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皇,你好!”大陣中響起了秦巖的聲音。

緊接着,秦巖出現在大陣的上空。

看到秦巖後,鬼皇憤怒無比,他咬牙切齒的指着秦巖說:“你就是那個亂臣賊子嗎?小子,我告訴你,如果你現在跪下來向我求饒,我就會放你一馬,如果你不識擡舉,等我發威之後,絕對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鬼皇的話,秦巖非常好笑,他沒有想到鬼皇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敢這樣和他說話。

與此同時,其他大臣也都紛紛鄙視鬼皇,覺得鬼皇簡直是癡人說夢。

“鬼皇,你真是可愛,你覺得你能殺掉我嗎?”秦巖冷笑起來,不屑一顧的看着鬼皇。

“哼,別看你佈下了大陣,但是我可是天尊巔峯高手,想殺你簡直易如反掌。”鬼皇大聲叫起來,裝出盛氣凌人的樣子。其實他此刻心虛到了極致,不過爲了面子,他只能這樣撐下去。

wWW● тt kan● ℃o

看到鬼皇如此頑固,秦巖懶得再理他。

秦巖抱起雙拳,對所有的大臣和將領們說:“各位,我和你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如果你們能歸順到我的麾下,我不但保證你們的安全,而且還可以保證你們家人的安全。”

秦巖準備說服這些大臣和將領。

如果他們能歸順自己,那秦巖只需要對付鬼皇就可以了,避免了他的人和鬼類大軍廝殺。

聽到秦巖的話,鬼皇立即猜到秦巖想做什麼了。他咬牙切齒的說:“大家不要聽他的話,他是想把你們騙出去殺掉,你們不要忘記,覆巢之下無完卵。”

各個大臣面面相覷,一邊想歸順秦巖,一邊又怕秦巖和他們秋後算賬。

看到大家這麼猶豫,秦巖大聲保證:“各位,我對天發誓,只要你們歸順了我,我絕對不會加害你們。你們趕快選擇吧!”

“各位,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大丈夫何懼生死!只要大家同心協力,絕對能打敗這個逆賊。”鬼皇還在給各個大臣灌輸熱血思想。

不過這思想就連他都不相信,更何況是其他大臣了。

看到這些大臣們依舊在猶豫,秦巖有些不耐煩了,他沉下臉面無表情的說:“既然你們不願意投降,那我就對不起了。”

秦巖伸出右手,高高擡起,併攏食指和中指向半空中指去。

只見高空中升起一朵煙花,“轟”的一聲綻放出華麗無比的光彩。

當光華散盡後,陣法四周突然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吶喊聲和廝殺聲,這聲音就像潮水般向陣法內的鬼類大軍狂涌而去,震得他們耳膜生疼。

緊接着,一隻只大軍衝進了陣法中,紛紛搖旗吶喊起來,那聲勢驚天地,泣鬼神。

這些大軍有人類修士,有殭屍軍團,有妖族妖精,還有各類邪靈。

之前鬼皇和大臣們雖然知道秦巖的軍隊中不但有人類,殭屍、還有妖精和邪靈,但是他們卻從來沒有親眼見過。

今天他們看到了這四種大軍後,一個個嚇得臉色煞白,萬萬沒有想到這四種大軍如此厲害。

特別是那些大臣們,他們此刻終於理解兵部尚書爲什麼要逃走了。

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逃走,畢竟好死不如賴活着。

“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馬上做出選擇,否則的話道法不長眼,法器不長眼。”秦巖的聲音冷峻極了,聽在各個鬼類的耳中,猶如尖刺一般,刺的他們耳膜生疼。

其中一個大臣忍不住了,他可不想死在這充滿血腥的戰場上,他趁着鬼皇不注意,身形一閃,向秦巖所在的方向逃去。

看到有人開始逃,其他大臣也紛紛開始逃跑。

看到這裏,秦巖眼中閃過一絲欣喜。

但是鬼皇看到這裏,他的心立即沉在了海底:該死的,這下完了,剛纔也許還能和這些亂臣賊子拼一拼,現在陣腳一亂,連這拼一拼的機會都沒有了。不行,我堅決不能讓這種事態發展下去。

想到這裏,鬼皇大喝一聲:“我看誰敢跑!誰敢跑就是在和我作對,你們給我去死!”

鬼皇大喝一聲,瘋了一樣向逃跑的幾個大臣抓去。

這幾個大臣十分倒黴,當即被鬼皇擊殺。

不過大勢已去,鬼皇的殺戮只能阻止個別人,卻無法阻止所有人。

因爲逃跑的人太多了,鬼皇根本就攔不住,即便是這樣,秦巖而已不願意再讓鬼皇殺戮這些大臣。

秦巖身形一閃,落在了鬼皇的身邊:“殺一些比你實力低的人,你不覺得臉紅嗎?鬼皇大人,我陪你玩一玩如何?”

看到秦巖後,鬼皇目呲欲裂,剛纔他還有些害怕秦巖,但是這一刻,他不再害怕了。他心中所有的害怕轉化成了他的憤怒。

他要親手殺了秦巖,把秦巖碎屍萬段,讓秦巖魂飛魄散。

“小子,你來的正好,我今天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數到最後,鬼皇幾乎是吼出來的。

如果沒有秦巖,他現在還是鬼皇,他還在享受着榮華富貴,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他馬上就要變成光桿司令,甚至是階下囚。

他要殺了秦巖,他要秦巖給自己陪葬。

“給我去死!”鬼皇大聲嘶吼起來,念動咒語向秦巖撲去。

鬼皇不愧是天尊巔峯高手,他在震怒之下實力居然比平常高出了一成有餘,只見他身上的煞氣就像颶風一樣向秦巖席捲而去。

秦巖沒有想到鬼皇居然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生命中的最大潛力都激發了出來。

“不錯,不錯!你如果太弱了,我還覺得沒有意思,你現在把你的全部實力都拿出來,我覺得挺有意思。”秦巖一邊說一邊念動咒語,向鬼皇席捲而去。 “轟”的一聲,秦巖和鬼皇撞擊在一起,秦巖噔噔噔向後退了三步,但是鬼皇卻被轟擊的向後倒飛出去。

鬼皇原本高漲的戰鬥激情因爲這一次的攻擊,頓時心涼無比,他剛纔可是超水平發揮,而秦巖只不過是非常隨意的出手。

即便如此,他居然都不是秦巖的對手,這讓他非常震驚。

他爲什麼這麼強?他爲什麼這麼強?

鬼皇在心中大聲嘶吼起來,覺得上天對他太不公平了。

“不錯啊,居然能擋住我的攻擊,不愧是鬼皇,來來來,我再賠你玩一玩。”秦巖一邊說一邊念動咒語向鬼皇撲去。

鬼皇不甘示弱,也向秦巖撲去。

只不過他剛剛受了打擊,心中產生了陰影,居然無法再發揮出剛纔的超常實力,甚至還不如他平時的實力。

秦巖繞過鬼皇的攻擊,一把抓住鬼皇的頭髮,然後就像街頭小混混似的,將鬼皇的頭揪下來,一腳一腳的踢在鬼皇的臉上。

同時不屑一顧的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讓你裝,給我裝。”

看到秦巖就像小混混似的狂揍鬼皇,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有想到秦巖會這麼做。

其實秦巖這麼做就是要讓鬼類們看看,他們心中尊貴無比的鬼皇在他面前不過是一個不入流的小癟三而已。

踹了鬼皇十幾腳,秦巖又把鬼皇的頭揪起來,大聲的問:“你服不服?”

在這麼多人面前被秦巖這麼打,鬼皇覺得自己實在是窩囊極了。

如果秦巖用道術將他打敗還情有可原,可是秦巖居然就像小混混似的抓住他一頓猛捶,簡直是太丟臉了。

“秦巖,我和你拼了。”鬼皇爲了挽回自己的尊嚴,憤怒的嘶吼起來,同時向秦巖撲去。

秦巖冷笑起來:“看來你是不服氣,那好我就把你打到服氣爲止。”

秦巖將鬼皇按在地上,伸手一招,幻化出一根短棒,噼裏啪啦的就打在鬼皇的屁股上。

鬼皇被打的不顧形象的哇哇大叫起來。

“服不服?”秦巖一邊打一邊問。

“秦巖,我草你祖宗!”鬼皇破口大罵起來。

“嗎的,居然還敢嘴硬,我讓你嘴硬。”秦巖揪住鬼皇的頭,將他的嘴在地上猛噌。

不一會兒的功夫,鬼皇的嘴脣被蹭破了,門牙也被蹭掉了。

“服不服?”秦巖再次大聲問。

“秦巖,你不得好死!”

“嗎的,還嘴硬!這一次我讓你嘗一嘗更新鮮的。”秦巖一邊說一邊將鬼皇倒吊起來,呲啦一下將鬼皇的褲子脫掉了。

鬼皇立即“坦誠”的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看到大家都看向了自己,鬼皇羞的無地自容,他現在恨不能找個地方鑽進去。

“鬼皇,你服不服?”

“我服。”鬼皇不想就像豬肉那樣被展示,他咬住牙終於低下了頭。

秦巖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好,既然你服了,那你就去死吧!”

說罷,秦巖伸出手在鬼皇的頭上用力一捏,只聽見“砰”的一聲,鬼皇的頭就像氣球一樣爆開了。

在鬼類世界至高無上的鬼皇就這樣死了。

與此同時,那些敢反抗秦巖的鬼兵鬼將們也被高長老帶着人全部斬殺了。

看到大局已定,秦巖十分高興。

就在這時,一個大臣爲了向秦巖邀功,快步走到秦巖面前,點頭哈腰的說:“大人,我向你報告一件事情,鬼皇在來之前從四周抽調來六隻大軍,當然了,雖然您根本不在乎這六隻大軍,但是我覺得應該提醒一下您。”

秦巖點了點頭,拍了拍這個大臣的肩膀說:“很好,你立功了,以後我會重用你的。”

聽到秦巖這樣說,這個大臣高興極了。

“對了,你知道他們分別是從哪裏來的呢?你能不能聯繫到他們?並且勸降他們?如果能把他們勸降,你立的功勞就更大了。”

不等這個大臣說話,其他幾個大臣紛紛討論,大聲的向秦巖獻殷勤:“大人,我認識其中一個將軍,他和我的關係極好,我可以幫您說服他。”

“大人,我也認識其中一個將軍,我也可以幫您說服他。”

“……”

秦巖點了點頭:“太好了,你們都去聯繫吧!如果能勸降他們更好,如果他們不懂得迷途知返,那我就只能狠下殺手了。”

“是是是!大人,我們這就去。”幾個大臣一邊說一邊拿出通信符,給負責六隻大軍的六個將軍發去了通信符。

秦巖的原則是能招降就招降,輕易不要刀兵相見。

既然有人願意給他當先鋒,秦巖也樂得清閒。

不一會兒,這些大臣們就收到了六個將軍的通信符,其中五個將軍都表示願意臣服於秦巖,只有一個將軍不但不願意臣服於秦巖,反而還在通信符上破口大罵,說秦巖是逆臣賊子,說送信的大臣是叛徒漢奸。

這讓給他傳信的大臣很沒有面子。

“既然有人不識擡舉,那我們就去滅了他吧!”發生這種情況,秦巖覺得太正常了。

“大人,他們正好在帝宮這條路上,我們去帝宮的時候正好可以將他們順手鏟除掉。”其中一個大臣對秦巖說。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緊接着,秦巖點齊人馬撤掉陣法,帶着各路大軍直奔帝宮。

約莫一天後,秦巖他們遇到了罵他的將軍。

這個將軍是個自大狂,明明知道秦巖要來攻打他,他居然沒有跑,反而擺開隊列,佈下了陣法,準備以逸待勞,和秦巖硬拼一場。

遇到這種二百五,秦巖覺得極其好笑。

鬼皇帶着那麼多大臣以及兩萬大軍都不是他的對手,可是這個傢伙只帶了一萬大軍就想和自己拼一場。秦巖覺得他不是弱智就是傻缺。

不過這小子膽識過人,即便看到了秦巖大軍來襲,依舊面不改色。

但是他下面的士兵卻瑟瑟發抖,滿眼驚恐的看着秦巖十幾萬大軍。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這個將軍指着秦巖大聲的叫囂起來。

“兒子,你給爸爸教訓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秦巖懶得理會這個二百五,準備讓秦傲天出手。 秦傲天點了點頭:“爸爸,看我怎麼收拾這個傢伙。”

說罷,秦傲天身形一閃,出現在這個將軍的面前,念動咒語伸出手向他抓去。

只見秦傲天的手在瞬間幻化成一隻鷹爪。

如果對方被這一隻鷹爪抓住,他的頭絕對會被捏爆。

但是令所有人詫異的是,對方居然躲過了秦傲天的攻擊。

要知道秦傲天可是天尊巔峯之下的第一人,能躲過他攻擊的人除了鬼皇之外就再也沒有人了。

秦巖不由眯起了眼睛,重新審視起這個將軍。

這個將軍嘿嘿冷笑起來:“我以爲是什麼高手,原來只是一個毛孩子。秦巖,我覺得還是你親自來吧!否則的話,你兒子是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

說到最後,這個將軍擡起頭向秦巖望去,眼神輕蔑無比,一副看不起秦巖父子的樣子。

秦傲天被氣壞了,他本來就是小孩,爭強好勝心極強,此刻被對方這麼說,更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老東西,我扯爛你的嘴!”秦傲天大喝一聲,再次施展全部魂力向對方攻去。

但是秦傲天的攻擊再次落空,對方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秦傲天根本連他的衣角都抓不住。

“哈哈哈!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就送你歸西吧!”說罷,對方突然張開了雙臂,施展出一種極其古怪的道法。

只見天空中突然閃現出一頂大鐘。

“噹”的一聲,大鐘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巨響,擴散出一道道聲波。

聲波就像鋒利的刀刃一樣,向秦傲天纏去。

看到這一幕,秦傲天眯起了眼睛,立即雙腳點在半空中,向後急速彈射出去。

與此同時,秦巖飛身而起一把接住秦傲天,同時伸出手向前按去。

只見秦巖的前面閃現出一面無形的盾牌,將所有飈射而來的聲波都擋在了外面。

“兒子,你沒事吧?”秦巖關切的問。

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一個小小的將軍居然擁有如此實力,居然比鬼皇的實力都高。

秦傲天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事:“爸,這個傢伙太詭異了。你可以小心!”

秦傲天是個有自知之明的孩子,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立即撤到了秦巖身後。

“難怪你敢和我叫板,果然有些道行。”秦巖冷冷的看着對方。

“哈哈哈!俗話說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我既然敢和你叫板,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剛纔不會把我當成傻瓜了吧?”

說罷,對方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秦巖剛纔還真的將他當成了傻瓜,因爲在秦巖看來,對方的實力最多是鬼皇后期高手。不要說是他了,就連高長老他們都能輕易滅掉。

因爲之前的其他鬼將也都是這個實力。

“我剛纔的確小看了你,不過我很想知道,既然你擁有如此高的實力,爲什麼你沒有當鬼皇?”這個問題不知困擾着秦巖,同樣也困擾着高長老等人,他們也想不明白對方爲什麼不擊敗鬼皇取而代之。

“鬼皇有什麼好,他能有我瀟灑嗎?”對方不屑一顧的說。

但是這在秦巖看來卻根本就是謊話,他覺得對方肯定隱藏着一個大祕密。

“既然你不說,那我就只能動手了。”說罷,秦巖飛身而起直接向對方衝去。

對方不甘示弱,揮起雙掌不停的拍擊着他面前的大鐘。

“噹噹噹”的聲音頓時就像鼓點一樣響起來,擴散出一波又一波的聲波,這聲波殺傷力極強,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就連站在外圍的高長老等人都被逼的向後退去。

秦巖冷笑起來,根本無懼聲波,直接衝到了大鐘面前,揮掌拍在大鐘上面。

“噹”的一聲巨響,大鐘被秦巖拍的裂開了一道裂縫。

看到這一幕,對方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他念動咒語對着秦巖指去,半空中立即閃現出兩個鉤子,這兩個鉤子分別向秦巖的左右兩個肩膀鉤去。

秦巖伸出右手,併攏食指和中指,以閃電般的速度分別夾住了這兩個鉤子,並且大喝一聲向後撤去。

兩個鉤子就像與對方連着一樣,對方當即被秦巖拽到了面前。

對方驚駭無比,於慌亂中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的額頭拍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