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靈火!”秦陸的手指劃破空間,猶如神祗的在傳達玄妙的武道真諦。

太古洪荒的氣息更加濃烈,一頭頭火麒麟奮蹄揚威,神目噴出恐怖的靈火。

麒麟本就是上古神獸,它噴射的靈火就算是隕石也能融化。

“啊- – -”耶律雄慘叫一聲,五嶽鎮魂塔失去控制,轟然擊落。

大地塵土飛揚,衝擊波所過之處將大片野草和牛羊盡數粉碎。

而耶律雄本人躺在地上,面色慘白如紙,整個人陷入昏迷之中。

旅途密碼 ,燒傷他的靈魂,沒有一年半載的修養,耶律雄休想復原。

“得罪!”秦陸抱拳道。

這聲“得罪”其實是一種客氣,在整個對決過程中秦陸連兵刃都未動用,耶律雄算是自取其辱。

阿史那雲和耶律雄都是突厥年輕一代有名的高手,秦陸連敗二人,只在舉手之間,這份功力震撼當場。

“啪!啪!”蒙娜拍掌大笑,笑容若春風綻放。


“使臣武功驚人,果然英武不凡,請入賬一敘!”

唐夢華看了蒙娜一眼,心說這突厥郡主心機百變,狡詐如狐,當下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一行人重新進入大帳之中,一干突厥美姬奉上美酒羊羔,賓主談笑風生,已經忘記了剛纔的一切。

秦陸大口飲酒,來者不拒。

酒過三巡,見氣氛融洽,秦陸出言試探道:“南唐李雄撕毀盟約,入侵我上京城,想必郡主有所耳聞?”

蒙娜正用銀刀切割一塊羊排,她擡起頭,嫣然笑道:“這件事情早就傳遍了天玄大陸!”

秦陸正色道:“此次出使,就是要突厥大汗的一句話。”

蒙娜假裝不知道:“什麼話這麼重要,還要勞煩貴使臣親自跑一趟?”

“當然重要,這句話關係到兩國百年的和平,和千萬臣民的生命。”秦陸死死的看着蒙娜,銳利的眼神就像一根刺,要把對方的心思洞穿。

蒙娜不躲不閃,俏臉笑容燦爛,若春風解凍大地:“秦陸,你我也算是舊相識,今日初次見面,我們不談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不如敘敘舊如何?”

此次出使時間有限,哪有功夫在這裏磨嘰。

唐夢華正要發作,秦陸示意她稍安勿躁。

“哈哈- – -”秦陸仰首大笑,身子前傾,語氣帶着玩笑:“既然是舊相識,在下自當奉陪到底,郡主有所差遣,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必定全力以赴。”

“呵呵!秦將軍言重了,我們雲蒙草原地大物博,我只想在宴席後領着秦將軍四處轉轉,看看我雄壯的塞外風光。秦將軍天朝上國使臣,請勿見笑啊!”

欣賞塞外風光?蒙娜嘴上說的好聽,怕是有什麼詭計。

既來之則安之,反正自己見機行事即可。

此次出使西域本就是人人躲避的苦差事,自己主動請纓已經給人皇留下了深刻印象,若能再促成西突厥中立,必將是大功一件。

玩出個科技帝國

大王子伊力勇冠三軍,二王子莫羅行事乖巧,兩人都是王儲的有力人選。

不過阿巴汗最疼愛的還是掌上明珠般的蒙娜。

在雲蒙草原上,甚至有部分武將公開的投靠蒙娜所統率的回鶻部落,不少青年將領也是蒙娜的心腹之臣。

蒙娜所擔心的,還是父親百年之後的基業。

兩位王子雖然武功不凡,但還未能進入武聖境界,蒙娜自己更是羽翼未豐,三人之間的暗戰已經開始。

蒙娜話裏有話,自己不應推辭。 秦陸舉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大笑道:“突厥騎軍驍勇無雙,我也想看看到底是怎樣豐饒的草原才能培育出如此矯健的雄鷹!”

一席話,說的在場的突厥將士心花怒放。

酒席散去,大王子伊力和莫羅各自回營,秦陸則跟隨蒙娜,來到了狼窟。

突厥最精銳的騎兵都是以魔獸青狼作爲座騎,越是高階的武者,座騎的等級也越高。

蒙娜來到狼窟,食中二指插入嘴裏,一聲長噓,一道青色閃電席捲。

一匹身長一丈的青狼咆哮而來,巨大的狼爪閃耀着寒光,鋒利的狼牙令人不寒而慄。

“秦陸,可敢騎狼?”蒙娜嬌笑道,她的笑容迷人且詭異。

蒙娜這樣問,肯定包藏禍心,可是秦陸又豈是怕事之人。

“不過一頭家畜而已,何懼之有?”


“好!最右邊的狼窟有一頭青狼王桀驁難馴,我就交給你!”

秦陸點了點頭,朝着右邊的狼窟走去。

還未走近狼窟,一聲淒厲的嚎叫撕裂天地,緊接着是猛烈的撞擊聲,腳下的土地波浪狀起伏,一頭丈二長的碩大青狼仰天嘶吼,根根狼毫利刃直刺,彷彿要生生撕裂人的靈魂。

“砰!”秦陸猛地一跺腳,強悍的聲波衝擊地面,將青狼的撞擊化解掉。

天狼鎧甲泛着幽藍的光芒,秦陸緩步前行,野性和狂暴的狼神氣息毫不掩飾的發散,匯聚成無形的海潮衝擊着青狼王的心神。

巨大的青狼王也是高等級的妖獸,幾乎相當於人類武尊天罡境界的強者。

青狼王的鐵爪一抓,岩石破碎,它的利爪深深的刺入石縫,整個背部驕傲的弓起,試圖抵抗秦陸施放的威壓。

秦陸一愣,他明顯感覺到在這頭青狼的體內,有狼神血脈的氣息涌動,莫非這頭青狼是天狼的後裔?


秦陸將神念凝成一線,宛若電光轟擊在青狼的靈魂之中。

這是類似於精神穿刺的靈魂攻擊,嗜血狂暴的狼神氣息散發出來,激發了青狼體內的靈魂血脈,青狼的身上毫光閃耀,每一根狼毫都閃爍着晶瑩的光澤。

感應到遠古血脈的復甦,青狼王望向秦陸的目光變得和善起來,它閉上眼睛,運用神魂力量感應天道法則,進一步的強化肉身。

秦陸的靜靜的站着,他的手上散發出柔和的青色光芒,純淨的天狼真力注入青狼王體內,幫助它洗滌經絡,完成這一進化。

蒙娜完全震驚了。

這頭青狼王是手下在大荒俘獲的,蒙娜一直將它圈養在狼窟內,凡是叛逆之徒,蒙娜會廢掉他的的武功,將他送到狼窟給青狼王做食物。

生食人的精血,天狼王變得異常嗜血狂暴。

蒙娜將秦陸帶到這裏,是想給他設置點障礙,沒想到這頭狼王見了秦陸,竟然有臣服的跡象。

臣服,就像奴隸見到主人一般的臣服,這是來自靈魂深處的認可。

這秦陸到底修煉了什麼祕法,他居然能夠在瞬間懾服兇悍的青狼王。

青狼王身上的青色光芒散去,它雙目神光綻放,兇悍之氣沖霄,不過卻不再可怕。

它輕輕的走到秦陸跟前,地下狼族高傲的頭顱,請秦陸上去。

秦陸也不客氣,一步跨上狼背,青狼王怒嘯一聲,化作青色狂飆激射。

蒙娜在前頭引路,草原勁風吹拂着她紅色的衣裙,她的身段更加婀娜多姿,就像原野上迎風怒放的野百合,是那樣的熱烈奔放。

“呼!”蒙娜突然一拍坐下青狼,速度陡然加快,整個人像是在空間穿梭。

越過草原山巒,越過大青山南麓,蒙娜繼續前行。

前方森林密佈,散發着濃烈的荒涼死寂氣息, 好似這塊土地自混沌時就是這般寂寞。

秦陸擡眼望去,下方峯巒如聚如怒,山勢險峻如同刀劍。茂密的森林之內,不時有猛獸的咆哮傳來,和着陣陣風浪,令人心膽決裂。

“秦陸,有一件事情我要說明!”蒙娜突然停住身形道。

這個妖女,又有什麼詭計?

秦陸微笑道:“蒙娜郡主,有什麼吩咐我洗耳恭聽。”


蒙娜的手指絞着鬢髮,似笑非笑,意態嬌媚的說:“我一個弱女子都不怕,秦將軍卻如臨大敵,咯咯- – -”

這種程度的激將法秦陸哪裏會放在心上,他調侃道:“我秦陸並非膽小之輩,當日在大漠峽谷,我連金枝玉葉都碰過了,還會在乎這區區的大荒!”

當日在峽谷,蒙娜一個不慎被秦陸當衆挾持,女兒家冰清玉潔的身體也被對方碰觸過。秦陸這麼一說,蒙娜登時羞怒不已。

“秦陸,你還是大儒弟子,爲何如此輕薄?”

“呵呵!”秦陸正色道:“對待窈窕淑女,我秦陸自然也會憐香惜玉的!”

“你- – ”蒙娜目中精芒閃耀,她俏臉上生寒,愣是將心中怒氣壓下去,轉而又是一笑道:“秦陸,我不合你逞口舌之利,你可敢隨我去天狼山谷?”

秦陸站着不動,他冷笑道:“蒙娜郡主,我不遠千里而來,可不是陪你東遊西逛的。若這山谷中有什麼兇險物事,我自然犯不着冒險。”

蒙娜吐氣如蘭,眼神帶着挑釁:“秦陸,你來就是爲了兩國大計,若你能替我完成這件事情,我自然會說服父汗,讓他給你這句承諾。”

總算說到了點子上,秦陸道:“那也要看是什麼事情,以現在兩國的情形,就算你們西突厥要趁人之危,我北漢也不會懼怕,這句承諾是遲早的事情,放心我還等得起!”

秦陸的雙腿一甩,直接搭在狼背上,他身子後仰,躺在狼背上睡起覺來。

蒙娜再度愣住了。

難道這傢伙真的不怕無法交差?

其實,秦陸心頭也在打鼓。


武道大會不知得罪了多少紈絝子弟,這些人在朝堂是一股龐大的勢力,若是自己無功而返,他們肯定會落井下石。

不過現在的情形急也無用,秦陸也看出蒙娜是在吊胃口談條件,他索性眼觀鼻鼻觀心安然入睡。

蒙娜仔細的探查秦陸氣息,悠遠綿長,這傢伙果然沒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

當年西域一戰,爲了剷除七賢王和九賢王這兩位叛逆,阿巴汗任由百萬大軍灰飛煙滅,致使西突厥元氣大傷。

就散劉豫準備與南唐開戰,西突厥現在內部不穩,也無一戰之力。

何況,兩國結盟,北漢主動開放邊貿,西突厥獲利良多,一些部落首領也不願意輕啓戰端。

莫非秦陸已經瞭解到了突厥內部的實情,才如此淡定。

“蒙娜郡主!”秦陸突然伸開雙臂,在狼背上做了個舒服的懶腰道:“要是無事我可要回去了。”

“等等!”蒙娜出言道:“秦陸,你不妨考慮考慮,這件事情對別人來講或許兇險萬分,對你而言卻無任何損害。”

“哦!”秦陸露出一幅欠揍的笑臉道:“我能問問是什麼事嗎?” 蒙娜智計百出,有沙漠之狐的綽號。

可是每次遇上秦陸,她都有種黔驢技窮的感覺。

秦陸笑得一臉燦爛,蒙娜用力咬着嘴脣道:“其實這件事情並不複雜,你有沒有聽說過狼人的故事?”

狼人的故事在大漠中流傳很廣,一些死去狼崽的母狼會將人類的孩子當做孩子撫養。

不過傳說畢竟是傳說,秦陸不置可否的點頭道:“聽說過。”

“這次我請你幫忙的事情,就是拯救一個狼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