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盤,重重摔在了地上!

這一幕。

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片死寂!

誰都不敢隨意開口!

而張鋒,此刻額頭上滾滾冒出冷汗,整個人都在顫抖…!!

他,已經恐懼到了極點!

「抱歉,張公子,你的解釋…我不太滿意呢。」

秦蒼穹眸光平靜,緩緩點燃煙捲,聲音冷密森然…!!

彷彿,隨時都會暴起殺人!

而,在張鋒腦海中瘋狂轉動,試圖回答的時候…

轟!

秦蒼穹的手中,輕輕一抬!

一股罡氣,猛然爆發!

這一刻。

張鋒直接,被一股無形罡氣,席捲而起…!!

他的身體。

就這麼,凌空提了起來!

唰!

張鋒面色大變!

雙腿間,一股溫熱的尿意,瞬間衝垮了腦海中的防線…!!

堂堂張家太子爺。

就這麼在下屬面前,給直接…嚇尿了! 他這三個兒子不了解,但他可清楚的很,京都卧虎藏龍,說不定哪天就得罪了某個不得了的世家弟子。

言罷,他也不再多說,嚴肅道:「好了,今天叫你們來,就是給你們提個醒,回去好好的警告那幾個小兔崽子,讓他們以後遇到雲風千萬不要去得罪他,懂嗎?」

「知道,我們回去會讓他們記住的。」金富金貴兩兄弟連連點頭。

而在這時,金峰臉色慘白,低著頭走了進來。

「免崽子,你還敢回來,看老子不打死你!」

金平瞥見進來的金峰,臉色當即一怒,就要上去去打自己兒子。

「行了,老三,怎麼處理我已經有了決定。」

自己兒子那點心思,金昊一眼就看了出來,無非就是想在他面前演一番苦肉計,好讓自己能夠饒金峰一次。

但這次事件,已經給他敲響了警鐘,他需要利用這次事件,讓家族的後輩知道敬畏。

「金峰,你可知錯?!」金昊不怒自威,目光盯著金峰,具有極

。大的壓迫感。

「爺…爺爺,我知錯了。」

金峰很自覺的跪了下來,他雖然不知道爺爺為什麼如此看重雲風,但第一時間認慫是不會有壞處的。

金昊點點頭,旋即淡漠的開口:「你這次犯的錯極大,一會兒帶著金鼎百貨的產權去找葉小友賠禮道歉,然後你就去家族產業底層吧,什麼時候你表現好了,再考慮讓你掌管生意。」

爸?!

這時,金富大叫一聲,滿臉的難以置信,「金鼎百貨每年可以為金家帶來上億的利潤,就這麼送人了?」

「就是啊,爸,雲先生醫術雖然不錯,但也只是個醫生啊,沒必要這樣吧?」金貴也是不理解的說道。

「不必多說,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金昊搖搖頭,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

「爸!雲風不過是一個醫生而已…..」

金富臉色難看,但他話還未說完,就被金昊冷冷的打斷:「閉嘴!」

「我現在可還是金家家主。」金昊面容威嚴。

「好的,爸,我知道了。」金富當即點了點頭,不再違抗金昊的話。

這些年金昊帶領金家崛起,早已在他們心中樹立了莫大的威嚴,

在金家,金老爺子的話,那就是天!

「去吧。」揮了揮手,金昊有些疲倦的揉了揉頭。

「爸您注意身體,我們先走了。」兄弟三人點了點頭,旋即帶著金峰離開屋子。

待幾人走後,金昊搖了搖頭,嘆息道:「這三兄弟的眼光還是不夠廣啊。」

他之所以如此看重雲風,就是從雲風身上看到了無盡的好處,而這些好處,他這幾個兒子卻是一點都沒有看到。

另一邊,金峰離開之後,就帶著金鼎百貨的產權合同,急沖沖的向著辰影美顏公司跑去。

他這時已經大鬆了口氣,雖然被下放到了家族產業最底層,但只要沒被趕出家族,那他就還有重回高層的機會。

這時,辰影美顏公司,雲風正臉帶冷意坐在沙發上。

在他對面,人事部副部長劉毅滿臉冷汗的站在那裡,身後是噤若寒蟬的劉經理。

「劉部長,說說你的解釋吧。」雲風手指敲擊著桌面,聲音淡淡的說道。

「葉總,是我的錯,我不該利用權力為自己的親戚謀好處,我該死,希望您允許我卸任人事部副部長的位置。」劉毅鄭重道。

「哦?怎麼這麼說?」雲風有些意外,他只是想讓對方給個解釋,卻沒料到對方這麼的誠懇,直接要求卸任。

「我懇求您不要趕我走,讓去公司底層,彌補我的過錯。」劉毅臉色誠懇,聲音掏心掏肺。

這是他絲毫了很久之後才想出的最有利的法子,既能表示自己認錯的誠意,也能不被趕出公司。

雖然會到底層,但他相信,憑藉自己的能力,要不了幾年就能重新爬起來的。

身後的劉經理一臉的惶恐,他沒想到,就因為自己來的時候太目中無人了,竟然害得表哥丟掉了人事部副部長的位置。

聽完后,雲風臉露沉吟之色,手指依然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

這清脆的敲擊聲落在劉毅耳中,無疑是一種煎熬,但又不敢開口,生怕再惹得雲風不高興。

半響,不斷敲擊著的手指終於停下,雲風輕聲道:看你認錯的態度不錯,這事就算了,至於去底層,那也不必了,從副部長的位置上降下來,做個人事經理吧。」

「謝謝葉總,謝謝葉總。」劉毅頓時感激涕零,如今的情況對他來說已經算是好的很了。

點點頭,雲風淡淡道:「你利用職務之便照顧親戚不是說不行,但必須依照公司招人的章程來。」

「好了,去忙吧,記得多為公司招納有能力的員工。」雲風繼續說道。

劉毅這人他剛剛在何影清那裡了解過了,能力還是十分突出的,這次的事他本來就沒打算辭退劉毅的,降職就當是給他個教訓,漲漲記性。

「好的,葉總,我一定會努力的。」劉毅鄭重的點點頭,心中對雲風已經感激的不得了。

言罷,帶著自己的表弟就離開了會客室。

至於自己表弟能不能留下來,他根本不用問,敢罵葉總是傻逼,就算葉總讓自己表弟留下來,他也不會答應。

他們剛走,何影清就走了過來,一看見雲風就笑道:「你和金家到底什麼關係?金峰居然帶著金鼎百貨的產權來賠禮道歉了。」

啊?」雲風一愣,臉上也滿是意外。

「金峰現在正在那邊等著呢,跟我去看看。」何影清笑著走在了前面。

雲風也頗感意外,連忙跟了上去。

辦公室內,金峰直直的站在那裡,腰背挺的筆直,雖然他那個大肚子讓他有些辛苦,但他還是努力的保持著。

「喲,金經理,怎麼到我這站起軍姿來了,我這可不是訓練基地。」雲風一進來就看到這一幕,當即笑著調侃了一句。

「金經理,不是讓你坐嗎?你這是何必呢?」何影清有些無奈,

剛剛金峰到的時候就一個勁的給她道歉。

她讓金峰坐著等一會兒,金峰也不同意,說自己是來賠禮道歉的,沒資格坐,堅持站著等。 肖可可的爸媽聽說江丞要出差,拿出十幾個牛皮紙包,濃烈的中藥味撲鼻而來,江丞問裡面是什麼?

肖可可的爸媽說裡面包的是治療他身體的偏方,白天他們出去專門託人找的,讓他出差帶上,每天熬上,喝三次,每次一碗就行。

江丞滿臉問號,肖可可終究還是忍不住了,把江丞拉到卧室,悄悄的把她對她媽媽說江丞得了不育的毛病的事情說了一遍。

「什麼?你竟然說我不育!肖可可你什麼意思?」江丞大聲叫道,差點蹦起來,他這才反應過來這幾天肖可可爸媽那異樣的眼神和莫名其妙的話是怎麼回事。

「別激動啊!」嚇得肖可可趕緊伸手比了一個噓的手勢,一臉緊張無比又想笑的樣子,「我這是也是為你好啊。」

「為我好?差點就信了你,都把我說的斷子絕孫了,是為我好?你哄鬼呢?」江丞壓低聲音,情緒依舊激動。

「真的,你想想,如果我不這樣說,難道你要和我生孩子嗎?你要是想,我倒是也不會拒絕……」肖可可看著江丞,小聲的說道。

「呃,肖可可,你想多了,不過你這也太那個了,傳出你讓去我怎麼見人?」江丞憂心忡忡的說道。

「哎呀,安啦,你沒聽說過家醜不可外揚嗎?放心,我爸媽不會到處亂說的。」肖可可挑挑眉說道。

「你說我是家醜?你,你,你也太……」江丞咬著牙說道。

「哎呀,比喻比喻,別上火,別激動。」肖可可安撫道。

「好,信你一次,話說……肖可可,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聰明了?」江丞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肖可可。

「我本來智商就高好嗎?」肖可可白了江丞一眼。

「你這智商高的有點缺德啊。」江丞調侃道。

「你!」肖可可不知道怎麼說江丞。

「好了,好了……我要收拾出差的東西了,你趕緊做飯去吧,別餓到老人家。」江丞說著把肖可可推出了卧室。

夜晚的街道燈火通明,人來人往,不少情侶手拉著手溜達著,鄭雪熙和劉亞寧從一家火鍋店走了出來。

「沒想到外面的溫度比火鍋店裡面的溫度都高。」劉亞寧找著話題。

吃飯的時候他們就沒有怎麼聊天,原因是鄭雪熙一直都沒精打採的,劉亞寧給她說了幾個笑話都沒有引起她什麼反應,所以劉亞寧最後就放棄了,只是靜靜的吃飯。

「你是不是喜歡我?」鄭雪熙看著劉亞寧,表情很嚴肅。

「啊,那個,是啊,呵呵…..」劉亞寧沒想到鄭雪熙直接的讓他觸不及防,尬尷的撓撓頭。

「哦,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喜歡你,但是我想試一試。」鄭雪熙一字一頓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