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世劍芒而出,讓天地都在跟著抖動,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中年男子霸氣的手段震驚住。

「這把劍難道是藏龍劍?」人群中,齊雲飛駭然出聲,臉色極具的變化:「我明白了,怪不得看著這位前輩這麼眼熟,原來他是南域鼎鼎大名的李化龍前輩。」

「李化龍?是瓊仙派李浩楠前輩的弟弟?」

「恩!」齊雲飛臉色凝重的點點頭,轉頭看向瓊仙派的洛南,嫦曦和秦怡三人。

此刻,洛南和嫦曦臉上具是洋溢著微笑,李浩楠是他們瓊仙派長老,但值得一提的卻是李浩楠的親弟弟,李化龍。此人年紀比李浩楠小十歲,但天賦驚人,神通高深。此次蠻荒古林執行,李化龍也是受了李浩楠的邀請前來。

即使李化龍並非瓊仙派的弟子,但和瓊仙派交情深厚,洛南和嫦曦他們自然會引以為傲。

而這時,那名之前站在李化龍身邊的中年美婦也出手了,玉手一張,五彩仙氣瀰漫,化作一朵奇葩在空氣中綻放,片片花瓣如天刀般鋒銳,斬向靈山之路。

「姑姑打得好。」人群秦怡小臉漲紅,揮舞著小拳頭大喊大叫。

「是瓊仙派的百花仙姑,怪不得有如此驚人的實力,幾乎可以和李化龍相比美了。」三清子喃喃道。

與此同時,各大勢力的老輩人物也相繼出手,在場的每個人都是大神通者,這一出手必是不凡,引動十方雲動,天地昏暗下來,似是滂沱大雨侵襲一般。形形色色的神通綻放光華,秘寶划空,絢爛多姿。

「轟轟轟轟!」

爆裂聲響震動蒼穹,天地似乎都在跟著搖晃,令五指山前一些修為較差的人站立不穩,險些摔倒。

迦葉目光炯炯的看著這一幕,眼神嚮往:「這就是南明大陸的大神通者嗎?果然擁有移山填海的實力。」

怪不得,迦葉終於明白,怪不得CYD小組的成員進入南明大陸后,即使仗有高科技武器,也不敢走出北域地帶,只能蝸居在那裡。在這種大神通者的面前,那些什麼高科技武器根本就不夠看,神通可以勝過一切。

「變強!一定要變強!一定成為大神通者!」迦葉心中暗暗發誓,對這種大神通嚮往無比。但他知道,此刻最重要的是恢復往昔的實力,而不是在這空洞的幻想。

「轟轟轟轟!」

各種大神通者出手,五指山被打得晃動不已,靈山之路也在跟著顫動。但此刻五指山山壁上的四個梵文卻亮如曜日,化作四尊大佛,共同出手抵抗諸位大神通者的攻擊。

五指山前,劍氣狂舞,神通光華四溢,一般修士根本無法立足,只能遠遠地退開。

「叱!」

就在這時,一抹殘餘的劍氣突然朝著迦葉這邊飛來,沿途所過,盡數摧毀。

迦葉駭了一跳,他現在修為盡失,難以自保,若是被大神通者的劍氣擊中,那就算是有不滅琉璃體相護也死翹翹了。

「後退。」雪倪失聲道,抓住迦葉迅速的朝後退去,躲過了那道劍氣的攻擊,但饒是如此,依舊大大的狼狽了一把。

一時間,周圍不少奚落的目光朝著迦葉這邊投來,眼中儘是嘲諷。

「不知死活,明明是個廢人,跟著湊什麼熱鬧。」不少人低聲嘲笑,甚至有人大聲的奚落。在他們看來,迦葉現在根本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失去了修為的他,等同於沒有了爪牙的老虎。

「迦葉小師傅,咱們還是退後吧,在這裡恐怕會被大神通者的攻擊波及到。」雪倪建議道。

迦葉沮喪的點點頭,感覺自己成為了累贅,心中百般苦澀。

「轟轟轟轟!」

諸位大神通者對五指山的轟擊依舊沒有結束,這時候,連月華寺的秋葉大師也出手了,不過這位老僧人並沒有主動出擊,而是施展玄妙的佛門真法,打出一片耀眼的金光,金光化作一個巨大的「卍」字出現在半空中,牽動住了靈山之路上面的那四個梵文。

「好!」

諸位大神通者大喝一聲,秋葉大師乃是佛門比丘僧,佛法精深,由他來暫時拖住那四枚梵文字元,這樣一來,其餘人便有機會徹底的打開靈山之路的封印。

接下來,面對五指山的進攻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眾人似乎都已經麻痹了,只是進行著機械化的轟擊。但漸漸地,靈山之路的封印也被一層層削弱,五指山壁上那四個金色梵文越來越模糊,眼看著就要浸滅。

「轟隆隆!」

這時候,一聲震動蒼穹的劇烈聲響乍起,五指山上的金色門戶光芒大放,門戶大開,山壁上的四枚梵文在諸位大神通者的合力下,終於被瓦解掉。

大神通者出手,自然與眾不同,饒是五指山是天牢地獄,也要被崩壞。

「成功了!」眾人一片沸騰,成百上千道炙熱的目光聚集在靈山之路的入口處,恨不得立刻就要衝上去。

諸位大神通者也是輕鬆了一口氣,緩緩的降落在五指山前,目光凝重的望著靈山之路所在的方向。

那巨大的金色門戶中,五彩仙氣更加濃郁,撲面而來,可以聞到淡淡的馨香,彷彿有絕世奇珍藏在裡面,牽動著每個人的心。

「嘿!」

當下,李化龍第一個凌空而起,腳步在空氣中一點,直接飈射了出去,身形一動,直接進入到了那金色的門戶中。

「我靠,這傢伙太大膽了,竟然沒頭沒腦的衝進去了,萬一有什麼陷阱怎麼辦?」冷傲輕叱一聲,但也不再羅嗦,跟在李化龍的身後進入到了靈山之路中。

「走吧,進去看看,到底是否真的有神葬。」白花仙姑朝著李浩楠看了一眼,兩人相繼衝進了靈山之路中。

接下來,幾乎不用吩咐,各大勢力的老輩人物一個接一個的進入到了金色門戶中。眼見這些人沒有任何兇險的走了進去,各大勢力的弟子也不能平靜了,跟在這些老輩人物身後蜂擁了上去。

迦葉將一切看在眼中,不動聲色,轉頭看了一眼雪倪,道:「雪倪,我們進去吧。」

「恩,兩位師兄,你們保護好迦葉小師傅。」雪倪吩咐道,小臉凝重,她這次可是擔當著重任,因為只有她自己可以感應到古佛舍利所在的位置,迦葉能否恢復修為,全部取決於小尼姑。

「放心吧,沒問題。」九真九難認真的點點頭。

「吼吼!」黑妖似是感覺到自己被忽視了,忙低吼一聲,跳到了迦葉的肩膀上。

「好好好,這次我的命,要讓你這小傢伙來保護了。」迦葉笑著拍了拍黑妖的頭。

……

「迦葉,你這個廢人難道真的想進去?」突如其來的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不遠處洛南和嫦曦走了過來,在兩人身後,還有秦怡以及齊雲飛和齊心兩兄弟。

「又是你們,你們到底想怎樣?」雪倪臉色一變,擋在迦葉身前嬌喝道。

「呵呵呵呵,小尼姑別緊張,我們只是來奉勸一句。」齊雲飛皮笑肉不笑,玩味的看著迦葉,道:「現在的他不過是廢物一個,我絲毫興趣都沒有,更何況冷傲長老吩咐了,你們月華寺的面子我們還是要給你的,只不過……我還是要勸你們一句……靈山之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九真九難站出來喝道。

「意思還沒聽懂嗎?靈山之路再怎麼說也是神葬之地,怎麼能是人不是人的都可以進去。」洛南一臉嘲笑的說道,言語所指,自然不言而喻。

「這是我們的事情,用不著你們管。」雪倪嬌喝道,現在迦葉沒有了修為,雪倪儼然成為了幾個人的核心股。

齊雲飛笑道:「我們言盡於此,你們非要進去我也不阻攔,不過對於某些人來說,有些地方是去不得的,當心丟掉小命。」

說完,齊雲飛大笑一聲,和洛南嫦曦等人共同走進了靈山之路。秦怡朝著迦葉狠狠地白了一眼,凶神惡煞的沖著迦葉比劃了一下粉嫩的小拳頭,而後也進入了靈山之路。 迦葉深深地吸了口氣,全當是一群野狗在犬吠,根本不往心裡去,也沒必要為了這種事斤斤計較,他現在首先要做的,是想辦法恢復自己的修為。

「走吧。」迦葉淡淡道。

「恩。」雪倪點點頭,走在最前面,率先凌空而起,飛進了五指山壁上那金色的門戶中。

迦葉如今修為盡失,黑妖變回了本體,形如一座小山般大小,將迦葉駝在背上,衝進了金色門戶中。

一片耀眼的金光在眼前瀰漫,金色門戶打開,將迦葉他們籠罩了進去。即使迦葉現在修為盡失,但還是能感覺到精神奕奕。且就在這片金光掃過身體的那一刻,迦葉突然感覺到體內斷裂的經脈像是一下子被激活了一般,變得十分有活力。

這一發現頓時讓迦葉來了精神,這片金光毫無疑問是純正的佛家金光,對自己的傷體有益。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或許古佛舍利真的可以讓自己體內斷裂的經脈重新接上,重新踏上修鍊的道路。

金光散去,迦葉目睹面前的一切,饒是他已經做了心理準備,也是微微愕然。

「這就是五指山的內部?似乎是一片獨立形成的小天地。」雪倪說道。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山谷,足足有兩個城池一般大小,山谷中多有奇岩怪石,古樹參天,流泉飛瀑,獨立的小天空之上,竟然懸挂著兩顆太陽,炙烤著這片山谷,將山谷中的一切全都鍍上了金黃,看上去莊嚴宏偉,氣勢磅礴。

當然,這兩輪太陽並非是真正的太陽,完全是大神通演化而來的。但即使如此,山谷中的溫度依舊極高,是外面的數十倍,置身在這片山谷中,宛如身在火焰山一般,普通人根本無法在這裡生存。

饒是雪倪,九真和九難都不得不運功抵抗。

「好熱的地方,這怪地方竟然有兩顆太陽。」雪倪驚訝的張著小嘴。

「這就是五指山的內部嗎?是片獨立的小世界,只有超越大神通者的存在才有資格建造這種小世界,可見,這這坐五指山中,曾經來過一位超越大神通者的存在。」九真和尚說道。

「超越大神通者?還有這種存在嗎?」 總裁小妻太搶手 迦葉倒是挺意外的,他對南明大陸了解的太少了。

「那是自然,據說……咦?迦葉小師傅,難道你可以抵抗這種高溫嗎?」九難和尚剛要解釋,卻發現迦葉跟沒事兒人一樣站在他們身後,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這座山谷中的高溫。

要知道,此地普通人根本無法生存,會被高溫炙烤而死。但迦葉修為喪盡,按理說應該和普通人無亦,卻依舊不受任何影響,和他們談笑風生。

「呵呵呵呵。」迦葉笑道:「我修鍊的功法可以改變體質,就算修為喪失,但體魄卻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原來如此。」九真九難和尚具是露出意外之色:「莫非是不滅金身嗎?」

在佛門之中,確實存在著「不滅金身」這種奇功,但據說是至高無上的佛門煉體大*法。就連月華寺也沒有,「不滅金身」的功法存在於南明大陸第一大佛門聖地之中。不過迦葉所修鍊的「不滅琉璃體」,品級還要在「不滅金身」之上。

雪倪抿嘴不說話,他知道迦葉修鍊的奇功與眾不同,乃是流傳自上古的功法,不能輕易外傳,更不能告訴別人,就算是九真和九難,亦或者是秋葉大師,雪倪都沒有告訴。

「雪倪,古佛舍利在什麼地方?」迦葉現在最操心的,還是儘快找到古佛舍利恢復自己的修為。

小尼姑美眸緊閉,長長的睫毛抖動,清秀的面頰看上去恬靜無比。在她的體內,洋溢出一片純凈的佛家金光。

片刻后,小尼姑沮喪的睜開眼,道:「好像不能感應到具體的方位,這裡似乎有一層精神波動在阻礙我,也許和五指山有關係。」

「沒有詳細的坐標也行,只要告訴我大概的方位就可以了。」迦葉說道。

「東北方向,45度。」雪倪淡淡道。

「小黑,我們走。」迦葉已經迫不及待了,直接命令坐下的黑妖。

黑妖低吼一聲,直接化作一道黑影竄了出去,朝著山谷中的東北方向奔了出去。黑妖的母親當初受難之時,迦葉曾是第一個出手相救的人,雖說最終沒有成功,但小傢伙特別有靈性,打從心裡感激迦葉,不然也不會從狼谷出來就率先找上迦葉,對迦葉的命令自然十分遵從。

「小黑,迦葉小師傅,當心有危險。」雪倪喊道,但已經來不及了,小黑和迦葉已經跑遠。

「兩位師兄,你們去找師叔,我去陪著迦葉小師傅,他這麼橫衝直撞,如果遇到其他勢力的人就麻煩了。」 懶漢得以重生 雪倪說道。

「恩,你們當心點。」九真九難說道,他們也知道迦葉之前的罪過不少大勢力的弟子,現在迦葉修為盡失,那些大勢力的弟子說不好會報復他。

當下,雪倪緊緊的跟在迦葉身後追了上去。

……

山谷之中,迦葉騎在黑妖的悲傷迅速奔跑,一口氣跑出二三里。這時候雪倪已經追了上來,腳踩一朵白蓮攔在迦葉面前,急道:「迦葉小師傅,你先不要太心急,這裡說不好會有什麼危險,而且遇到其他大勢力的人就麻煩了。」

迦葉心不在焉的點點頭,道:「雪倪,你再感覺一下,看能不能把古佛舍利的具體方位找出來。」

雪倪搖搖頭:「不行,在這五指山內部,我的感應沒有那麼強烈。而且,迦葉小師傅你現在不能太亂來,先冷靜一下。」

「我現在急需恢復實力,叫我怎麼冷靜下來,現在我總算知道,沒有實力在這片天地是活不下去的。」迦葉迫切道,眼中凶厲之色閃爍,有多少人想要至他於死,有多少人不想讓他活著走出蠻荒古林,他不想坐以待斃,只有實力,才是存活的根本。

「迦葉小師傅,你聽我說,你現在必須得聽我的。」雪倪認真道,小臉緊繃,絲毫不怯弱的和迦葉凶厲的眼神對視。

迦葉也是微微愣了一下,她也是頭一次見到雪倪露出這種表情,往常這小尼姑都是一副怯生生的姿態,單純善良,頭一回表現出這麼嚴肅之色。

「好吧……」無奈之下,迦葉只能點頭答應。

「小黑,你也不能胡鬧聽到嗎?」雪倪表情嚴肅,生怕黑妖受到迦葉的挑唆胡來,畢竟相比於自己,黑妖還是最聽迦葉的話。

「吼!」黑妖酷酷的點點頭。

當下,由雪倪走在最前頭,迦葉和黑妖走在後面,兩人一獸慢慢的朝著這片山谷的深處探索而去。

炙熱的山谷中,充斥著一股祥和的氣息,似乎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兇險。

迦葉此刻心情平靜下來,也不由的環顧四周,打量著這片山谷中的景色。五指山是他來到南明大陸的第一站,也是自己命運的轉折點,可以說五指山在迦葉心裡有著至關重要的地位。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錯覺,迦葉總感覺自己特別在意這種地方,彷彿五指山就是他的家,而不是困了自己二十年的牢籠。

「為何會有這種感覺?」迦葉自己心中都納悶,無奈的摸著光頭。

假面嬌妻 「嘩啦啦!」

湍急的水流之聲傳來,前方是一掛銀河般的瀑布,水流湍急,直上直下。但由於在兩輪太陽的炙烤下,這瀑布的顏色呈現出淡淡的金黃,彷彿是一條無爪金龍從天而降。

「真是奇了,此地如此炙熱,為何這裡的水流沒有乾枯。」雪倪說道。

「也許這些都不是真實的景象。」迦葉心中沒來由的冒出一句話,張口說了出來。

「不是真實的景象?莫非是幻境?」雪倪意外道。

「也不像。」迦葉搖搖頭,沉吟良久,不曉得哪裡來的一種古怪感覺,道:「或許這裡的景色只是神通演化出來的吧,與外界的一切各不相同。」

「也許如此。」雪倪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兩人一獸繼續往前走,但就在他們即將邁過這條大瀑布之時,一道十幾丈長的刀芒貫穿而出,如同一條紫龍衝破水浪,直接朝著迦葉劈斬了過來。

與此同時,空氣中綻開出一朵奇葩,化作一把把鋒銳的天刀斬殺過來。

「有埋伏,他們果然不死心!」迦葉瞳孔緊緊的收縮。

「吼!」

坐下的黑妖一聲咆哮,一道水桶粗細的雷光噴涌而出,直接與那道十幾丈長的刀芒碰撞在一起。半空中響起了一片震耳欲聾的雷動聲音,刀芒和雷光相互抵消,共同崩碎。

「賊禿,你今天死到臨頭了!」

冰冷的聲音在迦葉背後響起,一道紫光破空而來,直點迦葉的後腦勺。

「吼!」

黑妖再次咆哮,后尾如鐵鞭一般舞動,狠狠的抽打在那道紫光之上。

紫光散去,一襲白衣的洛南現出身形,手指上帶著那件骨刺指環,如同蜂尾一般尖銳,爍爍放光,一臉冷笑的盯著迦葉。

「洛南,你還真不死心。」迦葉拳頭緊緊地握在一起。

ps:抱歉,更新完了。 伏殺開始,洛南,嫦曦,秦怡三人從瀑布後面殺了出來,準備伏殺迦葉。他們的冤讎早就結下,當初迦葉當著眾多大勢力的人讓洛南難堪,以洛南的心胸自然不會饒恕他,非要斬殺迦葉方能緩解這種仇恨。

洛南笑容猙獰,道:「迦葉,沒料到自己會有今天吧,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注意,你想去找古佛舍利,對不對!」

「古佛舍利本來就是我們月華寺的。」雪倪脆聲喝道。

「不錯,舍利是你們月華寺的,但它也屬於整個南域的,尤其是不能落在這賊禿的手上。」洛南喝道:「你想靠古佛舍利恢復你的修為對吧,你們之前的談話我已經聽到了。」

「那又怎樣?」迦葉眼睛眯了起來,腦中思索著脫身之計。

「既然成為了廢人,就老老實實的做一輩子廢人吧。」嫦曦道,白裙掀起,婀娜多姿的身段凹凸有致,如仙子臨凡,卻透發出強烈的殺機。

迦葉嗤笑:「你們好不容易進入了五指山,不去找你們的神葬,跟我在這兒磨嘰什麼。」

「殺死你,我才能心安理得的去找神葬,而且對付現在成為廢人的你,根本耽誤不了我們多少時間。」洛南嘴角帶著玩味的笑容。

「臭和尚,你納命來吧,本姑娘說過遲早要收拾你的。」秦怡大眼睛瞪得溜圓,一對小虎牙晶瑩放光。

「嗡嗡嗡!」

一片耀眼的佛家金光湧出,雪倪雙手合十,頭頂僧帽飛起,一頭黑色的秀髮飄舞,聖潔出塵,如菩薩轉世,眉心中一點紅痣:「迦葉小師傅,你先走,我來拖住他們。」

「吼!」

黑妖也是低聲咆哮,口中吞納著雷光。

迦葉皺眉,舉步不前,但他心思果斷,知道自己留下來根本幫不了什麼忙,當即道:「小黑,你留下來相助雪倪,事成之後來找我。」

說完,迦葉轉頭就跑,朝著之前雪倪指引的地方跑去。並非他不地道,而是眼下這種情況,他留下來只會拖累雪倪,那種什麼「要死死在一起」的狗屁話,迦葉自然也懶得說,也懶得去做。

「賊禿,你跑得掉嗎?」嫦曦嬌喝一聲,妖媚的丹鳳細眼上跳,滿頭長發舞動,手中的大刀更是激發出十幾丈的刀芒。

在迦葉心中,女關公這個名號,她是背定了。

白蓮綻放,清香無比,小尼姑雙目綻放出佛光,若菩薩臨凡,抬手攆出一串佛珠打出去,將嫦曦攔了下來。

另一邊,黑妖一聲暴吼,沖向洛南。小黑身負龍種,不管是潛力和實力都可以和洛南一拼,即使洛南仗有秘寶在手,也無法奈何得了黑妖。畢竟以洛南的實力,根本無法發揮出秘寶的真正威力。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就像是李化龍手中的藏龍劍,那同樣是一件靈器,但同等的靈器在李化龍手中和在洛南手中所施展出來的威力卻是天差之別。

「小師妹,你去追那賊禿,他現在已經是個廢物了,鬥不過你,見面之後直接斬下他的頭顱。」洛南被黑妖纏住,一時間無法脫身,只能沖著秦怡喊道。

「好!」秦怡痛快的答應,她恨死迦葉了,自然不會放棄這次教訓迦葉的機會。當下,秦怡腳踩玄妙的步法,化作一團幻影追了上去。

迦葉逃出去數千米,但還是能聽到身後震耳欲聾的打鬥聲,佛光衝天,雪倪和黑妖正在力斗洛南和嫦曦,心中不禁為雪倪擔憂,面對洛南那樣的對手,不知道這小尼姑能不能取勝。但迦葉知道自己現在不能停下來,一旦停下來,就辜負了雪倪的一片心意。

「一定要找到古佛舍利!」迦葉心中決絕,頭也不回的往前跑。

「臭和尚,你死定了,」這時候,身後傳來清脆的嬌喝之聲。

迦葉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誰,心中暗暗叫苦,這下完蛋了,之前秦怡落在自己手中的時候,自己曾對她百般羞辱。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此刻自己修為盡失,和普通人無亦,這要是落在這個小魔女手中,那還活得了嗎?

「跑啊~~~你倒是跑啊~~~就算逃到天要海角我也能追上你。」秦怡若閑庭散步一般跟在迦葉的身後,若貓戲老鼠,不急不緩,似是要有意嘲弄一下迦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