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黎河瞬間想通了一切,灰濛濛的核心鑽入到少年體內。

周圍環境徹底恢復正常,越光北的面容出現在了魔黎河眼前。

“還有嗎?”越光北明亮的大眼睛中閃爍出七彩神光,他完全沒把剛剛的舉手之勞當回事。

其實石源真的很簡單,只要有吃的,什麼都好說。

“還有,還有很多。”魔黎河急忙取出一部分,指環有保鮮功能。

爲了能保命,魔黎河這兩天可是花了魔土三分之二的錢財購買美食。

軒轅皇都很大,這次匯聚了數千美食家,魔黎河雖然買不到對方的最新品,但是也弄到了對方最拿手食物。

每個人做上十份,那就是一萬份。

更不要說,有些美食家爲了錢,可是兩天做了數百份,弄得魔黎河都有些瞠目結舌,暗暗稱讚。

“你似乎變得不一樣了。”越光北對本源的感悟很厲害,他覺得眼前這個黑衣魔神族少年可能得到了某種本源。

這種本源對於越光北來說,實在不算什麼,但是對於魔黎河來說,這可能是一場機遇。

當然,若是沒有越光北的一聲冷哼,估計魔黎河自己也接不住這份機遇。

“你很不錯。”石源夸人來來回回也就那幾句話,死板的不得了。

可這死板的話語中,蘊含的信息卻是很大的。

這不, 我的冰山美女總裁

他信念一動,那灰域本源就出現了!

若是沒有越光北的那句話,或許魔黎河還需要一個多月的適應期才能熟練掌握灰域。

可是即便有了灰域,越光北依然不受影響。

他真的強大嗎?

也未必。

但是那種都規則與道的理解,着實是恐怖。

魔黎河覺得誰敢說石頭笨,那就是在找死。

石頭笨可能是真的,但是時間一長,即便是笨石頭都可能變得博學起來。

更不要說一塊本就靈性十足的石頭呢。

“無聲、禁錮、壓力、心靈重擊,還不錯吧。”被石源誇耀,灰域都顫了三顫,像是在激動的嚶嚶嚶。

魔黎河嘴角抽了抽,他怎麼感覺只要是本源,在越光北面前就是舔狗,毫無尊嚴的那種。

“這裏到哪了?我們回去吧。”

越光北吃光拿出來的食物,然後擦了擦嘴角道:“紅楓那貨還老實吧,沒鬧出什麼幺蛾子吧,還有小混沌,它…還活着吧,這次倒也辛苦它了。對了,黎河你給我揣摩一下,我怎麼打造術浩才能讓其更像是我。”

魔黎河突然道:“哥,術浩失蹤了。”

“紅楓那貨乾的?”

“八九不離十。”

“他想做什麼?”

魔黎河沉吟道:“想要猜出他做什麼,我需要知道哥你那天晚上對他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給他捏造了一個人格,把我老對頭的分身變成了附屬人格,只能乾瞪眼的那種。”越光北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笑道:“對了,我還弄了一個坑人咒,這個咒語可以弱化附屬人格,讓其逐漸被主人格吞噬吸收,雖然有一些副作用,但是大體沒影響。”

“具體是什麼副作用?”魔黎河覺得問題可能就出現在副作用上。

“比如多疑、追求完美,強迫症。”

“追求完美……”

魔黎河感覺自己可能找到了問題的關鍵。

紅楓這個紅棗樹,外形什麼都好,就是那雙眼睛格外的嚇人。

若是他追求完美的話,必然需要一雙眼睛。

而那時候他跟術浩待在一塊,而術浩有那麼弱。

關鍵對方長着一雙又大又亮的眼睛。

魔黎河將自己猜想告訴了越光北,越光北眼前一亮,立刻道:“黎河,如果有能力的話,派人保護好術浩,現在,你陪我找到他。”

魔黎河還未點頭,下一刻他就被越光北抓住了肩膀。

然後兩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作爲必然要成爲越光北替身的人,越光北怎麼可能不在對方身上留下點東西呢。

萬一對方跑了怎麼辦。

而且越光北早就說過他們倆有緣,這都是要收徒的架勢了,怎麼也得教點東西吧。

某處破廟中,一個乞丐打扮的少年用稍微乾淨的白布矇住了雙眼。


他暈倒在荒野裏。是被一個小女孩給救了。

小女孩是乞丐,或許是看起比自己還可憐,就把他帶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重生紈絝大少

少年本來的衣服還是很好的,但是剛剛被帶回來沒多久,身上的華貴衣服就沒了。

夜晚蚊蟲跳蚤來襲,不是還有爬蟲爬上身體。

少年心裏升騰起幾分絕望,他不知道自己前路該何去何從。

就在此刻,他忽然眼皮沉重的厲害,竟然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整個破廟中的乞丐們都睡了過去。

一襲白衣的少年帶着黑衣少年出現在了破廟中。

“開始吧。”

白衣少年的聲音略顯怪異,接下來的事情估計還是他第一次做,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荒野草廟。

雪花飛舞。


天邊最後一抹光亮被黑暗吞噬。

一團生命本源火焰緩緩電燃燒。

一種名爲源的領域被釋放,雪花停止紛飛,空間停止震顫。

時光止步,歲月停流。

此地在一瞬間與外界隔絕。

乞丐少年術浩懸浮而起,與越光北遙遙對立。

術浩的靈魂離體,在源領域中睜開雙眼。

他有些迷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當他看到越光北時,不知道是應該欣喜還是悲傷。

他祥說些什麼,但卻發現自己無法言喻。

周圍的一切都令他有些陌生而熟悉。


乞丐的居所怎可能只有團結,因爲貧困才能彰顯出某種卑職的尊卑。

但他卻並不恨這些人,一切都是形勢所迫。

“吾以源之名,賜你永恆之命格,築你完美之軀殼,封你人類之情感,命你鎮守源之界。待我離去,此界由你來管。”

越光北的靈魂也脫離而出,在他身體上,有一絲本源脫離。

那絲本源壓碎了空間,泯滅了時間,似要就此脫離此界,朝着莫名之地而去。

可下一刻,越光北直接將其灑進了術浩的靈體中。

本源彷彿萬斤重,術浩靈體竟然被這絲本源砸的墜入大地,差點沒了蹤影。

幸好此地已被定住,越光北一招,術浩便有飛了回來。

他此刻只覺得渾身沉重,昏昏欲睡。

“此界之命運將由你來守護,此間記憶將永封於你識海,切記不可去無源之森,切記不可亂殺生靈,切記要爲心善,切記要保護好自身。”

終於還是堅持不住,術浩緩緩在空中沉睡。

越光北將之靈體送歸體內,然後將自己所有來過的痕跡都抹除,這才帶着定住的魔黎河緩緩離去。

魔黎河清醒過來後,有些迷茫,他剛剛在源領域中完全失去了一切能力。

“哥,連我都不能告知嗎?”魔黎河有些委屈,明明是他提出的思路,可現在自己卻無法知曉過程,這讓他很難受。

“知道結果就可以了。我怕你知道過程會更加難以入眠。”

石源的本源,那可是任何生靈都無法抗拒的東西。

什麼長生不老丹?什麼強大的力量?

都不及這本源的一絲一毫。

一只眼睛的怪物 ,術浩被選中,成爲了石源的代言人。

這本身就是一種幸運。

可是好的一面通常也有壞的一面。

術浩再也無**回,他只能長久的活着,不老不死,無病無災。

雙眼失明永不復,此生一去不回首。

若問得失何衡量,只怪毫無選擇權。



本來,越光北是打算帶上術浩的,但現在改變主意了。

本體雖然還在無源之森,但還有三千年才能再出來,這三千年來逃出來的妖邪何止萬千,

他是沒工夫去理會了,既然如此,不如就交給自己這便宜徒兒去幫師傅分擔。

誰讓他倆有緣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