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庭,灌漿口。


衝出了大羅天后,在萬年古樹內丹的幫助下,張雲頓感自己已經損失殆盡的神力,在以極快的速度迅速恢復,經過那場恐怖的大爆炸,在仙宮內阻擊張雲的天庭軍已經幾近全滅,因爲根本沒有可能對張雲追擊,現在他所擔心的,便是其他天庭的軍隊發現自己,因此一出大羅天,他便隱蔽的飛向了天庭的出口——灌漿口。

當張雲逃離的時候,天庭已經亂做了一團,幾乎整整一界的人都看到了大羅天消失了,一時間恐慌蔓延到了每個仙人的心頭,正所謂越是神祕的東西越是令人恐懼,當大羅天突然發生爆炸的拿一刻,幾乎仙人們都產生了一種世界末日到來般的感覺。

當大羅天的廢墟落到它下方清虛天的時候,所有的仙人都產生了手足無措的感覺,留守在軍隊中的將領們紛紛將軍隊集結起來,然後原地待命,雖然他們很想去大羅天處看看玉帝現在這麼樣了,但未知的恐懼卻使得他們喪失了最後的勇氣。

“如果是未知的事物,或者強大的敵人毀滅了大羅天的話,那麼自己這點人馬開過去,也只有滅亡一個結果。”這幾乎是所有天庭將領的想法。

大羅天位於天庭的最高處,因爲爆炸的原因,大量的灰塵落到了大羅天下面的天界,使得整個天庭都縈繞在煙霧般的灰塵中,在浩瀚如天威的災難面前,個人的力量已經顯得十分的渺小了,所以落單的神仙們統統朝着駐紮着天庭軍隊的地點衝去,一時間,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都是修真者的身影,直到這一刻,張雲才知道,原來天庭的修真者是如此之多。

浩劫發生後,幾乎沒有哪個神仙會去留意張雲的存在,雖然他的身邊全是敵人,但此刻他卻安全無比,等到張雲來到了灌漿口處,天庭的動亂還沒有平息,就連倖存的天河將軍等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力量毀滅了整個大羅天。

但此刻天河將軍已經失去了他的軍隊,爲了避免被玉帝的死牽連,他無奈之下,便編了一個理由,大羅天的毀滅源於一個超級恐怖的強者,崑崙之主張雲。

據天河將軍所說,他並不知道張雲是如何到達大羅天的,當聽到仙宮的報警器響起後,他便第一時間趕到了那裏,但令他無比痛心的是,當時玉帝與一干天庭將領們已經被這個魔頭擊殺。

接下來,面對着實力遠遠凌駕於衆神之上的張雲,天河軍悍不畏死的對他發動了攻擊,將幾百道雷光同時轟向了他,但這個魔頭的速度幾乎超過了雷光的速度,只有幾道雷光得以擊中他,可是誰能想到,強大的天雷對這個魔頭根本不起作用。

因爲被雷光攻擊,張雲暴怒,拿着他那把軒轅劍開始屠殺天河軍,但是在死亡面前,戰士們並沒有畏懼,依舊前仆後繼的衝向了他,將這個魔頭緊緊的圍住。或許是感覺身邊的敵人多的殺不勝殺的緣故,張雲魔頭終於使用了他的絕招,在殺死無數天兵天降的同時,他的絕招直接將大羅天境轟爆……

聽了天河將軍的敘述,剛剛聚集到一起的天庭高層不禁冷汗直流,雖然他們並沒有完全相信天河將軍的敘述,但是從一些倖存的天將口中,太上老君等人可以確信,在大羅天爆炸之前,衆天兵一直在與張雲交戰,而且玉帝的確死於他的手中。如果說大羅天的爆炸,不是張雲親手哦造成的話,那也與他有着必然的聯繫。

天庭的仙宮整整毅力於世上萬年了,如今卻被一人之力所毀滅,想來便是件恐怖異常的事情,雖然天庭的高層們不知道爲什麼張雲會變得這麼強大,但他們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經過了這次打擊,天庭的人心恐怕已經散了,因爲敵人的強大已經早所有神仙的心中留下了陰影。

當務之急,太上老君提議天庭應該選出一名新的君主,用來重新建立天庭的凝聚力,以及統帥軍隊,對抗即將到來的崑崙反擊,太上老君認爲,張雲刺殺玉帝恐怕就是爲了要天庭的軍心渙散,等到崑崙大軍到來時,天庭不戰自潰。

當他這個建議提出後,衆仙全部贊同,並一致推選天河將軍即位新君,用他們的話來說那就是,在張雲這個魔頭面前,天河將軍到最後都在第一線指揮戰鬥,將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此等胸襟,無人能比,當然他們所想的是,希望下次面對張雲的時候,天河將軍可以依舊好運的生存下來,畢竟誰都不想站在風口上,面對那麼恐怖的存在。

而就在天庭高層因爲天河將軍的危言聳聽變得人心惶惶時,張雲卻發現,灌漿口處正在上演一場大戰,無數天兵正在圍攻一名闖入者,這名闖入者不是別人,正是前來解救張雲的小狐狸,寶寶! 當張雲趕到灌漿口的時候,寶寶已經來到這裏大半個時辰,此刻她正在天兵軍陣中奮力搏殺,高高的城牆上,此刻滿是天兵的屍體。

多日不見,再次見到寶寶,張雲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暖流,經歷過先前那場磨難後,能夠看到自己的親人,這對張雲來說,是件十分幸福的事情,只是現在寶寶十分危險,張雲根本來不及品嚐這相逢的美好,便重新投入到了戰鬥中去。

寶寶的刑天之逆依舊是當初的模樣,但它得使用者卻於先前有了許多不同,和張雲一樣,寶寶的周圍也圍繞着一層灰濛濛的防禦罩,偶爾有一兩名天兵的攻擊落到了上面,東都被彈開了,似乎強度很高。

相對於張雲印象中的寶寶來說,現在她的戰鬥方式有了很打改變,不但她出手變得更加凌厲,而且蘊含在攻擊中的能量,也十分強橫,張雲親眼所見,寶寶的刑天之逆斬過了三名天兵的身體後,所攜帶的劍氣居然將她身前的城牆轟碎了半邊。

一邊感嘆着寶寶的進步,張雲一邊雙手握緊了軒轅劍,張雲可以看出,爲了能衝進灌漿口,寶寶已經用出了全力進攻,在大幅度的能量消耗下,她恐怕堅持不了多久的,想及此,張雲哪裏還敢怠慢。

“殺!”

一聲虎吼,在衆天兵們的視線均被寶寶所吸引時,張雲馭劍從灌漿口的後方殺了過去,恍如一道金色流光,張雲所過之處,盡皆籠罩在軒轅劍的金色劍光之中,天兵天將們的屍體血肉,紛飛如雨下,倒是壯觀異常,經過了先前的大戰,張雲的心性又產生了新的變化,爲了生存,只能殺戮,當他明白了生與死的關係時,面對敵人,他便可以真正的做到,斬盡殺絕。

“軒轅劍,他用的是軒轅劍。”相對於寶寶來說,張雲的戰力並沒有強出太多,但是當一名天兵喊出了他武器名字的時候,整個灌漿口都開始變得混亂了。

無數天兵們彷彿十分恐懼似的,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就連攻擊寶寶的天兵也停止了攻擊,好像看到了死神向自己走來一樣,紛紛逃開。

愣愣的看着張雲一步步接近寶寶,不知是誰率先喊了聲:“張雲,他是張雲,大家快逃啊。”

隨着這聲呼喝,衆天兵好比看到了惡狼臨近的兔子一樣,開始發瘋般的逃竄,正所謂這個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在這之前,大羅天被張雲所毀滅這個傳言就被泄露出來了,所以當張雲一露面,天兵們便把他想像成了無比恐怖的敵人,失去了最後一絲作戰的勇氣,誰知道這個張雲會不會像毀滅大羅天一樣,將整個灌漿口同時毀滅呢,要知道這裏可比大羅天渺小的多。

“寶寶,你還好嗎?”

當身邊的敵人都潰退後,張雲的臉上浮現出了溫柔而又親切的笑容,呆立了一下後,他一邊朝着寶寶跑去,一邊顫聲道。

“哥哥。”

彷彿怕眼前的人兒依舊和以前一樣,是出現在夢裏一般,見道了張雲之後,寶寶的心中彷彿有東西破碎了一樣,所有的堅強在這一瞬間全部崩潰,整整三百六十五年,十三萬三千二百二十五個日日夜夜,寶寶不知道,在沒有張雲的這段日子裏,自己是如何挺過來的,每當她一想起自己的雲哥哥,那麼思念的力量便會如同蝕骨劇毒一樣,腐蝕着她的每一根神經。

當你愛一個人,而又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時,那種感覺實在是無法用語言所描述。

猛地撲入了張雲的懷裏,寶寶身上的殺氣盡去,就連她的寶貝刑天之逆也被她無意識的丟在了地上。

“哥哥,雲哥哥,真的是你嗎?”一邊哭着,寶寶一邊把頭扎進了張雲的懷裏,張雲的味道,小狐狸永遠都不會忘記,要知道被張雲摟在懷裏的那段時光,是寶寶心中最幸福的一段回憶。

“小傢伙,你還好嗎?”緊緊的擁抱着懷裏的小東西,張雲的眼睛也開始溼潤起來,他曾經以爲他再也走不出天庭,再也見不到那些被自己所牽掛的人了,但最終還是降臨了奇蹟。

少帥老公找上門 ……

張雲回到崑崙後,天庭於崑崙的戰爭便全面爆發了,因爲天庭的門戶灌漿口已經被崑崙拿下的緣故,第一次處於弱勢的崑崙取得對戰爭的主動權,並趁着天庭因大羅天被摧毀,玉帝駕崩而變得人心惶惶之時,分兵三路,將大把大把的天庭土地吞併。

崑崙,劍塔。


“陛下,我軍已經拿下了天庭的八成土地,並擊潰了天庭的兩路大軍,現在天庭的軍隊已經銳減到了十五萬,而且戰力十分低下,只要您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一定可以拿下整個天庭。”武長老一臉幸福,十分自信的道。

輕輕的轉過身,張雲並沒有穿着那套比較拉風的皇帝袍服,而是穿着一身普通的文士白衣,彷彿對武長老的話並無太多的感覺,當初崑崙大軍開到已經失去了防禦的灌漿口時,武長老便請旨入侵天庭,把仙界的掌控權利奪回來,當時張雲默許了他的行爲。

其實張雲所要的並不是權利,而是爲了去圓萬年古樹的夢想,重新建立仙界的制度。經過了大羅天的毀滅後,天庭中的無敵銳氣已經被恐懼所取代,每當於崑崙軍接戰之後,便如同驚弓之鳥一樣,不是潰逃就是投降。戰爭已經進行了五個月了,大大小小的戰役打了上千場,但雙方死亡的人數卻並不多,在崑崙一方,大部分的傷亡都來自於與天庭散修們的戰鬥,如同遇到了大批的天庭軍,那麼幾乎在戰爭結束後,崑崙軍要做的不是統計傷亡,而是收編俘虜了。

而且據崑崙密報所知,天庭推選出的新君,在即位後的第三天,就偷偷逃到了佛門,剃度當了一名和尚。其實天河將軍也是相當爲難的,如果當初大羅天果真是在張雲一人之力下毀滅的,那麼天河將軍無法確定他會不會來刺殺身爲天庭帝王的自己,如果張雲實力並沒有他所說的那麼誇張,日後天庭們的高層發現了他在說謊後,那麼他的王座也不會坐穩。

所以爲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便放棄了不知道還能座多久的榮華富貴,逃到了西天佛祖的庇護之下。

當天河將軍逃走之後,天庭的人心更加渙散,幾乎無力抵擋崑崙的進攻,而當崑崙大軍突進之時,佛門也遭到了來自修羅界的壓力,不敢輕舉妄動,所以在不出意外的情況下,天庭的對仙界的統治地位,必將被崑崙所取代。

其實玉帝一死,天庭早就已經是樹倒猢猻散了,當崑崙大軍開到仙界時候,統軍的天將們早已經意識到自己無法阻擋崑崙的腳步,所以軍隊在他們手中,只被當成了謀取職位的籌碼,而其他的天庭仙人也都認同了崑崙的統治,畢竟個人的力量無法對抗一個國家,當然,想要統一天庭,阻力也是有的,因爲崑崙的先鋒部隊是寶寶所帶領的妖族大軍,所以在遇到強烈的反擊時,與神仙們本是世仇的妖族們將會殘忍的將一切敵人吞沒。

回過神來,張雲從思索中回過神來,見武長老依舊在自己旁邊等待着,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彷彿一點也不在意的道:“對於天庭的征服,一切事宜都由長老會決定,至於寶寶的妖族軍隊,就要他們放手去做吧。”

張雲知道,每次的政權更替,都將充滿血腥與暴力,如果沒有一定震懾力,即便崑崙能暫時接管仙界,也未必能要那些仙人們誠心臣服,所以張雲並沒有約束寶寶的殺戮。

暫且先要他們發泄一下,然後在開始約束,這便是張雲的想法,身居其位,當謀其政,張雲必須以一個統治者的眼光來看待事物,震懾力,這便是張雲需要寶寶的妖族大軍,所要帶給天庭仙人們的。


此時張雲最爲擔心的並不是天庭,而是至今仍然躺在牀上的柳飛絮,可以治療柳飛絮的四樣藥物現在已經收集到了三樣,其中只差彌勒佛的眼淚。

取得彌勒佛的眼淚的難度,相對於取得萬年古樹的內丹來說,還要大上一些,首先張雲無法潛入到西天的如來座前,其次彌勒佛心胸之寬廣,當爲仙佛之首,從來就沒有人聽說過他曾哭過。

但一想到柳飛絮的病情,張雲便無法要自己放棄這最後的希望,無論如何,也一定要她醒過來。

“來人,幫我把佛門的俘虜提上來。”

等到武長老默默的請安退去後,張雲對身邊的侍者道…… 張雲會見西天使者的地點並不是在崑崙劍宮,而是在天庭的戰場上。

爲了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張雲第一次對人用起了心計,正如張雲所猜想的那樣,雖然佛門並不知道,爲什麼對在一直交涉不果的俘虜問題上,崑崙有了天大的轉變。但他們還是派出了張雲所指定的使者彌勒佛來接收被崑崙釋放的佛門人員。

瑤池,位於天庭的極西之地,雖然其名義上接受玉帝的統治,但其真正的統治者乃是一名上古遺仙的後裔,瑤池金母(也被人稱作王母娘娘),瑤池金母的法力十分強大,而且她還有着三隻名爲青鳥的戰獸,如果不是因爲她原是掌管災疫和刑罰的災神,恐怕天庭之主的位置還輪不到玉帝來座。


據張雲手上所得的古籍記載,當初瑤池金母直接效命於女媧大神,西王母的外形像人,長有一條豹子般的尾巴,老虎樣式的牙齒,她的吼叫聲中含有強橫的精神力,對生物殺傷力很強,滿頭亂髮,還戴着一頂方形帽子。最爲要人注意的是,她擁有使用瘟疫的力量。

但是經過崑崙大軍與瑤池天軍的交戰,張雲看到了這個被描寫得如同怪物一般的女神,但令張雲驚奇的是,西王母並非是自己想象中的那個樣子,不但不難看,反而長的十分秀美,如同一個雙十年華的天仙。在戰場上的西王母身披皮夾,手拿彎刀,在她頭頂,盤旋着三隻青鳥,這青鳥赤首黑目樣子上倒不出奇,感覺最多也就是小鷹一般大的猛禽而已。

感受着對面軍陣中傳來的陣陣殺氣,張雲一席長衫,兀自立於戰場的中心,細細的打量着對方,在瑤池前三十里處,瑤池金母率領三萬甲士,攔住了崑崙大軍的去路,而隔着張雲,崑崙軍在數量上,倒是與瑤池金母的部隊相當,二郎神麾下的三萬崑崙軍加上寶寶的一萬妖族大軍,卻也不輸敵人半分。

也許經過了漫長的修煉,瑤池金母已經從傳說中的怪神,轉變成了如今的人類形象了,略一思索,張雲平伸出了右手,在他的手上,一把樣式古樸的長劍驀地閃現,一時間殺機滔天,張雲周圍的灰塵竟然被他身上所發出的殺氣,推向了四周,這種氣勢看得他的敵人暗暗心驚。

崑崙本可以避免這場與瑤池的戰爭,但當在接受談判時,瑤池金母看到了寶寶後,便單方面撕毀了與崑崙剛剛定下的合約,必須要崑崙殺死寶寶後,他們才肯投降,如若不然,他們將決定抵抗到底。

張雲知道,可能作爲最古老的神仙,瑤池金母對“九尾天狐”這個存在十分恐懼吧,雖然張雲並不怎麼相信“九尾天狐出世,必將天下大亂”的批語,但無形之中,天下的確已經亂了起來,但這與寶寶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呀。

張雲不可能像瑤池金母說的那樣,殺死寶寶,雖然這樣可以換取她的效忠,寶寶在張雲心中的位置,比人們想象中的要重得多。

“殺!”軒轅劍猛的揮下,張雲法令的同時,整個人已經如同狂風一樣衝了出去,只不過這道狂風的速度已經超出了人類視線的極限,就連一些修爲較低的瑤池士兵也沒有看清張雲的動作。

只一瞬間,張雲便到了瑤池金母的身前,軒轅劍當頭砍下,攜帶着開山之威,恍如一道耀眼的金光。

見張雲如此勢強,瑤池金母沒敢硬接,架起彎刀防禦的同時,向軍陣中極速退去,繞是這樣,軒轅劍所爆發出的能量,還是震的她的防護罩一陣顫動。

但怎麼說瑤池金母也是修煉了上萬年的人物,雖然在力量上比不過張雲,但她也有着自己的優勢,那就是法術攻擊,在張雲第二劍斬出時,早有幾名瑤池士兵不顧身死的衝到了瑤池金母身前,爲她擋下了第二劍。

在漫天紛飛的血肉中,瑤池金母的法術終於完成,只見一道黑色氣流迅速從她的袖子中噴出,轉眼間便來到了張雲的身旁,經過了數次大戰後,張雲的反應速度已經大大提升,他的預感已經告訴了他,瑤池金母的所噴出這道氣流的威力十分巨大。

雙腳於地面上一跺,張雲的身子猛然間沖天而起,從瑤金母的黑色氣流上掠過,但即便如此,他的護身金光還是被這道氣流腐蝕了一大塊。那樣子就好像硫酸噴道了人體上一樣。瑤池金母的攻擊不禁要張雲一驚。

“殺!”

雖然越於瑤池金母的上空,但張雲的攻擊也沒有停止,伴着一聲暴喝,張雲的軒轅劍再次斬下,也許是因爲這次蘊含在上面的神力被張雲加強了的緣故,整把武器都籠罩在了濃烈的金光之中,並且噴射出了一道長達十幾米的巨大光刃。

見到張雲的攻擊又至,瑤池金母立刻伏身,躲過了那巨大的劍芒,但她周圍的瑤池士兵們卻遭了殃,被張雲斬殺了幾十人。

但令張雲驚訝的是,見到了自己的強大,那些瑤池士兵不退反進,拼命的向自己衝來,發瘋了似的展開狂暴的攻擊,一時間張雲也不得不開始防守,雖然他的護體金光可以抵抗一般的天兵攻擊,但一些實力強大的天將,還是會破開他的防禦的。

wωw. тt kán. co

就在張雲被纏住後,瑤池金母在士兵的掩護下,偷偷的退了下去。

不久後,崑崙大軍也殺到了當場,與瑤池軍展開了混戰,正當大家都殺得難解難分時,天空中突然響起了一聲炸雷,不多時黑色的濃雲便滾滾而來,聚集到了戰場的上空,看到這裏,張雲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對這寶寶與二郎神傳音道:“快去找到瑤池金母,她可能要使用大規模法術了。”

說話間張雲已經仗劍朝着瑤池軍的深處殺了過去,接下來寶寶也是一聲嬌喝,帶着她的妖族大軍從瑤池軍的左翼殺了過去,二那二郎神君也不甘示弱,凌雲而起,從天空中尋找起瑤池金母來。

就在這時,瑤池金母正被一羣黑甲瑤池軍團團的圍在中心,盤膝座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段慘白的人骨物質,在施放着法術,隨着她的嘴中不停地念出無人能偶聽懂的怪音咒語,天空中的烏雲已經越聚越厚,接着響起了幾聲炸雷,鋪天蓋地的雨水便落了下來。

與普通的雨水不同,這落下來的雨水漆黑一片,彷彿墨汁一樣,而看到瑤池金母降雨之後,瑤池的兵將們連忙從懷裏掏出了藥丸一樣的東西,拋進了嘴裏。

“大家全力開啓防禦,這雨水有毒。”

就在雨水即將落到地面時,二狼神的聲音傳到了戰場的每一個角落,聽到有人提醒,衆崑崙仙人們連忙將自己的防護開啓,當那黑色的雨水落到了他們的防護罩上時。便響起了刺啦刺啦的腐蝕聲,還好這雨水中的毒素並不是這名濃烈,只要是修爲不是很差勁,那麼都可以用防禦罩將其防禦掉。

但是很明顯,瑤池金母的本意並不是想用這種法術對崑崙大軍造成什麼傷亡,而是想逼迫他們時刻開始着防禦罩,無限的消耗自己的神力,同時也在於瑤池軍作戰中分心,一時間因爲雨水的關係,崑崙軍的攻勢被短暫的遏制住了。

大雨之中張雲的視線受到了影響,根本無法找到拿瑤池金母的所在,就待他要返回前線,幫助崑崙軍推進的時候,變故又起,無數蛇類從地底下冒了出來,見到崑崙兵就咬,雖然這些蛇類的樣子一般,貌似普通的竹葉青,但牙齒十分鋒利,幾乎可以破開三成崑崙仙人的防禦,一時間崑崙的陣營中慘叫連連。

而在這時,妖族大軍的突進也遭受了阻礙,一道道龍捲風突然從他們身後出現,下連大地,上頂青天,長達幾百米的巨風藉着雨勢橫掃的威力,直接把幾百米妖族捲上了天空,雖然在這風中,並不是所有的妖族都被風力殺死,但至少他們在短時間內,無法繼續作戰。

瑤池金母接連釋放的這三個法術,頓時便扭轉了戰局,直到這個時候,崑崙軍的信心終於開始動搖起來,原來敵人遠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弱小,如果之前的天兵們如此反抗的話,恐怕崑崙軍根本無法打到瑤池吧。

見自己的軍心已經混亂,張雲心中十分着急,但他又無法找到瑤池金母破除她的法術,所以只能一邊帶領大軍壓制敵人的反攻,一邊派人清理腳下的毒蛇們。

戰局,不容樂觀…… “全軍收攏,全線固守。”

一邊抵擋着瑤池軍的瘋狂反撲,張雲一邊下令道。

經過交鋒,張雲已經摸清楚了瑤池軍的實力,和天庭其他兵種不同,瑤池軍依靠的並不是百人軍陣所釋放天雷的方法進行作戰的,現對於單兵實力低下,但整體實力十分接近的天兵天將們來說,瑤池軍一般都是實力超絕的古修,在個人修爲上還隱隱凌駕於崑崙軍之上,所以張雲原本想到的,依靠自己、寶寶以及楊戩這三大強者迅速將敵軍殲滅的計劃便泡湯了,雖然崑崙軍有張雲等人的火力支援,但相對於較強大的瑤池軍來說還是處於下風的。

在戰場上,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雖然張雲吸引住了幾百名瑤池天兵,但在毒雨和毒蛇的雙重打擊下,崑崙軍還是出現了許多傷亡。

眼見着形式越發的不加樂觀,張雲心中充滿了憂慮,不過幸好在進攻瑤池之前,寶寶給自己來了急信,要自己親自督戰,若不然恐怕後果將十分嚴重,張雲知道,自己現在根本輸不起。

雖然這些日子以來,崑崙軍取得的成績幾乎可以用奇蹟來形容,但在勝利的光環下,情況並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麼好,在過去的這幾個月中,崑崙拿下了天庭的大片大片土地,爲了穩定佔領區的形式,崑崙不得不把大批大批的軍隊調到天庭,這也就造成了崑崙內部的兵力空虛,除了駐守各地的崑崙軍,現在張雲手中能用的部隊只有瑤池戰場上的這些人了,如果這一戰失敗,崑崙將會在戰爭中陷入被動。

現在崑崙軍手中的天庭俘虜已經接近百萬,其中還有二十萬是天庭的正規軍,張雲不知道如果這支力量突然反水,那麼崑崙會陷入怎樣一個境地,也許在他攻入天庭時,崑崙就已經陷入了死地。

“也許,自己不應該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飛絮的身上啊。”嘆息一聲,張雲的心中充滿了懊悔,現在唯一能夠拯救崑崙的,恐怕只有自己了,只有自己保持着無敵的神話,那麼對於天庭的降將就是一種震懾,所以這一戰絕不能敗。

血戰仍在繼續,爲了維持住不敗的局面,張雲已經開始用十成功力揮舞着軒轅劍對敵人砍殺了,雖然這種狀態他只能維持半個時辰,但殺傷幾千瑤池軍還是不成問題的,再加上寶寶的戰力,崑崙軍應該不會戰敗。

見到張雲已經全力開工,寶寶也召喚出了刑天戰魂,全力攻擊趁亂壓向妖族大軍的瑤池軍,而這時,二郎神卻飛回了張雲的身邊,在大雨中對着張雲狂吼道:“想辦法要天空中的大雨停止,我的神目可以找到瑤池金母的位置。”

聽到二郎神的聲音,張雲略一思索,便縱身跳到空中,狂喝一聲,用出了四字箴言中的靠字覺,頓時他周圍的空氣彷彿被***壓縮了一樣,急劇收縮然後朝着瑤池軍就轟了出去。

倒霉丫鬟當自強 砰!”

伴着一聲巨響,強烈的氣爆將最前沿的瑤池軍崩飛了數百人,(要是普通天兵,恐怕應該崩死數千人之多吧)同時空氣爆所產生的氣流也使得空中的雨幕一窒,然後似乎被一股巨力推着般,被擁向了瑤池軍的方向,而天空中即將落下的雨滴,也因爲剛剛產生的氣爆,被擠回了天空,在短短的幾秒內,可以說以張云爲圓心的百米範圍之內,已經沒有了毒雨的侵襲。

趁着這個空隙,二郎神縱身跳起,把全身的神力都蘊含在了額頭上的神目上,頓時一道強烈的金光,彷彿照明燈一樣,射到了瑤池軍陣中。

二郎神的天眼威力無窮,不但可以射出神光探查周圍的妖魔鬼怪,更可以凝結成激光射線,將敵人秒殺。但有利也有弊,運用天目之時,二郎神必須把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天眼上,所以他周身的防禦罩會在他運用天眼的那一刻消失,因此他纔會要張雲幫他把那毒雨停止,當然,如果僅僅是怕毒雨傷害到自己的話,二郎神只需要張雲幫他抵擋小範圍內的毒雨即可,之所以要張雲將所有毒雨的驅除,那是因爲二郎神的天眼可以望不穿敵人的雨幕,這毒不僅有殺傷敵人的作用,更是漆黑的足以迷惑敵人的視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