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家別墅的後院上燒烤大餐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那麼五個女人呢?而且個個都是別具風姿的女人,這就是個讓人感到頭疼的問題了。

方逸天看著美女們個個忙著用手中的木簽將雞翅雞腿串起放在鐵網上燒烤著,一個個臉上有說有笑的樣子,就連甄可人那張冷傲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難得的微笑。

不過方逸天感到納悶的是她們不是要游泳的嗎,怎麼還沒點動靜呢?

最終方逸天也加入了美女們的燒烤陣營,他串了個雞翅在鐵網便慢慢烤了起來,看著他燒烤的手法,似乎是很專業,而且不急不躁,往雞翅抹油塗調料的步驟也很有序,看起來似乎是個燒烤高手呢。

其實對於燒烤方逸天並不陌生,以前他跟他的戰友們執行任務時經常在荒山野地上露營,那時候除了吃隨身帶著的乾糧外就是去射殺一些野兔野雞之類的野味過來烤著吃,因此久而久之就練久了他這一手燒烤的功夫。

而其他的美女就烤得不怎麼樣了,甄可人烤的一隻雞翅一半都烤焦了,方逸天連忙好心提醒說道:「真……甄可人,你雞翅焦了,翻一下!」

「我知道,用不著你提醒!」

甄可人瞪了方逸天一眼,冷冷說道。 這一日,對於這個小山村而言,充滿了喜色。

一個早晨,早就了四五十人的突破,尤其是兩位元嬰期高手的突破,讓山村瞬間擁有了兩位真正的元嬰期高手,真若是再來四階妖獸,他們再也不懼了。

更多的人因此而突破!

這一切,讓人驚喜,讓人激動。

而原因,赫然正是太極拳法的緣故。

熱鬧,持續了大半日,原本準備的傳授戰陣,也因此中斷。

距離村子不遠處,這一日很熱鬧,就連葉焱也跟了過去。

三位村民要渡劫凝聚金丹!

在虛界,這個劫數也被稱為小天劫,只有三道,但威力並不弱。

不少修真者起步便隕落在此,抗不過便是一個身死道消,葉焱之前也不曾見過。

為此,他也好奇,特意趕來觀看。

三人渡劫之地,刻意選擇了稍遠一些,以免驚擾到了村子,三道雷劫威能不弱,不過看在葉焱眼中,他放心了不少。

至少在他這裡並沒有感覺到什麼恐怖。

他的大劫,當初不知道比這強大多少倍!

一整天,雖然過程有些危險,但三位村民成功渡劫,凝聚金丹,踏入金丹期。

回到村裡,老村長一路上都和葉焱走在一起,這次的突破毫無疑問,也和葉焱有關。

老村長很激動。

「小焱,爺爺早已不知道該怎麼說些感謝的話了,但是對你,每次爺爺都要說聲謝謝。」老村長很激動,沒法不如此。

一次造就了數十人的頓悟,太珍貴了。

「村長爺爺,其實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情況,否則大家早點突破就好了。」葉焱有些意外,有些遺憾開口。

這是大實話,真若是知道,之前每天這麼修鍊,村裡人豈不是早就個個實力暴漲了,哪能昨天死傷那麼多人。

老村長笑著搖頭。

「其他就不用說了,過去了就過去了,沒有你死傷會更多,我們能做的就是繼續努力!」

葉焱鄭重點點頭。

回到家,靈珂早已準備好豐富的晚飯,都是葉焱愛吃的東西,今日成功突破到元嬰期,讓靈珂也看起來更年輕了幾歲。

心情更是不錯。

自然而然的,一家人坐在一起開始談論著今早的事情,真的意想不到。

以前葉焱每日帶領幾十人修鍊,其實也出現過,但也就那麼一次而已,其他人根本沒有出現過。

但這次,是群體的!

收穫也超級大!

一家人都很意外,其他人也意外,很多人沒有進入頓悟,滿是羨慕,一個個躍躍欲試,準備明天一大早再試試看。

葉焱其實也想試試看。

酒足飯飽,葉焱回到自己房間,靜靜盤坐著,開始總結今日頓悟內容。

法與術!

法術!

兩者在葉焱看來,應該是整體,但在這裡卻區分開來。

村民們大都使用的,都是法,缺少了術的內容。

自己的手段,以術為主,則缺少了法,這個很重要。

真若是法與術的融合,成就真正的法術,對葉焱而言,意義不小,實力或許也能做到更強大。

即便是打造的無敵戰隊,也能更加強大。

法,適合遠攻!

術,適合近身廝殺!

「刀,屬於術,是神通術,如何能讓它成為真正的法術?」

這就是葉焱的想法。

不由自主的,葉焱心中微動,長刀在手,在手中把玩著。

有關這一界的各種法的咒語,葉焱也早已修鍊過一些,但覺得太費事,太不適用,所以並沒有動用過。

這一刻,葉焱突然間突發奇想。

他的刀,前世就是將空間屬性規則融入刀之中,讓他的刀變得更有威力。

這一世,規則之力暫時肯定是不能感悟到,但卻有咒語,可以調動一絲。

「風刃!」葉焱口中低聲自語一聲。

剎那間,一道極其微弱的風之力出現,也叫風刃,但和仙界的風刃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然而,仔細看去,卻和前世的風屬性規則的實戰,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都是風屬性規則之力的體現。

「滅!」

下一刻,葉焱動刀,不由自主的想要立刻進行嘗試。

法與術的融合!

然而剎那間,葉焱後悔了,掌控不住了。

「轟隆!」一聲巨響,從葉焱房間傳出,整棟房子都是猛然間一顫,將另一個房間修休息的葉修靈珂夫妻二人嚇個半死,一個加速直奔而來。

「焱兒?」二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滿是擔心。

就看到葉焱的房屋此刻出現一個大洞,烏煙瘴氣,好好的房子半毀了。

「焱兒?」

夫妻兩人怔怔的看著這一幕,相繼開口,目光也落在依舊盤坐在床榻上的葉焱身上。

「咳咳……」

葉焱滿是尷尬的咳嗽了一聲。

滿是歉意。

「抱歉爹娘,一時間想到了點東西,沒忍住直接出刀嘗試了一下,就這樣了。」葉焱苦笑解釋了一句。

聽到這話,夫妻二人頓時微楞,不過也沒有責怪。

「下次注意點,房間太小,真若是想專研刀法,可以到小院中,或者找一片開闊之地,真若是需需要的,爹娘也可以陪你練練手,別看你多厲害,在爹娘面前你現在可不夠。」葉修笑著說道。

「我明白。」葉焱點頭,隨即也有了主意。

「爹娘要不然你們陪我一起吧,正好也來印證一番我的推演。」

葉修靈珂夫妻二人一聽,頓時也來了精神。

這個兒子這麼喜歡折騰,也確實折騰出來過不少好東西。

大晚上的,還這麼著迷的,肯定不是小事,他們也想看看。

很快,一家三口各自穿戴整齊,出現在自家院子里,葉焱開始給爹娘介紹自己的思路。

其實很簡單,就是要把法融入自己的術之中。

葉焱修鍊方式和他們略有不同,夫妻二人早已明白,威力也早已顯露。

但兩者融合,他們還真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

「你先試試看,我們在一邊參謀參謀!」葉修開口,他們沒有經歷過,只能先看看。

當即,葉焱動手了,和之前房間的操作一樣。

他的刀,首選的就是風刃!

將風刃加入他的刀之中,剎那間極速斬出。

「蓬!」

一瞬間,在出刀的一瞬間,葉修靈珂夫妻臉色皆是微變。

葉焱長刀所在位置,一塊數十斤的大石被斬碎,另外周圍尺許範圍內,大地都被斬的四分五裂!

威力,超大! 方逸天聽到甄可人的回應后臉色一怔——

這美女冷傲就算了,還如此的不近人情?

站在方逸天旁邊的蕭姨卻是笑了笑,饒有深意的看了方逸天一眼,她並沒有烤肉來吃,而是烤著一個玉米來吃。

對面的林淺雪美麗動人的臉上卻是帶著一股沾沾自喜的笑意看著方逸天,平日里她感覺她老受方逸天的氣,她卻是沒想到自己的好朋友甄可人可以氣一氣方逸天,這讓她的心中感到很痛快,她立即想到了一句話——一物降一物。

她心想著自己以後要不要經常把甄可人叫過來跟自己一起達成一個聯盟陣勢,專門對付方逸天,最後能氣死他!

殊不知,如果她真的是把甄可人叫過來一起對付方逸天那麼說不準最後還禍害了甄可人呢。

毫不誇張的說,只要有一絲的機會,方逸天這小子說不定會把甄可人這個有著一對修長美腿的冷傲美女給就地正法了!

「哇,好香啊,誰烤的肉這麼香?」林淺雪想著想著突然聞到了一絲誘人的烤肉香味,不禁脫口而出,問道。

林淺雪的話引起了其他美女的主意,她們也聞了聞,的確是很香,王思淼也忍不住說道:「嗯,的確是很香啊,好像是……方逸天的烤的烤翅。」

「是嗎?」

林淺雪看著方逸天手中翻轉著的烤翅,雞翅外層的表皮已經烤得焦黃焦黃的,溢出層層黃油,有種外焦里嫩的視覺效果,而且散發出來的香味異常的誘人。

「哇,還真的是他烤的雞翅耶,好香啊!」林淺雪情不自禁的說著,那模樣只差沒流出口水了。

方逸天淡淡一笑,最後在雞翅上撒了點辣椒粉,又烤了幾下,而後把雞翅遞到了林淺雪的面前,說道:「給你,嘗嘗我手藝。」

林淺雪一愣,有點不可置信的說道:「你、你是給我烤的?」

說起來,她平日里對方逸天可以說是恨透了,經常有事沒事就跟方逸天對著干,可她卻是沒想到方逸天不計前嫌的烤雞翅給她吃,還真是讓她感到有點小意外。

「怎麼?看不上嗎?」方逸天問道。

林淺雪哼了聲,飛快的接過了方逸天遞過來的雞翅,放到嘴邊吹了吹氣,然後輕輕一咬,慢慢嚼著,嚼著嚼著美麗的眼睛里大放異彩,接著又咬了第二口點頭說道:「嗯,嗯,好吃,好吃……」

許倩與王思淼有點心動了,紛紛要求著她們要嘗一口試試看,一嘗之下都無一例外的說好吃,皮脆肉嫩,而且還很入味!

如此一來旁邊的甄可人也有點按耐不住了,不過基於其高傲的本性她沒好意思也去嘗一口,再則,這雞翅是方逸天烤的,前幾次她都沒給方逸天好臉色看,怎麼著都覺得不妥。

這時林淺雪卻是走到了她跟前,說道:「可人,你也嘗嘗看,真的很好吃。」

甄可人舔了舔嘴唇,最終還是咬了一口林淺雪遞到她嘴邊的雞翅,吃了之後感覺到比她自己燒烤的要好吃多得多,她瞥眼看了看方逸天,發覺這厚臉皮的傢伙懶散笑著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她便淡淡說了句:「還行吧,一般。」

「方逸天,看不出來你燒烤的手法不錯嘛,能不能幫我也烤一個雞翅啊?」王思淼笑著說道。

這句話像是提醒了林淺雪般,她機靈一動,說道:「對了,我們大家想吃什麼就讓方逸天給我們烤,然後我們去游泳,好吧?」

「好!」其餘三個女孩子不約而同的點頭說道。

「那我們要吃什麼就報給他聽好了。」林淺雪說道。

「我要吃雞翅,還有羊肉串!」

「我要吃烤魷魚,烤雞翅,還有羊肉串也要!」

隨後,以林淺雪為代表的四個美女便向方逸天下達了燒烤任務,之後她們便嬉笑著走進了別墅裡面,說是要去換泳衣去了。

「喂,我、我還沒說答應你們呢……喂,你們回來啊……」

方逸天急忙大聲喊著,心中一真鬱悶,雖說是美女但也不能這麼不講理不是?

「方逸天,你就給她們烤吧,小雪請她朋友過來就是玩個高興,她們要是玩好吃好了小雪臉上也有面子啊。說不定這也可以改善你跟小雪之間的關係呢。」蕭姨在旁突然說道。

方逸天轉眼看向蕭姨,由於蕭姨離得他很近,他也比蕭姨高不少,目光看去,居高臨下,蕭姨緊身裙的裙口處的風情若隱若現,他連忙收斂心神,心想可不能讓蕭姨發覺自己心懷不軌的目光啊。

他便趕緊收回目光,淡淡說道:「那倒也是,其實燒烤也是一種人生態度,享受燒烤也是品味人生的一種表現。」

蕭姨一愣,隨即笑道:「你倒是說說,燒烤跟人生有什麼聯繫?」

「你想想,燒烤最講究的是火候以及調料的放多放少,比方鹽巴灑多就咸,灑少了就無味,火候過大了那麼就會烤焦。人生呢,如果朝前多走一步說不好就會越雷池一步,如果少走一步可能好好的機會被放走了,所以關鍵在於火候的掌握啊。」

蕭姨聞言后一怔,流轉的眼睛中泛起一絲異樣的光芒,有時候她覺得方逸天口裡說出來的話還是有點哲理的,她一笑,說道:「你啊你,什麼話到你嘴裡都變得煞有介事起來了。」

方逸天一笑,接著問道:「蕭姨,你不去換泳裝游泳?今天挺熱的,35度呢,的確是適合游泳涼爽一下。」

說起游泳,蕭姨不由想起第一次與方逸天相遇時的情景,那時,在泳池中方逸天近乎流氓的抱著她……想著,蕭姨俏臉竟是忍不住的艷紅起來!

想著想著,蕭姨美艷的臉不由微微泛紅起來,內心中涌動起一股久違的而又刺激人心的暖流。

「蕭姨……」方逸天看到蕭姨沒反應,便忍不住叫了聲。

「哦……」蕭姨反應過來,臉色一熱,連忙說道,「游,游啊,我這就去換泳裝。」

蕭姨說生怕方逸天發覺什麼般趕緊朝著別墅裡面走去。

這時,林淺雪她們四個女孩嬉鬧著走了出來,她們身上都穿著各式各樣的泳衣,充分的將她們那窈窕誘人的青春嬌軀展示了出來。

林淺雪身上穿著的是一條淺紅色的吊脖系帶式的比基尼泳衣,身姿妙曼,雙腿白皙如雪,嬌美之極。

許倩身上則是穿著一件較為性感的泳衣,不過她那比林淺雪還要豐滿的嬌軀倒也是能夠將這件泳衣撐起來,看上去給人一種很艷的感覺。

王思淼要保守得多,她身上穿著的是一套弔帶式的泳裙。

最後,甄可人穿著的卻是一套黑色系帶式的時尚泳衣,高貴冷艷中透露出絲絲性感之意,配合著她那引以為傲的身材,的確是夠誘人的!

方逸天目不轉睛的看著,暗想,他娘的,這個夏天還真是充滿了激情,這些小妮子一個個都顯得很有女人味嘛,特別是小雪跟可人這兩個小妮子,的確夠性感的! 葉焱的刀,他們早已見識過,這柄刀也是一把靈器,威力不錯。

但葉焱的普通一刀,絕對沒有這麼強正常!

一塊大石,輕易斬碎。

尤其是,周圍也受到了強大的波及!

「這就是法與術的融合?」葉修看到這一幕,有些震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