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瑩瑩不以爲然的聳了聳肩,“師父,我早就看出來了,你挺喜歡陸心姐姐的,只不過你之前根本就不願意承認,每次見到陸心姐姐你都會臉紅,你見到別人的時候,怎麼都沒有啊?書上說了,見到自己喜歡的人,就是會情不自禁的臉紅的!”

我聽到了這裏,不知道爲什麼,腦子瞬間一股熱力,我也知道馬瑩瑩說的這句話真的是讓我臉紅了。

江離忽然用着極其嚴肅的口吻看着我說,“陸心和你挺好的。”

我愣了愣,江離什麼時候也開始參與這種事情了,對於這些事情,江離從來都是一臉漠然的,今天怎麼心情這麼好,居然開始調侃我了。

一想到這裏,我就忍不住的說了句,“那師父你和塗靈姐姐也挺好的。”

話音一落,江離的臉色瞬間一沉,一臉尷尬的看着我說,“閉嘴。”

我不由得笑了笑,江離生氣的時候,真不知道是真的生氣,還是假的。

到了晚上,我們要好好休息了,我和江離一同在三清殿找了個位置,弄了下被子墊在地面上,然後開始睡覺,睡到半途的時候,迷迷糊糊醒來聽見了開門的聲音,我以爲是江離起夜開門,但是後來聽到了一聲踏踏踏的腳步聲,是從外面朝着裏面走進來的。

我定眼一看,一個嬌小的身影渾然從我的面前一閃而過,不等我反應過來,一個強勁的力氣就把我整個人拖了出去。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她,塗靈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你出去,我要和江離睡覺。”

聽到這裏,我心裏不由得委屈的很,“……塗靈姐姐,我睡的正香,外面好冷!”

塗靈不以爲然的看着我說,“那又這樣,我不管,你可以去陸心那裏睡,反正江離睡的三清殿我要了,你不許進來,今天不管說什麼,我都要把江離睡了!”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塗靈,滿臉委屈的說,“塗靈姐姐,那我睡哪裏啊!”

塗靈壓根就不管我,轉身就朝着裏面走了進去,“砰——”的一聲,就把門關了,我一臉懵逼的坐在門外,忽然一股冷風吹過,我整個人都瞬間清醒了,忽然意識到,我被塗靈姐姐從房間裏硬生生的給丟出來了。

正在我鬱悶的時候,突然就聽見了一聲哭聲,是從房間裏傳來的,不過一秒鐘的功夫,三清殿的門瞬間被打開,江離一臉嚴肅的一手提着塗靈,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伸手一拋,直接將塗靈扔了出去,塗靈滿臉委屈的看着江離,心疼的揉了揉摔疼的地方。

我估摸着,塗靈肯定是一進去,就被江離發現了,估計是把塗靈嚇哭了,江離生氣的樣子本身就可怕。

江離定眼看着我,用着命令的口吻對着我說,“陳蕭,進來睡覺。”

我哦了一聲,連忙點點頭,一溜煙的竄了進去,整個人差點被冷死。

(本章完) 「十八,十九,你們認真的?」文長老看著兩個人詫異的問道。

「當然了,我們什麼時候不認真過啊!」十九長老看著文長老不滿的說道。

「唉……好吧,那我去找小虎!」文長老有些無語的說道,說完也轉身走了出去。

另一邊,墨九狸和帝溟寒跟著十七長老從門口的空間房子的另一個門出去后,沒有想到入眼就是另一個空間房屋,跟之前報名的屋子是並排的,但是中間卻隔著一個結界……

十七長老也沒有去提醒墨九狸兩個人,只是打開結界自己走了過去,完全沒有理會墨九狸兩人的意思,墨九狸和帝溟寒倒也沒有在意,既然雲海學院很強,那麼規矩多一些,殘酷一些也是正常的……

齊老說過,進入雲海學院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無法在這裡生存,死不足惜!

十七長老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絲毫不慌張,也不追問,直接跟在他後面穿過結界,心裡又對墨九狸和帝溟寒多看了幾眼,眼神也是微微變了變……

穿過結界,從開著的大門,走到另一個空間房屋后,墨九狸和發現,這個屋子也十分特別,屋內空空如也,但是卻是一個長方形的屋子,且一眼望不到頭……

其中右手邊的牆壁上面,畫著一些圖,這時十七長老緩緩開口道:「雲海學院坐落在雲海山脈的中心位置,為了讓弟子們更好的歷練和修鍊學習,因此所有弟子居住的院子,導師的住處,還有學院的一切設施等的位置,禁地等,都在牆上的地圖上面了,我們走過的地方圖案就會消失,所以你們自己想辦法記住,免得以後在學院裡面寸步難行!」

「好。」墨九狸問問勾唇道。

十七長老只告訴他們了有圖案的地圖是學院裡面的大概,但是身後的牆壁上,還隱藏了一副真正的完整的地圖,小書在墨九狸進來后就發現了,因此直接複製了幾份,擺在空間裡面了,因此墨九狸和帝溟寒完全不需要去記什麼的……

兩個人隨意的跟在十七長老的身後,緩緩往前走去,十七長老有些好奇墨九狸兩個人的隨意,但是這個地方是給心來弟子銘記學院大致地圖的,他心裡疑惑墨九狸和帝溟寒的風輕雲淡,也沒有開口詢問什麼,免得打擾了他們記住地圖……

直到走到對面,出去后,十七長老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們都記住了?」

「嗯,記住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十七長老……

他是徹底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分明剛才墨九狸和帝溟寒一直在竊竊私語,好像是在聊天啊,那裡記住了啊啊啊啊……

十七長老抽搐了幾下嘴角,繼續帶著墨九狸兩人往前走,這會他們出去的地方,剛好是一個大門口,但是墨九狸和帝溟寒都發現,這個大門雖然跟他們剛才進來的大門一樣,卻不是剛才的地方……

「剛才你們進來的地方,是學院的報名入口。」 回到房間的時候,江離乾脆選擇靜心打座,不再睡覺了,估計是被塗靈姐姐這麼一折騰,不能在安心入睡了,想到這裏我不禁笑了笑,大概真的也只有塗靈姐姐,敢這樣肆無忌憚的欺負江離了吧。

不過好在,江離已經越來越無所謂了這件事情。

比起以前而言,江離現在的方法,變得更有人情味了吧。

到了第二天,我早早醒來,跟着江離去看鬼谷子的轉世,剛一走進去,李淳風和袁天罡就急急忙忙的朝着江離奔了過來,一臉興奮的說,“醒了,醒了,這次終於醒了。”

我愣了愣,這才意識到他們口中所說的‘醒了’,應該就是指的鬼谷子的轉世記憶的甦醒,不再像之前那樣了,因爲本身就距離鬼谷子轉世的成長很接近了,只是眼看着就剩一會的時間,卻突然停止了生長,所以導致整個事情唄拖延耽誤了許久。

江離一臉,臉色變得尤爲緊張,連忙衝進了屋子裏,去找鬼谷子好好談一談,剛一走進去的時候,鬼谷子已然站起身來,朝着江離行了個道禮,然後揚起嘴角,用着極其客氣的語氣對着江離說,“師弟,好久不見。”

江離見勢,連忙也行了個道禮,一臉嚴肅的看着鬼谷子說,“師兄,好久不見。”

鬼谷子看着江離,一臉嚴肅的說,“我知道你們這次想找我弄清楚什麼事情,但是因爲當初編制逆陰陽的時間太久,我並不能記住全部的能容,除非能找到無字天書,按照上面的內容,我就能夠弄清楚,復活師父的真正辦法。”

我心裏一沉,連忙說,“無字天書在老瞎子那裏,那傢伙神出鬼沒,根本就找不到他到底在哪裏,我們要想找到他,除非是他願意出來,否則根本就沒辦法。”

鬼谷子微微皺着眉頭,一臉不大開心的說,“老瞎子,該不會是姜尚吧?”

我心裏一想,之前也就聽江離提起過,鬼谷子和姜尚之間的關係可並不算太好,兩個人的本事不相上下,不過二人的一些思想並不是一樣的,所以總是有一些衝突的關係,二人已經也有鬥爭的傾向,難怪這個鬼谷子的臉色瞬間就不好了。

江離嗯了一聲,一臉認真的看着鬼谷子說,“無字天書被姜尚帶走了,現在要想找到他,可並非是個容易的事情。”

鬼谷子一聽,臉色更是難看了許多,一臉嚴肅的看着江離說

,“那廝是要做什麼,就憑他難道還想看懂無字天書不成?簡直是笑話。”

聽着鬼谷子的口吻,顯然是對這老瞎子的能力很是不滿,當然我也能理解,兩個人的關係本身就不好,根本就不可能還能從對方的嘴裏聽到什麼好話。

此時此刻,一瞬間有些不知所措,雖然很明朗,只要能從老瞎子那裏要回無字天書,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可偏偏,老瞎子是唯一一個,讓我們不能找到的人,只有一種可能,除非老瞎子主動出來,否則就別想了。

就在這個時候,江離赫然開口,“老瞎子應該這些日子就會出現了,他的目的本來也並非是爲了拿走無字天書而已,只不過是想和我們站同一個戰線。”

鬼谷子一聽,臉色立即就變了,很是不大爽快的說,“呵呵,這個人究竟是什麼意思,這個時候他出現攪合這些事情做什麼,再說了,我沒記錯的話,他可是周氏的人,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

江離立即幫老瞎子的事情說了一下,告訴鬼谷子,老瞎子現在的心思對周武王的一些霸權事情也很有反對的意思,所以現在的老瞎子也是值得相信的。

不過鬼谷子聽了這些話,並沒有太多的反應,態度依舊對着老瞎子很不領情的樣子,可想而知,他們之前的關係也肯定是不好的,一想到這裏,連我都有些擔心,老瞎子將無字天書帶走,是不是故意的想要折騰鬼谷子一番,就怕是他們二人之間的一些矛盾,弄的到時候陰長生復活的事情要耽擱。

我定眼一看江離的臉色也很是不好,我自然明白,江離等着鬼谷子轉世復活的事情,已經等了好久了,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等來了以後,卻發現,還要找到老瞎子,這事情變得曲折複雜之後,江離的脾氣也就沒那麼好了。

看着江離的臉色,我心裏只有默默的祈禱着,老瞎子能夠快點出現,好不容易到看陰長生的復活就在眼前,唾手可得,偏偏就等着老瞎子,這事情,還真的是讓人很着急。

此時此刻,江離可是按耐不住了,立即開口說,“一直等着不是辦法,要想找到他也絕對不難,不過是需要用一些手段而已。”

我愣了愣,連忙追問江離打算怎麼找出老瞎子。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這個事情,倒也不是件很麻煩的事情,不過需要周王妃出面了。”

我愣

了愣,“這事情爲什麼要周王妃出面才行啊?”

江離一臉認真的看着我說,“唯一能夠讓姜尚出面的,必然就是他的親生女兒,而只有周王妃纔能有這個本事了。”

我仔細一想,這個說的倒的確是個事情,老瞎子這個人就算再厲害,可也不可能連他女兒都不管,所以周王妃和老瞎子肯定是有必然的聯繫的,而唯一能讓老瞎子出面的就是周王妃了,想到這裏,我心裏不禁一樂,這麼一說,根本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不過是需要有個人去酆都城一趟而已。

這個重任自然而然也就落在我的肩膀上,畢竟我和周王妃是有一定的交情的,在這一方面,周武王是我弟弟,楊玄將軍是我們的朋友,去酆都城自然而然也就只有我適合去,江離也要確保鬼谷子一行人在這邊的安全,畢竟鬼谷子的記憶才甦醒,沉睡了太久,很多東西,未必能一下子都能想起來。

這個事情也不能繼續拖下去了,既然選擇讓我去酆都城,我也就不拖延時間,二話不說,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這裏挨着未名觀本身就近,未名觀距離我老家更是近,從陰司的連接道老槐樹的位置進去的話,就可以順利進入酆都城了。

一切都按照之前的記憶來到老槐樹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朝着通往陰司的道路里走了進去,再次來到河邊的時候,一切都是風平浪靜,後來我才明白,只要第一次通過了這裏,以後也就不會受到阻攔。

一路都順順利利,來到酆都城的大門處,陰兵見到我的時候,還忍不住的調侃了句,“司少將又來了,可以找個機會住過來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以前這酆都城的兵還怕我,現在直接開始調侃起來我了,我也明白,他們是接受我,所以也能會跟我開玩笑,不再和以前的情況一樣了,我們救過酆都城,現在的陰司大帝又是我的朋友,這些人,自然而然也就接受了我的存在,而我進出陰司,也成了一種理所當然一樣。

走進酆都城,一路來到周王妃的住所出,陰兵帶着我走了進去,周武王也在一旁,周武王見到我的那一瞬間,愣了愣,似乎想說什麼,欲言又止,看上去很是奇怪。

平日裏的周武王,見到我可是仇恨無比,怎麼這次看上去眼神溫柔了許多,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的。

周王妃見勢,立即開口說,“陳蕭,你怎麼來了?”

(本章完) 「剛才你們進來的地方,是學院的報名入口,只要不是學院的人,來到學院的時候,只能看到那一個入口!而這個是學院弟子和導師等出入的大門,學院內是依靠傳送令牌來回的,因此,不管從學院任何一個角落,只要想出學院,都會被傳送到這裡再出去……」十七長老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道。

「知道了。」墨九狸聞言點點頭說道。

十七長老看了眼墨九狸和帝溟寒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中間有一個紅色的圓點,大概拳頭大小的模樣,墨九狸看到這盒子的時候,心裡就在想,該不會是抽獎似的,讓他們進去抽取傳送令牌吧!

結果,墨九狸的想法剛落下,就看到十七長老把盒子又收了起來,然後拿出一個青色的令牌,輸入一絲靈力,接著十七長老和墨九狸,還有帝溟寒三人的腳下,亮起一個傳送陣的圖案……

等到三人再次落地時,已經來到了一處小院,墨九狸和帝溟寒四周看了眼,發現這周圍類似的小院很多,不過每個小院之間的距離都相隔很遠,即便離的最近的兩個小院,彼此也不會打擾到對方,倒是十分合理舒適……

「這是你們兩個暫時居住的地方,學院的弟子住處分為按照從金屬性,木屬性,水屬性,冰屬性,火屬性,土屬性,風屬性,雷屬性,光明屬性,黑暗屬性,分為十個區域,你們現在所在的區域是新生居住的金屬性區域!這裡雖然是學院靈力最弱的地方,但是如果你們有能力,就可以按照剛才你們看到的地圖,前往別的區域,挑戰住在那裡的弟子,挑戰贏了就能取而代之,反之可能會死!」十七長老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道。

「這麼說,黑暗屬性區域的靈力最為濃郁了?」墨九狸聞言好奇的問道。

「沒錯,學院的長老等,都居住在最高處的黑暗屬性區域,那裡不僅靈力濃郁,還有各種屬性的聚靈陣,是修鍊的聖地!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但是,同樣的,你們想去那裡居住,就要成功挑戰那裡的長老才行,否則即便你們是弟子,也會被挑戰的長老抹殺!」十七長老淡淡的說道。

「這規矩不錯,十分公平!」帝溟寒難得讚歎的說道。

十七長老聞言看著帝溟寒的眼神閃了閃,看起來這對夫妻,又不是一對安分的人啊!十七長老帶過的新生不計其數,在他印象里,凡是喜歡學院這個規矩的弟子,最後不是在學院名聲鶴立,就是學院的翹楚,或者是讓學院所有長老頭疼的存在啊……

不過距離上一個讓學院頭疼存在的弟子,似乎已經過去幾年了,這幾年學院一直十分安靜,祥和,讓他們也都安穩了好幾年啊……

「現在你們兩個抽取一下自己的令牌吧!」十七長老說著又把剛才的黑盒子拿了出來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帝溟寒直接把手放到了黑盒子中間的紅色部位, 我連忙對着周王妃一臉客氣的說,“這次過來,是想請周王妃幫我一個忙,雖然是有些難爲情,可是也是迫不得已。”

周王妃看了周武王一眼,然後一臉疑惑的問我,“你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就是了。”

我立即將整個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訴了周王妃,周王妃一聽,略有些猶豫,隔了許久纔開口說,“我可以答應你,不過……陰長生真的能復活嗎?”

我看了一眼周武王,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周武王這麼討厭陰長生,會不會因此來阻止,可他偏偏又在場,我要是單獨跟周王妃說話,又怕周武王誤會,雖然是很糾結,可是確實是迫不得已。

周武王見我一直盯着他看,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當時整個人就懵逼了,這周武王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奇怪了,平日裏的不苟言笑,完全不是一個風格啊。

周武王朝着我走了過來,我心裏一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周武王赫然對着我說,“哥,你是不是不記得我了。”

我愣了愣,心裏不禁一陣大喜,忍不住的笑了出來,“胖子?”

周武王哈哈大笑,“周王妃這些日子爲我療傷,也不知道怎麼的,以前的記憶突然就回來了,我本來還想着要不要給你個驚喜,想了半天,也沒想到一個好的招數,還是直截了當的告訴你吧!”

我整個人開心極了,雖然我也知道周武王就是我弟弟,但是他的意識裏一直沒有我弟弟的記憶,所以我也很擔心,我弟弟是不是會就此消失,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整個人差點開心瘋了。

總裁的小萌妻 要知道,和我最親近的人,還在身邊,莫過於是最開心的事情了,而他還是赫赫有名的周武王,指不定能夠讓以前霸權的周武王變成讓人歌頌的好人呢。

小胖子的性格,我還是比較瞭解的,絕對和周武王的性格截然相反,是個很不錯的性格,再加上有周王妃在旁邊幫忙,陰司的大大小小事情,要處理起來也是非常容易的。

不過現在基本上都交給了楊玄將軍在處理,他也就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了。

周王妃此時又開口說,“陳蕭,不過你也別太開心了,大王的性格有些不穩定,有的時候他會有你弟弟的記憶,但是有時候,他又只有周武王生前的記憶,雖然我也不明白原因,不過還是需要想辦法去治療的,讓他儘量全部的記憶都能恢復。”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無論結果如何,至少證明,小胖子還實實在在的活着,我弟弟依舊活着,過得很好,就夠了。

周王妃繼續開口對着我說,“我爹的事情,你放心吧,今晚上我和他聯繫,他是肯定會出來見我的,不過他會不會把你想要的東西交出來,這個……我可就真的不知道了。”

名門天后:重生國民千金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沒關係,只要你爹可以出來,就足夠了。”

周王妃嗯了一聲,然後對着我說,“好,那你稍微等一下,只有晚上的時候我,我才能和我爹聯繫上。”

因爲我來到酆都城,楊玄將軍他們知道了,也是趕緊讓我去大殿,好生招待我,看着狼妖的心情似乎也還不錯,大概也是因爲一家人終於團聚,狼妖也就不再去想桃三千的事情了,臉上全然都是笑意。

看着楊玄將軍一家人這麼開心,我心裏也跟着開心,幾番招待後,陽間已然到了晚上,陰司雖然看不出什麼變化,但是他們這裏也有可以看見

陽間時辰的鐘表,此時周王妃立即來到我的面前,對着我說,“一會我和爹在你們村子那裏碰面,你跟着我一起過去吧。”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跟着周王妃一同從酆都城走了出去,不知不覺,來到我們村子的門口,約莫過了半個小時後,果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老瞎子見到我也在旁邊,顯然很是驚訝,卻並沒有多問什麼。

周王妃赫然對着老瞎子說,“爹,陳蕭找您,因爲不知道如何聯繫你,所以拜託我來幫忙。”

老瞎子嗯了一聲,倒也沒有什麼責備的話語,也是讓我放心了。

周王妃轉身就離開了我們的視線之中,我立即對着老瞎子說,“現在的時機已經成熟了,我們需要無字天書,麻煩您還是把無字天書還給我們吧。”

老瞎子微微皺着眉頭,“鬼谷醒了?”

我嗯了一聲,心裏一沉,不會這兩個人彼此看不慣彼此,要鬧什麼事情了吧,我想到這裏就害怕的很,連忙對着老瞎子說,“你和鬼谷子的事情,可千萬不要耽擱到陰長生復活的事情,一開始你也是希望陰長生復活,這事情也就不要再耽擱了,還是麻煩您,趕緊把無字天書給我們吧。”

老瞎子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既然鬼谷已經甦醒,這無字天書自然也只有他才能看的的懂,留在我這裏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不過,我也是有要求的。”

我愣了愣,連忙追問老瞎子要什麼要求。

老瞎子赫然開口,“讓鬼谷與我比試。”

我愣了愣,“這個事情你們私底下約就是了。”

老瞎子一臉嚴肅的說,“鬼谷對我可是冷漠至極,恨我入骨,更不會與我有過多的交談,這其中,還是需要麻煩你來幫這個忙,我等了這麼久,就是希望能夠和他切磋一番。”

我愣了愣,看着老瞎子的樣子,我心裏也不禁在想,老瞎子這個人應該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但是又想打之前他做的事情,總是出乎意料,也總是亦友亦敵的,完全弄不懂老瞎子在想什麼,之前還騙了我盒子走。

種種的事情,讓我對老瞎子已經有了戒備之心。

老瞎子大概是看出來了我的猶豫,連忙就說,“這事情你要是不答應,我也的確就沒辦法幫你了,小夥子,沒有免費的午餐,你可要弄清楚。”

古老的情思 我愣了愣,這老瞎子可是在威脅我啊,可是一想到江離迫切的心情,我就知道無字天書可是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立即開口對着老瞎子說,“這事情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今天一定要把無字天書給我。”

老瞎子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跟我來。”

我愣了愣,老瞎子是要帶着我去哪裏?

我也沒有多問,立即跟着老瞎子的身後,一路跟着他走,走了約莫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到一片樹林之中,老瞎子赫然停下了腳步,我心裏一沉,他可千萬不要反悔啊,不然我這就沒辦法回去交差了。

老瞎子突然在空中劃了個陣型,像是在打開什麼結界一樣,不一會,面前赫然出現了一個洞口,我跟着老瞎子的身後,朝着洞口裏走了進去,赫然發現,裏面竟然是一個村子,而這個村子已經是不屬於陽間的。

老瞎子告訴我,這裏設置了結界,其他人是根本進不來,也找不到的,也是爲了保證無字天書的安全,我跟着老瞎子一直來到一個茅屋裏,

老瞎子緩緩從抽屜裏取出了一本書,遞給了我。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果然什麼都沒有,翻開也什麼也沒有,這應該就是無字天書。

老瞎子看着我說,“命就是命,無論發什麼什麼事情,都要學會承受。”

我愣了愣,有些不大明白老瞎子的這番話,忍不住的問了句,“您說的這個是指什麼嗎?”

老瞎子看着我說,“陰長生的復活其實早就有了答案,只不過沒有人願意去相信而已。”

我很是好奇,老瞎子說的話,我怎麼越聽,越是聽不明白。怎麼覺得,老瞎子的話裏有話,不過似乎是在提醒我什麼。

老瞎子也定然是看出來我一臉懵逼什麼也沒聽懂,就對着我說,“因果早就是註定了,無論後果是什麼,你們都要接受。”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老瞎子,忍不住的問了句,“您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老瞎子一臉高深莫測的看着我說,“天機不可泄露,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我愣了愣,心裏莫名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和這陰長生的復活有些極大的關係,難道陰長生復活,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嗎?

我仔細一想,陰長生要是能復活,必然是個好事情,可老瞎子說的是因果註定,莫非是說江離和陰長生嗎?

總覺得老瞎子說的這兩句話,是講的兩個事情。

我仔細一想,當初江離和枉生門做了交易,而這個交易是換取了不死不老不傷不滅的能力,而代價究竟是什麼,會不會和陰長生的復活有關係。

一想到這裏,我心裏就有些緊張,知道這一切的只有陸心,而我要弄明白的話,必須要問清楚陸心纔是,如果陰長生的復活會牽連到江離的話,這事情,可能就不那麼簡單了。

我連忙追問老瞎子,“您是說江離嗎?”

老瞎子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凡事不可強求,你們只能順其自然。”

話音一落,老瞎子便讓我離開這裏,我本來還有好多問題,卻直接被老瞎子給趕出了結界,我拿着無字天書看了看,心裏一沉,乾脆決定不要那麼快的把無字天書交給鬼谷子,還是先找到陸心問清楚才行。

回到之前的位置,我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避開了其他人,直接將陸心拉了出來,找了個沒人的角落,一臉嚴肅的看着陸心說,“我有個事情必須要問你,你別騙我。”

陸心愣了愣,一臉懵逼的看着我說,“你想問我什麼事情,幹嘛這麼神神祕祕的。”

我立即開口問了句。“當初江離跟你進行交易的時候,他的代價究竟是什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