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隊,我們追蹤的那輛車,還沒停嗎?」

趙隊神色有些奇怪,道:「還沒有。」

「跑這麼遠?」

趙隊點頭起身,看着窗外,神色嚴肅地道:「他們去了城外。」

「城外?」呂方驚呼一聲。

他對城外可是很好奇的。

人們一般所說的城外,並不是指七環之外,而是耕種區之外的荒野。

哪怕是他這具身體的原主,在這個世界生活了二十多年,也基本上沒出去過。

因為常年沒人居住,荒野中毒蟲猛獸很多。

若非萬不得已,一般也沒人願冒生命危險到荒野里去浪。

城裏燈紅酒綠的生活他不香嗎?

現在這貨車居然跑去了城外,說明這個犯罪團伙的成員已經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了。

「那我們現在追過去?」

「等他們停了再說吧。」趙隊說道,「他們這一路上目的很明確,看來那犯罪團伙在城外早已經營起了一處窩點。不把地方弄清楚就貿然追上去,危險太大。」

「可……怎麼才能弄清楚?就靠派出去的那些同事嗎?這到了野外,他們……」

趙隊笑了笑,道:「不是他們。我之所以讓隊上的人出去,只是為了防止那輛車進入地下停車場一類的地方躲避我們的監視。現在他們出了城,這些人已經在往回趕了。」

呂方有些茫然,問道:「那……我們靠什麼去追蹤的?」

「一種小型無人機,或者叫仿生鳥。它外觀看起來就是一隻鳥,連飛行姿態都是一樣的。血肉什麼的也是模擬正常鳥類,只是它的腦袋是經過特殊改造的。」

「哦?我們隊上還有這東西?」

「不是我們隊上的,是獵鷹突擊隊的東西。」趙明頗有些艷羨地說道,「這些人出了城,剩下的事情更多只能依靠他們了,我們也使不上力。」

呂方有些傻眼,自己這就被撂一旁了?

如果抓捕輪不到自己,那「搗穴」任務貢獻度還值得期待嗎?

洗洗睡得了。

呂方憨直地說道:「趙隊,這可是大案子呢,怎麼能這樣拱手讓給獵鷹突擊隊呢?到時候功勞不全成了他們的了?」

趙隊語重心長地說道:「小呂,當警察英勇果決是沒錯的,但同樣也要會審時度勢。如果這個進化者犯罪團伙在城外真有據點,讓獵鷹突擊隊抓捕才是最合適的。」

「我們不也有槍嘛。」

「有槍,那也得能打中目標才算數。進化者,還是由進化者對付更合適。」

「我……我也是進化者呢。」

趙隊瞅了他一眼,略有些糾結。

呂方確實是進化者,而且還是槍法和反應速度都極佳的進化者。

「你為什麼就一定要參加這樣的抓捕呢?」

呂方認真地說道:「我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這身能力不用在打擊違法犯罪上,那不是浪費嘛。」

。 又是一柱香的功夫,張寧就返回了生肖山。

看到張寧的身形落下,鼠爺笑了笑,「果然是鯤鵬速度,我一袋煙還沒有抽完,就回來了!」

張寧大口喘氣,全速飛行對他的體力,有這很大的要求,張寧緩了一會,走進屋,問道:「鼠爺,現在能告訴我為什麼,我吃這個葯不管用么?」

鼠爺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張寧疑惑了,「那您說回來是什麼?」

鼠爺站起身,「走吧,回山說。」鼠爺說完之後,身形就在原地消失。

張寧一看,又有的飛一趟,張寧展開雙翼,飛回鼠山。

鼠爺已經在房門外的竹凳上等著張寧,張寧一到,鼠爺就開口道:「你去了蓬萊島?」

張寧點點頭,早就料到了鼠爺會知道,所以也沒什麼驚訝。

鼠爺又說道:「那就的妖族血脈應該就是在那裡覺醒的了,並且是一個用槍的老頭,教的你,是也不是?」

張寧瞪大眼睛,這就有點離譜了,鼠爺不緊知道蓬萊島,還知道槍老,張寧點點頭,笑道:「鼠爺怎麼什麼都知道?」

鼠爺笑了,給張寧解釋道:

「因為那位槍老,曾經來過生肖山,要不然你們家怎麼會有他的槍,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而受傷,被你的祖上所救,他就把素梅槍留給你你們家,並且與我聊過天,我也是在那時候,知道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修仙之人,還有一個世外桃源般的蓬萊島,至於除了咱們這,還有其他六個大陸,則是我自己知道的,比較我是那個時候活到現在的人!」

張寧低著頭,沉默不語,許久之後,張寧抬起頭,卻看到鼠爺伸出一隻手: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你母親的事,我可以告訴你,你的母親確實是死了,不是失蹤了!」

張寧抬起頭:「怎麼回事?」

鼠爺盯著張寧的眼睛,「你的母親身份不一般,我們說不出口,只能跟你說一句,也是當初我與你父親說的,想了解你母親是身世或者是為你母親復仇,你只有變強這一條路!」

張寧沉默不語,他明白了他父親從鼠爺哪裡立刻后,為什麼要努力修鍊了,因為要為母親復仇,張寧不知道他的父親是怎麼想的,有沒有頭緒,但是他有所猜測,張寧來生肖山之前遇到了言春來,與言春來到對話中,也有不能說的事,今天鼠爺卻說他母親的事業不能說,張寧有理由懷疑,他和許安猜測的那群人,和對張寧母親動手,和對言春來限制的是一群人。

張寧抬頭看向鼠爺,鼠爺應該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比較鼠爺也是一位天階上品,雖然是借大陣的加持,但是也是一位天階上品,所以鼠爺一定知道什麼,槍老等人也一定知道,可是他們都閉口不談。

張寧重新看向鼠爺,說道:「鼠爺,其實我剛才想問的不是這個,是這次的戰爭,是您在其中推波助瀾的么?」

鼠爺一愣,沒想到張寧想問的是這個,鼠爺只能點點頭:「沒錯,當時如果我真的想對付妖族,他們過不去,是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才能在南邊舉起這麼大的勢力!」

張寧握緊拳頭:「為了人族能夠團結一心?這代價是不是太大了?您知道,是了多少人么?」

鼠爺眯起眼:「那你知道,沒有這一次的戰爭,以後生肖山破了,他們會死多少人么?」

張寧低下頭,鼠爺說的沒錯,他無力反駁,但是張寧還是有點接受不了,可能這就是他不適合帶兵的事吧。

鼠爺站起身,踮起腳,拍了拍張寧的肩膀:「沒辦法,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只能兩權相害取其輕。」

張寧點點頭,他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張寧與鼠爺告別之後,自己回到自己的房間,到頭就睡,沒想到,回來生肖山,事情更多。

一晃,三年過去,張寧一直在生肖山,沒在回到南方。

張寧在今天,迎來了一個朋友,許安來了,張寧前去接的,接到了鼠山上,張寧見到許安,上去錘了他一拳,說道:「怎麼樣?事情辦好了?」

許安點點頭:「沒錯,我又是偷跑出來的。」

張寧笑道:「這次帶多久?」

「我!我沒有什麼事了,帶夠在走!」許安邊走邊說。

張寧領著許安要回到百越城,三年來,張寧一直沒有,返回百越城,因為那裡是他的傷心之地,之前熱鬧的大院里,現在冷冷清清,只有其他生肖傳承者,偶爾會去談談事情。

張寧就不願意回去,這次是因為許安來了,怎麼說也是他的朋友,應該由他接待,那就不能在鼠山了,張寧考慮之後,還是把許安領回了自己家。

張寧領著許安,推開張府的大門,張寧家不來人丁興旺,張寧一推開門,開到院子里的情形,大為驚訝,院子還有了一個人,聽到大門開了,裡邊那個人回過頭,看到張寧,扔掉手中的水壺,奔向張寧。

到了張寧面前,驚喜的喊到:「姐夫,你回來了啊!」

許安一下轉頭看向張寧,張寧也瞪大眼睛,「你誰啊?」

「姜星辰啊!」姜星竹興高采烈的介紹自己道。

張寧想了起來,姜星竹的弟弟,姜星辰,本來西楚國的皇帝,應該是眼前這個小子,但是姜星辰喜歡連武,上次解決了北武國貓妖,就跟著葉良來到了生肖山,沒想到一直也沒回來,戰事結束都沒有回去。

看來姜星竹已經寄信給姜星辰了,知道了這些事情。

「你怎麼在我家?」張寧問道。

「我一直在這啊,我沒有地方住,良哥就讓我在這住這,龍哥他們也說,讓我打理打理,說說不定哪天,你就回來了。」姜星辰說道。

張寧點點頭,看來大家都很在乎他的心思。

張寧給姜星辰和許安互相接受之後,就一起走進院子,張寧看著滿是回憶的院子,倒是意料之外的沒有那麼多傷心了,看來時間真的能磨平傷害,也可能是因為許安和姜星竹的緣故,張寧的心裡,沒有什麼波瀾。 然後雙方之間的王者對決便開始了,由於此刻的這個蘇進曾經先後斬殺了兩隻神風熊,所以說但如此關鍵的情況之下,對這次戰鬥當然充滿了信心,首先他們的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都是相同的,這隻神風熊如今的血脈靜姐已經是二階前期而蘇進如今的修為竟也已經拿到了武魂境二段也是處於二階前期,所以說雙方來進行相互之間的生死搏殺的時候,這個蘇進雖然作為人類武者,或許比妖獸有一定的弱勢,不過首先他擁有單要進行補充,而且石門祖家武者對付一隻神風熊,因此他現在並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由於先後斬殺了兩隻神風熊,所以說他們每一個人對這次戰鬥都非常的有信心,只要能夠順利地將這個妖獸通通殺死掉的話,那麼接下來這些妖獸即便是擁有極大的力氣在他們面前也必然會擊殺甚至被吞噬掉,以前他們這些人在蘇家修鍊的時候,他們是完全沒有想到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竟然強大到如此的地步,如果沒有沈建的幫忙的話,他們或許僅僅是如同一群井底之蛙一樣,實力方面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提升,永遠不會遭受到來對於房價和歐陽家不武者的虐待。

而現在讓他們這些人自己都想不到的事,再沈建的充分的幫助之下,他們這些人擁有着和神風詠家族一爭高下的實力,即便是瘋熊家族,在萬妖山脈整個邊緣地帶並不是最為強大的存在,然而其實力卻依然不容小覷,絕對不是那些普通的家族的武者可以去招惹的。

即便是在極為殘酷的妖獸家族敢於招惹身份證家族的妖獸也是寥寥無幾的,所以說這時候這些人類的武者發現自己竟然能夠挑戰及為強大的神風熊,所以說他們這些人每一個人都是戰疫英雄,要知道他們的上一批蘇家的武者,在沈建帶領之下已經滅掉了劍齒虎家族,如果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在沈建幫助之下,要是真正的能將神風熊家族滅掉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假如回當中,必然會對他們進行一定程度的嘉獎,而他們蘇家整體實力也必然會水漲船高,真正強大到一定地步。

所以說這些蘇家武者們,在對付這隻妖獸的時候,就能夠展現出十分強大的自信和力量,這一點和心魔是相對的,他們雖然說實力方面巨大,多數比這隻神風熊要弱上不少,然而由於他們自信心磅礴,所以說和敵人都進行作戰的時候,往往會超常發揮自己相應的實力,更何況這個實力最強大的蘇進如今已經達到了二階二段巔峰的程度,作戰經驗也十分的豐富,所以說和這隻神風熊進行作戰的時候,他們完全可以發揮自己極為強大的實力,將這隻手風行,通通擊殺。

神風熊揮舞著自己兩隻極為雄厚的熊掌,向這隻梅花鹿供給而去,而這時候這隻梅花鹿的兩隻鹿角也迅速的攻擊者,只神風熊。

不過這個蘇進可完全不在乎,因為他心中十分的清楚,如今對付這三支神風熊可並不是今天,她憑藉她一個人,因為還有九位蘇家的武者會聯合起來,對付這隻神風熊,所以說在此時此刻,其他這些暑假,讀者們見到蘇進已經和這隻什麼熊之間來進行應打硬拼隨後便迅速的施展他們的武器,像這隻神風熊來進行攻擊。

要知道這是梅花鹿武魂即便說在靈魂攻擊方面特別厲害,然而在物理攻擊方面卻非常的一般,好在他如今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特彆強大,因此他的梅花鹿武魂的物理攻擊的攻擊力還是特彆強的,所以說在向這隻神風熊來進行作戰的時候才如此有自信,兒子14個神風熊的兩隻熊掌,迅速的向附近的梅花鹿武魂攻擊而去,而這隻梅花鹿誤會彷彿絲毫不甘示弱,利用自己的鹿角,像這隻神,風,熊來進行攻擊,而其他的這幾年蘇家武者紛紛市長他們的武技也推動了他們的誤會,然後像這隻神風熊攻擊而去。

那麼這樣一來就給這隻神風熊造成一種非常弱勢的局面,那就是蘇進憑藉一己之力已經牢牢的將這支神風熊順利的牽制住,然後其他的這幾名蘇家武者就可以分分的,像這支神風熊來發起攻擊,如果這是神風熊反應夠快的話,能夠真正的滌盪和其對這些蘇家武者對他的攻擊的話,或許他還有活命的機會。

然而在此時此刻情況都完全不一樣,一般在此時此刻,蘇進的梅花鹿魂的兩隻鹿角弓一力已經遠遠超出了這支神風熊的想像,以至於之之神風熊的此時此刻用熊掌攻擊到這隻梅花鹿的鹿角的情況之下,他鹵餃子深深的將這隻神風熊的兩隻熊掌卡在了中間,暫時不能動彈,不過這時候由於他的梅花鹿我們遭受了這隻熊跟神風熊的熊掌的攻擊,彷彿頭上有一些眩暈,這種眩暈的感覺當然會傳到了蘇進的身上,不過雖然說蘇進有一些眩暈,但是卻並沒有失去神智,讓他面對這些蘇家的武者大喊,讓這些蘇家武者趁着他兩隻熊掌被牽制住,迅速的攻擊他的頭顱部位。

而這些蘇家的武者看到這個蘇進竟然以一己之力,就將這隻小英雄順利的牽制住,然後便迅速的發動攻擊,相知是什麼用的頭顱部位發起進攻,而他投入不會再遭受到這些獨家武者進攻的時候,卻彷彿一點都不甘示弱,然後他用他的兩條後腿並開始回擊這些蘇家的武者,然後雙方竟然堅持到了一起。

好在這些蘇家的武者在作戰之前,每一個人都重複掉了,沈建送給他們的極品培元丹,在他們這個修為境界的武者來說,極品培元丹對他們的幫助可以說是非常的大的,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急問他們這些屬下武者沒有再玩要審判當中來進行歷練的話,他們依然能夠通過疾病培訓班,讓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二到三個小等級,而現在他們不僅僅重複了這一枚極品培元丹,與此同時而且還和這些妖獸直接來進行及未返庫的作戰,在長期的血與火的磨練當中,他們這些人修為境界可以說會提升得更快。

在現如今的極為關鍵的情況之下,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展現出來的力量特別的強大,所以說當着另外9名暑假的武者,像這隻山風用發起進攻的時候,即便有偶爾會騷擾到這隻神風熊兩隻條後腿的攻擊,不過好在這些蘇家樓者們攻擊的速度非常的快,再加上這是什麼型的兩隻熊掌和身體已經被這隻梅花鹿武魂牽制住,因此在這樣情況之下,雙方竟然相持不下,誰也無法真正佔到便宜。

而且這些蘇家武者在此時此刻由於體內吞服了沈建送給他們的極品丹藥,比如說他們的丹田氣,海裏面如今有源源不斷的元力能量,從丹田氣海裏面釋放出來,而在釋放元力能量的同時,他們也不斷的進行銷號,因為他們要和這隻射手英雄之間進行作戰,在這種情況之下,物流的實力是,最容易晉陞的,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今天和這隻沈鳳英進行作戰的時候,只要能夠真正地殺死這支神風熊,那麼接下來他們這9年暑假的武者實力也必然會得到相應的提升,而對於識別對象的租賃來講,即便是自己自身的區位經濟和作戰實力無法提升到一定的地步,他的作戰力也必然會比以前強大很多。

現在這些蘇家武者都再次向他發起攻擊的時候,這些蘇家族主管便開始真正的和他來進行作戰,而這些蘇家武者們所展現的實力也是特別厲害的,和以前是完全不一樣的。

隨後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一次又一次的向他發起最強大的攻擊,他們為了能夠在戰鬥的時候能夠迅速的速戰速決,所以說他們無論是施展他們的武魂的力量,還是市場他們的武技的時候,都是用了最強大的攻擊方式,只有這樣他們獲勝的幾率或許才多一些。

然而在這個時候這個蘇進即便說剛開始被這隻神風熊的兩隻強悍的熊掌進行攻擊的時候,頭顱部位多多少少會有一定的眩暈,不過這種原因一閃而過,隨後這個蘇進也像這隻神風熊的投入,不會發起了攻擊,而此時此刻這隻神風熊見到了實力最為強大的蘇進,已經向他的投入,不會發起攻擊的時候立刻緊張起來,怒目而視兩隻熊眼,我瞪了鄭這個蘇進,然後彷彿身體上狂暴的一輪,就像這隻梅花鹿,輪到了旁邊,隨後他兩隻熊掌便向這些人類武者發起進攻。

而這時候他僅僅是將這隻梅花鹿武魂輪到了幾十米的遠處,並沒有真正公益到這隻梅花鹿,而這隻梅花鹿武魂由於吸收了,促進體內充足的元力能量,以至於他如今一直處於實體的狀態,隨後這支神風熊,像這些人類武者發起進攻的同時,這隻美花陸文澤再次向著這隻神風,熊迅速的攻擊而去。

而這隻神風熊在此時此刻,看到這些近在咫尺的人類武者,它咬了咬牙,便向這些人類武者發起致命的進攻,而這些人類武者自知此刻也不甘示弱,他們雖然說不可能去迎面去迎接這隻神風熊的攻擊要知道神風熊的熊掌攻擊力是特彆強大的,也是神風熊作戰時候賴以生存的一種既為強大的底牌和優勢,有時候作為一隻血脈境界,僅僅出於二階前期程度的神風熊當他用他兩隻熊掌是安卓最強一擊的時候,甚至和普通的二階中期的搖手之間來進行抗衡。

更何況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水利,也僅僅出於武魂境一段而已,因此憑藉他們的實力是根本就不可能和這支神風熊之間來進行應對硬地作戰的。

所以說當他們見到此時此刻的神風熊的時候,他們的唯一做法當然就是跑,跑的越遠越好,絕對不會和這支省豐匈之間來進行正面作戰,唯一和這隻神風熊正面作戰的這個蘇進,如今也並不是每一招都接,畢竟被他的熊掌拍記一下,滋味可不好受,剛才他的武魂梅花鹿已經遭受到這,只使用風行的一擊,以至於這隻神風熊現如今短時間內佔據了優勢,而這個蘇進則在敵人的攻擊之下,讓自己陷入極為險峻的狀態之下,如果不是他的那是梅花鹿,我能夠順利的將這隻神風熊牽制住。

同時其他的這9名蘇家的武者能夠攻擊這支神風熊的話,那麼接下來這是什麼用意?但像這個蘇進發起進攻的話,那麼蘇進的本頓,很可能就會被這隻玄風有4成碎片,根本就無法進行再戰鬥了。

好在雙方的戰鬥情況之下,蘇進也並不是一個人和對方進行作戰,畢竟這個附近可是有一定的底蘊的,而且沈建給他兩枚極品培元丹,他為了能夠真正的讓自己實力真正吃長的最大,他將兩枚是疾病培元丹通通重複到嘴裏,這樣的話即便培元丹就可以源源不斷的補充它體現的元力能量。

這隻神風熊看到如今這些蘇家武者們,竟然如此的等大包天竟然能夠近距離的來對他發起極為強勢的攻擊,因此目光凌厲的這個是神風熊便,開始再次攻擊這些人類武者,不過他並沒有像這些實力薄弱的武者來進行攻擊,而且像那隻實力最為強大的蘇進發起了攻擊附近,雖然說所以實力極為的強大,根本就不用怕,這是神風,熊不過作戰的時候依然是小心翼翼的他,如今是這支隊伍的領頭,這也是實力最為強大的存在,在和這隻神風熊進行作戰的時候,他是絕對不能受傷的。

然後讓這個蘇進心中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隻神風熊竟然一蹬後腿向這個蘇進撲了過去,彷彿想要和這個蘇進扭打成一團兒,蘇進的行動速度和反應速度也是非常快的,兩條腿向後迅速的一躍,躲避開了神風熊對他所造成的撲擊。

。 吃過晚飯,她們的訓練並沒有停止,還有很多訓練需要在夜晚進行,比如說夜晚索降,夜晚攻樓等等訓練都是要同步進行的。直到所有人精疲力盡,體能差不多達到極限的時候,她們才結束一天的訓練。

洗澡是不可能洗澡的,即便是女兵也不可能讓她們每天都洗澡,不說有沒有那個條件,其實這也是訓練的一種,讓她們忍受髒的程度,同時也是讓她們的身體提前適應。

人的身體對環境是有相當高忍受力的,很多八零后北方農村的生活的人都應該知道,在他們小時候,農村根本沒條件每天洗澡,很多地方几乎都一年洗一次澡,就是過年的時候。

有一些地方好一些,也基本就是洗兩次,過年一次,夏天一次。

但是這些地方的人大部分身體都很健康,至少不會因為稍微吃壞一點東西就拉肚子之類的。

這也是增加人體抵抗環境免疫力的一種辦法。

再說了,拋開這些作用不談,也不可能讓每個人每天都洗澡。

等吃完晚飯的時候,韓雙不動神色的跟所有人接觸了一次之後,然後又跟閻王偷偷見面了,「我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閻王點了點頭,「這個……你確定沒問題?」

「沒問題,能有什麼問題。」韓雙面不改色的開口道。

「好吧……你覺得沒問題就行。」閻王老老實實的答應了。

「那我回去了。」韓雙丟下一句話,直接轉身就走了,而閻王的身子則是僵了一下,在他的手裏面還拎着兩個包,而這兩個包裏面不是別的,全部都是蛇。

至於這些蛇幹什麼……那當然是韓雙交代的,因為她在下午的時候就跟閻王要了一樣東西,誘蛇劑!

一種人的味覺之類無法分別,但是蛇類卻可以分辨的特殊藥劑,這些東西對蛇類會有着很強的吸引力。

當蛇類那強悍的嗅覺在空氣中聞到這些東西味道的時候,必然會向著那個方向前進。

今天,風隊的所有女兵身上都沾染了這種藥劑,閻王要做的就是晚上偷偷將這些蛇都放進女兵的宿舍。

至於韓雙最後會不會被打,管他閻王什麼事?反正又不是他要這麼搞的,他只是在執行命令而已。

當然了,當雷戰知道這一套之後,二話不說在另外一個女兵宿舍都給複製了一遍。

至於這些誘蛇劑塗抹的事情,不要太簡單,有的是辦法。讓教官跟這些女兵來一場格鬥訓練不就可以了嗎?

對於所有的女兵來說,幾乎是躺在床上,所有人就直接都陷入了沉睡當中,她們都要用最快的速度恢復自己的精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