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馨城有些不解的看着兩人,上上下下打量了龍十兒,也沒發現他和自己認識的人長得很像。

“琪姐,他是誰啊?我怎麼不認識?”

“你忘了嗎?我們那次去花山,就是他被我父親給抓了,我還喂他吃飯呢!”

鹿馨城聞言皺了皺眉頭,再次看着龍十兒,更加仔細的打量着他,卻沒看出一點兒和那人長得很像的樣子。

“你確定就是他嗎?”

天琪搖了搖頭,他的確有些不確定,只是覺得很像,因爲那時候龍十兒滿身的全是傷口和鮮血包裹,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尤其是天琪在看到龍十兒身上沒有一處傷痕的時候,就更加的不確定了,想着那麼大的傷口,怎麼可能連疤都不會留下一個呢。

龍十兒則是笑了笑。“是的,就是我!我還在城主府見過你,我叫龍十兒,你還有印象嗎?”

龍十兒這纔想着,其實抓她們可以不用硬來的。

龍十兒看了眼周圍,對天琪好鹿馨城說道:“這裏說話不方便,走,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路上,天琪傾神想着龍十兒的名字,好像在哪兒聽過,過了好一會兒,她終於驚訝的大叫道。

“難道你就是那個送了我中品靈器的龍十兒嗎?”

天琪看看龍十兒的樣子,還是不確定。

龍十兒在她驚訝的面容下再次點頭,她見過自己三次,可是三次卻都是另一個樣子,怪不得她都感嘆着說。

“太神奇了,我見你三次,三次都是不一樣的樣子,那下一次會不會也是另一個樣子呢?”

“不會的,這就是我本來的面貌!”龍十兒搖搖頭,這會兒已經來到了南城的邊界,馬上就要進入西城的地界。

這個時候,前方出現了一個隊伍,隊伍中所有人都穿着紫色服裝,蒙着面,但是她們挺拔的身體,還是讓無數街上的人驚歎。

隊伍的最前方,有一個女人,她畫着濃妝,身穿寬大的紫色袍子,蒙着半透明的面紗,頭頂有着各種華麗的首飾。

龍十兒不僅停住了腳步,那名女子也看到了龍十兒,示意隊伍停下,她朝龍十兒走來。

“怎麼?好不容易來一次南城,就不準備坐坐嗎?”

龍十兒微笑着搖了搖頭。“雪嫣,那個,我還有事兒,所以下次再來坐吧!”

說完,龍十兒牽着二女的手從她的身旁走過,在他的眼裏,卻好似放着漫長的電影。

龍十兒牽着二女的手,在她眼角的餘光之下,是那麼的緊,心中卻是那麼的痛,龍十兒走過之後,她臉上的眼淚忍不住滑落出來,她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示意隊伍繼續前進。

走過了雪嫣堂的隊伍,龍十兒放開了二女,天琪轉頭看了眼雪嫣堂的隊伍,然後對龍十兒好奇的說道。

“哇!你還認識雪嫣堂的堂主啊?”

“呵呵……”龍十兒笑了笑,不知道自己是說認識,還是說不認識,在內心深處,龍十兒不想認識她,因爲她曾是自己的敵人,自己不會喜歡她,但是她卻喜歡自己。

甚至有時候龍十兒還是昧着良心的想,或許這次他被鹿青QJ了,但願會是一個美好的開始吧。

這就像是一根牽引線斷了一樣,只要她守護着的東西斷了,或許就不會喜歡自己了,當然,這也只是龍十兒一廂情願的想法。 進入了西城地界以後,龍十兒就放心了起來,天琪一直問着龍十兒一些有趣的事兒,對龍十兒疏於防範,畢竟,她在龍十兒手裏得到了好處。

倒是鹿馨城,心細的她從自己父親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兒,鹿青是不允許她進入西城的,感覺到龍十兒有些怪異,她便問道。

“你要帶我們去什麼地方啊?”

龍十兒轉過頭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你放心吧,你或許知道我是花龍門的門主,也知道我和你父親勢不兩立,但是禍不及家人的道理我還是懂的。”

聽到龍十兒這麼一說,出於理解,天琪幫襯着龍十兒對鹿馨城說道:“馨城,你就放心吧,大哥哥絕對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的,剛纔他還救了我們呢,你說對吧大哥哥?”

天琪親暱的稱呼着龍十兒大哥哥,多純潔的女孩兒……

龍十兒“咯咯咯”笑了笑,不住的點頭。


來到花龍山莊的位置,進進出出花龍山莊的弟子對着龍十兒打招呼,不一會兒,孫迪便迎了上來,他的身邊,帶着一個和鹿馨城她們差不多的女孩。

女孩剛剛出現,便歡快的跳進了龍十兒懷裏。“師兄!”

“哇!你什麼時候出關的?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呢?”感受到懷裏天汐兩隻可愛的小兔子,惹得龍十兒心中一陣澎湃。

不過還好,天汐看到龍十兒身後的二女,便跳下了龍十兒的懷裏。

“天琪,馨城,你們怎麼來了?”

天汐親暱的與二人擁抱,龍十兒驚訝的看着三人。“難道你們認識?”

“是啊是啊,我們三個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呢!唉,要是冰凝在的話就好了。”

天琪開心的說着,說道後面開始嘆息起來。

天汐的情緒也低落下來,倒是龍十兒聽得有些不解。“冰凝?”

“她是歐陽家家主的女兒,我們四個從小一起長大,不過後來天琪去王幽城王幽學院學習,馨城待在金凌門駐地閉關,冰凝和我一樣,跟着她師父出去歷練去了,說起來,我們已經有十幾年沒有相聚在一起了呢!”

龍十兒實在沒想到,這四大勢力家的後人們,卻是這樣的交好,也從此可以得知,金凌門已經佔據在金陵城很久了,只是後來的時候崛起速度太快而已。

看到三女的樣子,龍十兒再一次想到了自己的孩子,要是她是一個女兒,進入乾坤圈修煉的話,估計現在也和她們一般大了吧!

看到龍十兒眼神恍惚的樣子,天汐走到龍十兒身前,在龍十兒眼前揮了揮手,龍十兒這纔回過神來。

“師兄,你在想什麼呢?”

龍十兒擦了擦自己有些溼潤的眼角,微笑着搖了搖頭。“沒呢!對了,你們好不容易相聚,那你們就好好敘敘舊吧,需要吃的喝的玩的,告訴孫迪一聲,他會幫你們辦的。”

“恩!”天汐點點頭,然後開始與二女擺起了龍門陣,龍十兒把孫迪拉到了一邊。

“對了,可一定不要讓他們離開花龍山莊,她們一旦離開,我們花龍門就會出現危險!”

“恩!”

孫迪點點頭,他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感情這些都是龍十兒的計策啊!

“那行,你看着她們,我要回去籠琳鎮一趟!絕對不能讓她們離開!”

“恩,好的,你就放心吧,趕緊着把書生叫回來,我都快累死了。”

龍十兒點點頭,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此時二女在房間外休息,看到龍十兒到來,徐容容和公孫薰兒趕緊圍了上來。

“老公,事情怎麼樣了?”

“恩,已經辦好了,對了,快收拾收拾東西,我們去看看鳳兒。”


“出什麼事兒了嗎?爲什麼這麼急啊?”徐容容點點頭,疑惑的問道。

“沒,估計過一陣子我們就沒時間了,還是趁着這幾天的功夫去把鳳兒的事兒辦好吧。”

“恩,那你等等。”徐容容和公孫薰兒跑進了房間,龍十兒就坐在原地等待起來。

他身上有儲物戒,儲物戒裏就是他的所有東西,處於出行很簡單,他的儲物戒,就是他的百寶箱,生活用品大牀啊什麼的全都有,所以根本不需要準備什麼。

去籠琳鎮的途中,御劍飛行到天空上,徐容容終於想起龍十兒閉關的事情。

“老公,你修爲已經恢復了嗎?”

“恩,是啊!”龍十兒點點頭。

“那有多強啊?”

“這個……其實我也不怎麼清楚,我和你們不一樣,我的修爲是亂了套的,亂得我都不知道我能對付多高修爲的人。”

“哦!”徐容容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龍十兒也沒聽到後話,不由問道。“怎麼了?怎麼忽然想起問這個了?”

“我關心關心你呀!”徐容容調皮的笑了笑。

“我看啊,纔不會那麼簡單吧,你一定是遇上什麼事兒了,你說吧,我能幫你的一定幫你,誰讓咱是夫妻嘛!”

“沒呢,真的沒,我能遇上什麼事兒啊?”

徐容容不停的搖頭,邊上的公孫薰兒看着,笑個不停。

“容容姐這是想讓你來御劍,我們休息休息呢!”

“哦!這還不簡單!”龍十兒伸出手,手中的真氣沒入徐容容腳下飛劍之上,龍十兒收回了手。

“好了,這下可以不用你們來御劍了。”

“哇!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的真氣爲什麼能融進我的佩劍裏?”徐容容驚訝的說道。

公孫薰兒替龍十兒講解道:“其實這個很簡單的,只要老公的能量和你的能量不排斥,就可以融入你的劍裏,還有一種方法,要是老公的真氣太強,可以壓制劍中你的真氣,然後來控制你的飛劍。”

“好神奇……我覺得,我也應該閉關修煉了,免得以後都趕不上你們了。”

“恩,你能有這樣的想法,我很欣慰啊!咳咳。”龍十兒笑了笑,對於衆女的修煉,其實龍十兒沒多大的要求。

只要她們能夠保護自己則已,其他的,有自己在呢!


中間出了這麼個插曲,衆人趕路的途中也不寂寞了,說說笑笑的。

到了夜晚時分,衆人來到一處山林中,龍十兒有些鬱悶的看着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看來今晚我們得在這裏過一夜了。”

“誰叫你御劍飛行速度不把控好呢!哼!被你害慘了!”公孫薰兒佯怒道。

龍十兒不說話,默默的承受了,要不是怕二女承受不住,估計這會兒龍十兒已經帶着她們出現在籠琳鎮了。

二女開始佈置夜晚休息的陣法,龍十兒拿出通訊器,跳到了孫迪那邊。

“孫迪,怎麼樣了?”


“恩,一切還好,只是剛剛鹿馨城吵着要回家,不過被天汐和天琪勸住了,暫時住在了花龍山莊。”

“恩,一定不能讓她們回去,必要的時候,強制把她們抓起來,小炎在山莊裏,到時候小炎會幫你們的。”

“我們這邊沒問題的,你們怎麼樣,到了嗎?”

“沒呢,唉,別說了,說多了都是淚啊!”

“那行,那就不說了啊,我還休息呢!”

說完,孫迪掐斷了通訊器的聯繫,龍十兒鬱悶的看着通訊器。“靠啊,都不等我說兩句泄泄氣!”

回到籠琳鎮的時候,已經是夜晚時分,這次回來龍十兒他們沒有告訴任何人,爲的就是想給紫鳳一個驚喜。

可是來到鎮子周圍,卻感覺籠琳鎮最近冷冷清清的,大街上沒有一個行人,龍十兒皺眉了。


徐容容疑惑的看着周圍。“難道籠琳鎮出什麼事兒了嗎?”

龍十兒正準備用通訊器問問,這個時候,一羣人從周圍竄了出來,他們統一的穿着花龍門的黑色服裝,只不過在夜色下有些看不清楚龍十兒的樣子。

“你們是誰?來籠琳鎮是幹什麼的?”

“這籠琳鎮是出什麼事兒了嗎?”龍十兒好奇的問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