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你讓一下!”釋彌夜嚴肅的看着那個女孩子。

“你想要跟屍體合影嗎?”女孩子笑嘻嘻的走到一邊,“美杜莎應該不喜歡屍體吧!美杜莎喜歡石頭。”

釋彌夜沒有理她,只是蹲下身,小心的摁了摁屍體的手。

屍體的皮膚還很有彈性,說明死了也就是這兩天的事情。或者是剛死不久,或者是死了超過二十四小時了。鴻圖商廈這個會場是昨天開始裝扮的,那個時候屍體一定不在,否則工作人員一定會發現的。

釋彌夜粗粗的看了一遍,幾乎可以確定這裏就是第一案發現場,沒有什麼搬動屍體的痕跡。所幸這些來參加舞會的人還比較尊重會場的“道具”,沒有去搬動這屍體,否則再要找到什麼線索就更困難了。

屍體的血液已經沒怎麼流動了,只是地上流了一灘,紅紅的還摻着一些白色的東西。上面還留了一些亂七八糟的腳印。 屍體後腦的創口很大,纖維製成的‘毛’髮夾雜這屍體自己的頭髮,和着血液,巴結在創口附近,看起來既噁心又恐怖。

起初看到狼人的時候,釋彌夜還在擔心會不會是姚成建遇害了,現在看來,這應該不是姚成建。姚成建離開他們去拿吃的到釋彌夜聽到兩個鬼的談話和發現屍體不過過去了十分鐘的時間。看着屍體的樣子,應該是在他們遇到姚成建之間就死了。

那個‘女’孩子看釋彌夜蹲在那裏半天,有些好奇的開口:“美杜莎,你不怕嗎?我剛剛看到這具屍體的時候還嚇了一跳呢!太‘逼’真了!如果不是別人跟我說這是道具,我還以爲這裏真的死人了呢!”

釋彌夜敏銳的抓住了‘女’孩子話裏的關鍵點:“誰跟你說的?”

“忘了。”‘女’孩子聳聳肩,“我們剛剛過來,看到了這個嚇了一跳,旁邊就有人說這只是道具。我也就沒有去管那個人,就拍了幾張屍體的照片!”

釋彌夜眼睛一亮:“你拍下了照片?”

“當然啦!”‘女’孩子得意的一晃自己手裏的相機,“你沒帶相機?要看看嗎?我的相機效果很好哦!這會場裏面我拍了很多張哦!等回家我會上傳上我的博客……待會我把地址留給你,你可以去關注我哦!”

釋彌夜有些哭笑不得:“那好,那麻煩你現在這裏等一會。”

‘女’孩子還想說什麼,電梯‘門’哪裏就傳來了一陣‘騷’動。

釋彌夜‘精’神一振,看樣子,是警察來了。

果不其然,電梯裏涌進來了一大羣的警察。站在電梯‘門’口的唐海桐立刻給他們指明瞭方向。

釋彌夜眼尖的發現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見過一面的唐至強。

雪亮的高頻無極燈被打開,整個會場立刻明亮起來。所有人也喧鬧起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巫‘女’打扮的‘女’孩子還在跟釋彌夜閒聊:“哎呀,警察來了呢!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難道是有人舉報我們在這裏非法集會?”

釋彌夜倒是清了清嗓子,衝着過來的警察招了招手:“唐警官,屍體在這裏!”

‘女’孩子一愣,隨即臉‘色’大變:“你,你,你,你說,這,這,這,這真的是屍體?”

釋彌夜放下手,對着這個‘女’孩子一聳肩:“沒錯,這的確是屍體。”

‘女’孩子呆了一下,隨即捂着肚子乾嘔起來。

“你怎麼了?”釋彌夜好心的拍了拍她的背。

“剛,剛剛,我,我還伸手去‘摸’了‘摸’他腦袋裏面的腦漿……嘔……”

釋彌夜嘴角‘抽’了‘抽’:你到底是有多好奇?

唐至強走過來,立刻讓警察把屍體周圍清出了一塊空地,所有的人也被趕到了一個角落裏。

“這位巫‘女’小姐的相機裏可能有這屍體早些時候的照片。”看着唐至強看着屍體的樣子皺眉,釋彌夜好心的提醒他,“在此之前很多人都以爲這只是鴻圖商廈的工作人員擺放的道具,所以應該有很多人的相機裏都有照片的,你可以讓這些人協助調查。”

“好的,謝謝你,釋彌夜同學。”唐至強點了點頭,“這次如果不是你,可能要到明天這會場拆掉的時候,那些工作人員才能發現屍體。那樣我們的調查就更困難了!”

“沒什麼。”釋彌夜一笑,“我也麻煩了宋警官不少次了。”

唐至強看着那具屍體又皺了皺眉:“釋彌夜同學,你是怎麼發現這具屍體的?”

“聽到有人說這邊有屍體道具,所以有些好奇。”釋彌夜瞥了一眼地上的屍體,“我想,這鴻圖商廈應該不至於用等身的道具屍體做擺放,所以我有些疑‘惑’,就過來看看了。沒想到還真的是屍體。”

早就有法醫過去檢查屍體了,釋彌夜看着聚在另一個角落竊竊‘私’語的鬼們,不禁也皺了眉。

如果,殺人的是鬼,怎麼辦?

所有人都被趕在一個角落裏,現在也都驚惶的看着這邊。

誰都沒有想到,在萬聖節這人‘潮’洶涌的會場裏面竟然真的死了一個人。

那個做巫‘女’打扮的‘女’孩子已經被警察帶到一邊去問案去了,現在正淚水漣漣,想來是想起剛剛自己的舉動,也後怕不已。

“警察先生,我真的不是兇手!我不是!”

那個問案的警察有些無奈:“我又沒說你是兇手,只是找你瞭解一點情況……”

“可是我用手去戳了那個屍體的腦漿,還踩了他的手……他的身上肯定有我的指紋……還有皮屑纖維啊什麼的……可是我真的不是兇手……”

那個警察更加哭笑不得:“我說你怎麼那麼無聊啊!你不是相機裏有開始拍的照片嗎?你把相機‘交’給我們,等我們把裏面的照片提出來了就還給你。”

‘女’孩子忙不迭把相機掏出來:“真的,真的,我來拍照的時候他就死在那裏了……”

釋彌夜把頭撇過來,又開始關注起法醫們了。

“釋彌夜同學,宋隊長說了,以後如果有你牽扯進來的案子,那麼你也可以參與辦案。”唐至強嚴肅的看着釋彌夜。

釋彌夜嘴角‘抽’了‘抽’,這宋宸雲還真的是想要把她拖到那個特別行動組去,現在連辦案都不避着她了。

“屍檢怎麼說?”唐至強又看向了地上的屍體。

“鈍器撞擊後腦而死。”一個法醫站了起來,“死亡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看他頭上的創口,我想,打死他的應該是‘花’盆一類的東西。”

唐至強一招手:“你們,趕緊在周圍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得到兇器。”

周圍的警察立刻四散,不一會,就有人發現了兇器的所在:“組長,這裏發現了‘花’盆上有血跡!”

釋彌夜趕緊看了過去。那是一個仿大理石的‘花’盆,白‘色’的底座上濺上了黑紅的血,現在在雪亮的燈光下,看起來也格外的刺眼。

“馬上做鑑定!”唐至強當機立斷,“看看與死者的血型是否一樣。”

釋彌夜卻又疑‘惑’了,用‘花’盆殺人的話,那肯定就不是鬼做的了。哪個鬼會無聊到用‘花’盆去殺人的?

“在屍體身上能提取到多少人的DNA或者纖維?”唐至強皺着眉,“要從這屍體身上找到兇手的線索,實在是太困難了。”

釋彌夜緊緊的盯着那個角落裏的“妖魔鬼怪”,在他們的臉上一個一個的看過去,卻沒能在他們的臉上發現什麼心虛之類的神‘色’。

也有可能是因爲臉上化過妝或者裝飾上了各種東西的緣故,除了他們目光裏的驚惶,釋彌夜什麼都沒有看出來。

把視線又投向了看熱鬧的一羣鬼,釋彌夜又有些無奈了。

這些鬼一個個的都飄在半空中,嘻嘻笑笑的對着隔壁角落裏的人羣們指指點點。

剛剛燈光昏暗,他們也都對這些人的裝扮嘖嘖稱奇,現在整個七樓亮如白晝,這些人也都原形畢‘露’了,也能看得出來一分半分拙劣的化妝痕跡。

還有三三兩兩的鬼在議論。

“這人是誰殺的啊?”

“剛剛那個警察說是‘花’盆打死的呢!”

“那不是咱們殺的吧!咱們殺人還用得上‘花’盆嗎?”

“是啊是啊!兇手一定就在那羣人中間……”

“可是你們不要忘記了,我們裏面有好幾個都是摔死的、被打死的……”

“說不定那個死人跟我們中間的誰有仇呢!”

釋彌夜又把視線投向了地上的死人。

他的磕着的臉已經翻到了一邊,臉上粘滿了灰黃‘色’的‘毛’發,兩隻眼睛不甘的大睜着,很明顯是被人一擊斃命的。

殺人動機。釋彌夜在思考這個問題。不管是鬼殺人還是人殺人,總歸要有一個動機,誰也不可能在大街上隨便抓住一個人就殺死。

剛剛那兩個鬼說過什麼“殿下不准他們隨便殺人”這樣的話,那個“殿下”毫無疑問就是白魅,想來白魅也不希望這些鬼胡作非爲給桐明縣造成恐慌。這樣一來,人殺人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唐警官,死者身份確定了沒有?”釋彌夜也蹲了下來。

一個法醫從屍體的手上擼下了一個號碼牌:“組長,這是死者寄存箱的號碼牌。”

“立刻打開!檢查死者的物品,確定死者的身份!”

佳沫兒和唐海桐走了過來。佳沫兒壓低了聲音:“釋彌夜,這是鬼做的還是人做的?”

釋彌夜皺了皺眉:“我想,應該是人做的。”

佳沫兒指了指鬼聚集的那個角落:“那裏全白了,是不是有很多鬼?”

“這些鬼調皮得很,見所有人都擠在那個角落,所以他們也就聚在了這個角落了。”釋彌夜解釋着,又看了一眼那邊的人羣,“兇手不好找。”

唐海桐嘆了口氣:“剛剛燈光那麼昏暗,恐怕是連目擊證人都找不到一個。而且就算是有目擊證人……光是狼人都有好幾個,這兇手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得出來的!”

“如果確定是人殺人的話,那找兇手就是警察的事情了。”

宋宸雲知道釋彌夜這個人好奇心很重,所以纔會說出查案的時候不用避諱她這樣的話。可是釋彌夜對跟鬼沒關係的事件都沒什麼興趣,如果待會沒什麼事情的話,她也就要回離開了。

她的SD娃娃還沒買呢!

釋彌夜左右看了看,便想要跟唐至強說先回去。

還沒來得開口,一個警察就匆匆的跑了過來,身後還跟着一個工作人員:“唐組長!這個死者有問題!”

釋彌夜一詫。

穿越契約:御獸 “怎麼了?”唐至強也很詫異。

“他的寄存箱裏,有一個黑‘色’的塑料大包!就是那種黑‘色’的方便口袋,裏面裝着的是屍塊!還有一個被砍得面目全非的人頭!”

“什麼!”所有人都震驚了。

唐至強和釋彌夜面面相覷。

這是什麼情況?爲什麼死者的寄存箱裏會有屍塊?這個死者究竟是兇手還是被害者。

唐至強表情凝重的看着那個工作人員:“你們剛剛存包的時候,那個裝有屍塊的儲物箱是這個死者開的嗎?”

工作人員面有難‘色’:“剛剛光線昏暗,我們並不確定是不是這個人,但是我們可以肯定,開這個儲物箱的,一定是個狼人!”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唐至強理解的點點頭。畢竟這裏是換裝舞會,能記得是個狼人就不錯了。

“立刻把所有的狼人都叫出來!”唐至強又看向了一邊的警察,“檢查這個號碼牌,看看上面除了工作人員和死者的指紋外,還有沒有別人的指紋。”

“唐警官。”釋彌夜開口了,“這號碼牌不知道被多少人用過了,當然會有別人的指紋。”

百變巫醫:壁咚無良王爺 那個工作人員趕緊開口:“不會,這批號碼牌是新做的,今天早上送來的時候上面還有保護膜,是我們一個一個撕掉的,所以這上面除了有我們的指紋,也就只又今天碰過這號碼牌的人的指紋了!”

“那就好!”唐至強點點頭,“重點排查那些狼人的!”

釋彌夜心安了一些,剛扭過頭,就聽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誒!號碼牌?我這號碼牌不是我的!”

釋彌夜驀地扭頭,就看到姚成建正驚愕的揮着自己手裏的號碼牌:“我的號碼牌是58號,這個是104號!”

釋彌夜一愣,立刻看向了警察手裏的號碼牌。 沒錯,那個號碼牌,分明是58號。

“馬上打開104號!”唐至強當機立斷。

104號儲物箱被打開,裏面放着一個裝着衣服的紙袋,還有一個公文包。警察打開一看,裏面倒是裝着錢包和各種證件。

身份證和駕駛證是同一個人,稍一對比,就發現了的確是死者的東西。

姚成建都結巴了:“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那,那我的東西呢?”

“姚大哥,你都有些什麼東西?”釋彌夜走了過去。她心裏是認定姚成建絕對不會是兇手的,沒有那個兇手在殺人碎屍之後還能一臉興奮的拖着人照相。

“我的衣服。”姚成建已經完全慌神了,“因爲今天我休息,所以穿的是平常的衣服。還有我的錢包……”

“立刻打開所有的儲物箱!”

所有的儲物箱一一被打開,看清了另外兩個儲物箱裏的東西之後,連釋彌夜也不禁吸了口涼氣。

除了58號,27號和166號裏面,也都有一個大大黑‘色’塑料袋,裏面,也裝着屍塊。

“有沒有人手裏是27號、166號的號碼牌的?”唐至強走到了人羣面前。

接連發現被碎屍的人,已經讓這些參加變裝舞會的人恐慌了。似乎察覺到兇殘的殺人兇手就在他們附近,所以每個人看身邊的人的神情都是警惕而充滿了不信任。

“組長,我們都看過了,沒有人手裏的號碼牌是這兩個!”

唐至強眉頭一皺,目光下意識的投到了釋彌夜身上。

釋彌夜一詫,心說你看我幹什麼,這件事情我又幫不上忙。

唐至強也看出了釋彌夜的詫異,開口解釋:“宋隊長說了,如果遇到什麼常理不能解決的事情,就來問你。”

釋彌夜小小的鬱悶了一下:“宋警官倒是是把我當成什麼了?什麼叫做常理?我不過是……可是這件事情是在常理之中啊!”

“說來聽聽?”唐至強又來了興趣。

釋彌夜更鬱悶了:“我想你們警察比我更容易看清這件事情的關鍵吧!”

“關鍵?”唐至強愣了一下,“你是說……”

“58號和104號的號碼牌!”

“到底是怎麼回事?”唐至強看了一邊被限制行動了的姚成建一眼,“這位姚成建姚先生?”

“我想,兇手一定是跟姚大哥和死者都有過接觸的人。”釋彌夜沉‘吟’了一下,“唐警官,你想,爲什麼姚大哥的號碼牌和死者的號碼牌會被調換,在我看來,姚大哥肯定不會是兇手,他沒有作案時間,這點查他相機裏面的照片的拍照時間就可以了。所以,很顯然這是兇手在殺了人之後,拿走了死者的號碼牌,然後與姚大哥的號碼牌對換,再把另一位死者的碎屍裝入了他的儲物箱中……”

“不對。”唐至強皺着眉,“如果兩個人的號碼牌被調換了,姚成建拿着死者的104號號碼牌,打開了就會是死者的東西,就算一開始他沒有記自己的號碼,那個時候姚成建也能夠發現號碼牌錯誤。而死者這麼堂而皇之的擺在這裏,遲早會被人發現,也會像小周這樣要確定死者的身份而打開他的儲物箱,可是他手上的號碼牌所對應的儲物箱裏卻是一袋碎屍……兇手爲什麼要這麼做?一旦地上的屍體被人發現,那麼儲物箱裏的碎屍也就會被發現了。”

“如果,號碼牌是不小心調換的呢?”佳沫兒提出了一個可能‘性’,“兇手在殺了人之後,拿了地上的這個死者的號碼牌,正要把碎屍裝進這個人的儲物箱的時候,卻不小心和姚大哥的號碼牌調換了呢!而換了之後,兇手自己也不知道號碼牌也被換了吧!畢竟那並不是他自己的號碼牌。”

釋彌夜一想,覺得佳沫兒提出來的這個可能‘性’的可能相當的大:“對啊!現在所有的儲物箱裏都找不到姚大哥的東西。我想,事情大概是這樣的。”

釋彌夜拖過唐海桐:“前面的幾個死者就先不說。假設唐海桐是地上的這位死者,而唐警官你是被碎屍的那位,佳沫兒是姚大哥,而我就是兇手。我來演示一遍。”

釋彌夜的演示很簡單。

她殺了唐海桐,然後拿走了唐海桐的號碼牌,再帶着唐至強往儲物箱的方向走,在中途遇到了佳沫兒,與佳沫兒產生了接觸,不小心與佳沫兒的號碼牌調換,然後打開了佳沫兒的儲物箱,把裏面屬於佳沫兒的東西全部毀掉,然後再把唐至強放進去。

“釋彌夜同學,你的意思是,兇手的本意是毀掉死者的東西,卻因爲在中途不小心與姚成建發生了接觸,互換了號碼牌,所以他毀掉的只是姚成建的東西?”

“我想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釋彌夜吁了口氣,“如果不是兇手和姚大哥不小心互換了號碼牌,而我們又沒有發現屍體,那就可能要等所有人都‘走’光了,工作人員收拾儲物箱的時候才能發現那些屍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