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數人的目光中,軒轅劍跟北堂墨的手掌打在了一起。 瞬間。

北堂墨就感覺自己的手掌像是被毒蛇輕輕的咬了一口一樣,隨後,讓他全身汗毛查立的恐怖一幕出現了。

只見他的手掌,竟然像是風化了一般,憑空消失在了天地間。

可林逸的軒轅劍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依舊直接朝著前方落下。

「城主,救我!」

北堂墨亡魂俱冒,扯著嗓子無比驚悚的尖叫了起來,這一擊,他擋不住啊!

夜魔聞言,臉色驟變,急忙起身喝到:「住手!!!」

林逸抬頭,輕蔑的看了一眼夜魔之後,手中的軒轅劍依舊落下。

「砰!!!!」

一片血霧驟然在演武場上蕩漾開來。

瘋了。

他是瘋了嗎?

竟然連夜風城城主夜魔的面子都敢不給?

此時,在所有人的心底,林逸的危險又大了一分啊!

這要是上了演武場,若是不能力敵,便是城主都無法救人啊!

「放肆!你竟然敢違背老夫的命令?」

夜魔大怒,一聲怒吼,可怕的威壓,猶如浩浩蕩蕩的江河,直接朝著林逸鎮壓而去。

林逸見狀,不屑一笑,肩膀微微一晃,頓時,體內濤濤的威壓,也瘋狂涌了出去,在氣勢上竟然不輸夜魔分毫。

「老匹夫,你好歹也是一介城主,竟然對我一個小輩動手,你可真有臉啊!至於你的命令……呵呵,你算個幾毛?老子是白雲城的人,為什麼要聽從你個煞筆的命令?」

林逸抬頭,眸光無比迫人的盯著夜魔呵斥道,如果不是他修鍊有神魂秘法,能夠抵擋一絲氣勢上的威壓,此時他說不定已經受傷。

所以林逸這一番話,可是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啊!

「你……」

夜魔一聽,雖然惱羞成怒,殺機滔天,可一時間卻找不到絲毫反駁的借口啊!

因為,林逸說的一切都是事實。

「夜魔,你是不是覺得我白雲城的人好欺負?你的人就是人命,老子白雲城的人就不是人命了?」

高俅怒了,之前他想給白雲城的人出頭,可是沒有機會啊!可現在不同了,林逸站穩了腳跟,這夜魔又率先對林逸出手,他完全可以用大義滅了夜魔啊!

這裡畢竟是他的白雲城,他是東道主,還是有一定的優勢的。

「呵呵,夜魔啊!不是老子說你,你這次的確做的有點過了啊!」

黑魔城的燕腙鴣眸光深邃而陰沉,大手輕輕的捋著自己的山羊鬍,淡淡的笑道。

夜魔一聽,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能夠成為一方城主,掌管億萬生靈,他哪裡是傻子呢?

「這事兒的確是我衝動了。」

夜魔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形勢比人強啊!他不低頭也不行,第一,這裡是白雲城,如果真的動手的話,他不見得能夠討到好處。

第二,林逸的橫空出世,已經註定了白雲城這次一定能夠拿到冠軍,高俅的實力本身不俗,如果再進入地聖泉修行一翻,事後,他能不能擋住高俅的追殺可還真不好說了。

「既然夜兄也知道錯了,就給小輩一些補償吧!」

高俅輕鬆的笑道,此時心頭簡直就像是有山泉流淌一般的愜意啊!

夜魔聞言眼睛一瞪,心頭的怒氣頓時上升衝到了嗓子眼兒上,不過最終還是被夜魔壓制了下去,當即手臂一揮,一道流光朝著林逸飛了過去,「這是一滴,風魔的寶血,能夠提升你的身法速度,算是補償了吧!」

「什麼?風魔寶血?」

眾人一聽,頓時個個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傳聞,在上古時期,夜風城風魔縱橫,十分的恐怖,根本不適合居住,有上古大仙發現了風魔的寶血對於修士的作用之後,帶著當時整個仙域的強者殺了過去,這才有了現如今的夜風城。

可風魔卻被屠戮一空,哪怕過了這麼多年,也無人再發現過風魔的蹤跡。

風魔寶血,幾乎成為了絕唱,堪稱是人間罕見的寶貝。

可現在,夜魔竟然直接賜給了林逸一滴風魔寶血可見是何等恐怖的手筆啊!

林逸一聽,自己都是神情一怔,急忙接住寶血,盯著夜魔咧嘴笑道:「那我就多謝夜魔城主了,你放心,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保證不會在殺你們一個人!」

話落。

林逸至極把那一滴風魔寶血吞服腹中,現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煉化寶血簡直安全的不能再安全了,而且天才地寶這些東西,之所以珍貴在林逸看來,就是因為他們能夠提升修為實力。

既然如此,自當是儘早的煉化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啊!

「呼呼……」

青色透明的颶風不斷的在林逸的旁邊肆虐,宛如有無數把鋒利的薄刃凝聚而成的一般,給人一種凌厲到了極致的恐怖感覺。

「哈哈,這風魔寶血果然是好東西!」

林逸揚天大笑。

可周圍人卻一個個都是一臉的怪異表情啊!至於這麼著急嗎?這還沒有比賽完,竟然就開始煉化寶血了。

「夜風城的兄弟,你們可服氣?」

林逸咧嘴盯著夜風城的眾人,哈哈大笑道,那熱絡的神情,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跋扈呢?

「吾等服氣!」

雖然林逸的態度好了很多,可眾人卻不敢再上前了,沒有煉化風魔寶血的林逸戰鬥力都已經恐怖到了極致,此時又煉化了這風魔寶血,實力提升,現在讓他們上去,那豈不是自找不痛快嗎?

林逸聞言,微微點頭笑道:「這樣最好了,畢竟打鬥比賽,難免會有損傷,我也不想傷了咱們兩家的友誼啊!」

話落。

林逸的目光落在了黑魔城的眾人身上。

「林少,我等臣服!」

黑魔城的眾人一看,都不用等林逸開口,便馬上主動起身,討好的笑道。

「什麼玩意兒?你們臣服?你們臣服什麼?我也沒有問你們,我林逸代表白雲城要挑戰你們!」

林逸眼睛一瞪,凶神惡煞的怒吼道。

「瑪德,你們的城主又沒有給我買命財,我憑什麼要放過你們呢?」

林逸嘀嘀咕咕的冷笑道。 雖然林逸的聲音不大,可在場眾人哪裡有弱者呢?幾乎全部都聽的一清二楚啊!

所有人都被林逸這瘋狂的想法驚呆了。

這他嬢的是要敲仙域城主的意思啊?

不管是高俅,還是夜風,燕腙鴣,百里狂,這可都是仙域內赫赫有名的存在,每一人的戰鬥力都恐怖到了極致。

每一個幾乎都能夠輕易的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可現在,被人敲詐了?

看台之上,四大城主全部都愣住了。

沒見過啊!

活了幾百年,真的沒有見過啊!

甚至連想都沒有想過,竟然有人敢這麼兇殘,敲詐他們四大城主啊!

「你們這群廢物,還愣著做什麼?身為一名修士,避而不戰,你們躲得起自己這一身的修為嗎?」

黑魔城眾人聞言急忙低頭充楞,開始玩笑,天刀卓文都擋不住林逸的一劍,他們上去豈不是自討沒趣?

反正,眾人是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林逸怎麼嘲諷,他們就是不上去,他們就不信,林逸還能夠衝到他們的面前來斬殺他們。

「哎吆,都他嬢的裝傻充愣呢?一群沒種的東西,我告訴你們,我要是你們的城主,我都覺得丟人,今天,你們要是不上來應戰,老子就在這白雲城罵你們三天三夜,保證你們的祖宗十八代都罵!」

林逸是豁出去了,現在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速度最少提升了百分之十,也許聽起來不怎麼恐怖,可這百分之十的速度,甚至可以讓他在動用逍遙遊的時候,爆發出跟金仙同樣恐怖的速度。

光是一滴風魔寶血都已經有如此神奇的功效了,他現在怎麼能夠輕易的放過燕腙鴣呢?

「燕城主,這小子就是個臭脾氣,你啊!要不也花錢買個平安好了,畢竟那些都是天才啊!這要是真的被罵個三天三夜,回去以後,一蹶不振,豈不是虧大發了?」

高俅盯著燕腙鴣淡淡一笑道,四大城池每十年的比賽,除了確定地聖泉是有誰修鍊之外,還有一點,便是順便看考驗一下四大城池年輕一輩的實力。

所以每次出場的也都是各大城池的天才,他們甚至決定著城池的未來,如果黑魔城的人真的被林逸斬殺了,那對燕腙鴣來說絕對是無法彌補的損失。

畢竟,天才地寶你還有東西替代,可是未來無比光明的強者,你拿什麼替代呢?

「哼!高俅,這次算你運氣好!」

燕腙鴣如何聽不出來高俅話里的意思呢?當即手臂一甩,一滴如同石榴籽一樣的寶血直接出現在了林逸的面前,釋放著一層蒙蒙的紅光,很是不凡。

「這乃是一滴幾乎要化龍的雪姣寶血。」

燕腙鴣冷冰冰的說道。

「什麼?」

眾人一聽,幾乎要驚呆了,幾乎要華龍的雪姣寶血,那也可是極為珍貴的存在了啊!

林逸一看就是力量型的選手,燕腙鴣送這東西倒也算是合適。

「蛟龍?呵呵,這東西我不缺啊!小子之前曾經機緣巧合之下煉化過真龍寶血!」

林逸手臂一揮,勁風滾滾,雪姣寶血直接倒飛了出去,竟然又回到了燕腙鴣的面前。

「什麼?你曾經煉化過真龍寶血?」

燕腙鴣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真龍啊!那可是雄霸天地的霸主,在上古時期,簡直堪稱是無敵的存在,只是隨著歲月的變遷,現在成為了過往,可是依舊無法掩蓋它曾經的輝煌啊!

「啊!這事兒貌似也沒有吹噓的必要吧!」

林逸咧嘴,神情輕鬆的笑道。

燕腙鴣一聽,深吸了一口氣,收起寶血扔出了一顆萬年靈草。

「吃過!」

「萬年石髓?」

「吃過!」

「二品丹藥?」

「我自己都會煉製!」

……

隨著兩人的對話,周圍的眾人的思維漸漸變得麻木起來,實在是林逸吃過的東西太多,太多,很多東西,甚至連高俅這樣城主級別的存在都不曾見過啊!

可林逸這個化神期的小子竟然都已經吃過了。

一連問了接近三十個種類的東西之後,高俅的手中驟然出現了一枚金燦燦的石頭,盯著林逸無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是域外神鐵,可以把你手中的仙劍提升至上品仙器級別,我想這個你應該缺少吧?」

「哦?提升到上品仙器嗎?」

林逸一聽,微微點頭,臉上浮現了一抹笑意。

「呼呼,這個狗崽子!」

燕腙鴣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隨後掌心一震,那域外神鐵直接朝著林逸飛了過去,他還真有點害怕搞不定林逸啊!

實在是林逸的機遇太過恐怖。

「嘿嘿,多謝燕城主,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那今天的挑戰就沒有必要繼續了,你們黑魔城認個輸,我得個第一就行了。」

林逸咧嘴無所謂的笑道。

「是是,吾等認輸,我等認輸!」

黑魔城的強者紛紛恭敬的說道,沒辦法啊!實在是惹不起,沒看到連他們高高在上的城主都被林逸整的服服帖帖嘛!

高俅聞言,意氣風發的站了起來,大笑道:「既然,諸位都認同這小子是今年大比的第一名,那我就不客氣了,林逸恭喜你!」

「哈哈,城主大人客氣了,應該是同喜,對了,其他三大城主都送了小子禮物,不知道身為白雲城的您?可有禮物賞賜啊?」

林逸伸著賊兮兮的盯著高俅問道。

上一秒,還意氣風發的高俅一聽,頓時愣住了。

「賞賜?你大爺的,明明在比賽之前都已經商量好了條件,老子的仙器盔甲都送出去了好不好?」

高俅簡直要瘋了,林逸實在太過貪婪了。

只是此時當著眾人的面兒,如果什麼都不給的話,的確容易讓人匪夷。

可如果給,之前,三大城主都已經給出了那麼好的東西,他恐怕要大出血了啊?

「我說老高啊!這年輕一輩中能夠誕生出如此妖孽的天才,那是你的運氣好,可再好的天才那也是需要資源培養的啊!你可不能小氣了啊!要不然,我黑魔城願意全力培養林逸!」

燕腙鴣一看,高俅竟然陷入了遲疑之中,頓時忍不住陰陽怪氣的冷笑了起來。 他剛剛可是被坑的不輕啊!自然也不想高俅好過了,而且如果林逸真的原意來他的黑魔城,那他是一百個願意啊!

「不錯,我們剛剛拿出的都是什麼級別的東西?老高,你可不可能讓年輕人寒心啊!」

夜魔也忍不住揶揄了起來,畢竟看著別人出血,那還是比較快樂的一件事兒。

「不錯,如果不是林逸力挽狂瀾,你白雲城此時已經敗的一塌糊塗,若是養不起這樣的天才,我天墉城願意拿整個城池的力量來養活林逸一人!」

百里狂神色猙獰的冷哼道,以往,他們天墉城的名次可是非常恐怖的,就算是不能奪冠,也絕對是名次靠前,可現在倒好,不但沒有拿到名次,反而還損失慘重,他這心裡別提有多鬱悶了。

可如果能夠得到林逸,那一切的損失可都值得了啊!

林逸的天賦如此恐怖,只要不夭折,未來絕對是城主級別的存在,任何一個城池能夠得到林逸,那可就等同於是如虎添翼了啊!

絕對猛的一比!

高俅聽著眾人的擠兌,麵皮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之後,便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枚黃豆大小,金燦燦的寶貝。

「這是?」

眾人一看,全部都驚呆了。

在這黃豆一樣的寶貝上面,竟然有道韻在流轉不休啊!

道韻,那簡直恐怖到了極致,完全可以理解為一種神通,傳聞大道有三千,小道有十萬,每一種道都不盡相同,可是每一種道的威力卻都恐怖到了極致。

最要命的是這種神通可是能夠直接使用的,而不用去修行。

「瑪德,這高俅果然恐怖,手裡竟然有道韻種子!」

林逸眼神無比熱切的盯著高俅手中的道韻種子,激動的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微微顫抖起來。

這東西實在太牛了,而且多了一門道韻神通,他的戰鬥力恐怕又會增加不少了。

「老高,沒想到你手裡竟然有一枚道韻種子!」

夜魔瞪著眼睛,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呵呵,這等至寶你都願意拿出來,果然是大手筆啊!」

百里狂也忍不住冷冷的笑了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