慢的溢出,陡然的一雙打拳直接打向這出現的火滅金山,一座雄偉的火山沖向風鎮天。

「轟」

一道巨響,泛起磅礴的漣漪,頓時將風鎮天淹沒在其中,當這磅礴的漣漪消散以後,這些人皆是驚愕的看著,風鎮天竟然消失不見了。

而那名女子則是臉上帶著疑惑,因為他的這個武技不至於將風鎮天打的灰飛煙滅,因為風鎮天怎麼說也是武玄境界的武者,如果要是真的將他打成灰燼,那實在是不可能,因為先前他用自己的氣勢想要禁錮風鎮天卻沒有成功。

如果要是真的能把風鎮天弄的灰飛煙滅的話,那絕對是不可能,現在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風鎮天逃了。隨後那名女子眼光一亮滿臉怒氣的吼道「給我追。」

這讓他周圍的護衛皆是一愣,去哪追?他們都不知道,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後那名女子罵道「你們這幫廢物,進城裡去追、」

「是,大小姐。」頓時,一幫人快速進到城中,這城名就叫古迹,因為傳承久遠,根本就沒幾個人知道這古迹是從什麼時候傳下來的。

隨後這幫護衛便是在城中到處尋找,而此時風鎮天陡然從一片草叢當中出現,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然後口中淡淡的念叨「瞬間移動。」

「嗖」

身影前傾,正在關門的那些守衛則是突然感覺到身旁有一股風穿過,隨後看了看沒發現什麼,便繼續關上城門。

此時的風鎮天已經進入到城中,現在風鎮天在大街上閑逛,因為現在已經是子時了,根本就沒有幾個人在街上,因為現在該睡覺的都睡覺了。

風鎮天便無奈的來回走著,不知道去哪裡,而突然風鎮天發現有不少人正在在這城中的客棧尋找著什麼,而且每個人的修為皆是在武元境界,這讓風鎮天一驚,心想「難道這些人都在找我?」

隨後風鎮天便是找個地方躲了起來,並非風鎮天怕事,而是不想惹事,因為風鎮天這次來是想問那五階醫仙到底怎麼去醫仙聖地。

現在風鎮天就得等天亮才能混入到聖地當中,這聖地就相當於一個國家一般,但是卻要比國家強大的多,

可以這麼說一個聖地相當於一個五品宗門,而一個國家有一個六品宗門那就算是一個強大的國家了。

很快天便放亮,而街上的人也越來越多,突然從一處角落裡面出現一個滿身灰土,滿臉灰塵,衣服上很多的地方皆壞。

而這人便是風鎮天,因為昨夜風鎮天沒有換衣服,但是而且也沒有洗臉,現在風鎮天要去找一家客棧來去洗洗,但是突然風鎮天想到自己手中沒有金幣了,隨後風鎮天便是穿著這一身要去聖地尋找五階醫仙。

就在風鎮天打聽聖地在哪裡的時候,陡然看見一位老者昏倒在地上,這讓風鎮天一愣,隨即便是往這老者旁邊走去,此時這老者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風鎮天突然發現這位老者在抓自己的胸口。

好像是心臟上面的問題,而此時這人的臉上已經漸漸的泛青,風鎮天發現心中暗腳「不好,這人有心臟病。」

頓時風鎮天便是將自身的木屬性裡面的強大生命力凝聚出來,快速走到這位老者的身旁,一股腦將自己凝聚出來的木屬性全都打入這位老者的體內。

創業祭 ,隨後臉上有了紅光,也就便是這位老者脫離了危險。

隨後這位老者睜開雙眼看著風鎮天,然後臉上帶著謝意的說道「多謝大人相救。」然後風鎮天淡淡一笑擺了擺手「舉手之勞。」

「你是不是得的心臟病?」風鎮天反問道。

「是的大人,在下曾經找過不少的醫仙皆是沒有結果,只能緩解一下,而此時因為有些急事所以出來的時候沒有帶醫仙給開的葯,所以才病發的。」這時這位老者把自己的的病情告訴給了風鎮天。

然後風鎮天點了點頭,對這位老者說道「老人家,不用擔心,如果有可能的話你應該去找五階醫仙,他們應該可以治癒的。」

而這位老者則是搖了搖頭嘆了一聲「哎,不瞞大人,五階醫仙在下找過,但是他們卻無能為力,因為他們根本就無法根治。」

風鎮天這時一愣,心中暗想「這心臟病應該沒有多難,怎麼五階醫仙治不好那?」

隨後風鎮天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小子便幫助老人家治療一下吧,不知道能不能根治,但是卻可以減少您病發的時間。」

「什麼?可以減少病發的時間?這時真的嗎?大人?」那位老者震驚的問道。隨後風鎮天則是點了點頭但是心中暗想「難道那些五階醫仙連減少病發的時間都不能弄嗎?」

這些只是風鎮天的猜想,隨後風鎮天便是攙扶起這位老者,讓這位老者盤坐在地,自己則是雙目微閉心念一動,一股強大的木屬性陡然的出現在手中。

隨即手一番放在這位老者的后心上,而這位老者陡然的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加快了起來,而且還變得非常強壯,渾身上下皆是有著不少的力量。

感覺自己的心臟好了一般,隨後風鎮天便是將手收了回來,然後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這位老者,突然這位老者站了起來,吼叫了一聲「啊」

頓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這位老者的身上爆發出來,將風鎮天瞬間給震的倒飛出去,這讓風鎮天陡然的驚愕一番,因為他發現這位老者的修為絕對不低,因為風鎮天的實力就算武天境界的武者也不可能將他震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