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天正看著秦穆然,說道。

「再過幾天?」

秦穆然被龍天正這麼一提醒,瘋狂地搜索腦海之中的記憶。

「難不成是……」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

「沒錯!過幾天就是炎黃成立的日子!」

龍天正點了點頭。

一時間,秦穆然的腦海里,思緒萬千,隱約間,他的目光之中回到了幾年前,那個時候還比較稚嫩的自己!

一聲軍裝,挺拔地站立在國旗之下,看著那緩緩升起的紅旗,秦穆然致以一個標準的軍禮,待國歌結束,才緩緩放下手臂。

他的臂膀上,帶著一枚特殊的徽章,這個徽章上面只有一個龍圖騰!但是這所代表的意義卻是非凡。

炎黃特種部隊,整個夏國最為頂尖的部隊!

他是國家隱藏的利刃,只要任何一個需要他們的地方,他們都會義無反顧地衝上去,無論是敵人來襲,還是異國入侵,又或者是百姓遭受災難需要他們的營救,只要有地方需要他們,他們便會過去!

每一個夏國人民都是炎黃子孫,身為炎黃特種部隊的成員,他們的職責便是保護每一個炎黃子孫!

若有戰,則必戰!

秦穆然仍然記得當初自己在國旗下的宣誓,那一份熱血,那一份堅定的信仰!

只可惜,這一切都已經離他遠去很多年了!

「你的意思是?」

秦穆然看著龍天正問道。

「過幾天就是炎黃成立的日子,同時也輪到你和李浩然決戰的時候了!」

龍天正鄭重地說道。

「你的意思就是那天如果我不出來的話,即便他沒有得到三塊紫金龍紋令,只要擊敗整個炎黃特種部隊的人,他也能夠成為炎黃的隊長?」

秦穆然問道。

「沒錯!說到這裡,我還要謝謝你,謝謝你治好了我女兒!」

龍天正感謝地說道。

「沒什麼!龍女被李浩然針對,完全是因為我!這件事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秦穆然點點頭,說道。

「穆然,如今的李浩然根據我所知道的,他的實力也達到了暗勁之境了!」

龍天正看到秦穆然特意提點了一下道。

「當初跟我交手的時候,我已經能夠感受到一點了!不過,達到暗勁之境又怎麼樣?我又不是沒殺過暗勁之境的古武者!」

秦穆然說話間,一股唯我獨尊的霸氣頓時爆發而出。

「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但是你真正擔心的不是李浩然,而是李浩然背後的人!」

龍天正特意提醒了下說道。

「龍之守護的長老?」

秦穆然之前也了解到一點東西,所以問道。

「嗯!原本以後那個龍之守護的長老只是看上了李浩然的天賦,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個龍之守護的長老,是李浩然的一個遠方爺爺!」

龍天正回道。

「遠方的爺爺!呵呵,那又怎麼樣!」

秦穆然不屑地說道。

「這個人在龍之守護裡面也算是位高權重,哪怕是我大哥也對他有些忌憚!」

龍天正如實地說道。

「老老龍也對他有些忌憚?難不成他是化勁高手?」

秦穆然眉頭微微一皺,若是暗勁之境的,秦穆然還沒有什麼忌憚的,但是現在這個老頭子如果是化勁之境的高手的話,那就難辦了!

即便自己的天賦高,可是化勁之下皆為螻蟻,那可不是說著玩的,現在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強,對上化勁高手,那也就只有跑的分了。

不對,根本就跑不掉,基本就是被吊打了!

「嗯!化勁初期的高手!」

「嘶……」

秦穆然忍不住倒吸冷氣,還就真的被自己給猜中了!

現在龍天正擔心的根本就不是李家,而是秦穆然若是殺了李浩然的話,那位李浩然的遠房爺爺會不會一怒之下,針對秦穆然!

「化勁就化勁!了不起嘛!再說了,他有一個遠房爺爺罩著,我還有我師傅罩著呢! 騙來的老公 化勁有什麼牛氣的,我師傅老道士還是陸地神仙呢!他要是不要臉對我出手,就不怕我師傅的報復嘛!」

秦穆然理直氣壯地說到。

「老神仙是你的師父沒錯,當時你別忘了,他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而且,再說了,以我對老神仙的了解,我並不會覺得他會幫你出頭。」

龍天正一句話便是說出了問題的實質。

「額……」

秦穆然被龍天正說的整個人都不好了,龍天正說的沒錯,從小到大,老道士對於自己可都是散養,哪怕那麼小讓自己進山打獵,他也是不管不顧。

甚至有一次還讓自己去獵殺一隻黑瞎子,要知道當時的秦穆然才多大啊!

秦穆然不想去,老道士便是用各種辦法逼著自己去,想起那段日子,秦穆然都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當自己手持著柴刀,滿身是血地走了出來,他背後的簍子裡面赫然裝著熊掌,當看到老道士的那一剎那,他便是因為受傷嚴重,昏厥了過去。

對於老道士這種不管不問的散養政策,秦穆然那是深受其害,原本他以為龍天正能夠嚇唬住,哪裡想到對方早已看清了本質,讓他沒有辦法反駁。 在一間浴室裏,只聽見一陣陣優美的歌聲頻頻傳出,好像歌詞是這樣的,“嘻唰唰,嘻唰唰,歐歐,我嘻唰唰,嘻唰唰,黃、吐、撕雷”,雖然說,不知道他到底在唱些什麼,不過,聽他那歌的旋律,可以知道他此時此刻的心情。

他此時此刻的心情很好,不過,洗個澡都能洗出他這種心情的,也真的是不多,但接下來沒多久,他馬上就停止了歌唱,並且,臉上滿是驚恐之色,到底是什麼,是什麼讓他突然之間一下變成了這樣,會是什麼呢。

在一個公共廁所裏,“怎麼回事,怎麼老是”,一個男子不知在抱怨着什麼,當然,剛纔那話,他只是在心裏說的,因爲他現在畢竟是在公共廁所方便,過多的自言自語,搞不好會被別人誤會成是神經病,不過,接下來。

接下來,他聽到的一個聲音也是在他的腦海中出現,但,這個聲音並不是他自己的,那個聲音說的話,也不是他自己想說的,當然,他也說不出那樣的聲音和那樣的話語來,因爲,那個聲音,它實在是太詭異恐怖了。

那麼,到底這個聲音是有多詭異恐怖,他又是說了什麼樣的話,從這個上廁所的人的臉上不難看出,那個聲音它到底是有多詭異恐怖,說的話肯定也是非常的恐怖以及嚇人,不過這個聲音來得也及時,倒也幫了這個男子一把。

在一棟還算是比較豪華的別墅前,一個長得比較帥氣的男生,和一個長得比較漂亮的女生正在聊天,“終於放假了,哥哥今天帶你去遊樂園玩玩”,那個男生先對那個女生這麼說道,“額,哥哥你今年多大了,還去遊樂園玩。”

那個女生一臉鄙視的看着那個男生,並且口裏這麼說道,“不去遊樂園玩,那你說,去哪裏玩”,這個男生一時有點拿不住主意,所以,也只好徵求一下那個女生的意見,“那我們還是像上一次那樣去賓館玩吧。”

這個女生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略顯有點興奮和期待,她彷彿在期待着哥哥要了自己,然後自己就可以去跟父母說,哥哥要了自己,也許,這樣一來,父母就會答應自己和哥哥在一起一輩子,原因還是因爲她太喜歡自己的哥哥了。

即使是親哥哥,她也不顧一切的想要得到自己心中想要得到的那一份愛情,那一份甜蜜的幸福,那一份真摯的感情。

“還去賓館玩,不去,上一次中了你的計,跟你去賓館開房間,結果,進了房間之後,你,你啊,你說說你,你自己做了什麼,哎啊,還是我來說算了,你先是脫你自己的衣服,等把你自己的衣服脫完了之後,你又來。”

“你又想來脫哥哥的衣服,之前,以爲你脫衣服是想去洗澡,但後來你又走過來,想要脫哥哥的衣服時,哥哥當時就真的沒能明白你到底想幹嘛,後來哥哥一個人先走了,的確是哥哥不對,之後,哥哥不是也向你道歉了嗎。”

“而你之後也說你原諒哥哥了啊,所以,今天我們就不去賓館玩了,以後,也不要再去賓館玩了,哥哥沒有不喜歡你的意思,哥哥只是想,以後不再讓那樣的事情發生了,妹妹,你能答應哥哥這一個請問嗎。”

“再說了,有這麼多好玩的地方,爲什麼非要選擇去賓館玩呢,還有,賓館好像也沒有什麼好玩的啊,在哥哥的心裏,哥哥覺得只要是跟妹妹你在一起玩,哥哥的心裏就覺得非常的開心,當然,我們玩的東西也是挺有趣的。”

終於聽自己的哥哥說完了,這個女生也沒有想到,哥哥竟然這麼不懂男女之間的事情,難怪,也沒看見哥哥有什麼女朋友,原來,哥哥這麼大了,還這麼的單純,根本都還沒有自己懂事,其實這個男生他沒有女朋友。

他沒有女朋友也是一件好事,因爲,就算他有了女朋友,他的親妹妹也會從中作梗,對付情敵,相信是誰,都不會心慈手軟的吧,當然,她肯定也是一樣,她家裏很有錢,估計一般的女孩子家裏都沒有她家裏有錢,所以。

所以,如果是用錢能夠擺平的事,估計她都會去做,因爲,她是家裏的掌上明珠,爸爸媽媽都很喜歡她,都很寵她,就算,就算她是真的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只要不是很嚴重很嚴重的事情,家裏人都不會怪她。

“既然哥哥還不懂,那應該找一種方式好讓他早點知道”,聽哥哥說完之後,那個女生在心裏這麼想道,於是,那個女生馬上就對自己的哥哥說:“哥,要不這樣吧,今天我們哪兒都不去了,就去錄像店買幾本光碟回來看算了。”

“好不好,答應我,答應我嘛,哥哥”,說到最後,那個女生竟然開始向他的哥哥撒嬌了,看到自己的妹妹對自己撒嬌,那個男生實在也是不好拒絕自己的妹妹,“哎,本來還想好不容易趁放假了,帶妹妹一起去外面玩玩,可。”

“可現在,估計是去不了了,就陪她在家裏看看錄像帶算了,只要她開心就好,本來帶她出去玩,也就是想她開心一點,再開心一點”,那個男生在心裏是這樣的想法,而那個女生則是有她的想法,人啊,想法就是多。

“那好吧,哥哥今天就陪你在家裏看錄像帶好了,只要你開心,哥哥都無所謂的”,之後,那個男生便這樣對他的妹妹說道,聽到自己的哥哥這麼說,那個女生心裏知道,自己的“陰謀”,應該很快就要得逞了。

自己的哥哥長得這麼帥,對自己又是這麼的好,還有一個就是,家裏面又這麼的有錢,以後根本也不用爲錢去奮鬥,去辛苦,哥哥以後可以有大把的時間陪自己玩,陪自己一起去旅遊,還有就是,陪自己做愛做的事情。

到了最近的一家錄像店之後,那個女生要自己的哥哥先自己去找一下喜歡看的錄像帶,然後自己悄悄的把錄像店的老闆叫到一旁,然後對他說道:“老闆,你這裏有沒有那種沒穿衣服,男生和女生在一起打架的錄像帶啊。” 與龍天正又說了一些關於李家的事情以後,秦穆然便是離開了國安的總部。

回到諸葛輕狂送給自己的別墅,秦穆然的心裡滿是凝重。

這個時候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

「喂?薛姐姐,想我了嗎?」

秦穆然看是薛如夢打過來的,臉上立刻露出笑容問道。

「嗯!你沒事吧?」

薛如夢也是知道秦穆然被抓進警察局的事情,立刻打電話來問道。

「當然沒事了!我這麼大的大哥怎麼會有事呢!」

秦穆然有些嘚瑟地說道。

「不行!我不放心,一會兒我來看你!」

薛如夢了解秦穆然,不管多大的事情,在他的口中都是雲淡風輕的,所以不見到秦穆然真的沒事,她一顆懸著的心還就真的放不下來。

「好吧,地址我發給你。」

秦穆然知道薛如夢這是擔心自己,不見到自己沒事是不會放心的,也不堅持,說著便是將地址發給了薛如夢。

剛剛掛斷電話,秦穆然的電話便是又響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一刻的秦穆然都感覺自己好像國家的大佬一般,這叫一個忙啊,沒有一刻空閑的!

來到了京城,就連以前在中海都不怎麼響的手機都開始響的頻率越來越高了。

拿起手機一看,當看到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以後,秦穆然整個人都不好了!

「老道士!」

秦穆然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一直神出鬼沒的老道士會打電話給自己。

「喂,老頭,你活過來了?」

秦穆然接通了電話很是不客氣地說道。

「臭小子,回到夏國以後皮癢了是吧?」

老道士沒有想到秦穆然第一句話會是這個,頓時威脅地說道。

「沒有!沒有!師傅您老人家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哪怕是那北海的老王八都沒有你長壽!」

秦穆然立刻一副恭維的樣子說道。

「去!會不會說話!」

老道士聽到秦穆然這話,沒氣的直接跳起來,有這麼夸人的嗎?什麼叫做比北海的老王八還長壽,這哪裡是在祝賀恭維人啊,整個就是一在罵人啊!

「嘿嘿!師父,你老人家怎麼想到給我來電話了呢!」

癡心尋夫路 秦穆然堆著笑,問候道。

「我這不是難得出來,就想到你了,給你打個電話,看看你過的怎麼樣!我害怕你因為你的那個臭嘴得罪不少的人被人給打死了!別你死了,老道我都不知道,沒人給你收屍!」

老道士也是毫不客氣地損道。

「我說老頭,剛才你還說我,現在你這個嘴也是一樣的臭!我現在就懷疑了,就你這樣的,怎麼真的不被人打死的!」

秦穆然有些無語地說道。

「我倒是想要被人打死呢,可惜啊,無敵是多麼的寂寞。到今天我還沒有遇到一個能把我打死的人!」

老道士言語之中透露著一股無奈。

聽到老道士這麼說,秦穆然嘴角微微一咧,有些無奈。

畢竟,老道士可不是吹牛,這麼多年來,他每次都感覺自己快要趕上老道士的步伐的時候,卻又會發現,老道士又進步了!

哪怕他現在已經是天驕榜第一的存在了,可是面對老道士他都得低調點,因為若是在老道士的面前裝十三,那是真的會被虐的!

人人都覺得秦穆然自負且狂,其實他們都錯了,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見到老道士,老道士要麼不開口,一開口絕對能夠氣的你想吐血,可是偏偏你還沒有什麼辦法,因為他有資本。

「我說老頭,如果你今天打電話來是讓我聽你吹牛逼的,我想我可以掛了!」

秦穆然一副聽不下去的樣子說道。

「臭小子,還真的長能耐了啊!現在都敢掛我電話了?」

老道士沒有想到這句話會從秦穆然的口中說出來,頓時有些氣憤地說道。

「不然呢!你別想著威脅我,我現在在哪裡你又不知道,你也拿我沒辦法!」

秦穆然有些嘚瑟地說道。

「是嗎?你忘了他們為什麼叫我陸地神仙了?」

老道士聽到秦穆然這麼說,嘴角微微上揚。

「額……」

被老道士這麼一說,秦穆然倒是一愣。

是啊,老道士能夠被人稱為陸地神仙,除了他的實力很高超,讓人捉摸不透以外,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就是他懂得堪輿之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