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著宋大平的慫樣兒,宋靜書冷笑一聲,「即便是二叔要打你們,也是你們罪有應得!」

「不用多說,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了。要吃東西就下樓去,不吃我們就即刻啟程,回宋家村!」

權少的小獵物 宋靜書率先下了樓。

見她心意已決的樣子,宋大平與劉氏也不敢再說什麼,連忙跟著下樓吃東西。

也不知道,是兩人太餓了,還是靜香樓的東西太好吃了。

總之,宋大平與劉氏兩人,一共吃了三籠醬香小籠包、燙了兩碗米粉、吃了四個饅頭、還喝了四碗香菇雞肉粥……

宋大平與劉氏,滿足的坐在一旁打飽嗝。

相愛恨晚,重生之最佳男友 這靜香樓的東西,果真名不虛傳啊……

瞧著他們面前堆成小山的碗碟,劉氏臉上火辣辣的,頂著宋靜書震驚的目光。自覺地收拾了桌子,將桌椅給顧客騰出來,然後進了廚房開始洗碗。

宋大平也沒閑著,自覺在廚房裡燒火。

瞧著兩人還算是知趣,宋靜書粗略算了算,也就沒有再計較他們方才堪比「飯桶」一般的行為了。

早餐賣完后,宋小文也醒了,宋靜書親自給他喂白米粥。

楊大夫說過了,宋小文這兩日只能吃白米粥與饅頭等,不能沾染太多葷腥。

宋小文沒什麼精神,也就沒有什麼胃口,懨懨的坐在床上,看向宋靜書的眼神無精打采,全然沒有之前的活潑靈動。

宋靜書心疼,便對他說道,「小文,我們今日要回一趟宋家村。你就在靜香樓躺著,青玉哥哥會在這裡陪著你,想吃什麼就讓他去買,知道了嗎?」

宋小文無精打採的點了點頭,勉強吃了幾口粥,就搖頭表示不想吃了。

宋靜書將他扶著躺下,又叮囑青玉中午要按時給他喝葯、多喝水。

隨後,宋靜書親自出門,去採買了不少禮品,又從廚房裡裝了牛肉、豬肉等東西,直到包袱脹鼓鼓得了,這才將包袱遞給宋大平,「背好了!」

劉氏看著這麼多的東西,一臉肉痛,不住的說道,「哎喲喂,這得多少銀子啊?」

那一臉肉痛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都是用她的銀子買的呢!

宋靜書似笑非笑的盯著她,「你們在二叔家住了這麼久、吃了這麼久,人家找你們要一文錢了么?」

「你們自個兒不知趣,還要我給你們添補。用的是我的銀子,你肉痛個什麼勁兒?」

劉氏只得訕訕的閉上了嘴。

不得不說,這一大包東西當真是沉得很,宋大平背著剛剛走出寧武鎮外,就已經氣喘吁吁、汗如雨下了。

宋靜書才沒有管他呢,背著雙手自顧自的、悠然自得的走在最前面。

於是,宋大平與劉氏一人一會兒的換著背。

總算是在晌午後,出現在了宋家村的村口。

瞧著自家的小樓房也已經快竣工了,宋靜書滿意不已,直接與宋大平他們去了宋大宇家。

敲響宋大宇家的門時,宋大平的手都在顫抖,劉氏也有些懼怕,臉色微微發白。

「誰啊?」

宋大宇的聲音由遠及近。

宋大平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宋靜書,顫顫巍巍的說道,「靜書,要不你,你來敲門吧?」

宋靜書站在兩人身後,沒有搭理宋大平。

宋大宇來開門了,打開門看見門外站的人是宋大平后,頓時神色一沉,毫不客氣的朝著宋大平臉上就是狠狠地一拳,「我警告過你們,看見你們打你們一次!」

宋大平頓時被打翻在地。

背了這麼久的包袱,他也虛脫了,因此被打倒在地后,一時半會兒竟然爬不起來!

眼瞧著宋大宇揪著宋大平的衣領,打算狠狠地揍他一頓了,宋靜書才笑嘻嘻的走過來,「二叔!」

聽到宋靜書的聲音,宋大宇頓時愣住了,一臉錯愕的盯著宋靜書。 「靜書?」

宋大宇一臉錯愕的盯著宋靜書,隨後緩緩放下了繼續要去揍宋大平的手,詫異的問道,「你,你咋回來了?」

話是這樣說的,宋大宇到底沒有再動手了。

劉氏忙將宋大平攙扶起來,兩人一溜煙躲在了宋靜書背後。

看著兩人的動作,宋靜書也沒說什麼,只是跟著宋大宇進了院子。

王氏不知去了哪裡,一直沒有出現。

宋大宇招呼宋靜書坐下后,宋大平與劉氏就干站著,也不敢與宋大宇說來。

一來他們本就心虛愧疚,二來宋大宇這高大的體型,宋大平還是蠻怕的。

「二叔,二嬸呢?」

坐下后,見宋大宇忙著給她倒茶,宋靜書連忙擺手,「不用麻煩了二叔。」

「你多長時間才回來一次,什麼叫麻煩?」

宋大宇低聲嘆了一口氣。

「二叔,實不相瞞。今日我們回來,主要就是給二叔和二嬸道個歉!他們畢竟人老了,一直以來腦子也不大好使,所以做出這樣混賬的事情來。」

說罷,宋靜書轉頭看向宋大平。

宋大平忙將包袱解下來,有些不舍的放在宋大宇面前,「大,大宇,這都是靜書給你們準備的。」

「確實是我這個大哥做的不對!我那晚喝多了,以後也絕對不會了。」

瞧著宋大平道歉的神色,倒是挺誠懇的。

宋大宇眼神中的慍怒消散了一些,看了那滿滿當當的一包袱東西,宋大宇連忙擺手說道,「這怎麼行?」

「靜書,這些東西值不少銀子吧?」

「我不能收。」

宋大宇一個勁兒的搖頭。

在宋靜書看來這不算什麼了,但是在宋大宇看來這可就太貴重了。

「這的確是值不少銀子,你要是不收,我就……」

劉氏本就不情願,讓宋靜書給宋大宇他們送這麼貴重的東西,見宋大宇一個勁兒不收,劉氏也就趕緊伸出手打算拿回來。只是在看到宋靜書那吃人似的目光后,劉氏硬生生收回手。

她訕笑一聲,「你若是不收,我就打算幫你放進屋裡去。」

宋大宇沒有搭理她,那臉色明顯就是因為劉氏罵了王氏,宋大宇心中生氣呢。

既然宋大平都已經道歉了,劉氏也連忙說道,「大宇啊,那一日也是我不對。我沒有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冤枉了你媳婦。」

「對了,你媳婦在哪裡? 重生之任意幸福 我當面給她賠個不是吧!」

聽到劉氏要給王氏賠不是,宋大宇還是有些吃驚的。

這麼多年來,劉氏何曾給誰賠過不是?

不管是王氏也好,還是村裡的任何人也罷,劉氏可都是囂張習慣了的。

「她回娘家去了。」

宋大宇沉著臉答道。

托劉氏的福,王氏對宋大宇都氣上了,一怒之下回了娘家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聽到宋大宇語氣不好,劉氏臉色就更是尷尬了。

「這,這都怪我們……」

劉氏面色難堪。

宋靜書看了她一眼,這才對宋大宇說道,「二叔,你也別生氣了!二嬸過兩日定是也就會回來了,到時候,我再讓他們當面給二嬸賠罪!」

還要給他們賠罪啊?

宋大平與劉氏俱是神色一變,但是瞧著宋靜書的臉色,兩人卻是一句話也不敢說。

宋靜書如今就是他們家裡做主的人,讓他們往東,他們敢往西嗎?

答案自然是不敢。

於是,宋大宇與劉氏也只得將不甘心的情緒壓了下去。

「不必了。」

宋大宇語氣仍是有些生硬,不過卻不是對宋靜書,而是對宋大平與劉氏。

因為宋大平與劉氏的緣故,宋大宇與王氏也鬧得不愉快,他自然是一怒氣的火氣。

坐了一會兒,宋靜書瞧著天色不早了,便準備起身告辭。

宋大宇這才問道,「小文呢?怎麼沒跟著一起回來?」

說著,又板著臉對劉氏說道,「你們那屋,自己去收拾吧。」

這意思,是願意繼續讓宋大平與劉氏住在他們家了。

宋靜書擺了擺手,「二叔,不必麻煩你了!小文昨兒夜裡發燒了,現在還躺在床上呢。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就先走了,過段時日再回來看你和二嬸。」

「什麼?」

宋大宇臉色有些緊張,「小文發燒了?沒事吧?」

「已經退燒了,沒事兒。」

宋靜書答。

宋大宇這才鬆了一口氣,眼神有些責怪的看向宋大平兩口子,「你們那房子還沒修好呢!」

房子都沒修好,不在他們家住,要去哪裡?

知道宋大宇這是擔心宋大平與劉氏,卻又不好意思表現出來,畢竟他還在生氣呢!

於是,宋靜書笑著答道,「不必麻煩了二叔,我帶他們進城去住一段時日。」

否則,少不得又要在家與宋大宇與王氏鬧得不愉快。

這會子是有她在這裡壓制著,誰知道她回城后,這老兩口對宋大宇兩口子又是什麼態度。

因此,宋靜書想著最好還是將他們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好。

這一次,劉氏倒也難得的說了句人話,「是啊,小文還在發燒不說,我瞧著靜香樓生意也太忙了。人手不大夠用,我和你大哥也去給靜書打打下手。」

宋大平連忙點頭。

玉堂緣 宋大宇有些詫異的看了他們一眼,倒也沒有多加挽留。

臨走前,宋靜書又對宋大宇說道,「二叔,你也別生氣了,氣大傷身! 萌寶到家有喜啦 二嬸回來后,你們就來城裡住一段時日吧!」

「好。」

宋大宇倒也沒有拒絕,目送他們走遠了。

宋靜書先回自己家看了一眼,見這房子已經開始蓋第二層樓了。雖然眼下瞧著與自己畫出來的圖紙有些出入,但也知道這定是工匠們努力的結果了。

畢竟,她那圖紙中的房子構造複雜,工匠們也感到頭疼。

能修成這模樣,宋靜書倒也滿足了。

回寧武鎮的一路上,宋靜書沒有說話,只悶著頭自己走在最前面。

宋大平與劉氏像兩個犯錯似的孩子跟在後面。

直到天色擦黑,三人總算是看到了城門口了,宋靜書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這一路上,除了是對宋大平與劉氏生氣之外,便是怕再次遇到那隻兇猛的大老虎啊! 回到靜香樓時,周友安在櫃檯后坐著,宋小文趴在他身邊,眼巴巴的瞅著門口。

見宋靜書的身影出現了,一大一小兩人也鬆了一口氣。

「姐姐!」

宋小文立刻蹦躂著迎了出去,「姐姐你可算是回來了!」

完全將宋靜書身後的宋大平與劉氏給拋到了腦後。

「感覺怎麼樣?好點了嗎?」

見宋小文下地了,且精神看起來還不錯,宋靜書伸手探了探他額頭后,關切的問道,「頭還痛不痛?今日吃的多不多?」

「不痛了,也不難受了。」

宋小文趴在宋靜書懷裡,一副依賴的模樣,「方才姐夫帶我出去吃了點心,我吃了好多呀。」

姐夫?

宋靜書有些詫異。

周友安向來不是個親切的性子,也從未見過他是怎麼與小孩子相處的。

沒想到,今日他會帶宋小文去吃點心?

瞧著宋小文開心的樣子,竟是直接叫周友安為「姐夫」,想來兩人今日相處的也很是愉快。

宋靜書身後的宋大平與劉氏,瞧著宋小文對宋靜書的依賴,兩人忍不住流下了渾濁的淚水。回想起往日,他們一家對宋靜書,那不好的一幕幕如今都像是烙鐵一般,烙印在了心坎上。

當初雖宋靜書有多不好,眼下他們就有多愧疚難過。

在看到周友安后,宋大平與劉氏臉色更是懼怕。

這還是,他們來到城裡后第一次見到周友安。只覺得這個男人,相比從前見到,氣場愈發強大了。

宋靜書抱著宋小文坐在櫃檯后,對周友安問道,「你今日不忙嗎?帶小文去哪裡吃點心了?」

「忙完就過來了。」

周友安一板一眼的答道,「去漱芳齋吃了點心。」

他雖然面無表情,但是能看到眼中的神色是欣喜的,應該很喜歡宋小文。

也對,宋小文只是被宋大平與劉氏給教壞了,加之從前兩人不好好給他裝扮,整日里弄得髒兮兮的……如今長大了一些,也懂事不少,且宋靜書給他拾掇了一番,看起來還是挺招人喜歡的。

漱芳齋,可不是紫禁城裡那個漱芳齋。

在寧武鎮上,漱芳齋便是最大的點心鋪子。

裡面有不下二十種點心,據說還有宮裡貴人們進用的宮廷點心呢!

雖說價格略昂貴一些,但是漱芳齋的老闆想來也不缺這幾個銀子。因此即便在寧武鎮上生意不算太好,但漱芳齋愣是也一直開這麼門,每日仍是在正常售賣點心。

周友安直接帶了宋小文去漱芳齋吃點心,這可是讓宋大平與劉氏想也不敢想的事兒啊!

「這,這……」

宋大平自知抓住了能與周友安搭話的機會了,便連忙上前說道,「周少爺,這也,這也太麻煩您了!」

「無礙。」

周友安面無表情,淡淡的應了一句。

他之所以多看宋大平一眼,也是因為宋靜書的緣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