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孫奇道,“是不是多處理器計算機?你不是還沒開始做嗎?”

“那是總局要求用021設計,所以得從頭再來。”長久解釋道,“在**我做了一部試驗機,性能還可以,每秒弄個幾百萬次還是沒有問題的,關鍵是體積小省電,船上放個幾十部沒問題,不過就是處理器是摩托羅拉的。”

“真的!”老孫有點驚喜,“有這種好東西,那你現在能不能拿出樣機來,我打個報告評定一下。”

長久想了一下說:“只要有材料,一個星期就可以做好。”

“好的。”老孫點點頭,“有設計資料嗎?”

“這個沒有,不過我可以現寫。”

“那好,你抓緊。我馬上向上面反映情況。”老孫掉頭就走。

“等等,那火控計算機的事情怎麼辦。”長久連忙問道。

“現搞這事情要緊,那個不着急。這是我的桌子,你先湊合用,我一會回來。”老孫揮揮手走了。

長久無法,只好趴桌子上拿紙筆開始回憶那部工作站的結構。

還沒等長久,想出個所以然來,老孫就帶着個人一路小跑過來。

那人剃一個平頭,一水的灰白頭髮,臉上的線條如同刀刻,讓人一看就想起高倉健,上來就問:“在哪裏?”

“什麼在哪裏?”長久莫明其妙。

“東西!”老平頭瞪了長久一眼,彷彿在說小孩插什麼嘴。

“這是我們所長。”老孫連忙介紹,“他是問計算機的事情。”

“哦。”長久一指腦袋,“在這裏,還沒做出來。”

老平頭一愣,滿腔怒氣不好對着長久發,立馬掉頭對老孫吼道:“讓你去北京找人,你怎麼就跑回來了,人呢?”

老孫尷尬的指着長久:“他就是曹長久。”

“你搞什麼鬼,這小屁孩哪來的?”平頭所長依然咆哮着。

長久對這位老帥哥的第一印象全毀,好感蕩然無存。

“你說誰是小屁孩?”長久怒道,“看你一把年紀纔對你客氣點,怎麼說話這麼範嫌。”

平頭所長憤怒的盯着曹長久,眼中都快噴出火來了,卻突然放鬆了下來:“我脾氣暴,大家都冷靜一下。老孫,你把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一下。”


長久哼了一聲沒說話,老孫也就訴說整個經過。

“原來是這樣。”平頭所長算是明白了,哈哈大笑,“你就是那個專家啊,我還以爲是個七老八十的教授呢。不好意思失禮了,我就是這個臭脾氣。”

“沒什麼,我這個人很耿直的,有什麼說什麼,所長你別介意。”長久心中還是有點疙瘩,因此話中就夾槍帶棒的。

也不知道是沒聽出來還是什麼的,所長哈哈一笑,問道:“老孫說你有現成的好東西,拿來看看啊。”

“東西有啊,不過都在**。”長久說道,“遠水救不了近渴,只能現做,還得有材料。”

“哦。”所長略感失望,不過聽說可以現做,頓時高興了起來,“材料有啊,要啥有啥,你開個單子。”

“這個倒真要準備。”長久拖過一張紙,刷刷刷的寫了一大串,遞給了所長,“先來這麼多吧,也不知道夠不夠用。”

“……”老所長看着清單,竟無語凝噎,遞給老孫說,“老孫,你去看看六所有沒有這些存貨。”

“是!”老孫一立正,結果了清單看也沒看就走了。

所長又笑眯眯的對長久說:“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需要的我們都會滿足你,這是這計算機一定要搞出來。”

“放心,原始樣機都有了,現在我們只是把它複製出來。”長久搖手道,“材料必須儘快到,我這幾天就要,圖紙馬上就能出來。”

“沒問題。”老所長一抹頭,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想不到你這麼年輕。”

“啊!”長久沒聽清,“什麼。”

“沒什麼,年輕就是好啊。”老所長感慨的說。

~~~~~~~

今天喝酒了,文字又開始注水了,白天兩更! 幾天之後,長久終於將設計方案拿了出來,。


“你得過國家進步一等獎?我現在是相信了,這東西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老所長看了長久的東西暗暗稱奇。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別人申請的。”長久摸摸頭,感覺好像很久沒理髮了。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嘖嘖。”老所長羨慕的很。

“諾,照着這個做就行了。”

“沒問題,只需要改動一下,加點東西就行了。”老所長仔細的審着圖紙,不住的點着頭。

“?”長久奇怪,“加什麼東西?”

“通訊部件,受你的啓發我想了個辦法,既然處理器都能多幾個,那多部計算機能互相通訊豈不是更好。”

“聯網!共享數據!數據鏈!”長久真是驚喜了,看着這個老帥哥真是恨不得上去啃一口,這可是命門啊。

計算機聯網早已有之,只不過人們沒發現其中的好處而已,而且規模也很小,主要用在大學中的主機上面。

至於因特網則更遲了,因特網大發展還是在90年代,廣義的說還是和微機一起進入千家萬戶的。

80年代確實興起了微機熱,不過直到90年之後才真正有了家庭電腦的概念,間接促進了網絡的發展。

長久一直想搞個局域網什麼的,只是一來沒時間,二來自己的計算機標準還沒建立,什麼都是妄談,也就擱置了下來。

現在一聽說老所長這裏居然有類似的東西,豈不喜從天降。

“共享?對,就是共享數據,所有的計算機連在一起,你有的我也就有了,就是這個道理。”老所長遇到知音了,興奮的點頭,“不但計算機要連,所有的設備都要連。雷達發現目標,傳遞到計算機,再控制傳動機構讓雷達跟蹤。所有數據通過共享由各部計算機同時處理,各司其職,算彈道的算彈道,該控制的管控制,這樣就算單機計算能力弱,集合起來也能滿足需要了。”

“還可以專門搞一部計算機進行分析,前期用飛機進行實地拍照,照片轉化爲數據信息,建立一個數據庫,所有的地形數據可以共享,前方的炮兵就可以通過這個模型數據進行射擊,完全不用管計算的事情,只需要調炮位就行了,天爺,這不就是數字地圖嗎!”長久覺得自己太有才了,居然能想到這麼多。

“嗯,這個想法很好,值得推廣。大地測量所的人好像也有這麼一個研究,如何用計算機處理地圖數據。”老所長眉開眼笑,彷彿看見了敵人被炸的七葷八素一般,“這樣的話,那炮兵的準備工作至少可以挺進一分鐘以內了。”

“那還等什麼啊。”長久急道,“咱們聯網的東西在哪,我要看看。”


~~~~~

“……”長久看了實物之後無言,“你說的通訊聯網就是這個?”

“對啊,難道還有其它的東西?”老所長也莫名其妙,感情這小子和自己說得不是一件事啊。

老所長說的聯網不過就是兩臺計算機之間使用電傳打字機通過電話線簡單的傳輸數據,一則速度慢,二來也不能實時的進行數據交換,還處於比較原始的狀態。這東西長久在計算所也看過,不過由於電傳打字機不符合他的美學,所以也沒怎麼在意。

長久算是泄氣了,他還以爲華夏科技已經發展出了局域網了,說到底也就這東西,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老所長看開始還興致勃勃,一會功夫就萎了,不由的問道:“哪裏不舒服?”

“沒什麼,就是心裏不爽。”長久有點黯然,不過旋即心想,網絡也是人造出來的,不就是協議和調製解調嗎,憑啥自己不能搞?

難得不行咱們可以先上簡單的,就用電話線吧。長久想起來了,在夢中幸虧苦學過各種協議,網絡協議、路由協議無一不通。


貌似日後重要的還是TCP/IP吧,幸虧長久當年苦攻過一陣,沒有和那些同學們泡網吧。

“這個不行,要重新設計個簡單有效的。”長久堅決的對老所長說。

“!”

長久想法是引進局域網的概念,利用局域網將計算機連接在一起。

局域網是在1972年出現的,誕生在施樂實驗室(貌似很多技術都在那裏發源),77年的時候已經發展成了有一百多個節點,千多米長的網絡。

那時候,人們稱之爲“以太網”,其靈感來自於電磁輻射是可以通過發光的以太來傳播的這一想法。

不過當時的技術還不行,用的是粗同軸電纜,很笨重的說。但是其基本傳輸方式已經定型,那就是把數據分成一個一個的包,發送到聯網的機器上。

其實現在談論的局域網也就是以太網,因爲這已經成爲了實質上的標準。但在80年,各種各樣的網絡標準大概有幾十個,以太網只是其中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東西。

不過得益於英特爾和DEC這兩個大公司的參與,共同制定了一系列的標準,以太網才一步一步的發展起來。

不但如此,後來的幾個很牛B的網絡提供商犯了很大的市場錯誤,將這塊大蛋糕拱手讓人,纔有了今天以太網的地位。

長久清楚的記得,80年英特爾和DEC,對了還有施樂,要發佈以太局域網鏈路、物理層規範1.0版。

搶現在肯定搶不到了,但是咱們可以借用啊,長久陰狠的想着。現在市場這麼亂,以太網不論技術還是速度都比別人的差,誰會想到這麼個東西居然成了日後的標準。


可惜曹長久知道,不但知道,還知之甚深,這下不用走彎路了。

以太網的技術主要是載波通訊,還具有自動衝突檢測以及多點對傳功能,其技術並不複雜,只不過這東西在77年就被以太創始人收爲專利。

不過在自己國內做做應該沒什麼問題,長久回到了工作室,開始想着這套東西的結構,只是載波通訊他不是太熟,還有很多疑點無法破解。

老所長看着長久神不守舍的回辦公室,心中放心不下,就一路跟了過去,卻看到了長久咬着鉛筆在那裏發呆。

一會功夫鉛筆就被咬的傷痕累累,老所長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去輕拍了長久一下,問道:“你沒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長久啊的一聲,神遊歸來,“所長啊,有什麼事嗎?”

“想什麼呢?這麼沒精打采的。”

“我想一些載波上的東西,搞不通。”

“載波?”老所長瞪大了眼睛,“自己想?你沒發燒吧,也不看看我們這裏是幹什麼的!”

~~~~~

還債! 對啊,長久一拍腦袋,做雷達的地方怎能少了無線電達人,虧自己還苦思這些技術問題。

“說吧,有什麼問題要問,我親自輔導。”老所長得意洋洋的說。

到底是術業有專攻,長久苦惱多時的載波問題在老所長這裏輕而易舉的被解決了,按老所長的話講這也很好理解嘛。

普通電話線傳輸的是模擬聲音信號,兩部計算機之間要靠電話線連接就必須將數據轉化爲聲音,這就需要用到調制解調器。

我們發出的無論是模擬信號還是數字信號都是低頻的,專業術語叫基帶信號,這東西有些個壞處就是佔用大量的帶寬資源,一個人用了其他人只能看着,而且不能長距離傳輸。

爲了解決這個問題,通常做法就是使用調制解調器(俗話就是貓),把低頻基帶信號轉換成高頻信號,特別適用於數字信號的傳輸。

說白了調製解調就是把信號壓縮傳輸,反正老所長就是這麼理解的,長久不由的五體投地,薑還是老的辣啊。

老所長弄清楚了其中的關鍵,立馬就在紙上畫出了調制解調器的結構,又一步步的細化,直到各個部件出來,總共也就用了四個多小時,直把長久驚的目瞪口呆,作聲不得。

原來傳說中的牛人確實存在啊,長久心想。

當年BSD的作者比爾•喬號稱三天開發出了一個UNIX操作系統,聽着別人讀TCP/IP協議就能編出BSD的網絡代碼,被譽爲傳說,長久也就是將信將疑。

現在看到了老所長的表演,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長久算是開了眼界。

到最後老所長終於滿意的放下筆來,彷彿完成了一幅國畫,一拍手說道:“成了,你看這怎麼樣,大概也沒什麼錯處,做成樣品試一下就行了。”

長久看了很久也沒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於是豎起了大拇指讚道:“您老厲害,這麼短時間就……這才見功夫。”

“哈哈,一般一般,老了,腦子沒以前那麼好使了。”老所長臉上泛起了紅光,顯然對長久的馬屁非常受用,“今天高興,咱爺倆喝一杯去。”

長久又看了看,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加上時間也不早了,也就放下心來去吃飯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