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燕揚天怒吼,隨後一腳踹在了下人的腦袋上。

「砰!」

一聲炸響,血光四濺。

那下人的腦袋,直接被雲燕一腳踹的炸成了血霧。

「林逸,你好狠,竟然敢為了趙小七那個見人,殺我的裘禹哥哥,今天我就讓你嘗嘗失去心愛之人的痛苦,來人!」

雲燕呲牙咧嘴瘋狂的咆哮道。

「小姐,怎麼了?」

一名丫鬟穿著彩裙,急匆匆的沖了進來。

只是當看到地上的鮮血,以及那觸目驚心的屍體,這丫鬟的面色也是在瞬間變得蒼白無血色。

「馬上通知宗門長老,我要去忘情宗挑戰趙小七,而且,這一戰,我只能勝不能敗,否則,我要滅他忘情宗!」

雲燕猙獰的楚呵斥道,現在他們雲台宗的確是沒落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們雲台宗如果想要跟忘情宗開戰,以現在忘情宗的實力,忘情宗肯定是會覆滅的。

雲燕相信,忘情宗應該知道怎麼做,畢竟僅僅只是犧牲一個弟子就能夠保全整個宗門,這等好事兒上哪兒去找呢?

下人一聽,雲燕竟然要為了一個女人跟忘情宗開戰,也是被嚇的面色大變,不過還是恭敬的轉身走了出去。

誰讓人家是雲台宗的大小姐呢?

挑戰書去的很快。

不過半個時辰的光景,挑戰書就落在了忘情宗上方。

「老夫乃是雲台宗的長老,今天為我家小姐雲燕下戰書,明日正午時分,我家小姐親自蒞臨,挑戰趙小七,生死不論!」

恐怖的聲音驟然在忘情宗的上空響起。

這等舉動,簡直可以說是沒有一點禮數,規矩了。

忘情宗的諸位長老,雖然心頭有怒火,可是卻無一人膽敢廢話。

趙小七,裘禹,雲燕三人之間的事情,他們也多少了解一些,十分清楚雲燕所謂的挑戰,不過是為了幫裘禹報仇而已。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一時間,眾人都忍不住微微搖了搖頭,心裡有些唏噓。

雲燕如此強勢,那趙小七的命運幾乎就可以肯定了。

除非,林逸能夠強勢的讓雲台宗讓步,否則,神仙難救。

忘情宗的議事大廳內。

一眾長老,跟宗主李齊的面色都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一般。

「宗主,雲燕可是雲台宗的大小姐,這一戰我們不能拒絕!」

「不錯,雲台宗咱們得罪不起啊!那雲燕几乎是說一不二的存在,一旦開戰恐怕你都坐不穩宗主的位置了啊!」

數名長老紛紛盯著李齊激動的呵斥道。

這事兒,可事關他們整個忘情宗的生死存亡啊!

「父親,你難道真的要犧牲宗門弟子來換取宗門的苟活?」

李沁畢竟是李齊的親生女兒,所以琉璃寶塔落下困住趙小七之後,她還是能夠自由的外出的。

李齊一聽,面色猛的一變,隨後無奈的嘆息道:「沁兒,咱們忘情宗是什麼情況你難道還不知道嗎?自從你爺爺之後,就一蹶不振,這年輕一輩,更是無一人能夠挑大樑,難道,難道你想要讓忘情宗毀在我手裡不成?」

看著自己的父親,堂堂一宗之主如此的為難,李沁的心頭也是微微一痛,她從小在忘情宗長大,如何能不明白忘情宗的難處呢?

別說是年輕一輩了,便是坐在這裡的長老,也大多都是一些酒囊飯袋,每次遇到爭執,衝突,也幾乎都是以退讓為原則。

久而久之,別說門下的子弟了,便是他們這些長老也都失去了爭強好勝的心。 甚至,如果不是她李沁十大仙子的名頭,整個忘情宗恐怕會更加的不堪。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李沁看著李齊牽強的笑道:「父親,其實我們還有一條路可以走,根本不用如此的卑躬屈膝。」

「還有一條路走?」

眾人一聽,同時眼睛一瞪,目光都落在了李沁的身上,有些好奇。

「沁兒,你有什麼法子就趕緊說啊!」

「可不是,咱們都是一家人,又不是外人,還藏著掖著嗎?」

有性子比較急的長老,忍不住催促道。

李沁見狀看著眾人笑道:「林逸,那林逸我見過,的確是天縱之資,而且,他能夠殺了裘禹已經足以說明了他的恐怖跟可怕,我們完全可以押寶在他身上,現在他又主動挑戰洪天霸,瀟湘子,甄元峰,三人,可見他對自己的實力,也絕對有一個非常恐怖的認知,若是真能成功,這樣的人,將會如同天空上的烈日一般,光芒萬丈,籠罩天地。」

眾人一聽,全部都是眉頭一皺陷入了沉思之中。

可僅僅只是思慮了片刻。

三長老便忍不住搖頭了,「小姐現在來不及了,那林逸如果能夠打贏洪天霸,瀟湘子,甄元峰,三人,那他就同時得罪了三大宗門,如果打不贏,咱們也跟雲台宗成了死仇,橫豎不划算啊!」

三長老話一出。

整個議事大廳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同時點了點頭。

「不錯,老三這話說的在理。」

「是啊!我們差點鑄成大錯啊!」

「那林逸再優秀,也終究是個禍害,我們忘情宗招惹不起!」

李齊聽著眾人的吩咐,也微微點頭表示贊同,隨後看著李沁故作嚴厲的說道:「這件事兒就這麼定了,等雲小姐到了,讓趙小七敗在她手下,出出氣算了,至於那林逸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父親!」

李沁一聽,頓時面色大變。

「怎麼?我的話你都不聽了?」

李齊眼睛一瞪,盯著李沁憤怒的質問道。

「女兒不敢!」

李沁慌忙行禮,坐在上面的畢竟是她的父親,本來在宗門就沒有什麼威信,這個時候李沁又如何願意冒犯李齊呢?

「不敢就退下,讓趙小七準備好,若是膽敢贏了雲燕,雲台宗不殺她,我親自殺了她1」

李齊咬著槽牙,神情猙獰的怒吼道。

「是!」

李沁豁然轉身離去,在自己的別院門口,她對著下人交代了兩句之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忘情宗。

議事大廳內。

三長老起身走到了李齊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兩句。

李齊一聽,微微頷首,似乎頗為滿意,笑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兒你就去安排吧!一定不能讓比斗出亂子!」

「呵呵,宗主放心,此事我保證絕對不會出亂子的。」

三長老得意洋洋的笑道。

夜幕降臨。

整個北邙山人多的連烏鴉都不見到了,所有的山頭都亮起了篝火。

三三兩兩坐在一起,要嘛吃著燒烤喝著酒,要嘛看著天空,吹著牛比。

這可謂是千百年來整個北邙山最熱鬧的一次了吧!便是魏真人的雕像在星光之下,似乎都開始閃爍著淡淡的光輝,神韻。

一夜無話。

第二天的清晨,當東方的天際變成了赤紅色的時候,三道氣息彪悍,恐怖的強者卻同時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來了!」

有人瞪著眼睛,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什麼?真的來了?」

「哈哈,今天有好戲看了啊!」

眾人紛紛激動的從地上起身,熄滅了篝火,盯著天空上宛如仙人一般,瀟洒飄逸的三人大笑道。

「師兄,洪天霸,瀟湘子,甄元峰來了!」

站在林逸背後,宛如一把出鞘寶劍一般,光芒肆意的溫玉,微微彎腰,湊近林逸的耳邊小聲說道。

那態度,看的楚紅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她雖然只是一個怨靈,可是這些日子一直伴隨在林逸的左右,也可以說是一名老司機了,所以這腦海里自然忍不住多想了。

「來了?」

林逸睜開眼睛淡淡一笑,便起站了起來,在這一刻,他就像是一頭蘇醒的巨龍,可怕的氣息在瞬間從他的身上瀰漫開來。

「林少!」

王世興穿著一套戰甲,十分莊嚴肅穆的從人群中走了上來,討好的笑道。

其實他昨天晚上都已經過來了,只是因為林逸在閉目養神,不敢打擾而已,此時見林逸起身,這才急忙湊了上來。

「老王?你也來看熱鬧了啊?」

林逸一看,王世興竟然穿的如此隆重,不禁有些好奇的笑道。

王世興聞言,咧嘴尷尬一笑道:「林少說笑了,我這次前來是奉命前來,現在整個北邙山的一切都已經被陣法監控起來,能夠清楚的傳到白雲城,這一戰,林少若是勝利,此後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所以,林少千萬不要大意啊!」

「直播?」

林逸一聽,愣了一下,隨後面色陰沉的質問道:「老王,你們這直播我撼天宗的一切,可有經過我撼天宗的同意?」

「恩?」

王世興神情一怔愣住了,同意?這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白雲城想要直播一下,有問題嗎?

只是見林逸似乎非常不爽,王世興也不敢大意啊!

他每次見到林逸,這傢伙都能夠搞出大陣仗,再這麼下去,林逸早晚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啊!

「林少,因為撼天宗一直不怎麼去白雲城,所以我們倒是不清楚撼天宗的規矩,您看?」

王世興討好的笑問道。

「這樣好了,看在我跟你們城主高俅也算是見過面的份兒上,你們這次的直播,給我五百萬靈石就好了。」

林逸淡淡一笑到。

「什麼玩意兒?給你五百萬靈石?」

王世興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在他看來,這次得到好處的應該是林逸才對啊!

整個白雲城直播,到時候多少人能夠看到他林逸的鋒芒啊!

只要這一戰,林逸能夠打贏洪天霸,瀟湘子,甄元峰三人,那以後,便是整個白雲城,乃至整個仙域最傑出的天才沒有之一了啊! 「啊!你給老子開直播了,你不給錢誰給錢啊?如果你沒錢,那就把直播給老子關了,能白看嗎?去聽個曲兒還要給錢呢,更不用說老子這可是生死大戰,不比那唱曲的好看啊?別廢話有錢你就直播,沒錢就給老子關了!」

林逸一臉不耐煩的催促道。

可王世興卻傻眼了,沒有這事兒啊!從古到今,他哪裡聽說過這直播一下打鬥場景,竟然還要給錢的啊!

這簡直就是扯犢子啊!

「白老大,給我把他的直播陣法破了!」

林逸一看,王世興竟然不吭聲,這是鐵了心的要跟他對著干,頓時就不爽了,盯著白老大憤怒的呵斥道。

「是!」

白老大聞言,兇巴巴的瞪了王世興一眼之後,就準備動用靈氣直接把整個北邙山封印起來。

「別介啊!五百萬是吧!我給,我給你!」

王世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這次,想要看林逸一挑三的人可多了去了,很多甚至都是在白雲城內權傾一方的大佬。

現在人家瓜子茶水都準備好了,就等著欣賞大戰呢,他這要是突然直播不了,那後果,用腳指頭想都能夠想得到啊!

別看他平日里在高俅的面前算的上是親信,可一旦真的把人惹毛了,別人想要把他絆倒,也絕對不是什麼難事兒。

林逸聞言,頓時咧嘴開心的笑了起來,上前一步,摟著王世興的肩膀笑道:「這不就對了嘛!該給我的記住了,一毛都不能少,不過我也不會讓朋友白做的,這樣好了,以後開泰樓跟兵器鋪你隨便消費,都記在老子的賬上!」

「多謝林少!」

王世興一臉苦瓜相盯著林逸無奈的笑道,這不妥協也不行啊!誰讓咱惹不起這個瘋子呢?

林逸咧嘴一笑,一飛衝天,落在了洪天霸,瀟湘子,甄元峰,三人面前。

原本還有些吵鬧的北邙山,一下子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朝著天空上看去,今天,可謂是整個白雲城數百年來最驚艷的一戰,沒有之一。

「你便是林逸?」

洪天霸炯炯有神的雙眸,盯著林逸冷冰冰的質問道。

「不錯,不知道三位是否準備好了呢?」

林逸盯著洪天霸,瀟湘子,甄元峰三人,一臉輕鬆的冷笑道,那神情彷彿根本沒有把這三人放在眼裡一般。

「林逸,你可真是狂妄啊!竟然敢同時挑戰我們三人!」

瀟湘子也忍不住冷哼起來,實在是林逸的態度太讓他們不爽了,他們可是成名已久的天才,妖孽,巨擘,可林逸呢?

九品宗門的大師兄,手底下管著七八個小弟,他們那一個人的隨從不是幾十人,甚至上百人呢?

「我還以為你林逸有什麼三頭六臂,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就憑你也配做小七的男人?」

甄元峰咬著槽牙,虎目怒瞪,盯著林逸不屑的嘲諷道。

「三位,請!」

林逸懶得聽三人廢話,今天這一戰,是註定的了,再多的話都是廢話,不如手底下見真章。

可林逸的一個「請」字,卻讓氣氛一下子讓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狂!

簡直狂的沒邊兒了!

要知道林逸現在面對的可是不是普通人啊!

而是三名遠超同齡年紀的超級強者啊!

「摸確定要一人戰我等三人?」洪天霸玩味冷笑道:「有些時候太衝動,太自大,太不知所謂,可是會讓自己丟了性命的!」

「瑪德,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你以為我們三人是裘禹那個廢物?敢在我們面前裝比,我看你是活膩味了!!!」

甄元峰也直接被林逸那一個「請」字給炸毛了,盯著林逸憤怒的咆哮道。

至於瀟湘子,此時卻風輕雲淡,神色平靜的站在了原地,不在開口。

可林逸卻彷彿沒有聽到三人不滿的咆哮一般,緩緩伸出了一條手臂,「比斗,可不是用嘴巴就行的,那是女人的行徑。」

此話一出。

頓時,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三人的氣場在瞬間轟然爆開,這完全就是一種本能,三道恐怖的氣息,猶如三條巨龍一般在天地間肆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