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小紅一聽,那就不好拒絕了,只能點頭了。

席薇檸倒是無所謂,反正她就是陪他們的。

萬雲輝收拾文件下班,就隨口跟萬雲生說了一句吃飯的事。

萬雲生想了想,也跟著一起去。

「哥,嫂子還在家,等著你回去呢!」

「別管她。」

萬雲輝見他又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他也不好再說什麼。

一群人就在附近的五星級酒店吃飯。

席薇檸坐在唐勇銘他們身邊,細心給他們夾菜。

萬雲生外出,去洗手間,回來時,身邊就帶著了五十歲的中年男人。

一身合身西裝,舉手投足散發著高貴,微微一笑,充滿了吸引人的男性魅力。

這人就是殷文聰。

他步子直接朝席薇檸走來。

「不歡迎我嗎?」

席薇檸眨了眨眼睛,確定了眼前的人,真就是殷文聰,她連忙說:「不是,我就是太驚訝,在這裡地方,居然還可以看到首富。」

聞言,殷文聰忍俊不禁,「你啊,還是跟以前一樣,淘氣。」

原本是坐席薇檸身邊的郭彩雲,將位置讓了出來。

殷文聰一坐下,視線就一直看著席薇檸。

席薇檸有點不好意思,「殷叔叔你幹嘛這樣看著我?」

「沒什麼。」他在席薇檸身上,看到了唐小芯的影子。

「殷叔叔你是剛從聚會出來的吧!應該沒吃什麼,這裡的糖醋排骨,雖然跟我馮外婆,還有我媽媽,做的味道不一樣,但還是挺不錯的。」

「你啊,多幸福,有你爸媽寵著,還有其他人,都寵著你,你以後寵著你的人,只會多,不會少。」

席薇檸表示不認同他的話,撇了撇嘴,「反正殷叔叔有錢,你說什麼,那就是什麼吧!」

聞言,殷文聰又忍俊不住一笑,「你啊!」

語氣中充滿了無奈和寵溺。

「你最近怎麼都不跟億鑫聯繫?」

一聽,席薇檸拿著筷子的手,微微一頓,陡然覺得沒什麼胃口了,就把手裡的筷子放下。

原本到嘴邊,要問殷億鑫的話,腦海里又浮現了,她媽媽跟她說的話,於是,話也沒問出口。

「怎麼啦?」殷文聰好歹經商多年,小女孩的表情,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不是億鑫欺負你了?要是這樣的話,我讓他過來給你道歉!」

一旁的萬雲輝和萬雲生,聽了他話,有些傻眼了。

尤其是萬雲生,暗暗覺得自己,將殷文聰帶來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殷文聰仍然是對唐小芯,抱有愛意。

如今,就連對唐小芯的女兒,都比親生兒子,還要好。

真是讓人羨慕又嫉妒啊!

「不用!」席薇檸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我跟他也沒什麼,他比較忙。」

聞言,殷文聰的眉頭當即緊緊皺著。

他的兒子,是不是在忙,他心裡很清楚。

席薇檸忍不住低頭,咬著唇。

之前,她還以為是殷叔叔不喜歡她。

現在看來,反而是殷億鑫不想搭理她。

一想到這,她心臟驟然一緊,有些發疼。

她深吸了幾口氣后,覺得心臟沒那麼疼了。

她才抬頭看向殷文聰:「殷叔叔,我和億鑫之間,我們的事,我們自己會處理的,你呢,也別插手了。」

過多的插手,殷億鑫應該會更煩吧!

「你啊!」殷文聰注意到她的情緒變化,以及眼眶微微紅了。

最後,他什麼也沒說。

飯局散了。

萬雲輝和唐秀秀,送席薇檸他們三人回唐家。

走的時候,唐秀秀忍不住跟席薇檸說,「席家也不缺錢,沒必要勉強和委屈自己。」

這話,她不敢讓萬雲輝聽見了。

就是因為這些年,唐小芯對她私底下,真的特別好。

她才冒著被萬雲輝罵的風險,這麼勸席薇檸。

「姨是過來人,很明白感情是互相的,就算是一廂情願,那也別做,愛別人的那個人,太累,太辛苦了,你啊,找一個好好愛你的,包容的人,那才是最適合你的。」

席薇檸原本瞳孔發紅,蓄著水霧,卻見到唐秀秀的神色,頗為苦澀,不知不覺,眼中的水霧,也被她忍了回去。

「小姨,你是不是不開心?你要是……」

席薇檸是想說,實在不行,那就離,她以她爸媽,都是會在背後支持她家小姨的。

唐秀秀笑對她搖頭,不過笑容中,略透著苦澀與涼意,「小姨現在還有孩子呢!」

為了孩子,她什麼都能忍。

包括萬雲輝的以利為先,在外面偶爾身邊有人的事,她都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唐秀秀走後,馮小紅和唐勇銘也累了,兩個人洗完澡,早早睡了。

席薇檸卻一直睡不著,心裡沉甸甸地……

似乎有些明白了,她和殷億鑫之間……好像已經不太可能了。

另一邊,殷文聰回到了家。

干坐著家裡,等著殷億鑫。

十一點鐘,殷億鑫回來了。

一見到殷文聰,他眼中閃過訝然。

平時他爸都是十二點過後,才會到家的。

今天怎麼會這麼早呢?

「你今天又去找那個女人了吧!」

聞言,殷億鑫內心一凜,抿了抿唇,然後點頭。

「我就是看她可憐,我幫幫她。」

「她可憐?殷億鑫,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

「當年,她可是拿了我一大筆錢走人的,你覺得她可憐?」殷文聰冰冷的目光,夾雜一抹失望。

心不定,等徐家主母,推薦下去了,我認真寫這一本,會加更的! 黃然回到了非洲,這件事情很快就被全世界所關注他的人所知道,他那妖媚的臉蛋又一次出現在打假的面前,一身迷彩服,手裡拿著一把狙擊步槍,面對攝像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我回來了,我的目的就是把你們趕出去……」黃然面對鏡頭,輕輕的說了一句。而躲過聯軍對於黃然的回來也給予了極度的重視,如果說沒有黃然的龍牙是一條威猛的龍,那麼擁有黃然的龍牙就變成一條陰險的龍。黃然的神出鬼沒,還有那恐怖的戰鬥力和讓人猜不透的陰謀,讓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絲的恐懼……

而非洲的二百多萬軍隊加上本地的軍隊,一點點的開始收縮包圍圈,步步為營,上萬架戰鬥機在空中呼嘯著,形成一個強大的火力網,不管哪個地方發生戰鬥,他們都能在五分鐘之內支援,而聯軍這個時候心裡也充滿了自信,以機甲戰士、生化戰士、基因戰士、機器人、特種兵為先鋒,開始了大掃蕩的搜索……

在龍牙的基地,黃然站在那裡,看著基地裡面的沙盤,龍牙的高層都出現在那裡,臉上充滿了自信,黃然仔細的看著沙盤,眉頭輕輕的皺了皺,看樣子非洲的局勢卻是不太樂觀,準確的說是很不樂觀……

「看樣子我們必須衝出去才有活路,這次形式非常嚴峻,我們絕對不能和聯軍硬碰硬啊……」黃然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說。

「是啊!我們周圍有二百多萬軍隊,他們的包圍圈慢慢的縮小了,我們有很多基地已經被他們給掃蕩了出來,也損失了一些人,這次他們算是發狠了,只要發現基地,二話不說,先是一陣狂轟亂炸,幸好我們的人提前撤退,要不然肯定損失嚴重……」軍事這個時候站起來,嘆了一口氣,說著現在的困局。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這次來了很多強大的戰士,不僅來了一百機甲戰士,而且還來了一批生化戰士,這批生化戰士的數量具體不知道,但是他們的戰鬥力我卻有了一個大概了解,他們的戰鬥力,不比你們弱,甚至比你們更強一點……」黃然淡淡的說。

「恩,這個問題我們已經發現了,他們的戰鬥力卻是很強悍,我們吃過虧,第一次突襲就遇到了他們,要不是我們撤退的快,差點就被他們纏住……」軍事接著說,其他人也點點頭。

「我們必須衝出去,衝出這個包圍圈,不然的話等他們把我們層層包圍,即使我們是神仙也跑不掉,現在在我們外面有三層封鎖線,我們必須一舉衝出去……」黃然指了指沙盤,然後認真的說。

「隊長,不好衝出去啊!」軍事看了看沙盤,慢慢的說。

「我們的補給怎麼樣……」黃然關心的說。

「不是太多了,只能堅持半個月了,自從聯軍來到以後,我們的補給運輸線就徹底的斷了,就連中國政府也運不過來,所有的途徑全部被封鎖,而且我們的很多基地被摧毀,補給被炸了很多……」軍事無奈的說。

「通知手下的人,凡是這段時間從當地吸收的士兵,全部放下武器做會平民,我們不能讓他們再犧牲了,剩下的人,做好戰鬥準備,我們必須儘快突圍出去……」黃然嚴肅的說。

「是……」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行了一個軍禮。

在地下基地裡面,站著一群人,黃然看了看那些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抬起頭,慢慢的說:「兄弟們,我知道你們不願意離開,但是現在的形勢你們必須做會平民,知道嗎?你們就是我們龍牙以後的火種,你們放下武器不久代表你們停止了戰鬥,你們是要進入另一個戰場,美國那些資本家想佔有這片美麗的地方,我們覺對不能讓他們得逞,你們回去以後,就是組織人員,堅決不服從他們的統治,你們即將進入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明白嗎……」黃然大聲的說,那些人點點頭,這個時候他們知道,太子並沒有放棄他們,他們的聖子並沒有放棄他們,這就蘇夠了……

「聖子萬歲,聖子萬歲……」不知道誰教給他們這一個充滿中國味的口號,但是這句口號卻喊得很真誠……

「好了,都回去吧!記住你們的任務,總有一天,我會把這些美國士兵趕出非洲,這裡永遠是我們龍牙的天下,是我們聖子教的天下……」黃然充滿誘惑的說,那些當地的士兵慢慢的散去,而剩下的龍牙都是一些老龍牙了。僅僅剩下一萬人左右,但是這一萬人的戰鬥力卻是非常的強悍,進過這麼長時間的戰鬥,有些龍牙犧牲了,而活下來的龍牙都是強者中的強者。

黃然看著那些散去的龍牙,心裡充滿了愧疚,他們因為信仰自己,所以追隨自己,但是自己卻沒有能力帶著他們走向輝煌,走向他們想要的生活。黃然的心裡暗暗的發誓,總有一天,他會把這篇充滿戰爭的土地變成人間伊甸園。

「軍師,通知所有參加過第二階段訓練的龍牙,除了那些隊長留下,其他人都集合……」黃然這個時候認真的說,軍師點點都走了下去……

龍牙的基地,又一次重要的回憶召開了,黃然站在那裡,看著這群跟著自己經歷過生生死死的兄弟,心中充滿了好奇,這就是自己的兵,自己的兄弟……

「今天,我將帶領大家走出去,我們外面,幾百萬的軍隊在圍攻我們,我們必須衝出去,為龍牙保留火種,而你們,任務更加重要,我將帶領你們,吸引聯軍裡面戰鬥力最為強悍的軍隊,這一次是九死一生,也可能我們所有的人,都要死在突圍的路上,告訴我,你們怕不怕……」黃然大聲的喊著。

「不怕,誓死追隨太子……」所有的龍牙都單膝跪了下來,大聲的喊著,語氣裡面充滿了狂熱,此刻他們對於黃然已經到了一種敬仰的地步。

「好,現在我們開會……」看著幾百名經過第二階段訓練的龍牙,黃然自豪的說。至於會議的內容,也只有經過第二階段訓練的龍牙知道。召開會議以後,所有人的眼光中多了一種堅毅和野心,臉上充滿了自信。

「好,大家都清楚了吧!當隊長的回去,你們的任務就是在我們吸引走那些人的注意力之後,帶隊突圍出去,記住了嗎?」黃然嚴肅的說。

「記住了……」所有的龍牙大聲的喊到。

「出發……」幾百名士兵隨著黃然走進了雨林深處,大炮他們看著黃然的背影,僅僅的握著拳頭,他是多麼想追隨太子一起去戰鬥,但是他卻不能,因為他們還有更加艱巨的任務。

「美國佬,這個仇早晚一天我們會報的,你們都給我記住,龍牙絕對不允許再有第二次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總有一天,會讓所有的人在我們腳下顫抖……」大炮嚴肅的說,後面那些經過第一階段訓練的龍牙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拳頭,心裡有一個喊聲,那就是變強,變強!

夜色慢慢的暗了下來,黃然手裡拿著一把自動步槍,和幾百龍牙快速的前行著,他們的目標這次就是吸引那些超能士兵,而有自己這個超級誘餌,不害怕他們不上當……

黃然走著走著,突然舉起了受,所有的龍牙都停了下來,黃然看著遠方,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然後做了幾個手勢,所有人都點了點頭。

而在美軍基地裡面,一個生化人突然站了起來,鼻子嗅了嗅。

「有敵人……」這名生化戰士突然站了起來,所有的戰士都快速的沖了出去,那名生化戰士不算強大,但是嗅覺卻比一般的生化戰士強了很多倍,他的嗅覺比訓練有素的軍犬還要強很多倍,很多次能纏住龍牙都是因為有他的存在,如果不是龍牙有特殊的反覆掩蓋了氣味,早就被這些生化人找到了老窩……

「他們發現我們了,沖……」黃然那雙眼睛可是無限透視的,軍營裡面的一切都擋不住他的眼睛,向著一個最容易突圍的地方沖了出去。

幾百名進過第二階段訓練的龍牙展現出強悍的戰鬥力,他們用的武器都是最先進的,那些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放到了一大片……

「哈哈,美國佬,老子說過你們都得死……」黃然的聲音傳了出來,飄蕩在空中,所有的美國士兵都聽到了這個聲音。

「太子出現了,通知所有的人,太子出現了,他正帶隊突圍,讓所有的人都過來增援……」一名生化人這個時候嚴肅的說,另一個戰士點了點頭,開始發布消息,而幾台機甲這個時候也發布太子率隊突圍的消息……

所有的生化戰士,機甲戰士、基因戰士,機器人都想著黃然的地方攻了過來,而黃然卻帶領著龍牙向外面沖了過去。

「哈哈,死去吧……」黃然手裡的衝鋒槍發起的怒吼,一個個普通的士兵倒下了龍牙們也快速的向前沖著……

「哼,又是你們這些難纏的小鬼,老子劈了你們……」黃然這個時候扔掉手裡的槍,從身後拔出一把大劍,正是那把斬龍劍,這也是斬龍劍的第一次見血……

一名生化戰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黃然一劍砍掉了腦袋,在這裡的有十幾名生化戰士,有幾名已經被龍牙給解決了……

一台機甲快速的攻了過來,手裡的機關炮發出了怒吼,黃然飛快的躲開,有鑽入了叢林中……

(下午自習課,笑笑翹課了,呵呵,為了你們,夠意思了吧!花花趕緊給吧!今天都沒有漲鮮花呢,給點鮮花好讓笑笑更加有動力啊!) 「……」

見他不出聲,殷文聰又不悅冰冷說:「我教你經商,管理公司,而不是用來去同情,一個不值得同情的人,她是否還跟你說了什麼?今天就一塊跟我說了吧!省得我後面,處理這個破事。」

過了幾秒,殷億鑫沉聲:「爸,你雖然是給了她不少錢,可是她後來被人騙了,一分錢都沒有了,這麼多年,她就孤苦伶仃一個人過,她是好不容易下定決心,才來找我的。」

「你幫她,你用什麼幫我?」

「不動殷家一毛錢?自己去打工?」

「……」

「或者你跟她擺地攤?」

「殷億鑫,我養了你這麼多年,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你把我的臉,以及殷家的顏面,擺在哪了?」

「爸,就算是擺地攤,那也是做生意,我並不覺得丟臉。」

「我問你。」殷文聰仍然綳著臉,不高興看著他,「你打算將小檸檬冷落到什麼時候?」

「我……我沒冷落她。」

聞言,殷文聰冷嘲一笑,「這麼說,你對她很好了?」

「……」

「你知道席家,安排她相親的事嗎?」

「……」殷億鑫抿了抿嘴。

他不知道,小檸檬也沒跟他說。

陡然之間,殷億鑫頓時才想起,小檸檬好像也有兩天,沒給他發信息了。

「我當初是想小檸檬,當殷家的兒媳婦,讓你追人,我也是問過你的,問是不是真心喜歡小檸檬,你回答是。當時我又還說了,我不勉強你,也不必為了我,去勉強你自己。」

殷文聰冷眼看著他:「我想你還是記得,你是怎麼回答我的吧!」

「……」殷億鑫當然記得。

他說,他是發自內心,喜歡小檸檬的。

「如今才過了多久?你把你自己說的話,都拋之腦後了嗎?還是你覺得你的話,不值錢,不值得去履行?」

「爸,我沒有,我只是……」只是心裡很糾結,很矛盾,不知道該不該,再繼續喜歡小檸檬。

生他的那個女人,跟他說了,原本是有機會,帶著他,一起留在殷家,成為一家人,都是因為唐小芯,他爸不得不將她趕走。

才導致了,他們一家三口分離。

他原本不是很信文采秀的話,但他問了,他爸還是那麼得喜歡唐阿姨。

想必,真的如文采秀所說的那種。

他內心很紊亂,就想著靜一靜。

偏偏小檸檬就一直給他發信息,給他打電話。

他心煩,信息也不回,電話也不接。

乾脆就外出走走,結果就看到文采秀在撿破爛,這麼可憐,他就想著幫幫文采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