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的嘶吼聲從這座城市響起,躲在儲藏室的兩人被瞬間驚醒。

許浩宇驚恐的縮到了門背後,他現在非常希望能逃離這座城市,但是他壓根就不敢打開這扇門,他怕打開門後有變異怪物等着他。

「不要怕,只要我們不發出聲音,等會它們就走了。」

這一切的一切,時煙煙都已經習以為常了,在這半個多月中她無數次的聽到變異動物在夜間嘶吼。

可能是因為這些變異動物有領地意識,所以在醫院她除了蜘蛛沒看到別的變異動物。

本來她以為自己都快要死了,沒有任何食物,就靠着生理鹽水苦苦撐了大半個月,這也是奇迹了,直到今天那個男孩給她帶來了生的希望…

「希望你安全歸來!諸天神佛請保佑他吧!」

瘦骨如柴的時煙煙靠在牆角緊閉雙眼,雙手緊握做出了祈禱姿態,可能是神佛感應到了什麼,也或許是她比較專註。

一絲絲光芒從她緊握的雙手中閃耀而出,這絲絲光芒就像這末世的救贖,照亮了整個儲物室,讓她那皮包骨頭的身體頓時變得神聖了起來。

「這…」

許浩宇滿臉不可思議的盯着眼前那神奇的光芒,他都有點相信真的有神佛了,不然為什麼會一祈禱就發光,但是神佛為什麼不來解救可憐的人類呢?

「你,你盯着我-幹嘛?」時煙煙滿臉警惕的放下了雙手,然後抱緊了自己皮包骨頭的身體。

許浩宇頓時就哭笑不得,開玩笑自己怎麼可能對骷髏女有任何想法,這女人腦子抽筋了吧?他正想要解釋什麼。

「砰砰砰,開門,快點!」門外傳來了張小明的敲門聲,聽聲音好像非常的焦急。

皮包骨頭的時煙煙雙眼發出了璀璨的光芒,她搖搖晃晃的想要爬起來去開門。

「等等,難道你想死嗎?萬一外面有變異動物呢?」

許浩宇警惕的擋在了大門背後,他現在有點不想開門了,哪怕外面的男子有神奇的異能,他不知道出去會面對什麼危險。

「滾開啊,你這廢物!哪有你這樣對待恩人的!」

不知道從哪來的力量,時煙煙居然一個閃身一把推開了比她強壯幾倍的許浩宇,然後儲物室的大門被她打開了。

「走,趕緊走,這座城市不能呆下去了,怎麼了許浩宇,你怎麼額頭在流血?」

張小明滿臉狐疑的看向許浩宇,他把手中的大傘跟部分藥品遞給了許浩宇。

「對不起,剛剛我一時犯糊塗了!」

許浩宇看着張小明遞過來的東西,他感到非常羞愧,臉頰已經紅了起來,他的抱歉不知道是對誰在說。

「來我背着你,還有許浩宇你抓住我胳膊,快點!」

靠,這小子不會對骷髏女動手動腳了吧?這嗜好真的是奇葩!張小明扶著女生,然後把她背了起來。

他現在不想管兩人心中的任何想法,他只想快點立刻離開這座城市,看着在那邊犯傻的許浩宇,張小明一狠心直接用左手摟住了他。

「這兩人是多少天沒洗澡,娘的真特么的臭,老子真的是吃虧,早上白洗澡了!」

一時間兩股酸臭在空氣中發酵,張小明的嘀嘀咕咕被兩人聽到了,空氣頓時尷尬了起來。

「都抓穩了,要走了!」張小明再次用精神力凝聚出彈簧腿,三人嗖的一下就躥出了衣服店鋪。

幾件大衣服隨着身影飄到了三人身上,正好遮擋住了太陽光,炙熱的空氣一下子傳到了三人身上,但是緊隨着一股水流灑出,陣陣涼意頓時傳來。

城市街道上已經有着不少變異動物,許浩宇跟時煙煙現在的心情是非常的複雜,他們的世界觀正在逐漸崩塌。

身邊極速跳躍的男生,輕輕一跳就是幾米遠,而且還是帶着兩人。

那一隻只變異動物,從樣貌來看很明顯是以前人類養著的寵物,它們現在全部都變異了,有的身體變得龐大,有的則是身體長出了奇怪的部位。 不過黑袍少主的命令向來是絕對,無需任何解釋。

因為他擁有混沌貴族給予他的絕對指揮權力。

違逆他,就是違逆混沌貴族。

何況,麻衣真人現在也遇到極大的困局,再也狂不起來了,那就順着台階下吧。

麻衣真人淡淡:「山水有相逢。下次若有機會,再與你們一戰。」

說罷,麻衣真人駕起黑蓮,轉身便要離開。

魏無忌化身的魔龍狂吼一聲,呼扇著翅膀,朝麻衣真人撲過來。

意思是說:「得了便宜,還想跑。」

麻衣真人頭也不回,反手一劍,浩瀚的混沌劍氣直接就把魏無忌『轟』落在地上。

「你們以多打少,我或許未必是你們的對手,但你們若想留下我,怕也沒那麼容易。」

說完,麻衣真人袖子一甩,將聞太師等這些隊友收入袖中,然後化作千個分身,分別從不同的方向離開。

羽塵他們想要追擊麻衣,也並不太容易。

雲若彤望着揚長而去的麻衣真人,不禁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麻衣真人是她記事以來見過的最可怕的敵人。

如此厲害的敵人竟然跑了。

「大師兄,他是被我們打跑了嗎?我們。。。。我們贏了嗎?」

羽塵微微嘆了口氣:「唉,不是的。他是自己退走的,和我們沒關係。只不過此人是我今生所見最強之敵,如今放虎歸山,後患無窮啊。」

雲若彤:「那我們一起去追擊他,我們這有五個,他只有一個。我們勝算比較大。」

羽塵:「哪來的五個?」

羽塵算了算,自己加雲若彤、魏無忌、琴劍,不是只有四個嗎?

「還有我這個濫竽充數的。嘿嘿。」

只見一個少年騎着大豬,憑空在附近出現。

正是騎豬少俠。

而琴劍此刻也坐正在他豬背上,手指輕撫琴弦。

羽塵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琴劍騎豬的樣子雖然有些滑稽,不太搭。

但騎豬少俠的隱形能力加上琴劍的琴聲,兩者配合,天衣無縫確實非常無解。

難怪那麻衣真人覺得棘手。

只要找不到琴劍的行蹤,他就得始終受到琴音幻境的牽制,戰鬥力大打折扣。

琴劍也嘆了口氣,收起古琴仙器,跳下豬背,替羽塵回答了雲若彤的疑問。

「我們雖有五人,但也沒有能力拿下他。這個麻衣真人實力太強,若真的與我們拚死一搏,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琴劍最後又補充了一句:「我們終究只是凡人而已。」

琴劍一語中的。

這是天道英雄的無奈,他們就算再強,也只是凡人。

面對麻衣真人這種能滅神殺佛的頂級混沌生命,他們幾個凡人能跨如此大的境界,把這等厲害人物逼成這樣,已實屬了不起。

若真想追擊擊殺麻衣真人,把他逼得狗急跳牆,回過頭來生死相搏,戰到最後,己方這邊誰也不能保證能活幾個。

畢竟麻衣真人還藏有絕招隱而未發,很明顯,他這絕招是準備留着對付更厲害的對手的。而不是用來對付他們這些凡人。

但云若彤內心的疑惑始終未能消除,她臉上滿是不解。

「他既然沒有輸,為何要走?難不成他們跑到這玉虛宮中大鬧一通,就是為了到此一游。秀一下戰鬥力嗎?這些歹徒到底跑這幹嘛來了?」

周圍一片寂靜。

沒有人可以回答她的疑問。

畢竟所有人都是雲里霧裏,不知道敵人到底是來幹嘛的。

這些混沌生命實力確實很強大,欺負一下他們這些凡人足夠了,屠神滅佛也可以。

但要說,就憑他們想要刺殺眉仙子,那玩笑真是開大了。

眉仙子的實力高深莫測,是可以玩整個三界於股掌之間,吊打天道聖人的存在。

光憑這些混沌生命衝進內部,都沖不到眉仙子的屋子跟前,也就一個呼吸間,估計就灰飛煙滅了。

很明顯,眉仙子如臨大敵,用盡全力想要防禦的並不是這些混沌生命。

就連最強的麻衣真人,也不配入眉仙子的法眼。

他們的刺殺行為,就如同一群嬰兒拿着木棍想要爬過來打死成年人一樣可笑。

所以,這些人花費那麼大心思,以身犯險,到底是跑來幹嘛的。

為了這次行動,敵人把偽聖人如此寶貴的戰力都放出來了,難不成就是為了到此一游,秀一下肌肉?

包括羽塵在內,沒有人能看懂敵人的這番操作意欲何為。

不過不管怎麼樣,麻衣真人此類強敵,總算是被擊潰了。

沉默片刻,琴劍想起了什麼,驚呼一聲:「糟了,還有南路,是姬大都督在守。」

此刻西路的混沌生命已被神秘強者殺了個全軍覆滅。

東路被魏無忌率隊擊潰。

北路最強,合眾人之力,總算是堪堪守住。

而如今,還有南路一直沒有消息。

守南路的是姬茗、小白龍還有熊貓阿蒙和幾隻神獸。

算起來,這一隊的防守力量不是太強。

只因南路來的敵人氣勢不強,所以姬茗自告奮勇帶隊守南路。

如今,東、西、北三路的敵人,都退卻了,只剩南路仍然沒有消息。

這讓人不禁有些擔心。

畢竟姬茗他們的實力在天道英雄排行中,卻不屬於頂尖的,熊貓阿蒙算是一大戰力,但也只是抗揍而已。

他們能否對抗混沌生命的侵襲,誰心裏都沒譜。

好在羽塵開口,淡淡說:「各位不必擔心,姬大都督那邊,有強援已經去了。南路必然能夠守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