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英傑眼睛一亮:天一老祖說這塊石頭叫補天石,是太古時期大能者補天遺落的,有可能是混沌寶器呢!

病急亂投醫。既然大小正合適,反正現在臨時也不知道這塊補天石有什麼作用,那就放上試試,說不定真的能代替神龍杖原來的那顆珠子呢。

龍英傑召出五彩補天石丟向白龍。白龍接過來往那條龍的嘴裏放去,竟然真的大小合適,就像是爲神龍杖準備的一樣,真讓人懷疑這就是原配!

白龍還沒有離開,神龍杖就倏地騰起沖天亮光,那光芒越來越亮,無比璀璨!

神龍杖忽然兀自轉動起來,越轉越快,在它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彩色的光亮氣旋。隨後,神龍杖漸漸變小,直到變成了一人高低、可以手握的樣子。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龍英傑興奮地如孩子一樣跳了起來!

白龍也在洞窟內盤旋了好幾圈,宣泄着內心的激動與驚喜!

“公子,從現在開始您就是龍族新的龍皇了!”白龍歡呼道,隨即撲伏在地,“白龍參見龍皇!”

金元也裂開大嘴笑道:“祝賀公子榮升龍皇!”

龍英傑揮揮手:“你倆別跟我玩這些俗的,我們是好兄弟!”

說完,隨手抓起神龍杖端詳起來。

龍英傑這個不經意的動作嚇壞了白龍,它結結巴巴地道:“龍……皇,十萬多斤的神龍杖,您居然隨手就拿起來了?”

**********************************

有讀者對我說,老狐仙,三十多萬字,快一百章了,感覺到進入佳境,和《鐵血龍神》有了割捨不下的感覺了!

老狐仙說:親,更加精彩的故事還在後邊。我就是給大家寫故事的,所以,放心往下看吧! 龍英傑不經意的一個動作,隨手就抓起了神龍杖。

他忘記了這可是十萬九千八百多斤的一個物件,若是常人,豈有如此大的力氣!就像他剛纔所講,十個龍英傑也壓死了!

這可嚇壞了白龍:難道龍英傑又擁有了其他神通?或者他又藉助了其他方面的力量?

但看龍英傑的表情雲淡風輕,似乎連元力也沒有使用。

“恭喜龍皇,神龍杖又進了一品!”

白龍隨之明白了怎麼回事,不由大喜!只有達到聖階極品的寶器才能根據主人的修爲自主變化重量。

“我也沒對它怎麼樣啊,它竟然進品了?”龍英傑納悶。

“要不說公子應該當龍皇呢!你天生就是福相、貴人!”金元道。

“請龍皇召出神龍杖的器靈一問便知。”白龍說。它一口一個龍皇的叫着,讓初接神龍杖的龍英傑很不習慣。

但是,金元或許可以隨便一點,不用那麼鄭重其事地稱呼,但白龍不敢。有神龍杖在,龍英傑就是至高無上的龍皇,所有的龍族子民,哪怕你老到十萬歲,見了龍皇也得跪拜!

龍英傑依白龍所言,神識與神龍杖連接,召喚器靈現身。

神龍杖金光一閃,一個嫋嫋婷婷的少女出現在一人兩獸面前,她微微屈身低眉道了個萬福,嬌柔的聲音道:“器靈參見主人!”

看着眼前蓮藕一樣粉嫩的玉人兒,龍英傑差點噴出鼻血:尼瑪,怎麼又是個小美女!

龍英傑掩飾了一下內心的尷尬,問:“你就是器靈啊?你叫什麼名字?”

器靈道:“器靈的名字都是主人所賜。我原來是聖階上品寶器時,器靈還只是個頑童,上屆龍皇主人賜名叫春。現在寶器進了一品,器靈身軀也發育成了少女,還請主人賜名。”

龍英傑一聽恍然大悟,說:“神龍杖果然進了一品。不過,你叫春不好聽,既然是器靈,就叫靈兒吧!”

白龍和金元強忍着沒有笑出聲,心說:什麼叫春叫秋的,這個新龍皇真不明白什麼是叫春嗎?


少女器魂再次屈身道萬福:“靈兒謝主人賜名!”

龍英傑不去理會白龍和金元在想些什麼,問靈兒:“靈兒,你怎麼突然就進品了呢?”他其實很想說:我靠,是不是覺得我是小帥哥,進了一品長成個小美女來誘*惑我啊!

但他現在是龍皇,不可以隨便胡說。

靈兒道:“這都要謝主人所賜!”

“謝我?”龍英傑鬱悶道,“這與我有關係嗎?”

“主人,您安放在神龍杖龍嘴裏的那塊五彩補天石可不是一般的東西,它是混沌器!它本身攜帶了巨大的能量,和神龍杖結合之後,這些浩瀚能量足以讓神龍杖完美進階一品!”

原來如此!

龍英傑自己也覺得自己是有福之人了,在巴庫勒森林邊緣那個藏亂不堪的市場,美女姐姐居然一眼就發現了這塊混沌器補天石!還居然可以完美地放在神龍杖內,讓它進品!

美女姐姐,你趕緊醒來吧,沒有你在身邊指導,龍英傑有時真的覺得六神無主呢!

雖然他知道顏紅珠就好好的呆在自己的乾坤圈裏,但此刻他思念顏紅珠的心情卻欲加濃烈。

事情如此圓滿,龍英傑心情好極了,他剛要把金元和白龍收回乾坤圈返回地面,靈兒卻又道:

“龍皇且慢!”

龍英傑奇怪道:“還有其它的事項嗎?該不會要搞什麼龍皇登基儀式吧?”

靈兒鄭重道:“啓稟龍皇,五千年前,這洞窟內還封印了上屆龍皇的一縷殘魂,他有話要叮囑新龍皇。”

龍英傑一愣:老龍皇的殘魂在這兒,自己竟然沒有感應到。

“在哪兒?快帶我去見他!”龍英傑鄭重起來。這老龍皇的殘魂還竟然是五千年前封印的!

自己現在是龍皇,雖然孤家寡人,只帶了一條白龍,顯得寒酸。但當年龍族鼎盛時期,龍皇號令天地千萬巨龍,應該是威風八面,那架勢只會比華神國當今的皇帝牛*逼。

“龍皇請稍後!”靈兒說完,身形飛向洞窟內一個隱蔽的角落,不一會兒搬來一個紫紅色的盒子。盒子做工精美,卻不知道是何材料。

靈兒對着紫紅色的盒子拜了三拜,眼角竟然有了淚花。她柔聲道:“器魂春兒,現在新主人賜名靈兒,拜請上屆龍皇現身!”

說完,靈兒輕輕打開了那個精美的盒子。

一道金色光芒乍現,照得整個洞窟一片金黃之色。隨後,一條黃龍從盒內飛出,眨眼間化作一條百丈長的巨龍,在洞窟內盤旋一圈才落到地上,化作一個黃袍中年男人。

白龍見狀,慌忙恭敬地俯下身子道:“白龍見過上屆龍皇大人!”

黃袍中年人見到白龍,眼睛裏閃過驚異之色,聲音竟因激動而有些顫抖:“我沒有看錯吧?這世間竟然還有龍的真身存在?”

白龍回答道:“我是由白蟒化龍,又接受了上古王族火龍的龍骨傳承。”

黃袍中年人努力壓抑着激動,說:“好!太好了!這已經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爲世間已經沒有了龍族的子民真身!你接受了王族火龍龍骨傳承,也算得上是我龍族最精純的血脈了!”

龍英傑上前一步抱拳施禮道:“龍英傑見過上屆龍皇大人!”

老龍皇急忙還禮:“慚愧慚愧!我現在已經隕落,而你是龍族新的龍皇,老夫敖榮應該見過新龍皇纔對!”

老龍皇又看向靈兒:“恭喜春兒!哦,現在應該叫靈兒,數萬年,你終於長大了!以後跟着新龍皇,一定要盡心盡力!”

靈兒眼圈通紅:“靈兒一定不忘老龍皇諄諄教導!”

老龍皇敖榮點點頭,再次看向龍英傑:“老夫的這一縷殘魂不能久在外界,我們還是趕緊談談正事吧!”

龍英傑道:“謹聽老龍皇教誨!”

敖榮正色道:“新龍皇既然接了龍族權杖,那就是龍族新的領袖。權杖言:神龍杖出,龍族復興!現在神龍杖復出,這是我龍族最大的喜事!可以說,你就是龍族的未來和希望!”

“但是,讓老夫慚愧的是,五千年前的一場大戰,我龍族全族盡滅!當年我身爲龍皇,應該承擔滅族之責!這實在是我和龍族的奇恥大辱!”

龍英傑聞言心中大驚:五千年前,龍氏家族因一場大戰滅族;而獸界龍族也是在五千年前因戰爭而滅。龍氏家族和獸界龍族經歷的是同一場戰爭嗎?爲什麼盡皆遭遇滅頂之災?

龍英傑小心翼翼地問:“老龍皇,你能告訴我那是一場怎樣的戰爭嗎?”

老龍皇搖搖頭:“那場戰爭太過殘酷,敵人太過於強大!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壯大龍族,至於敵人是誰,慢慢的你就會揭開面紗!”

龍英傑鬱悶:這話和天一老祖、化騰老祖說的何其相似!

“我要跟你講的是,九龍世界是我們龍族子民生活了億萬年的地方,一直處於我們的統治之下。它原本和星宇其他的地方一樣,可以通過時空隧道連接。但是,五千年前舉族滅絕之後,九龍世界就被封印了!”

情深如舊 :“通過時空隧道連接?難道九龍世界不在武氣大陸?”

“可以說在,因爲通過九龍塔可以進入九龍世界;也可以說不在,因爲九龍世界和武氣大陸不在同一個空間,時間流速也不一樣。”敖榮解釋說。

龍英傑聽得似是而非。

敖榮笑道:“我再解釋一下。如果說近,撕裂空間就可以一步跨進武氣大陸;如果說遠,常人一萬年也來不到九龍世界。因爲他根本進不了九龍世界的空間。”

龍英傑還是聽得迷迷糊糊。

敖榮乾脆不再解釋,說:“新龍皇,等你的修爲達到一定層次之後,你就明白了。”

“那麼,老龍皇是什麼修爲?”龍英傑問。


“說起來慚愧,老夫剛剛跨進武**者門檻而已。”敖榮嘆了口氣,顯出很是無奈和尷尬的樣子。

龍英傑差點大小便失禁:武**者一階!還慚愧?這還有沒有天理了!我哪一輩子才能達到這個需要仰視的高度?

敖榮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安慰道:“新龍皇大可不必着急,我看你天賦奇佳,勝過敖榮許多,要超過我其實很簡單。我修煉到皇者一階用了一千五百年,以你的天賦或許五百年足夠了!”

我靠!五百年?我沒有聽錯吧?

咦?好像天一老祖也是這麼說的。

天一老祖?

龍英傑腦子裏忽然靈光閃現:敖榮認不認識天一老祖呢?記得老祖說過,說他活了一千多歲,只見過五個武**者,而其中三個只是剛邁進了皇者的門檻,只有他和那個老妖怪對手是個例外,達到了巔峯存在。

這三個剛邁進皇者門檻的有沒有敖榮?

朱雀劫 老龍皇,向你打聽個人,你看你認識嗎?”龍英傑試探地問。

老龍皇有些想笑:一個十幾歲的娃娃,向一個五千年前的人打聽人,有沒有搞錯?

但他沒有笑出聲:這雖然是個孩子,卻畢竟是新任龍皇!

“你說吧。”老龍皇隨口道。

“五千年前有一個皇者巔峯武修,叫龍天一,老龍皇認識他嗎?”

“你說誰?龍天一?!”敖榮驀然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龍英傑。

***********************************************

這一週的最後一章,老狐仙如期如數完成了!

老狐仙沒有爽約,終於鬆了一口氣!

下一週主站首頁沒有推薦,親們一定要按時來捧場啊!不要讓數據跌的太慘!

新的一週更新可能會一天一更。讓老狐仙喘口氣,下一週再衝鋒! 龍英傑突然提到了龍天一的名字,把敖榮嚇了一跳。

“你只是一個少年,是如何知道五千年前龍天一皇尊名諱的?”敖榮驚訝地問。


敖榮提到龍天一的名號時語氣充滿了尊敬,龍英傑放下心來。

龍英傑清楚一個皇者的強大。雖然他現在是龍皇,但若龍天一和獸龍族結有仇怨,以敖榮的恐怖修爲,他現在雖然只是一縷殘魂,但想殺死龍英傑也易如反掌。

但現在看來,自己多慮了。


“他是我的先祖!”龍英傑說,語氣和表情都滿是自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