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洛,我的棋子一共有七枚,再加上你之前得到的五枚,一共已經有十二枚了,但這個數量還是太少了啊。”

端空明拿過了洛霜華遞過來的棋子,計算後說道。

“是啊,我們拼死拼活的纔得到了幾顆棋子,但像狂刀李狂那些厲害的傢伙手裏恐怕都好幾十了吧,這樣下去根本沒法比啊。”

剛剛和端空明會合的洛霜華苦笑着說道。

現在的洛霜華和端空明兩個身上留着或大或小的好幾道傷口,穿着也不如來時乾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已經經歷了一番苦戰。

“要是劉零也和我們一起就好了,或許我們奪取棋子的速度就會大大上升呢。”

將棋子交給了端空明統一保管,洛霜華不由的懷念起了劉零。

劉零的年紀雖然不大,肩膀也並不寬闊,甚至還有些狹窄,但有劉零在身邊的時候,洛霜華總是很有安全感和必勝的信念。

聽着洛霜華說到了劉零,並且還很信任劉零的樣子,端空明不由的撇了瞥嘴,不悅的說道:“劉零不過是一個在三星級初期的修真者罷了,即便戰鬥力稍微有一點強,但那也只是相對而論。”

“現在藍眼島上的三星級後期戰鬥力近乎多如狗,隨便找一個三星級後期的人就能秒殺三星級初期的劉零了。”

“所以現在根本就不用指望他了,如果他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所以說劉零他對我們目前的情況來時根本就沒有幫助啊。”

並不知曉劉零真實戰鬥力的端空明有些目中無人的對劉零如此評價道。

“端大哥你說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覺得劉零應該沒有端大哥你說的那麼沒用呢。”

感覺到了端空明的語氣中有着一些對劉零瞧不起的意思,洛霜華不由的對此反駁道。

作爲和劉零一起度過了不少時間的房客,洛霜華很明白劉零身上的神祕感和那驚人的越級挑戰能力。

在劉零之前挑戰炎鱗的時候,洛霜華分明能夠感受到劉零在戰鬥的時候,那對銀色眼睛裏浮現出的自信和穩穩在握。

那個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了,三星級初期恐怕遠遠不是劉零的極限。

或許有些人看到劉零來參加新人,會以爲劉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但牛犢同樣也可能頂起老虎,乃至頂死啊。

因此洛霜華始終都對劉零抱有着一定的信心。

“也許吧,不過劉零到底有沒有用可不是我們能說了算的,這一切的答案都會在三天後揭曉。”

微微的驚訝於洛霜華對劉零的信心,端空明也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不過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至今爲止滿打滿算已經過了三天半的時間了,但我們手裏的棋子還是太少了,根本不夠最後成爲新人王的數量,所以現在應該做的事情是繼續搶其他人的棋子纔對。”

撫摸着自己那柄掛在腰間的長劍,端空明的眼睛裏涌現出來了一些戰意。

端空明這個人其實是十分好戰的,但也只有那些足夠強大的強者們才能引起他的戰鬥慾望。

而劉零的表面實力卻根本入不了端空明那自認爲驕傲的法眼。

所以端空明纔會對劉零抱有瞧不起的態度吧。

不過端空明的提議也是爲了分部的榮譽,所以洛霜華也就同意了端空明的提議。

洛霜華指了指不遠處,說道:“嗯,那我們就向那裏前進吧,我好像感受到了那裏有一個異能者的氣息。”

“我也感受到了,那裏的異能者貌似還是個雷電系的異能者吧,我們過去看看。”

同樣感受到了那個人氣息的端空明一開始並沒有將其放在心上,但隨着距離的拉近,他的眼神慢慢的凝重起來,緊緊的盯住了不遠的前方,那裏好像有着無數道紫色的電弧漸漸蔓延過來。

狂暴的雷霆之力形成了不小的壓力,讓洛霜華也隱隱戒備起來。

就在兩個人將戒備提升起來時,兩人周圍的雷元素越來越多的凝聚在一起,交織成了一片紫色的閃電。

閃電中有着女子的身影慢慢浮現。

(未完待續) 紫色的閃電瀰漫中,有一個穿着黑色野戰服的女子從無數的紫色電弧後走出,來到了洛霜華和端空明的身前。

從這個女子出現的那一刻開始,洛霜華與端空明就不由的繃直了身體,眼中的眼神逐漸的凝重了起來。

先前兩個人離這裏有些距離,所以對此女子的實力判斷只是一個模糊的大概,並不十分明瞭,現在再細細的一觀察,就感覺到了不妙。

從姑獲鳥開始

而且這些紫色的電弧每一道都不可小看,據端空明的初步測算,如果讓這些電弧轟擊在身上,一道兩道還不算什麼,要是十幾道加在一起,那就連他的身體都不能承受的住。

他們這次好像惹了一個不小的麻煩啊。

“哦,竟然是兩個修真者啊,一個三星級中期和一個三星級初期的麼,看來我還真是幸運啊。”

隨手劃出了幾道紫色的電弧,紫玉微微的一笑,說道。

本來紫玉是要去之前和劉零約好的地點集合的,但剛纔卻感受到了兩道隱祕的目光在注視着自己。

於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紫玉發現了洛霜華和端空明這兩隻好欺負的獵物。

“你們乖乖的把棋子交出來,本小姐就饒你們一命吧。”

自信心良好的紫玉向警惕的端空明和洛霜華說道,雖然她的棋子在之前的幾天裏已經累積到了可喜的數量,但紫玉是不會嫌棄棋子再多一些的。

畢竟她可是答應了她的姐姐,要把那個紫靈淨水拿到手的。


爲此,她要更多、更多、更多的棋子。

“想要我們的棋子麼,那就來試一試吧。”

端空明雖然看出來了紫玉是一個三星級後期,甚至是三星級巔峯戰鬥力的異能者,但他也不會就這樣乖乖的把棋子雙手奉出的。

鏘!!鏘!

婚深情動,總裁老公賴上門

刷!刷!

兩柄劍一出鞘就化爲了長長的劍影飛向紫玉。

兩柄劍的劍速一快一慢,方向一左一右,威力一強一弱,各不相同。

雖然洛霜華沒有和端空明刻意配合過,但戰鬥的節奏一開始就被後者所掌握,這也顯示出了端空明一身豐富的戰鬥經驗。

被無數的淡紫色電弧圍在中心的紫玉看着這一男一女對自己斬來的劍,面部表情卻沒有一點慌亂。

如果紫玉還是那個在李家老宅與劉零戰鬥時候的紫玉,那她絕對不是洛霜華與端空明聯手下的對手。

但紫玉現在經過了其姐紫雲煙的幫助,一身實力已經發生了蛻變,不可與以往而相比。

當紫玉面對着兩人斬出來的兩道劍影時,她不退反進,一蓮步踏出,玉手揮舞而出,讓她身邊的紫色電弧都暴動了起來。

“紫電雷射!”

模仿着自己看過的一部動漫《某科學的超電磁炮s》裏面的女豬腳御板美琴的絕招超電磁炮,紫玉雙手各拿捏着一枚價值一元錢的硬幣,對着洛霜華和端空明兩人來的方向猛然彈出。

嗖!嗖!

上下翻轉着的一元硬幣在紫色電弧的磁場作用下化爲了兩道紫色電光,快速的劃破空氣,夾雜着一道道扭曲的紫色電弧,向着兩人的心臟射去。

速度快到讓洛霜華和端空明兩人聞到了那極快之速使得沿途的空氣都被摩擦出了燒焦的氣味。


可是兩人的劍卻依舊沒有停頓的前進着。

轟!轟!!

劍狠劈在了硬幣上,如同斬在了***射來的子彈上,劍上蘊含着的強大力量與硬幣碰撞,炸開了無數道的紫色電弧。

這些電弧一炸開就向四周散開,胡亂的向四周蔓延,尤其是洛霜華和端空明的劍,因爲劍的傳電性能更強,所以兩個人的劍上遍佈了很多電弧。

“紫電遁!”

不欲與兩個人打持久戰鬥的紫玉趁着洛霜華和兩人被電弧纏住的時候,快速的向兩個人之中氣息更弱的一個衝了過去。

嗖!

移動的速度和之前的雷射速度相差無幾,只見周圍的空氣一扭曲,化爲紫色光影的紫玉就來到了較弱的洛霜華身前。

“什麼?!”

正在用功法力量祛除短劍上紫色電弧的洛霜華根本就沒料到紫玉一個異能者竟然能保持如此之快的速度。

當洛霜華用那高超的眼力重新捕捉到紫玉的身影時,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三十米了。

當紫玉清晰的看着這個比自己年紀還要小兩歲的洛霜華時,心中卻是半分留手之意思都沒有,直接兩手虛握,凝聚起兩條紫色的鎖鏈向洛霜華甩出。

嘩嘩嘩嘩嘩嘩嘩嘩譁

鎖鏈鎖釦嘩嘩的響起,使兩條紫色的鎖鏈如同蟒蛇般交錯而過,一條緊緊的纏繞住了洛霜華手中的短劍,另一條則是快速的撕咬向洛霜華的右手臂,要將其右手臂撕裂。

這個斷其右手臂的方法是紫玉剛剛想出來的,能夠在不傷及洛霜華性命的前提下最快的結束戰鬥,繼而對付那個更爲棘手一些的端空明。

但她卻小覷了洛霜華的隱藏戰鬥力。

當洛霜華的短劍被紫玉製造的一條鎖鏈纏住時,她的身體上卻突然冒出了無數極寒的白氣。

錚!!

白氣順着其身體凝聚到了洛霜華的短劍上,竟然直接將無數的電弧給凍住了。


繼而錚斷了紫玉的異能所形成的鎖鏈。

************

揹着兩個麻袋的戰利品,自己一人獨自上路的劉零正漸漸的向紫玉和他所約定好的地點前進着。

因爲那張年輕到了過分的臉蛋,劉零這一路上早就註定了不會是一帆風順的,幾乎每次遇上了別的人都會發生戰鬥。

不過這些挑戰者根本不是緋焰裏模式下的劉零的對手,所以他們就只能在認輸後乖乖的爲劉零提供了很多很多的棋子和靈石,來充實着劉零的腰包。

而劉零在將他們收颳了一番後,倒也自覺的聽從了小海倫的建議,沒有再繼續他那殺人得經驗的大業。

因爲之前小海倫那爲了他而拼命的行動,導致劉零的心態在不知不覺中被小海倫軟化了一些,不再那麼的渴望殺戮了。

這種變化是潛移默化的,所以劉零雖然沒有切實的感受到,但卻存在着。

劉零將自己肩膀上扛着的那兩個沉甸甸的麻袋向上面扶了扶,一邊聽着裏面無數靈石與棋子相互敲擊所產生的美妙聲音,一邊再次向前移動了不短的距離,眼看着就要到達那個約定之地了。

轟!

就在劉零離洛霜華他們的戰鬥已經不遠時,紫玉發出的紫色閃電和洛霜華施展祕法而泄露的冰霜之力遠遠的散發開來,讓劉零前進的腳步不由的一頓,臉上的神色微微變化。

“不會吧。”

感受着不遠處傳來的紫玉和洛霜華交戰所引發的氣機感應,劉零在確定了兩三遍後才確確實實的認定了兩女的身份。

當劉零確認了紫玉和洛霜華戰鬥的這個事實後大感不妙,趕緊向前一步跨出,化爲了黑線消失在原地。

這個影帝我不要了

(未完待續) 狂暴的電弧和冰冷的寒氣在空氣中相互對抗壓軋着,一顆顆的寒冷冰顆粒與無數條細小的電弧相互的抵消,不斷的破碎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