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魂們看着動不了楊微,直接開始嚇唬她了!

我和楊微面前直接就出現了一個七竅流血的臉,我和楊微都嚇的大叫了一聲!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鬼魂既然不碰我,明明把我弄走的話纔可能碰到楊微啊,但是那些鬼魂好像是和很害怕我的樣子,根本就不靠近我!

我突然感覺懷裏一重,原來是楊微嚇暈過去了!

“咚咚咚……”門外突然響起來了敲門聲。

就在敲門聲響起來的同時,那張七竅流血的臉已經不見了,燈也重新亮了起來,最重要的是空氣中的氣溫也回暖了幾度!

應該是有的鬼魂害怕人氣太足所以先離開了吧,可是就算是他們離開了的話,我也不會把楊微放在這裏自己去開門的,雖然只有幾步路,但是我還是很害怕楊微會出什麼意外的!

最後我只好抱着她到門口去開門了,當劉二看到我這樣抱着楊微的時候,臉上那個嘻嘻哈哈的表情已經淡去了,轉而換上了一副嚴肅的面孔。

(本章完) 隨即身影一動,直接從密室出來,當封信看到對面的古清風時,眼中滿是詫異,他沒有想到古清風還活著,而且看樣子實力也還和之前差不多,這怎麼可能?

那個岩漿他也不是沒派人下去過,就連自己的契約獸下去之後,都無法上來,更別說古清風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你是誰?」封信眯著眼睛看向古清風問道,因為他實在無法相信古清風還活著,所以才會如此問。

「封信,你覺得我會是誰?」古清風冷笑的說道。

「古清風?真的是你?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活著?分明你已經死了!」封信聞言皺眉看著古清風說道。

「呵……我死了?我確實死了,但是我沒殺了你,不能替我的妻女報仇,我又怎麼能瞑目呢?所以,我今天就是回來找你索命的!」古清風看著封信冷聲說道。

「古清風,你別在這裡故弄玄虛,你以為是人是鬼我會看不出來,說,你到底怎麼出來的?」封信仔細盯著古清風許久,最後很確定對方就是古清風,而且真的沒死,封信十分疑惑的問道。

「呵呵呵,封信,我怎麼出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殺了我的妻女,奪走我的回仙草,佔據了我的葯谷,你我之間註定不死不休,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們一起死!」古清風看著封信痛恨的說道。

「古清風,我看你是吃飽了沒事幹,來找死的吧!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出來的,也不知道你怎麼會沒死的!但是,我若是你活著就該走的遠遠的,沒有想到你愚蠢的竟然跑來送死。

你真的以為自己逃過一次,還能再逃一次嗎?真的是天真,既然你能活到今天,那我今天就送你們一家三口下去團聚!」封信看著古清風諷刺的說道。

「封信,你找死!」古清風大吼一聲,直接沖了上去。

但是封信卻是自信滿滿的看著衝上來的古清風,壓根動一下的意思都沒有,站在原地眼看著古清風的攻擊來到自己面門,封信腳下微微一動,身子一晃躲開古清風的攻擊……

但是卻沒有去還擊古清風,古清風一擊打空,接著數道靈力攻擊緊隨而上,這時封信的衣袖一揮,墨九狸在空間裡面,看到封信的衣袖內飛出數道黑影。

看清楚才發現,那些黑影落地變成一個個黑衣人,個頭高矮參差不齊,一個個眼神冰冷,雖然目光不是木納無神,但是墨九狸依舊看的出來,這些黑衣人也是傀儡!

看起來,封信現在煉製的傀儡,跟之前比高級了很多,就連古清風也發現了這一點兒,特別是古清風看到其中幾個傀儡的樣子時,不敢置信的瞪著一邊的封通道:「封信,你簡直惡毒,竟然把自己的弟子也煉製成為了傀儡,你簡直不是人!」

「哈哈哈哈……古清風這你就不懂了,傀儡的等級越高,需要使用的煉製者實力也就越高。」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劉二這個時候連話嘮的毛病都改了。

我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跟劉二說了,劉二這個時候的表情更加嚴肅了,嚴肅之中還帶着一點緊張,我又跟劉二說了一下吳安平的那個電話,劉二這個時候兩個眉毛都快要擰到一起了。

其實我也知道遇到這樣的事情誰都會緊張,誰都會特別着急,但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到底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要不然的話着急也沒有辦法。

“先把她弄醒再說吧!”說完之後劉二就直接走到了楊微的身邊。

但是這個時候楊微表現的狀態卻一點都不對,楊微這個時候的頭上全部都是汗,而且不用想這一定都是冷汗!

看着楊微這個時候的狀態我更着急了,劉二直接讓我把楊微放到牀上,可是這個時候我覺得這間屋子怎麼都不安全,但是劉二的一句,如果你想要讓他死,你就繼續堅持着。

沒有辦法我只能把楊微先放到牀上,劉二這個時候直接拿起了楊微的一隻手好像是在把脈的樣子,原來這劉二還懂中醫?

但是後來我知道其實劉二根本就不懂中醫,他只是根據脈象來推測楊微現在的身體狀態。

“她現在需要陽氣,只有你可以辦得到!”

啥?只有我可以辦得到?陽氣是什麼東西?我怎麼知道,而且就算是我有的話,我到底要怎麼給她?

我這個時候可真的是一頭霧水了,而且還是非常着急的那種,現在如果能救活楊微的話,拼了我半條命都沒有問題,就算是要了我一條命也沒有啥問題,關鍵是到底要怎麼做啊。

劉二看我好一會沒有動作,這個時候他直接用一副看到鬼的表情看着我,然後問我吳安平沒有教過我怎麼渡陽氣嗎?

吳安平教過我什麼我早就忘了,但是他真的沒有教過我怎麼渡陽氣,難道說是像電影裏邊演的那種,直接撲到上邊,然後強吻麼?這樣的話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劉二看到我這樣的時候直接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着我,把我的頭直接按在了楊微的頭上邊,然後說嘴對嘴吹氣!再然後我的初吻就直接獻給楊微了。

反正遲早都是要給她的,這一點我倒是覺得並沒有什麼,但是當我吹第三口氣的時候楊微就醒了,然後還賞了我一個大耳光!

別說楊微的手勁還真的挺大的,一個耳光扇的我半天沒有緩過神來。

這個時候劉二又恢復了他的話嘮屬性在旁邊不停的說着。

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我就準備拉着楊微還有劉二離開了,怎麼都覺得這個地方不是什麼好地方,而且我暫時也放棄了回國的想法,畢竟說回去的話吳安平也是束手無策的,要不然就在泰國碰碰運氣吧,實在不行再回去,看看有什麼辦法。

當我提出來這個想法的時候楊微是同意的,我知道

這小丫頭還沒有在泰國玩的開心呢,怎麼可能就這麼回去了。

我和楊微還有劉二休息了一會之後就準備找個別的落腳之處了,但是因爲行李太多的原因,我們兩個暫時還沒有退房,從賓館離開之後,既然有一種特別輕鬆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因爲什麼,但是我也不能開口問劉二不是,我只能默默的回頭,在我回頭的時候發現原來我和楊微住着的那間房的燈開始一閃一閃的,然後就有幾個鬼魂從裏邊鑽出來了,而且還是那種很恐怖的樣子。

我直接拉着楊微就朝着劉二的車跑過去,劉二看我回頭看了一眼之後就這麼着急的跑了,他也就回頭看了一眼,不看還好,一看他就把自己嚇到了!

“我靠,這鬼是變異了嗎?這怎麼這樣就能看到啊,他們是瘋了嗎?這樣可是會灰飛煙滅的啊,都在想什麼啊!”

我和楊微聽着劉二話嘮的聲音,我倆同時朝着他大吼了一句閉嘴,劉二也就沒有說話跑到車子旁邊坐上去就發動了車子。

可是原本白天還好好的車子,這個時候既然直接拋錨了,還是拋錨在了一條小路上。

“大哥,你是在逗我嗎?什麼時候都不拋錨,這個時候你的破車拋錨了!還有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們現在到底是什麼處境啊,你怎麼還敢在這裏走小路?”

我真的是被劉二氣的火冒三丈了,雖然不知道那些鬼魂到底會不會追過來,至少現在也沒有看到鬼魂的身影,但是現在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找到一個適合的地方,而不是在這個地方傻等着啊。

劉二被我說的也是啞口無言,其實劉二也是着急纔會選擇這條小路的,這條小路雖然說車比較少,人也比較少,也比較偏僻,但是卻是到他家最快的路。

我也知道我話說過了,但是這個時候讓我張口道歉我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畢竟說劉二這個時候做了這麼多讓我悲催的事情,而且當初去四面佛的時候也是劉二提議的,如果不是劉二的話楊微就不會買那個佛牌,也就不會出現現在這個事情了。

可是我又不能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怪罪在劉二的身上,畢竟四面佛也算得上是曼谷的一個風景名勝吧,到曼谷的人大部分都會上柱香什麼的,可是這個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怪誰了,反正這一切都是命吧。

到了最後我只能這麼安慰我自己了,倒是楊微這個時候好像是有點精神不好的樣子,看到楊微這個樣子我就更着急了。

“我本來想着到我家就好了,我家有一尊我從中國帶回來的佛像,顯靈過,而且我在泰國這麼長時間沒事,我相信也是他的保佑!所以我就想帶你們去我家,但是去我家的話走大路的話要繞很遠,所以我才選擇走小路的,沒想到……”

劉二這個時候話嘮屬性雖然還在,但是他這個時候的聲音裏邊充滿了愧疚,聽到了劉二這個聲音之後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能跟劉二商

量一下車我們明天再來取,我們先用走的吧。

劉二和楊微也都同意了,但是走了還沒有十分鐘,楊微是怎麼都走不動了,沒有辦法的我只好揹着楊微走,但是也不知道爲什麼,從賓館出來之後我就感覺楊微的身體好像是輕了很多,而且還有點頭重腳輕的感覺。

走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個人影,這個時候劉二說他先過去看看,畢竟楊微現在的身體是那些鬼魂的致命誘惑,毒品一樣的存在,所以我們還是小心爲妙,沒有多久劉二就跟我們招了招手,原來前邊是一個老和尚。

老和尚不會說中文,所以劉二就當了我們的翻譯。現在的我對劉二非常信任,一個是因爲他是吳安平介紹的人,我相信吳安平不會害了我,還有另外一個就是,劉二在剛纔的時候間接的救了楊微一命。

老和尚聽了我們的話之後就表示他可以幫我們把楊微身上的那種神祕物質取出來,但是需要一些道具,還有他現在也沒有帶念珠,所以沒有辦法做法,讓我們跟着他一起去家裏一趟。

我這個時候不得不承認,我多多少少有點病急亂投醫的狀態了,既然老和尚說能救得了楊微就讓他試試吧!

我們走了一會之後就看到前邊有一輛車,走過去既然發現是我們自己的車!

“鬼打牆!”我和劉二兩個人同時脫口而出了這麼一句話!

說實話遇到鬼打牆我覺得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這個是小路而且還是大晚上的,但是我們三個老爺們都在怎麼可能會遇到鬼打牆,不是說鬼打牆在陽氣重的時候是沒有效果的嗎?

劉二這個時候皺起了眉頭,跑到我身邊問我和楊微睡過沒有。

如果不是我還揹着楊微的話,我絕對會衝上去給他一個大嘴巴子,你說啥呢!但是沒有辦法我只能搖了搖頭,這個時候劉二既然說可以用童子尿!

我就算是個老處男你也不用這樣損我吧,還童子尿,我這麼大年紀了還能算得上是童子嗎?

我把楊微放下,然後直接找了個地方撒了一潑尿,雖然說隨地大小便這樣的事情是很不道德的,但是現在爲了救命我也沒有辦法了。

沒想到我的還真的好用,很快我們就找到的路,也順理成章的找到了老和尚的住所。

老和尚這會說他要準備一下,讓我們隨便坐!

坐下之後我突然有一重不是很好的感覺,感覺這個屋子裏好像也有鬼存在,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從來了泰國之後我對於鬼的感覺是越來越靈敏了,而且有的時候我還能看到鬼的存在,不過後來我才知道,只有鬼想要讓你看見他的時候,你纔可以看見,如果他不想的話,不用點特殊手段的話,你是根本看不見的!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我和劉二隻能看着楊微低着頭昏昏欲睡的樣子,束手無策,我們兩個都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楊微睡着,睡着了的話肯定危險更大!

(本章完) 「現在我的傀儡等級,九州天界的人,完全不適合,所以自然要用蒼穹界的人了!」封信看著古清風說道。

「封信,你簡直變態,你這樣就是在給你們青蓮山抹黑,讓你們青蓮山,在蒼穹界無法立足!」古清風瞪著封信說道。

「哈哈哈哈……古清風,我也不怕實話告訴你,現在我們青蓮山,早就不是當初的青蓮山了,現在我們青蓮山乃是蒼穹界第一大勢力,你以為青蓮山還是以前的青蓮山嗎?如果不是因為青蓮山如今士氣大漲,宗主又怎麼可能讓我用門下弟子煉製傀儡?

哈哈哈,既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那我就讓你是個明白!請連山很快就能稱霸蒼穹界,到時候別說我的弟子,其餘門派的人,在不久的將來,都會被送到這裡來給我煉製傀儡,等到我煉製出超級不死傀儡的時候,也就是我們青蓮山稱霸蒼穹界之時!

只是我為什麼跟你說這麼多嗎?因為我知道你古清風也是蒼穹界的,很開心你的實力保存到現在這麼好,這樣我殺了你之後,就可以用你來融合我的九大傀儡了,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能讓我的九大傀儡,得到新的進步,哈哈哈哈哈哈……」封信看著古清風大笑的說道。

「封信,你做夢!我問你,我的回仙草在何處?」古清風的攻擊被封信的傀儡去全部擋了下來,氣的古清風瞪著封信問道。

「回仙草?你說這個嗎?這個東西我一直替你保存的很……」

「嗖……」

「什麼人?出來!」封信看著四周怒道。

竟然有人能從他的手裡搶走回仙草,真是該死!

古清風見狀微微一愣,他也沒有想到墨九狸的速度如此之快,他更加沒有想到封信竟然自信到這種地步,直接把回仙草拿出來炫耀,他還在想如何搶奪時。

誰知道封信手裡的回仙草竟然嗖的一下子被人奪走了,氣的封信臉都綠了,這讓古清風心情大好!

看到封信難看的臉色,古清風得意的說道:「蠢貨,我還以為你真的有回仙草,沒有想到拿出一個假的,怎麼是怕我看出來,所以才假裝沒有了嗎?」

「古清風是你對不對?是你搶走了我的回仙草?」封信聞言眯著眼睛瞪著古清風問道。

「白痴,如果我有那個本事,早就殺了你,我還會在這裡跟你廢話嗎?你把我的回仙草送給了青蓮山是嗎?封信啊封信,我原本你是個有野心的人,現在看起來,你也不過就是青蓮山的一條狗,連一株回仙草都不敢私藏,真是枉我那麼看得起你哈哈哈哈……」古清風看著封信諷刺一笑的說道。

「真的不是你?」封信看著古清風疑惑的問道。

「你拿一株假的回仙草在我面前演戲有意思嗎?」古清風故意問道。

封信聞言瞪著古清風卻沒有說話,古清風以為是假的,他可以理解,畢竟剛才自己拿出回仙草的時間,很短,也許古清風根本就沒有看清楚。 我和劉二不停的給楊微講着笑話,讓她跟我們說話,但是她也只是偶爾迷迷糊糊的回答我們一個“嗯”!但是這也證明着她是清醒的。

好一會那個老和尚纔出來,說已經準備好了,但是我和劉二我們兩個要在外邊等着,只能讓楊微一個人進去,我有點不放心,畢竟我們只是偶遇了這個老和尚,我們也不知道這老和尚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本事,畢竟那個時候鬼打牆看出來的人畢竟不是老和尚。

但是這個時候除了相信老和尚之外也就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在楊微的耳邊跟她說了一句,如果你覺得哪裏不對,就直接大叫!

楊微虛弱的點了點頭就和老和尚一起走進去了。

楊微走進去很長時間都沒有任何聲音,這個時候我都快要把我的耳朵豎起來了,但是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就連老和尚唸經的聲音都沒有聽到,我這個時候覺得有點不對勁了,但是我又不能貿然的進去,只能就這麼的等着。

劉二顯然是沒有我沉得住氣,沒有一會劉二就坐不住了,說這和泰國這邊的和尚做法的狀態不一樣,然後推開門就走進去了。

既然劉二已經有所動作了,我也就跟着他一起進去了,走進去之後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看到老和尚的手這個時候既然是放在了楊微的胸上,我真的是不淡定了。

楊微可是我未來老婆的人選,我還沒摸過呢,既然讓別人先摸了,反正我不知道別人能不能忍得了,我反正是忍不了。

我這個時候還在想爲什麼楊微沒有說話呢,看到楊微這個時候不停的冒着冷汗然後在掙扎着,我直接一生氣就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大師,給我一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畢竟說這是在人家地盤上,如果說是在中國發生這樣的事情的話,我絕對一拳就上去了,然後乖乖的教他不是什麼女人都可以碰的。

這個時候那個老和尚說了一大堆泰文,但是我聽不懂,只能讓劉二給我翻譯,但是劉二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想要給我翻譯,而是給我一個你直接揍他吧的眼神。

看到劉二這個眼神之後我直接就上去兩拳就打的老和尚鼻子出血,眼眶也有淤青了,但是無論如何這個時候我都感覺我忍不了了,就在我準備下第三拳的時候劉二攔住了我,我也知道大概他是不想要把事情鬧大吧。

楊微這個時候也稍稍的清醒了一下,問了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看着楊微現在的狀態還不錯,劉二也說楊微身體裏邊的那種不知名的物質確實減少了,我也就放心了讓楊微先休息一下。

楊微在休息的時候我和劉二把老和尚拉了出去,因爲剛纔打了老和尚幾拳,這個時候老和尚看到我就在發抖,好像是很害怕的樣子。

劉二一直用泰語跟老和尚交流,原來老和尚看那個東西已經少了,而且楊微就這麼躺在牀上也麼有什麼感覺,所以他就起了色

心了。

不管說老和尚到底有沒有那個能耐,我是真的不敢讓楊微再繼續在這裏呆下去了,我和劉二馬上就帶着楊微離開這裏了。

還好沒有走多久就到了劉二的家,而這個時候天也已經亮了。

讓楊微先休息一下我和劉二就開始商量下一步到底要怎麼做了,在泰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劉二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跟劉二商量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想到什麼辦法,畢竟說這個事情是我們之前都沒有預料到的,而且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那種物質是什麼東西,當然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讓那些東西在楊微的身體裏邊徹底消失!

這不是醫療上可以解決的事情,如果是的話,那麼我們肯定是沒有什麼疑問的話,花多少錢我都會給楊微治好的,估計現在就算是去醫院的話,也絕對發現不了楊微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突然想起來了我錢包裏的那張名片,如果聯繫一下這個叫許鑫的人,是不是可以幫上我們的忙,不管怎麼說他在我們剛剛到泰國的時候也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我剛拿起電話準備給許鑫打電話的時候,劉二就直接攔住了我!

“陳東,你知道這個許鑫到底是什麼人嗎?”

我心想一個人妖能是什麼人,頂多就是和那些我們之前合照的人一樣是模特被,要不然就是演員什麼的,反正在我心裏就覺得人妖只能從事這個行業,但是劉二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在泰國人妖是很常見的,而且人妖要比男人或者女人在某些行業招人待見。

當然這裏的某些行業指的並不是模特這樣的傳媒行業,而是降頭師。

最早的時候降頭師因爲經常下降頭,或者是因爲一些什麼事情多多少少都是那些不男不女的人來充當,這些年泰國的變性手術多了,人妖也多了,所以說在泰國很大一部分降頭師都是人妖!而這個許鑫也是!

聽到劉二的話之後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聯繫這個人,第一是因爲他畢竟幫助過我們,所以我對他還是很信任的。可是那個人是降頭師,提到降頭的話每個人可能都會敬而遠之吧!

但是現在我們的首要大事就是楊微的身體,既然說許鑫是降頭師的話,說不定他可以幫助到我們吧

聯繫到了許鑫之後很快許鑫就到了劉二的住處了。

“其實你們在來到泰國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們兩個不是一般人,現在看起來還真的不是一般人啊!你女朋友的事情我幫不上忙,但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可以!而且她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好,應該堅持不了多久了,如果不相信我的話,那麼我們就現在出發!”

許鑫今天穿的並不是女裝,而是中山裝,給人一重非常正直的感覺。而且他和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也很不一樣,最大的不一樣就是胸小了很多。

但是現在根本就不是研究許鑫的胸到底是大還是小的問題。

降頭師在泰國也好在整個世界也好都不是一個名聲很好的職業,因爲他們需要賺錢的話,就要不停的下降頭,這樣的話才能慢慢的把別人的錢變成自己的。

但是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總會有好的一面,也會有不好的一面,所以我選擇相信許鑫說的話,劉二這個時候還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閉嘴什麼都沒有說。

看着許鑫開的車我就知道他肯定是賺了不少錢的,這輛車如果在中國的話絕對是要好幾百萬的,這樣的車也讓我覺得有點害怕,害怕許鑫到底是不是害我們的。

但是又想想許鑫在機場幫我們的時候,最後還是決定賭一次吧。

許鑫在車上跟我們說,楊微身體裏邊的這種奇怪的物質,之前他只是聽說過,但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這種東西是鬼魂的毒品,鬼魂靠着他的力量能夠迅速的成長實力,泰國很多養小鬼的人都想要得到這種東西,但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

原來這個東西叫鬼哧,當然這只是在泰國本地的叫法,這種東西通常是要沁入到人的身體裏邊纔會發揮功效,鬼魂才能感覺到。如果說人的身體裏邊少量的存在鬼哧的話,那麼對身體可能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會讓人的一生一帆風順。

但是如果是大量的話不僅僅會被鬼纏上,還會要了人的命!

聽到這的時候我突然想再去找找那家古董店,想要親口問問那個老闆,爲什麼偏偏要害楊微?楊微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但是想了想之後我又覺得還是暫時不要去的好,現在楊微需要人照顧,而劉二我雖然說相信,但是也絕對不是百分之百的放心。

很快許鑫就帶着我們到了泰國的唐人街,這裏大部分都是說中文的,而且他們在看到許鑫的時候都是很恭敬的樣子,而許鑫帶着的我們也同樣得到了尊重。

很快許鑫就走到了一家中醫店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直到裏邊傳來一聲“來着是客,進來吧!”的聲音之後許鑫才帶着我們走進去。

進去之後我們就看到了一個類似於清朝那種裝潢的客廳,然後有一個老人坐在主座上,老人這個時候左手拿着一杯茶,然後盯着我們在看。

我也不直到爲什麼,在看到老人的那一瞬間,我既然有一種非常親切的感覺。

許鑫這個時候也在介紹了。

“陳叔,他們就是我前兩天跟你提起來的在機場遇到的人!都是緣分啊,現在這個女孩的身體裏邊有你想要的鬼哧,但是因爲感染的太多了,現在已經危及到生命了!”

陳叔本來還是一副沒有興趣的樣子,在聽到鬼哧兩個字的時候,陳叔的眼睛都亮了,馬上就安排我們坐下,然後就給楊微把脈。

我一開始的時候害以爲陳叔和劉二一樣只是依據脈象來看楊微的身體裏邊鬼哧的狀況呢,沒想到陳叔既然差不多把楊微的一切都說出來了,這個時候我除了震驚之外也就沒有別的了,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本章完) 但是,他自己最清楚,自己拿出的不是假的回仙草,那是真的,是他從古清風那裡奪來的,唯一的一株回仙草,到底是誰?此刻這院內除了自己和古清風之外,一定還有第三個人,古清風他根本沒有放在眼裡。

可是暗處奪走他回仙草的強者,卻讓他不得不防,對方在暗處,他在明處,如果對方跟古清風不是一起的還好,如果他們是一起的,那麼自己就會很麻煩!

暗處的人實力並不比自己低,否則也不可能瞬間奪走自己手裡的回仙草,而他還毫無察覺!

只是封信不知道的是,在古清風言語刺激封信,封信一副古清風今天必死的自信模樣,說出他們青蓮山的事情時,墨九狸就猜到了,如果古清風說起回仙草,封信搞不好會真的拿出回仙草顯擺。

所以,墨九狸直接讓小書駕馭著空間,化為塵埃小心翼翼的落在了封信的袖口處,因此才會在封信拿出回仙草時,墨九狸直接伸手奪過來,馬上就回到了空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