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樂童頓時瞪大了眼睛,盯著林逸憤怒的咆哮道。

「夫君,還請贖罪,這都是紫嫣管教不善!」

紫嫣一看,紫樂童竟然如此白痴,這心頭越發的恐懼起來,哪裡還敢站在原地呢?

當即上前一步,跪在了林逸的背後,一臉悲戚的哽咽到。

「夫君?」

紫樂童愣住了。

背後,紫家的一眾強者也全部都傻眼了。

在這北邙山,在這撼天宗能夠讓讓紫嫣叫一聲夫君的,可唯有林逸一人啊!

「砰砰!!!」

紫樂童等人瞬間就回過神兒了,一個個雙腿一軟,紛紛跪在了地上,一臉的惶恐不安之色。

林逸是什麼人,他們實在太清楚了,那絕對不是他們能夠輕易冒犯的啊!

「姐,姐夫,我,我不知道是您,我不是有心冒犯的啊!還請姐夫見諒啊!」

紫樂童抬頭看著林逸一臉惶恐不安的哀求道。

「拿下!」

林逸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話,便龍行虎步朝著山上繼續走去。

白老大聞言,不敢遲疑上前就封印了紫樂童的經脈。

「姐姐,姐姐,你幫幫我啊!你幫幫我啊!」

紫樂童慌了神兒,盯著紫嫣苦苦的哀求道。

「哎,你,從現在開始,你一句話都不要再說,我會想辦法的!」

紫嫣看著自己的弟弟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呵斥道,隨後鳳眸落在了白老大的身上,神色溫柔的了一分,輕聲說道:「還請白老大能夠照顧一二,事後,紫嫣必定不會忘記您的恩情!」

「紫嫣小姐客氣了,我等都是主人的奴僕!」

白老大微微點頭笑道。

紫嫣見狀不敢遲疑了,拎著自己的大紅色長裙就朝著林逸追了過去。

此時,林逸龍行虎步,宛如一尊帝王一般,緩緩朝著撼天宗走了過去。

沿途,把守的人也全部都換上了陌生的面孔,很多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斥著濃濃的不解之色,不過林逸能走到這裡,他們倒是不在開口詢問了。

「哈哈,今天你可輸了啊!」

「瑪德,真是倒霉,這樣好了,明天,我把我麾下的宗門讓給你幾個!」

「這也行,今天一共才收服了十幾個宗門,而且都是小宗門根本沒有什麼油水啊!」

一道道爽朗的笑聲驟然在大殿之內響起。

聽的林逸眉頭緊鎖,當即在大殿門口停下了腳步,他的身影在這一刻,彷彿被無限拔高了一般,竟然遮住了外面的光芒,使得整個議事大廳內瞬間變得黑暗起來。,

議事大廳內的幾名強者一看,頓時勃然大怒,他們在這北邙山,那可幾乎如同帝王一般,什麼時候有人膽敢冒犯他們了?

抗日之陸戰狂花 「喂,站在門口的人是誰?滾開!」

「不錯,別擋著老子的視線了!」

「瑪德,你聽到了沒有?是不是想死?」

一名名大羅金仙級別的強者,紛紛盯著林逸咆哮道,恐怖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在議事大廳內驟然響起。

林逸聞言,動了,緩緩朝著眾人走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七百龍之力的一腳,直接把一人踹進了地面深處,僅僅只是露出了一顆腦袋在外面,臉上充滿了痛苦的神情。

「什麼?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敢在這裡動手?」

「你可知道吾等是什麼人?」

剩下的幾名大羅金仙級別的強者也紛紛面色大變,瞪著眼睛,猙獰的咆哮道,隨後紛紛鼓動恐怖到了極致的靈氣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只可惜,他們的修為在林逸的面前實在太過脆弱不堪。

「砰砰!!!」

一道道恐怖的悶響聲不斷的響起。

一名名在撼天宗作威作福的強者,此時卻紛紛如同布娃娃一般狼狽不堪的倒飛了出去,但凡是被林逸毆打過的地方,此時全部都炸成了血霧。

不過是瞬間的功夫,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息就驟然在整個大殿內瀰漫開來。

解決了這些垃圾之後,林逸轉身走到了自己的龍座之上,宛如真正權傾一方,掌控億萬生靈的帝王,威嚴不凡。

「夫君!」

紫嫣急匆匆的沖了進來,當看到地上的鮮血,以及躺在地上缺胳膊少腿的族人,紫嫣的心頭再度沉重了一分,林逸的兇狠,果斷有些超出了他的預料。

「嫣兒,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可不是,我們什麼都沒做,此人膽敢傷我們,必須要取了他的性命!」

幾名紫家的長老紛紛盯著林逸神情怨毒的呵斥道,渾然沒有去想,林逸如何有膽子端坐在主位之上。

「砰!」

紫嫣再度跪在了大殿之內,哭的梨花帶雨,盯著林逸哽咽道:「夫君,不知紫嫣哪裡惹到您了,竟然讓您這麼生氣,紫嫣願意受罰!」

「夫君?」

眾人一聽,這才回過神兒,隨後,那撕心裂肺的痛苦感覺都彷彿一瞬間消失了一般,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不安之色。

林逸!

驚艷萬古的天才!

殺伐果斷,讓無數天才都顫慄的妖孽?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每個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驚悚惶恐,不安,再也無一人膽敢廢話。

「楚紅,溫玉,朱泰,火工頭陀一行人呢?」

林逸盯著跪在地上哭泣的紫嫣,神色依舊冷漠的質問道。

「紅姐一心苦修,跟燕別離在修行,把整個北邙山跟撼天宗的一切事物都交到我這裡了,至於朱泰跟火工頭陀……因為浪費資源,暫時被關押起來了!」

紫嫣眸光閃爍了一下,輕聲說道。

「哈哈……好啊!好,我這才離去多長時間,我撼天宗就成為你紫家的了?」

林逸端坐在龍椅之上,揚天大笑了起來,只是這笑容之中卻充斥著凌厲到了極致的殺機,看的紫嫣心頭一顫,神情越發的惶恐起來。

她眼高於頂,心計更是恐怖,能夠認定林逸,並且成為林逸的女人,自然是因為林逸的天賦恐怖跟實力都恐怖到了極致。 不要說是這麼長時間沒見,就算是一天兩天不見,林逸在她心目中的實力也可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啊!

一旦林逸真的動了殺機,試問,她如何能夠承受的起?

「夫君,紫嫣跟整個紫家所做的一切都都是為了撼天宗,為了北邙山,為了夫君您啊!」

紫嫣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到。

此時,白雲六仙也帶著紫樂童走了進來。

「樂童?』

眾人一看,紛紛面色大變,他們只是紫家的一些長老,可紫樂童卻是紫嫣的親弟弟,整個紫家未來的主人啊!

現如今都成了階下囚,他們的下場可想而知啊!

「白老大,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把紫家所有人都給我處理了,你可能夠做到?」

林逸神色平靜的盯著白老大質問道,可是在雙眸深處,卻有可怕的殺機在閃爍,散發著一股股讓人心驚膽顫的震懾力。

「是!主人放心,屬下必定做到!」

白老大彎腰,恭敬的說道,這心頭也悄悄的鬆了一口氣,紫嫣的到來,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威脅,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好。

特別是紫嫣對於整個北邙山的把控,以及仗著林逸的名頭讓整個紫家四處收服其他的宗門,這尤為讓他不爽,只是在林逸沒有歸來之前,無一人膽敢廢話,否則,以現如今紫嫣的身份跟地位,他們死定了。

不過萬幸的是林逸歸來了,而且,一如既往的開明,並沒有因為紫嫣而做出任何的改變。

「你下去吧!有任何人膽敢阻攔,皆殺無赦!、」

林逸有些頭疼的擺了擺手說道。

「是!」

白老大再度恭敬的答應了一句,便轉身離開。

「白老二,幫我整理一份現在北邙山最詳細的資料!」林逸目光再度落在了白家兄弟的身上,有些無奈的說道。

「是!屬下馬上去辦!」

白老二恭敬轉身離開。

「白老三,把雷霆網重再給老子拉起來,另外,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得隨意離開北邙山,否則殺無赦!」

「是,主人!」

白老三恭敬轉身離開。

「你們剩下的人就暫時留在這議事大廳!」林逸說道,而後,目光有些複雜的看向了紫嫣,他跟紫嫣是在百龍界認識的,當時的確有些貪戀紫嫣的容顏,所以打算玩玩兒,卻沒想到紫嫣不但本領超強,而且心思縝密,硬生生的把一場遊戲,變成了現實。

「我的性格你應該也多少了解一些,一天時間,把你跟紫家的罪行以及處理辦法交給我!」

林逸盯著紫嫣神色冷漠的說道。

「是!夫君放心,我一定會檢討好的的。」

紫嫣抬頭,一雙大眼睛里滿是銀光,閃爍著讓人心痛的委屈跟光芒。

林逸見狀,豁然起身,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

此時,住所門口,有下人急匆匆的沖了過來,恭敬對楚紅行禮,開心的笑道:「紅姐,少爺歸來了,少爺歸來了,咱們趕緊去迎接少爺吧!」

「我不去,你們要去你們自己去吧!」

楚紅眸光閃爍了一下,最終還是摁住了心頭的衝動,撅著嘴巴,有些哀怨的站在門口。

燕別離見狀,那清冷的面龐上忍不住浮現了一抹笑意,盯著楚紅調侃道:「人沒回來的時候,你就隔三差五的念道他,現在人回來了,這怎麼又耍上小性子了呢?」

「誰念道他了?他就是個王八蛋,我在家裡為他費盡心思,他倒好,四處逍遙留情,弄的整個北邙山都是一片烏煙瘴氣!」

楚紅瞪著英氣逼人的眸子,不滿的抱怨道。

「哈哈,夫人說的是,夫人說的是,我林逸錯了,所以,今天前來道歉來了!」

站在不遠處的林逸聽著楚紅的抱怨臭罵,這心裡不但沒有一點生氣的意思,反而還暖暖的。

兩人一路經歷了太多的風雨,楚紅也是最不可能背叛他的一個吧!

「夫人,王八歸來道歉了,還請夫人不要生氣!」

林逸上前一步,彎腰抱拳,態度誠懇的說道。

「咯咯……」

燕別離一看,在百龍界內大殺四方的蓋世強者,此時竟然變得如此的恭敬謙遜,倒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下一秒,當迎上楚紅那故作生氣的目光,燕別離卻是心頭一緊張,慌忙的捂住了嘴巴,這些日子,林逸不在她跟楚紅之間倒是多了很多的交流,可以說都十分清楚彼此心中的想法了。

「哼!夫君這是作甚呢?您現在多威風啊!這北邙山方圓千里之內可都是您的地盤兒了啊!而且這家裡還有美人幫你打理,我看啊!將來開疆拓土,成為仙域內雄霸一方的大佬也不是什麼難事兒啊!」

楚紅雙臂抱胸,撇嘴,盯著林逸陰陽怪氣的冷笑道。

林逸一聽,這心裡越發的愧疚起來,這事兒歸根結底還是他安排的有些失誤了,急忙上前湊近楚紅討好的笑道:」我這不是歸來了嗎?你放心我已經責令他們去處理這件事兒了,保證第一時間交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卷如何?「

楚紅見林逸已經如此低三下四,這心裡倒是不好再多說什麼,當即撅著嘴巴,有些委屈的說道:「非是我不接納她,而是她這樣做很可能會給整個撼天宗帶來滅頂之災,而且最近也出現了很多大事兒,我感覺仙域真的要出大問題了。」

「哦?仙域出了什麼事兒?」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咧嘴一臉好奇的問道。

「祖山被人霸佔了,不過九公子卻帶著朱陳世家殘留的子弟沖了上去,大戰三天三夜,直接把祖山上的強者殺的人仰馬翻,並且留下了一面旗幟,上面龍飛鳳舞的寫下了一個「林」字,我估摸著應該還是想讓你入駐祖山。」楚紅神色有些複雜的說道。

九公子當初以誠相待,進入百龍界的消息更是九公子送給林逸的,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沒有九公子,林逸恐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如此恐怖的提升。

可偏偏朱陳飛又是林逸的仇人,以至於兩人決裂,雖然,林逸並沒有去霸佔祖山,可祖山的歸屬卻已經處於十分尷尬的境地了。 現在,朱陳第九拿下祖山,可是自己卻不住,不正是想要把這祖山還給林逸嗎?

林逸又如何不明白朱陳第九的想法呢?對於朱陳第九這個朋友,林逸也是十分看重的,否則,哪裡會放棄祖山而不入住呢?

祖山的風水已經在玄龜被紅蓮業火焚燒的時候破壞掉了,可他林逸一旦入住祖山,可是有十足的把握讓祖山的風水重現上古時期的輝煌。

只是,他也不曾入住,念及的便是兄弟之間的感情。

「等會兒你命人去一趟祖山,把旗子換成九!」林逸情緒低落的說道。

「好!另外小玉失蹤了。」

楚紅挽著林逸的胳膊,朝著房間里走去,同時面色凝重的說道。

「什麼?小玉又失蹤了?」

剛剛坐在太師椅上的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扯著嗓子尖叫了起來。

「嗯,這事兒有些怪我,他之前跟我說北邙山地下的墳墓出現了十室九空的現象,我一直沒有放在心上,她就自己去調查了,卻沒想到一去不復返!」

楚紅低頭,有些自責的說道,如果她在溫玉一開始說這件事兒的時候就放在心上,動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幫助溫玉,也許就不會出現現在這樣的事情了。

「十室九空?」

林逸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悚之色,這消息實在太過讓人驚悚,「等等……難道是……」

林逸面色大變,轉身就朝著溫玉平日里給他留下的秘密通道沖了進去,一路風馳電掣,僅僅只是用了十幾個呼吸的功夫就衝到了地下深處的一座墳墓中。

這是一處林逸從來沒有探索過的墳墓,四周陰氣森森,沒有任何開挖過的痕迹,可躺在這的屍體卻不見了,而且,在地上也很明顯的留下了幾個比較深的腳印。

「其他的地方也是這樣的嗎?」

林逸扭頭,盯著楚紅面色無比凝重的說道,如果真的跟他心中的想法一樣的話,那這次可是要出大事兒的啊!

整個撼天宗豈不是等同於站在了炸彈上面,一旦爆炸,那後果不是任何人能夠承受的啊!

楚紅面色無比凝重的點了點頭,「都是這樣,小玉一直在調查,後來就突然失蹤了,夫君,對不起!是我沒有看好小玉,求夫君責罰!」

楚紅眼淚汪汪的跪在了地上,愛屋及烏,溫玉對於林逸有多好,她可一直都看在眼裡,否則,哪裡會接納溫玉呢?

現在,溫玉出了意外,她自然也是無比緊張擔心的。

「好了,你起來吧!我知道這事兒不怪你!」

林逸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有些唏噓的說道,溫玉雖然話不多,可一旦發現這種能夠威脅到撼天宗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放任不管的。

「可是我的確疏忽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