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場內,北看台前已經搭建好巨大的舞台,工作人員往來忙碌,進場的觀眾在現場保安的引領下,一邊興奮的議論個不停,一邊走進觀眾席。

大約晚上七點鐘的時候,觀眾們陸陸續續的進場了。

由於好聲音比賽今年異常的精彩,好聲音最後一場冠軍爭奪戰的票價自然也是居高不下。

十萬張門票在放票不到三分鐘內,就被搶購一空,饒是官方出了身份證綁定、每個身份證限購一張的招數來防黃牛,可還是被想賺錢的黃牛搶出歪招,搶走了不少門票。

雖說是今天要比賽,可實際上,在很多天前,三位學員就開始了緊張的排練。

芝麻台發動了本台所有可用資源來支持好聲音,三位學員甚至可以申請飛到美國去排練。

可是讓周傑龍感覺到頭疼的是,鹿一凡這個傢伙居然連這麼重要的排練也缺席了!

在昨天晚上,錄製三強賽前片花的時候,這個傢伙才不急不忙的趕了過來。

現在,所有的學員早已在等待區就位,而今晚的演唱嘉賓,以及走到了終極對決的十五名學員,這時也做好了登台的準備。

(本章完) 在後台,鹿一凡遇到了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林天明!

原來這貨和哈國勾搭在了一起,完事利用賽事漏洞,成功補位擠掉了原本屬於隋謙的三強席位。

想也不用想,鹿一凡就知道這貨肯定是跟哈國達成了某種不可告人的協議所以才這麼有恃無恐,不怕自己的。

雖說是三強爭霸,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冠軍不是鹿一凡的就是林天明的,陳冰能進入三強爭霸就已經達到了實力的極限了。

冠軍之夜,與其說是三強爭霸,倒不如說是龍虎鬥。

輕輕的笑著,林天明對鹿一凡說:「哎喲,這不是我們的『凡神』嗎?看你這麼淡定,今天一定是穩操勝券嘍!」

鹿一凡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這不是前幾天被老子罵的屁滾尿流,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的林某某嗎?

怎麼著,還想丁丁長臉上是嗎?」

聞言,林天明臉色一變,低頭再也不敢招惹鹿一凡了。

但是仍低聲喃喃道:「牛逼什麼牛逼!今天有哈少支持我,一定讓你吃癟!」

晚上八點,直播正式開始,電視的畫面里,趙楚、光頭沫、莫愁等等人氣學員一一閃過,為自己支持的三強選手送上了祝福。

紅色燈光照耀舞台,主持人華少搭檔著另外一名女主播洪丹,一起出現在舞台中央。

「冠軍之戰,巔峰之夜,現在開始!」

隨著女主播洪丹的一聲高呼之後,四位導師的代表苗峰按下了選擇按鈕,大屏幕開始滾動了起來。

三位學員的頭像一陣閃動,直到十幾秒后——

「三位學員出場的順序是:林天明、陳冰、鹿一凡!好的,請其他兩位學員先到等候區,林天明學員留在舞台上準備演唱。」

鹿一凡和陳冰走下了舞台,靜靜的在後台的等候區,等待林天明的演唱。

鹿一凡和陳冰下去的時候,華少又開始介紹起了今天這場比賽的賽制。

「今天比賽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部分按照媒體給出的關鍵詞,共同演唱同一主題的歌曲,根據對主題的契合度,以及歌唱的表現,將由媒體打分。

第二部分,是自由演唱部分,演唱完畢后,將通過我們的手機以及互聯網投票通道進行打分。

最終媒體評分佔10%,觀眾評分佔90%,以此來評選我們最終的冠軍學員!」

「好的,抽籤出場順序結果已經出現,下面有請來自qq音樂的媒體代表,為我們第一組的學員,抽出關鍵詞。」

負責抽籤的是qq音樂的主編林雨峰。

他是鹿一凡的鐵杆粉絲。

此時林雨峰的手心裡滿是汗水,一千個關鍵詞,到底能抽到哪一個,他心裡根本沒有譜,抽出來的關鍵詞到底又適不適合鹿一凡,他更是擔憂。

看過華夏好聲音的觀眾幾乎都知道,好聲音的關鍵詞選擇,幾乎什麼不靠譜的關鍵詞都會出現,而像前一場終極對決時的歌曲關鍵詞,更會難上加難!

這對於對歌手的反應能力,以及掌握歌曲的數量都是極大的考驗。

這時候已經不容林雨峰去思慮太多,搖臂攝像機已經對準了他,現場的目光幾乎都彙集在這裡,幾乎是閉著眼睛,按下了選擇器。

隨即,大屏幕上出現了五個燙金的大字——華夏流行風!

只要是喜愛音樂,稍稍對華夏國音樂現狀有些了解的觀眾就知道,隨著二十世紀中頁,西方流行樂的崛起,對當時仍舊遵循堂皇之音的華夏樂壇,造成了極大的衝擊,放到意識形態上來說,這就是赤果果的文化入侵親。

華夏的音樂人這幾十年來經歷了學習、模仿最後才到原創並融合的歷程,而在這其中,華夏流行風便在那個流行樂剛剛興起的年代,開始大行其道,那時幾乎所有的音樂人都對此痴迷不已,誕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具有東方古國傳統特色的流行樂。

而放到今天,對這種「流行風」有了一個更加準確的分類,應該叫做【古典華夏流行風】,以區別今曰的【現代音樂華夏流行風】。

這麼說起來有些繞,以鹿一凡的了解,這就是古典華夏風,與現代純粹華夏風的區別,所謂的華夏風並不是隨隨便便就叫出來的,能夠被稱之為華夏風的音樂,首先要符合「三古三新」的原則,即「古辭賦、古文化、古旋律、新唱法、新編曲、新概念。」

而且編曲也並不是以西方的五音為主,而是以中國古時的「宮商角徵羽」五調中的「宮」調為主,再配以二胡、古箏、簫、琵琶等華夏傳統樂器,這才能算作是真正的中國風。

四位導師、媒體評審團以及現場的觀眾們皆是嘩然一片!

華夏流行風的曲子雖然很多,而且經典的也不少,但那大多是三四十年前老掉牙的那一批曲子了,在沒有經過精良新編的前提下,在這樣的場合,在這個比賽的關鍵時刻,根本想都不要想去演唱那些老歌。

這些老歌除了能夠喚起一些上了年紀的歌迷們的回憶之外,根本就不討喜,除此之外,演唱這樣的歌,如果用比較現代的唱腔,在沒有完全把握和新編的前提下,完全展現不出學員本身的實力和風格。

華夏流星風這個關鍵詞本身難度就很大,放在整個華夏流行音樂史上去看,除了三四十年前誕生的那一批,這幾年來也僅僅出現了幾首質量還算過關的曲子。

其中最具有代表姓,也是被傳唱最廣的也只有一首《西風破》而已,而且這首歌也正是好聲音四位導師之一——周傑龍所作。

這首《西風破》可以說是代表了周傑龍這十年來最高成就的一首歌,被國內外媒體譽為華夏流行風的最佳歌曲,沒有之一。

在這樣的比賽環節里,一旦被選中【華夏流行風】這樣的關鍵詞,這首歌完全就是必選,根本沒有其他!

林天明第一個登場選擇演唱之後,陳冰和鹿一凡等於是沒得選了!

這簡直就是紅果果的難為人啊!!!

(本章完) 觀眾們正嗡嗡議論,台上,三位學員已經做好了準備,鹿一凡隨著主持人洪丹暫時退避到一旁,舞台上,林天明站在中央,靜默兩秒鐘,嚮導播人員打了個手勢,伴奏聲淡淡的響起,果然就是《西風破》!

陳冰因為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實力也沒有背景去掙冠軍,反倒很是豁達。

大家也都沒在意她。

人們的目光在這一刻,或是不安,或是擔憂,或是譏諷,或是幸災樂禍,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那個在燈光閃爍中忽隱忽現的青年。

華夏風么……明滅的燈光中,看著舞台上表情得意的林天明,鹿一凡勾起了嘴角。

台下,四位導師神色各異。

周傑龍露出了期待的神色,林天明究竟能將他的這首代表作演繹到什麼程度,他頓時來了興緻,至於鹿一凡,周傑龍只能在心底發出一聲嘆息。

易森表情玩味,今天他完全是旁觀者,眼下的局面讓他感到非常有趣,這樣的比賽才是大多數觀眾想看到的,不管誰留隊誰淘汰,總之這將註定是一場精彩的對決。

苗峰則神色複雜,儘管心裡對那個天才少年有些惋惜,但這時候已經不容許他有太多的感慨。

那鷹此時心中五味雜陳。

之前林天明的做法讓她失望透頂,可是畢竟是她的弟子。

出於私心,那鷹還是希望林天明贏,這樣今年的冠軍組就是她的了,她也能以冠軍導師的身份參加各種商演,掙大錢,拿代言。

四位導師正在思慮之時,一陣低沉而悠遠的塤曲前奏緩緩升起,蒼涼而凄婉。

緊接著,琵琶和古箏的聲音合奏而起,氣氛如同宣紙上的墨一般,緩緩渲染開來。

觀眾們的心也漸漸被帶入了一種悲傷的情景之中。

舞台上,林天明深吸一口氣,伴著鼓點吐出一個低沉的重音,隨即音調陡然攀高,帶有明顯京戲唱腔的歌聲,婉轉高亢,在體育館的半空中回蕩。

快慢有度,低高轉承異常流暢,林天明的唱功自是不需多說,此時的表現更是一如既往的出色。

雖然人品差的一b,不過鹿一凡也不得不承認,林天明在唱歌方面真的是天才!

「哎喲,厲害哦!」

在聽到最高(和諧)潮部分之時,周傑龍立時滿臉的興奮,忍不住讚歎出聲。

那鷹和其他兩位導師互相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讚許之色。

人品歸人品,可林天明的唱功絕對不比任何准太陽級歌手差!

電視機前,哈國也已經開始忙活了起來。

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訓,開始花錢讓人一台手機只給林天明刷一張票,這樣誰也不能說林天明是作弊!

這時觀眾席上也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大家對這首歌太熟悉了,林天明無限接近於原唱的歌聲,讓人們不由得發自內心的讚賞,同時這掌聲也是在向「寶島天王」周傑龍表示致意。

林天明在演唱完畢后,嘴角微翹,挑釁的望著鹿一凡。

小雜種!

老子已經把能唱的華夏風歌曲都唱完了!

看你還有什麼招!!

林天明演唱完畢后,陳冰登台,她演唱的是另外一首周傑龍的華夏風歌曲。

只不過這首歌跟《西風破》比,完全低了一個檔次,現場的呼聲也低了不少。

明眼人都知道,她這是已經完全放棄了的節奏。

終於輪到鹿一凡上場了。

現場此刻所有觀眾都屏住了呼吸。

連比較差勁的華夏風歌曲都被陳冰給挑走了,鹿一凡還能唱什麼?

原創?

別逗了!

華夏風歌曲可不是那些流行歌!

原創程度不止難了一個檔次!

連填詞都需要很高的古詩詞造詣!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原創出一首堪比周傑龍巔峰傑作的華夏風歌曲?

天方夜譚!!!

現場,鹿一凡眼神淡淡的掃了一眼觀眾席,燈光下,凡粉團的焦急,父母和楊嬋等人的擔憂,還有許許多多觀眾複雜中帶著惋惜的目光,鹿一凡一一看在眼裡。

索性閉起了眼睛,隔絕開各種情緒的干擾,微微醞釀情緒。

你們唱的也配叫華夏風?

今天老子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華夏風!!!

鹿一凡微微仰起了頭,閉著眼睛,對一側的導播間做了一個確定的手勢。

沒有任何伴奏響起,就在工作人員微微詫異是否設備出了毛病,現場的氣氛也盪起了一絲騷動時,一陣低沉的歌聲,鏗鏘有力的唱腔,突然自舞台上乍然響起——

「繁華聲,遁入空門,折煞了世人

夢偏冷,輾轉一生,情債又幾本

如你默認,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浮圖塔,斷了幾層,斷了誰的魂

痛直奔,一盞殘燈,傾塌的山門

容我再等,歷史轉身

等酒香醇,等你彈,一曲古箏……」

「這……這是《洛陽伽藍記》?」靠著椅背的苗峰猛地坐直了身體,緊緊盯著舞台上,那個歌聲裡帶著無盡哀婉,如同控訴一般的青年,嘴巴再也沒有合上……

那鷹猛地打了個機靈,驚愕的神情凝固在臉上,啪嗒一下,手中的筆掉落,易森整個人呼的一下靠在了椅背上,目光呆愣,全是震撼……

周傑龍則是一個「哎喲」接著一個「哎喲」,此時已經震撼的無法說出任何別的話語了!

「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我聽聞,你始終一個人,斑駁的城門,盤踞著老樹根,石板上回蕩的是再等……雨紛紛……城郊牧笛聲落在那座野村,緣份落地生根是,我們……」

舞台上,鹿一凡歌聲婉轉恣意,高低起伏圓潤流暢,人們獃滯的目光他完全不理會,他的腦海里全是那個故事——

將軍與其愛女子一見鍾情並私定終身,卻被朝廷徵調至邊境征戰,在連年的兵荒馬亂中,帝都洛陽已淪為廢墟,殘破不堪。

最後女子苦守將領不遇后,落髮為尼,待將領歷經風霜歸來尋至女子所出家的伽藍古寺,她卻早已過世。

將軍只有聽伽藍古寺外,雨紛紛落下,回想起羨煞旁人的當年,嘆人事,不過如煙花般,易冷,易分。

(本章完) 黃鶴樓上不僅僅只有葉鋒,他身前還站著兩個人,很漂亮的女人,恰巧寇仲、徐子陵都認識。這兩位正是城中名氣最大三名清倌兒,一者談古箏,一者先前似在清唱。

寇仲道:「楚楚、詩詩,前輩怎麼把你們兩個請來了?」

那兩名清倌兒模樣如名字,生得嬌柔,身材卻是婀娜多姿。楚楚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透著天真懵懂,像個晶瑩剔透的瓷娃娃,她個子嬌小,不過一米五,但卻生了一對高高挺起極其飽滿並有著難以置信彈性的胸脯,與嬌小的身軀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反差,在這大不和諧中,竟令人意外覺得還蠻不錯。

詩詩則是小小的眼,小小的眉,小小的嘴和小小的腿,溫婉像是從江南水墨畫中走出來的女子。

兩人瞧見寇仲,當即起身盈盈施禮,寇仲立即揮手道:「前輩在此,俗禮便免了。」

楚楚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道:「這位爺要聽小曲,便要我們強來了,不來還不成哩。」

詩詩忙道:「爺,她說話從不想,您高抬貴手,莫要同她一般見識。」

楚楚沖詩詩眨了眨眼睛,很明顯是在問,宋缺這天下第一人都來了,為什麼還要怕這強人?雖然他模樣生得清秀,卻忒沒有禮數了些,她很不喜。

葉鋒哈的一笑,道:「這有什麼不能說的,你們倆本來就是我搶來的。不要再說廢話,還是先將我教你們的小曲唱一遍……」

寇仲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沒想到葉鋒強人居然單純是要聽她們唱曲,哈的一笑,道:「楚楚、詩詩,既然是前輩要聽曲,你們兩個便好好唱吧。」

兩個女人聽罷,應了一聲,楚楚彈起古箏,詩詩如黃鶯出谷清脆而動聽的聲音便慢慢響起。

「這是?」寇仲、徐子陵,乃至於宋缺,卻全是微微一怔。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