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雲江見薛玥瑩接過他的iPhone5S土豪金正打算看眼前這個小警花的笑話呢,不曾想薛玥瑩直接給掛斷了:“我不想和他通話!”

“你……你……你個小娘們也太猖狂了!”魏雲江是又氣又驚,他沒想到眼前這個一槓一花的小交警竟然敢掛他們交警大隊長的電話,趕緊奪過手機再次打了過去。 第018章 罵我自己呢

“怎麼回事啊魏老闆?怎麼掛斷了?”電話一接通楊志安就心情不悅的質問道。

“對不起……對不起楊隊長,那個交警說她不想和您通話,目無領導無組織無紀律,簡直是太囂張了!”魏雲江先賠了幾聲不是然後添油加醋的告起了狀。

楊志安心裏確實挺生氣,一是氣現場執勤的交警不給自己面子,二是氣魏雲江這樣的貨色給自己找麻煩,停頓了一會兒問道:“你們現在在哪兒?”

“在濱城市市立醫院附近楊隊長。”魏雲江如實的答道。

“好,你先等着,我一會兒就到。”楊志安得知事發地點距離自己不遠而且一會他也經過那兒說完不待迴應就掛了電話。

“哼,你個小娘們就等着吧,你們楊隊長馬上就到!”魏雲江看着倔強的薛玥瑩冷笑一聲。

薛玥瑩不屑一顧的撇了撇性-感的櫻脣,絲毫沒有懼色,反而揚起幾分玩味的笑,劉猛見狀心說,看來有好戲看了,因爲這美女交警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遠遠不是魏雲江這個土老帽所能比擬的。

沒多大一會兒一輛拉着警笛的警車停在了事發地點旁邊的路邊,一個兩槓兩花的中年警官拿着對講機下了車,擠開人羣一看站在保時捷卡宴旁的美女交警頓時傻眼了,心中叫苦不已,怎麼是這個小姑奶奶啊!

“楊隊長……您可來了楊隊長……您可得爲我做主啊,我可是守法公民……”魏雲江見交警大隊大隊長楊志安來了頓時來了底氣,上前抓着楊志安的手惡人先告狀道。

“守法?你守什麼法!”出乎魏雲江意料的是楊志安並沒有對他笑臉相迎,而是臉色一沉板着臉指着逆行的保時捷卡宴厲聲道:“明目張膽的逆行,現在還敢公然暴力抗法,我看你是想進去了!”

“我……楊隊長你……”魏雲江一下子被楊志安的話弄迷糊了眼巴巴的看着楊志安,心裏直嘀咕,這到底是幾個意思?

“你什麼你,還不趕緊向這位女交警道歉!”楊志安隱晦的“提醒”道,他可不想把這事鬧大,眼前這小姑奶奶可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濱城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薛鴻飛的寶貝女兒,得罪這位小姑奶奶?除非他不想在公安局混了。

“不是我……我真沒違法啊楊隊長……”魏雲江還在那兒迷糊着呢,根本沒有領會楊志安的意思,還以爲楊志安是在老百姓面前故意做樣子呢。

哎,你自己找死那怪不得我了,楊志安無奈的嘆息一聲,現在他哪裏還顧得上青峯縣的武裝部長趙新昌啊,還是先自保吧,於是再次板起了臉冷聲喝道:“我警告你,別和我套近乎,違不違法不是你說了算的!”

“我……”魏雲江此時是徹底懵了,這都哪兒跟哪兒啊,明顯和電話裏的態度判若兩人嘛!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美女交警薛玥瑩開口了:“你來了楊隊長,我做錯什麼了嗎?“

“沒沒,你非但沒錯,而且很正確,我正要表揚你呢小薛,如果我們濱城市所有的交警都能像你一樣鐵面無私不畏強權,那咱們濱城市的交通工作一定會再上幾個臺階。”楊志安一改之前臉上的陰沉面帶微笑的表揚道,裏面還摻雜這幾分恭維的味道。

“可別這麼說隊長,我只不過是做了我該做的罷了。”薛玥瑩倒是很淡定,說完轉頭瞪了一眼早已傻眼愣在那兒的魏雲江冷聲道:“這幾個人不但不配合執法,還暴力抗法辱罵執法人員,你說該怎麼辦隊長?”

“這還用問,都給我帶回交警隊,嚴肅處理,該追責的追責,該罰款的罰款,該追究刑事責任的追究刑事責任!”楊志安義正言辭的回道。

“好,那就聽隊長的,您來處理吧隊長。”薛玥瑩滿意的點了點頭把這一爛攤子拋給了楊志安,心說姑奶奶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處理!

楊志安苦笑着點了點頭,他清楚這薛大小姐是在“報復”自己爲魏雲江說情呢,大步來到仍舊沒回過神來的魏雲江身旁小聲道:“你知道她是誰嗎?”

“誰……誰啊?”魏雲江偷偷打量了薛玥瑩一眼疑惑道。

“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薛鴻飛的女兒,你沒事招惹他幹嘛,我看你是活膩歪了!”楊志安氣呼呼的訓斥道,心說你個狗日的不光自己招惹還把老子給坑了。

“啊?我……我真……真的不知道啊楊隊長……您……您一定不能見死不救啊!”魏雲江聽完差點沒哭出來,自己他孃的這不是捅了馬蜂窩了嘛,得罪了公安局長的千金小姐,到了公安局人家還不想怎麼收拾自己怎麼收拾!

“你慌什麼,車不是你開的吧?”楊志安說完意味深長的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捂着胳膊腿的倆彪形大漢。

魏雲江還不算傻,這回很好的領會了楊志安的意思,擡腿踹了其中一個彪形大漢一腳大罵道:“你他孃的開車不帶駕駛本怎麼不告訴我?你這不是坑老子嗎?還他孃的逆行,這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魏總我……”蹲在地上的彪形大漢委屈的正欲反駁,只見魏雲江居高臨下的衝其遞了個眼神,彪形大漢趕緊配合道:“是是,都怪我魏總,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哼!”魏雲江冷哼一聲,然後來到楊志安身旁點頭哈腰道:“這小子都招了楊隊長,無論隊裏做出什麼處罰決定我們都認罰……”

“這樣纔對嘛,走,去交警隊處理,都別圍在這裏了,有什麼好看的。”楊志安見魏雲江還算上道舒了一口氣,擺了擺手示意圍觀的羣衆散開。

雖然剛纔楊志安的聲音很小,但他和魏雲江的對話還算沒逃過劉猛聽覺靈敏的耳朵,得知眼前這美女交警原來是濱城市公安局長的女兒時頓時釋然了,怪不得這暴力小妞那麼淡定。

正當一切似乎就要結束的時候,薛玥瑩突然不幹了,來到魏雲江跟前美麗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瞪着他:“你剛纔罵誰臭娘們?罵誰媽個……媽個那啥呢?”

“我……我……”魏雲江看着薛玥瑩心裏直髮虛,楊志安站在一旁也不敢搭話,既然你個狗日的這不是找死嘛,竟敢罵公安局長的女兒臭娘們,還罵她媽個比,那不是罵局長的媳婦嘛,真是活膩歪了。

突然薛玥瑩擡手“啪!”的一聲抽在魏雲江的臉上嬌斥道:“回答我,罵誰呢!”

“我……我罵我自己呢……對……罵我自己呢……”魏雲江捂着火辣辣的臉頰得知薛玥瑩的身份後大氣也不敢哼,因爲他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他也就是有倆錢,但只要人家想玩他,可以隨時讓他變成窮光蛋,自古以來民不與官鬥,有錢的哪能玩得過有權的,別不知好歹落得個有命賺錢沒命花的地步,那可就真苦逼了。

“罵你自己?”薛玥瑩嘴角輕揚冷笑一聲,突然掄手又是一個大嘴巴子:“你有什麼資格罵你媽?你媽一把屎一把尿把你養大容易嗎?你還罵她!”

“我……”魏雲江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被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娘們玩得啞口無言,但這事確實發生了,而且再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反抗。

看到這兒劉猛臉上揚起一抹玩味的笑,瞅着這小妞長得挺漂亮文靜的,沒想到是個暴力小警花啊,不愧是公安局長的千金小姐,很好的遺傳了他老爹的鐵血基因。

“你知道你錯在哪兒了嗎?”薛玥瑩鄙夷的瞟了一眼捂着漲紅的比臉像個做錯的孩子似的低頭不語的魏雲江冷聲問道。

“我……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薛大小姐……”魏雲江小聲怯懦道,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倆大嘴巴子,自己他孃的瞪着倆大眼珠子得罪這小姑奶奶幹毛,這不是找虐嘛!

“你的意思是我在公報私仇仗勢欺人?”薛玥瑩聽完後好看的秀眉緊蹙,惡狠狠的瞪着魏雲江。

魏雲江見狀趕緊不停的搖頭否認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薛玥瑩步步緊逼,根本不給其喘息的機會。

“我……我……”魏雲江讓薛玥瑩噎的啞口無言,他確實不知該如何回答了,因爲一張口就是錯,那還不如不說呢,免得禍從口出。

“說啊,怎麼不說了?你剛纔不是挺能說的嘛!”薛玥瑩陰聲怪氣的盯着臉紅脖子粗啞口無言的魏雲江,雙手叉着***,眉眼之間掛着一絲淺笑,貌似很享受這種虐人的快-感。

“咳咳……”站在一旁一直冷眼旁觀的楊志安見薛玥瑩這小姑奶奶氣出的也差不多了,走過去假咳兩聲打圓場道:“那個……小薛啊,有什麼問題咱們回交警隊再說,這兒老百姓都看着呢,影響不好……”

“哼!”薛玥瑩冷哼一聲,然後盯着魏雲江沒好氣的一字一句道:“你錯就錯在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第019章 求救電話

“是是……”現在不管眼前這個姓薛的小姑奶奶說什麼魏雲江都不停的點着頭,連大氣都不敢喘。

“趕緊滾,別髒了本小姐的眼!”薛玥瑩冷冰冰的撂下一句話,然後對交警大隊隊長楊志安道:“你們先回去吧隊長,我還有點事兒。”說着忍不住偷偷打量了挺身而出保護自己的劉猛一眼。

“好好……”楊志安滿口的應道,他巴不得離這小姑奶奶遠一些,至於魏雲江那貨就更不用說了,如臨大赦般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待楊志安帶着魏雲江以及倆彪形大漢離開之後,圍觀的衆人見沒有熱鬧看了也都散了,薛玥瑩轉身在劉猛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嘴角輕揚劃過一抹淺笑:“喂,你當過兵?”

“嗯,確切的說哥曾經是一位令萬千女兵瘋狂尖叫競相追逐的兵哥哥。”劉猛很是正經的回了一句,目光忍不住落在薛玥瑩胸前那對豐豐挺的高聳上,沒辦法誰讓她那個地方如此“出衆吸睛”呢!

“呃……剛纔謝謝你哈!”薛玥瑩被油嘴滑舌的壯漢雷得一腦門黑線,但出於禮貌還是感激道,並沒有注意到劉猛“特別關注”的眼神,美麗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眨了眨,好奇的盯着劉猛。

“嗨,沒什麼!”劉猛瀟灑的擺了擺手,突然一臉壞笑的提醒道:“美女警官,你這身警服貌似有點不合身啊!”

“不合身?哪裏不合身了?”薛玥瑩頷首打量了一眼自己身上颯爽的警服,不明所以的看着劉猛。

щшш● ттκan● c o

“是你的太大了,還是警服太小了,簡直是呼之欲出啊!”劉猛說着臉上揚起一抹玩味的笑:“難道你不勒的慌嗎?”

“我……你……你說什麼呢你……”薛玥瑩終於明白過來劉猛到底在說什麼東東了,又氣又羞的瞪着劉猛啐了一句:“流氓!”

青春期時她就發育良好,尤其是胸-部比同齡的女同學都大了一圈,那時因爲這事她羞惱不已,整天纏着她老媽給她買緊身的小背心緊緊的裹着,說什麼也不戴胸-罩,後來長大了之後才明白過來,這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反而是女人引以爲豪的資本,就是平時訓練執行任務的時候鼓鼓囊囊一顫一顫的太不方便了。

“我這可是好心提醒你呢美女警官,你說它們哪天要是忍受不了束縛撐破你的警服掙脫出來了,旁邊還都是你的同事朋友,那可就太糗了……”劉猛臉上依舊掛着若有若無的壞笑:“所以,最好還是換件大號的吧,也讓它們鬆口氣不是,就這麼被壓抑着,我瞧着都心疼……”

“去死吧你!臭流氓!再胡說八道我……我殺了你!”薛玥瑩頓時火冒三丈,一雙粉拳緊握,從小到大還沒被什麼人如此“羞辱”過呢,撩開架勢作勢就要朝劉猛撲去。

突然“刺啦“一聲布條撕裂的聲響,不知是因爲薛玥瑩的動作太大還是由於生氣引起胸-部的連鎖反應,沒想到劉猛的話一語成讖,暴力小警花的警服前襟真的被撐開了一道口子,兩粒鈕釦應聲滾落在地上。

“噗嗤……”劉猛見此情景一時沒忍住大笑了起來:“哈哈,我說你還不聽,看看,這就叫‘不聽帥哥言,吃虧在眼前’!”

“你……你混蛋!”薛玥瑩那叫一個羞啊,雙手捂在胸前俊俏的小臉刷的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雖然警服裏面還有一件白襯衣,但因爲自己的罩罩是粉紅色的,這可是在大街上,她一鬆手可就真走-光了。

“哎……現在這個社會好人難當啊。”劉猛假裝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息”道,在小警花的那一對“兇器”撐破警服衝出來的那一瞬間劉猛就用目光丈量完了,絕對不止36D,現在捂着還有個毛用。


“呸!你給我死一邊去!”薛玥瑩見劉猛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心裏那叫一個氣啊,但雙手護着胸口又不敢有大的動作只能乾着急。

“嘿嘿,那哥先走了哈,回去別忘了換件大號的,大庭廣衆之下,這樣袒胸露-乳可影響人民警察的形象……”劉猛揶揄完暴力小警花,心情大好的轉身離去。

“你……”薛玥瑩看着劉猛嘚瑟的背影氣急敗壞的叫道:“你給我等着大壞蛋,別讓我再撞見你,不然讓你好看,哼!”叫喊完之後趕緊捂着胸口上了停在旁邊的警車揚長而去。

劉猛來到病房,大姐劉梅早就起牀了,見她的狀態還不錯,臉上的腫也消了不少,劉猛關心道:“還疼嗎姐?”

“呵呵,好多了……”劉梅不想讓弟弟擔心微微一笑回道。

“嗯,你想吃點什麼大姐?我去給您買!”劉猛繼續問道。

“隨便買點就行,大姐不挑食。”劉梅輕聲回了一句,突然想起什麼迫不及待的打聽道:“對了猛子,你沒把大姐的事情告訴爸媽吧?”

“沒有,你放心吧大姐,這件事我來解決。”劉猛搖了搖頭然後叮囑道:“還有大姐,孟天那狗日的要是打電話來你別接哈,我絕放不過那個畜生!”

“其實……其實姐也有對不住他的地方……哎……”劉梅無奈的嘆息一聲,在心裏默默安慰自己,也許這就是自己的命,她除了認命還能怎麼辦呢!

“有什麼對不住的?不就是不能生育那件事嘛,那也不能成爲他打你實施家暴的理由!”劉猛怒氣衝衝的吼道,發現大姐臉色有些蒼白,才知道自己的話說的有點重了,上前一步抓住大姐的手一字一句道:“你放心大姐,你弟弟就算是跑遍天涯海角尋遍各地名醫,也要把你這病治好了!”

“嗯嗯……姐相信你……相信你……”看着弟弟堅定的眼神劉梅感動的淚水在眼眶裏打轉,趕緊擡手擦了擦掩飾道:“姐有點餓了猛子,你去給姐買點早點吧。”

“好,我這就去大姐。”劉梅重重的點了點頭,轉身大步出了病房出了醫院來到醫院附近的一家小飯館,給大姐要了份補湯,炒了兩個清淡的素菜打包帶回了病房。

這一天劉猛一直待在病房裏,五年未見,他和大姐有說不完的話,姐弟倆回想起小時候的種種,病房裏時不時的傳出開懷的笑聲,劉梅也暫時忘記了身體上的疼痛,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心說,要是能回到童年快樂的時光該多好啊,那時無憂無慮天真無邪,人一旦長大了心就累了。

晚上安頓好大姐之後劉猛才離開醫院,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一看是個陌生號碼疑惑的摁下接聽鍵:“誰?”

“嗚嗚……是我……我是程靜梅……快點來救我劉猛……”電話那邊傳來一陣女人焦急的求救聲。

劉猛頓時警惕了起來,然後冷靜的問道:“你別害怕,告訴我你在哪兒?我馬上過去!”

“我……”程靜梅還沒說完電話就被身邊的一箇中年男人奪了去,咬牙切齒的問劉猛道:“昨天就是你小子打了我的人?”

“哥打的人多了去了,我哪兒知道你說的是哪個!”劉猛冷哼一聲,別說打人,他現在都記不清自己到底殺了多少人了。

“甭他孃的給老子裝蒜,就是老子派去收拾姓程的這小娘們的那幫人!”廖大頭咬牙切齒的罵道,昨天晚上他被李老黑那王八蛋一頓飯宰了五六千塊錢,再加上邢陽那幫年輕小混混的僱傭金、醫藥費加起來差不多三萬塊,回家又被媳婦臭罵了一頓,報復不成反被咬了一口,他說什麼也咽不下這口氣,靠別人永遠不如靠自己,於是他等程靜梅從電視臺下班後尾隨她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把其綁上了車。

劉猛那晚貌似聽年輕的小混混提過這個地溝油黑加工廠的老闆,冷冷一笑:“你就是那個叫什麼大頭的?”


“對,老子就是廖大頭,有本事你就來,老子把你一塊收拾了,就是你丫的壞了老子的好事!”廖大頭沒想到對方還知道他的名號,還覺得自己挺牛比的呢!

“好,告訴我地點,我這就過去。”劉猛想都沒想直接答應道。

廖大頭學着電影裏綁架者的口氣威脅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報警和我耍什麼花招,不然我……我殺了姓程的這小娘們!”

“你放心,我保證不報警!”劉猛保證道,報警貌似不是他的風格,有事儘量自己解決,爲什麼要麻煩日理萬機的警察叔叔呢!

“好,那你過來吧,我在郊區工業園一家廢棄的機械廠裏,你到了打這個電話!”現在有程靜梅在自己手上,廖大頭借劉猛一個膽子對方也不敢亂來。

“嗯,你最好不要傷害人質,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慘,我馬上就到!”劉猛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他這個手機看着挺普通的,甚至連個牌子都沒有,但這可是國家安全局專門爲其定製的高科技多功能手機,每個打進來的電話都是自動錄音的,到時候他也不怕廖大頭那貨敢賴賬。 第020章 心咋這大呢

男人,要有一個男人的樣子,利利索索敞敞亮亮痛痛快快,甭他孃的扭扭捏捏婆婆媽媽唧唧歪歪!

——《兵王劉猛語錄》

“草!這小子挺牛比啊!”聽着手機裏的盲音廖大頭忍不住破口大罵:“敢掛老子的電話,老子纔是綁匪!”

“嗚嗚……放開我……”被堵住嘴的程靜梅不停的掙扎着,眼神中滿是驚恐。

“甭他孃的煩老子,不然把你丫漂亮的臉蛋劃花了!”正在氣頭上的廖大頭不耐煩的吼了一聲拽下堵在程靜梅嘴裏的布,然後奚落道:“看來那小子根本不關心你個小娘們的死活,不然怎麼敢掛斷老子的電話!”


“快……快放開我……”程靜梅繼續掙扎着。

“放開你?”廖大頭冷笑一聲,突然滿臉怒容狂罵道:“你個臭娘們當初怎麼不放老子一馬?老子開個廠子礙你什麼事了?你他孃的鹹吃蘿蔔淡操心多管什麼JB閒事!”

“你……你生產……生產地溝油是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我身爲一名主持人是……是不會不管的……”談起自己作爲一名媒體工作者的公共責任,程靜梅突然有了底氣,眼神中的驚恐也漸漸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振聾發聵的拷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