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魂未定,朱清宇已如魑魅一般來到眼前,如意神掌噼啪幾聲悶響,還沒看清招數呢,幾個人胸部各中一掌,三個身着夜行服的嘍羅當即倒地,口吐鮮血。

馬四中掌後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雖然也吐出一口血霧,但他到底功夫不淺,堅持着站了起來。

郭朝龍中掌後也倒退幾步,胸口發悶,他強制壓下一口氣,纔沒讓那一口熱乎乎的東西涌出來。

朱清宇這一招只用了三成功力,與先前一樣,他並不想置他們於死地,而是想制服他們,交公安部門處置。

郭朝龍又深吸一口氣,雙掌下壓,那一口熱乎乎的東西迴流到了胃裏。

馬四來到郭朝龍身邊,拉開了架式。

“讓我來教訓他們!”鄧紅櫻又開始叫嚷了。

朱清宇這回沒有聽她,雖然知道她與郭家有着血海深仇,但是他不想耽誤太多時間,他還想回公司看看。

“出招吧!你兩個一起上,打得過我就放你們走,打不過就束手就擒吧!”朱清宇說罷,招了招手。

郭朝龍和馬四對看一眼,臉上透出些許殺氣。

郭朝龍並不說話,他知道在這生死關頭多說無益,只有硬着頭皮上了。

他上前一步,顯得鬆軟無力的樣子,只有眼睛閃着精光,並與朱清宇冷峻的目光對視着。

突然空氣盪開,郭朝龍“呀”的一聲大叫,右拳直搗朱清宇面門,快如閃電,一般人根本無法讓開。

哪想到朱清宇一動不動,當對方拳頭快到面門時突然偏頭,郭朝龍一拳落空!

朱清宇正想借勢拿住他的拳頭來個順手牽羊,哪想郭朝龍突然收回右手,擡起右腿踢向朱清宇的襠部。

朱清宇趕緊用左手掌下劃抵擋,哪知郭朝龍這一招是虛招,右腳突然收回,一個騰躍,左腳彈出,直向朱清宇胸部踢去!

這三招連貫性極強,動作訊猛,防不勝防,就算是高手也難躲過。

就是朱清宇這等頂尖高手也吃驚不小,心裏不得不承認這郭朝龍的確不愧爲郭家小字輩中的第一高手。

而朱清宇又是誰呢,雖然他今天不想用神力戰鬥,但就算以本色的功夫也足可應付自如。


見對方飛腿踢來,他後退一步,側轉身體,右手一撩,化解了對方攻勢,再一拉,那郭朝龍便從空中重重摔了下去,屁股首先着地,嘴巴一歪,吼出一聲痛苦的**。

馬四見狀,凌空一個雙飛腿襲來,朱清宇此時已經轉身,似乎沒覺察,但當飛腿到了他耳門邊上時,他擡手一擋,同時抓住了馬四的左腿,順手一擺,那馬四便被摔到了石橋的護欄上,只聽“噗”的一聲,似有輕微的**聲傳出,接着沒了聲息。

此時郭朝龍摸着屁股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並無大礙,又拉開了架勢。

而這個時候鄧紅櫻在朱清宇的懷中亂打亂踢,雖然她只是半個大神的功力,但是她穿着尖尖的高跟長皮靴,踢起人來還真是難受。

沒辦法,他只得將她化出,讓她來解決問題。

手一揮,鄧紅櫻如戰神一樣站在郭朝龍面前。

“郭朝龍,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誰!”

“鄧、鄧紅櫻?”

“哼,算你沒眼瞎,那就叫你認識一下老孃!”

說罷,挺胸上前,直接擡起右腿踢了出去!

郭朝龍輕哼一聲,他和郭應龍一樣,認爲這鄧紅櫻全靠朱清宇撐着纔敢向自己挑戰,否則也只有舉手投降的份。

見鄧紅櫻的長腿到了小腹前,他急忙氣沉丹田,試圖以少林硬氣功接住這一招,並將她反彈倒地。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一腳就如八磅鐵錘重擊而來,“啪”的一聲,他倒飛出兩丈,重重落地!

郭朝龍大驚:這鄧紅櫻何時具有了這麼大的功力?

正在驚疑,鄧紅櫻又到了眼前,他一咬牙,揮拳迎了上去。

這鄧紅櫻雖說有半個大神的功力,但畢竟沒有學過拳術,不懂武功,只以蠻力橫衝直撞,那郭朝龍看準她這個弱點,靈活地閃躲着她的襲擊,伺機出手,鄧紅櫻腹部捱了他一拳,背上被他踢了一腳,差點倒地。

朱清宇在旁邊觀戰,心想不讓你出來你非要出來,那就讓你嚐嚐郭朝龍的少林功夫的滋味吧。

此時鄧紅櫻的耳腮又中了一拳,嘴角鮮血流出。

而她更是越打越氣,雙眼噴火,玉牙咬碎!

那郭朝龍臉上洋溢着得意之色,全然忘記了還有朱清宇在旁邊,看來他具有超乎尋常的定力。

只見郭朝龍呼出一口氣,將內力發至雙掌之上,朱清宇用夜眼看去,他雙掌陡然變黑,微微顫抖。

朱清宇大驚,叫道:“鐵沙掌!”

而郭朝龍已運足力氣,雙掌向鄧紅櫻狠狠推出!

“紅櫻閃開!”一條黑影閃過,鄧紅櫻被朱清宇抱開,在地上連續滾動。

郭朝龍雙掌推空,一股黑氣從手掌中噴出!

一看鄧紅櫻被朱清宇救走,惱怒萬分,縱身躍上半空,大叫:“童子拜佛!”

這一招力墜千斤,如果擊中,對方必身受重傷或者死亡。

此時朱清宇抱着鄧紅櫻滾到了石橋中間,見郭朝龍凌空砸下,急忙推開鄧紅櫻,雙腿向空中踢去。

“啪啪”兩聲,雙腳與郭朝龍的雙腿相擊,郭朝龍倒飛向空中,又以雷庭萬鈞之勢向鄧紅櫻砸來!

朱清宇急忙起身,一招“猛虎推山”飛撲過去!

雙掌擊在郭朝龍背上,郭朝龍失去重心,墜落到石橋下面,“撲嗵”一聲,掉進楚溪河中。

這時幾個人影晃動,一個聲音叫道:“開槍射擊!”


朱清宇一聽,急叫鄧紅櫻抱起,飛身翻越石橋,到了橋下。

“噠噠噠噠!”

“叭叭叭!”***、手槍同時響起,密集的子彈從石橋上飛去。

朱清宇靠在橋墩上,他將鄧紅櫻化成小人兒放入懷中,擡頭向下遊看去,郭朝龍已從水中爬到了岸邊,咳嗽幾聲,看來喝了幾口溪水。

“哪裏跑!”朱清宇飛撲過去,飛起一腳將他踢倒,如鷹的爪子鎖住他的喉嚨,飛身到了橋上。

“你們看看這是誰!”朱清宇喝道。

那幾個人正伏在橋沿邊上尋找目標,聽見吼聲,急調轉槍口,圍了上來。

朱清宇一看,這三人正是開始被自己打倒的那幾個嘍羅,並道:“你們老大在我手中,繳槍不殺!”

其中一個陰笑道:“老大?哈哈,讓他到陰曹地府去當老大吧,老子今天自個兒當一回老大!”

說罷,端起***,準備射擊。

“找死!”朱清宇手一揚,白色氣彈飛出,轟隆一聲巨響,待濃濃的煙塵飄過,溪水中傳來嘀嗒的落物聲,三個拿槍的人已不見身影。

朱清宇手一鬆,郭朝龍如一癱稀泥一樣倒在地上。

“炸得好!誰叫你幾個狗日的不認老子!”郭朝龍聲嘶力竭地叫道。

朱清宇沒有做聲,手一揮,神索飛出,將郭朝龍綁上了。然後化着小人,放進了貯物袋中。

朱清宇朝着越野車走去,他想這一路來一直動用神功,內力消耗一少,正好將此車拿來用用。

突然銳器破空之聲傳來,朱清宇一驚,側身伸出右手,一柄飛刀已被雙個指頭夾住,還有一柄噙在口中。

向前面看去,馬四已經站立起來,夜行服上血跡斑斑,消瘦的臉上滿是不甘的神色。

如果不是他背後襲擊,朱清宇還差點把他給忘了,如今見他還活着,眼噴怒火向他逼近。

“你說,保安公司火災和盼盼被劫,是不是你所爲?”朱清宇聲音不大,但飽含殺氣,如芒刺背。

馬四抖動一下乾瘦的身軀,道:“都到這個地步了,我也不隱瞞了,是,是我乾的!如果我還在保安公司,我要將你們一個個都殺掉!”

朱清宇點燃一支菸,吸了一口道:“你那麼爲他們賣命,郭家到底給了你多少錢?”

“哈哈哈!在你們眼裏,難道只有金錢才能辦事嗎?告訴你吧,我從小父母雙亡,是郭會長一手將我養大,我不爲他賣命要爲誰去賣命?”說到這裏,他也抽出一支香菸點上。

朱清宇沒想到這小子出身這麼可憐,心裏一絲憐憫劃過,但想起他充當內鬼,製造事端的可惡行徑後,立即爲憤恨所取代。

“馬四,只可惜你認錯主子了,如果身在良家做事,你也不會有今天。說吧,你想怎麼個死法,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馬四冷笑兩聲:“我馬四舉目無親,身無牽掛,死有何懼!但求速死,不要將我交給公安機關,受那漫長的日子煎熬!你動手吧!”

朱清宇凜然一怔:這馬四雖然犯罪了,也不失爲一條硬漢,就讓他留個全屍吧。

想到這裏,他將頭看向別處,突然右手一伸,馬四喉管“咔嚓”一聲斷裂。 朱清宇草草將馬四埋葬在山坡腳下,向邊城飛去。

到了城南,他駐足遠遠觀察了一下郭家公館,只見公館被籠罩灰白色的霧靄中,裏面不見一點光亮,只有門口的一顆路燈還無精打采地散發着昏黃的燈光。

他想今天省公安廳的重案組就要到邊城了,何不去摸摸情況?而且現在天還沒亮,正是偵察的大好時機。

歷經兩場戰鬥,又飛奔了幾百公里路程,他覺得有些疲憊,於是吞服了一顆大神丹。

稍事休息一會兒後,體力得到恢復,全身經脈膨脹,充滿了力量。

平地一股厲風吹過,朱清宇已到了郭家公館前院內,一看門口有兩個人站崗,而院內也有十名身着印有“邊城武協”字樣的白色練功衫的漢子在巡邏。

朱清宇料定,自從上次發生十八名民警遇難的血案之後,邊城市公安局定是沒有再派民警來執勤了,只有郭萬春的青龍幫弟子在此執勤。

但是朱清宇再一看,這些弟子也警察一樣全副武裝,手裏拿着***,腰間還彆着電擊棒。

一個民間幫會,竟然配有***,這不是邪門嗎?這不正說明青龍幫販**支嗎?

他沒有理會前院的嘍羅,直接進入內院,這時一兩隻大黃狗叫了起來。


這兩隻大黃狗在內院的門口,一邊一個,原本在那兒臥着,見一道神光閃過,便惡狠狠地在猛躥,試圖掙脫項上的鐵鏈。


朱清宇一看這兩條狗不是什麼名犬,是在農村隨處可見的一般土狗。

他會心一笑,知道了郭家的用意。因爲,正宗的土狗最接地氣,雖然沒有藏獒、狼狗等名犬的戰鬥力強,但是能辨別陰陽,哪怕鬼魂飄過,它們都能感覺到異動。

而剛纔,朱清宇的神魂閃過,也在它們的嗅覺中留下了異味,因而發出兇惡的叫聲。

朱清宇化成一隻蝙蝠,伏在橫樑上觀察動靜。

不一會兒,內廳霎時燈火通明,接着一個房門“吱嘎”一聲開了,幾個人從房內走了出來,走在前面的是郭家的管家郭坤。

郭坤手裏端着一支***,後面幾個手執棍棒大刀,神情緊張地衝到內院門口。

兩條惡狗還在吼叫,眼睛死死盯着內廳頂上的橫樑。

郭坤順着狗眼看去,並不見什麼東西,轉身對着兩隻黃狗吼道:“叫什麼叫,發瘋了不成!”

兩隻黃狗畏懼地看了郭坤一眼,但仍就叫個不停。

郭坤感到奇怪,對身旁的一個手執大刀的大漢說道:“你,搬個梯子來,上去看看!”

大漢應喏一聲,到木樓的樓梯下面扛過來一架木梯,另兩個人上去扶着,大漢跨上木梯,到了橫樑前面。

只見一隻碩大的蝙蝠臥在橫樑之上,一對血紅的眼睛泛着精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