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唐品馨從容陌川的車子下來時,惹來了一衆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之前那個說她被容陌川打入冷宮的謠言不攻自破。

唐品馨覺得容陌川是故意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告訴那些八卦者,他們好着呢。

他總是這樣,什麼都不說,但好像什麼都知道。

手拉着手進了電梯後,唐品馨轉頭看向身旁酷酷的男人,把臉親暱的靠在他的手臂上,呢喃:“容陌川,你知不知道你這麼高調的牽着我的手進公司,我又要成爲話題女王了。”

容陌川偏頭,凝視着她白嫩的小臉,淡淡勾脣:“你在乎嗎?”

“在乎又怎樣?我又不能控制別人的嘴。”唐品馨嬌俏的嘟了嘟嘴,頗爲苦惱的樣子,只要想到在公司裏走到哪裏都成爲別人注視的焦點與議論的對象,她就有一種像公園裏的動物的感覺。

“由他們說去,說多了他們自然覺得無趣。”容陌川幽深的眸子猶如深不可測的深海,頓了一下,他又說:“今天可能會很忙,中午不能陪你吃飯了。”

“陌川,答應我,再忙也要記得吃飯。”唐品馨擡起頭,目光悠悠的盯着他。

想起以前,他常常不吃早餐,有時候忙起來,連正餐也忘了吃,真不知道這麼不健康的生活,他還能擁有一副健碩的身體,彷彿永遠都有用不完的精力。

時間在忙碌中流逝,下午,快下班時,唐品馨突然接到了容陌川的電話。


“我爸邀請了奶奶吃飯,等一下下班你跟我一起過去。”

“呃?你爸邀請了我奶奶吃飯?他出來了?”

“嗯,爲了大哥大嫂的事情。”

“哦。”唐品馨淡淡的應了一聲,腦子裏想起了昨晚不經意聽到肖風跟肖雪的對話,看來肖雪真的找了容裕霆來撐腰了。

……

豪華的包房裏,一張大圓桌,擺滿了豐富美味的食物。

宋美珠坐在中間的位置,左邊是容裕霆夫妻,右邊便是唐品馨與容陌川。

容陌川暗暗的向唐品馨使了一個眼色,提醒她把從**買回來的項鍊拿出來。

唐品馨連忙從包包裏拿出了兩個長方形的盒子,站了起來,先把粉紅鑽石吊墜的天使之夢雙手遞給宮燕歌,說:“媽,小小心意,希望你喜歡。”

宮燕歌淡淡的笑着接過了精美的盒子,從頭到尾都表現得優雅大方,但,她沒把盒子打開,而是淡淡的放到一邊。

唐品馨又把紅色鑽石的圓之心給宋美珠:“奶奶,這是你的。”

“喲,我也有呀。”宋美珠喜笑顏開,心疼的撫了撫孫女的手。

“奶奶,媽,這兩條項鍊是品馨前兩天去**親自挑的,打開看看喜不喜歡?”容陌川淡淡勾着笑容。

唐品馨知道他是替她解圍,轉頭看向他,所有感激盡在不言中。

“對呀,打開看看品馨給你買了什麼?”容裕霆也故意催促着宮燕歌。

“嗯。”宮燕歌點了點頭,對容裕霆,她一向順從。

她重新拿起盒子,打開,看到裏邊那條精美的項鍊時,那雙漂亮的眼睛閃過了明顯的驚豔,看得出來,項鍊很合她心意。

“老師,你也打開看看吧。”容裕霆又轉頭看向宋美珠。

宋美珠笑着頜首,打開了盒子。

“項鍊好漂亮,一定很貴吧,給我一個老太婆買這麼貴的項鍊做什麼?”

“老師,品馨這麼有心,你就收下吧,價錢再貴也比不上品馨的心。”容裕霆勸說着。

“那好,就衝着你這句話,我這老太婆就貪心一回吧。”宋美珠合起了盒子,放到包包裏。

“菜式都上齊了,老師,動筷吧。”容裕霆尊敬的對宋美珠說道。

“這一大桌的菜,我們幾個人怎麼吃得完。”宋美珠節儉慣了,所以看着那一大桌的菜,覺得好浪費。

“難得與老師見面,一高興就點多了,沒關係,吃不完我們打包帶走。”容裕霆一邊說一邊夾了一塊魚肉到宋美珠的碗裏,然後不忘也給宮燕歌夾了一塊她喜歡吃的酸甜排骨。

一頓飯下來,氣氛還算不錯,容裕霆與宋美珠交談得最多,容陌川與唐品馨偶爾插句話,而宮燕歌基本沒怎麼說話,或許是對他們的談話不感興趣吧。

但,唐品馨覺得宮燕歌是個聰明的女人,在容裕霆與容陌川面前,永遠都是優雅大方的樣子,看向她的目光也是淡淡的,沒有私下見面的那種凌厲與不屑,彷彿從來沒對她說過那些尖銳冷漠的話一樣。 “陌川,別老顧着工作,要注意身體,別學爸,年輕時拿命換錢,現在年紀大了,拿錢保命。”臨離開前,容裕霆語重心長的叮嚀兒子。

“你爸說得沒錯,再拼命工作也要顧着身體。”宮燕歌附和道。

“爸媽,不用擔心我,我有分寸的。”

“還有,多抽點時間陪陪品馨,你知道的,爸還在等你們的好消息呢?”容裕霆有些望眼欲穿的看向唐品馨的肚子,忍不住又補了一句:“有好消息了嗎?”

呃?

這問得也太直接了吧!

唐品馨俏臉頓時染上尷尬的紅暈,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

想來也奇怪,她的月事向來正常,跟容陌川在一起幾個月了,一直沒避孕,但,肚子卻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爸,我跟品馨剛結婚不久,暫時不想要孩子。”容陌川看出唐品馨的窘迫,替她解圍。

然而,這話聽在唐品馨的耳裏,卻是敏感的,畢竟她與容陌川之間還有一份一年之約的合約存在。

或許,沒有孩子也好,以後真的要離開了也瀟灑一點。

“你這老頭子,陌川還年輕,你着什麼急,就算想抱孫子也該催陌天夫妻。”宮燕歌不滿的嘀咕。

聞言,唐品馨的心又是一沉,她明白宮燕歌寧願把希望寄託在入門五年都沒懷孕的肖雪身上,也不願意她懷上容陌川的孩子,可見她是不承認她這個兒媳婦的。

“陌川年輕,可我不年輕了。”容裕霆嘆了口氣,有些失望。

“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爲兒孫作遠憂。”宋美珠心疼的看着孫女感嘆道,不忍心看到孫女處於這麼尷尬的處境裏。

“也是,老師說得對,命裏有時終須有。”容裕霆似乎也一下子豁然了。

“裕霆,你看時候不早了,你也出來一天了,我擔心你太累。”宮燕歌關切的看着丈夫。

“是呀,你們回容園是有點路程的,早些回去吧。”宋美珠也說道。

“那老師,我下次再出來看望您了。”

“好的。”

一行人離開了飯店。

“爸媽,再見!”容陌川低頭向車子裏的父母揮了揮手,然後又向司機說道:“開慢點,路上小心。”

“知道了,二少爺。”

“老師再見!”

“再見!”宋美珠擺了擺手,摟着她肩膀的唐品馨也淡笑着向容裕霆夫妻擺了擺手。

目送着他們的車子離開後,容陌川打開了自己車子的後車座,讓唐品馨與奶奶坐了上去,他關上車門才繞到駕駛位那邊上車。


一路上,唐品馨都很沉默,看着車窗外的景色不斷的倒退着。

她的心裏,卻因沒懷孕的事情變得沉悶。

宋美珠似乎看穿了孫女的心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看到她轉回頭,她才小聲說道:“放寬心,會有的。”

“嗯。”唐品馨點了點頭,暗暗的看向專心開着車的容陌川,眸光微微黯然。

農家小團寵的躺贏人生 ,他會要嗎?

只要想到他有不要的可能,她的心就悶堵得如同壓了一塊石頭,若是這樣,她寧願孩子不要來。

送了奶奶回家,唐品馨坐回了副駕駛位, 也是一路上都沒說話,只是慵懶的靠着座位,愣愣的盯着車窗外。

“累了?”容陌川轉頭看了她一眼。

“嗯,有點。”唐品馨淡淡回答,閉起了眼睛,不想說話。

最近她真的太沉淪了,沉淪到忘了她與容陌川之間還有一份一年之約的合約。

她現在跟他有了夫妻之實,他對她也很好,可她無法確定他愛不愛她,所以,她真的不知道,在他心裏,她算什麼?

妻子?

還是解決需要的女人?

也許是從小被父母拋棄,所以她是一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有時候也會鑽牛角尖,但,當她一旦想明白了,就會豁然開朗。

回到家裏後,唐品馨洗完澡就睡覺了,雖然閉着眼睛,但,一直沒睡着。

在她身邊,容陌川靠着牀頭,腿上放着電腦,正在工作着,聽着他敲打鍵盤的聲音,聞着他身上淡淡的陽剛氣息,多麼希望能與他一輩子都在一起。

容陌川轉頭看了一眼唐品馨,怕自己工作會吵着她,便關了電腦,關燈躺下,側轉身體摟她入懷,憐惜的吻了吻她額頭,說:“晚安。”

唐品馨的睫毛微顫了一下,她以爲他不知道自己在裝睡呢。

她動了動身體,往他懷裏靠去,幽幽開口:“陌川,如果你不想要孩子的話,以後我們避孕吧。”

黑暗中,容陌川的眉頭微蹙了一下,沒好氣的勾了勾脣,原來這個笨女人一晚上悶悶不樂的原因就是因爲這個。

“誰說我不想要孩子。”

唐品馨詫異的睜開眼睛,擡頭看向容陌川,問:“那你不是跟你爸說不想要嗎?”

“笨,那是替你解圍。”容陌川寵溺的敲了一下她的頭。

聞言,唐品馨的脣角不自覺的上揚。

原來是她誤會了,看來溝通真的很重要,有些事情真的要講出來的。

就在這時,她感覺到男人摟在她腰間的手開始不安分起來了。

“喂,你幹嗎?很晚了,快睡吧。”她嬌羞的按住了他使壞的手。

“不努力一點怎麼讓你懷孕。”男人邪魅的聲音帶着一絲沙啞。

“如果我真的懷孕了,那份合約怎麼辦?”


容陌川的動作僵住,他已經忘了這份東西了。

“作廢!”他暗啞的吐出兩個字,猛然翻身壓上了女人嬌柔的身體。

這一晚,唐品馨特別熱情,就像小野貓似的迴應着男人,因爲她的熱情,男人也異常狂野。


房間裏的曖昧聲音不斷響起,久久沒有平息……

……

兩天後,唐品馨與毛小羽在公司的職工餐廳吃午餐,電視裏卻播出了一則轟動全場的新聞。

“清純玉女變豪放慾女,羅曉蓓被爆出豔照與陪酒照片……”

伴隨着主持人的聲音,電視畫面還播放出打了馬賽克的照片,擺着各種不堪入目的姿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