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關鍵的是落下的花瓣雨在半空中停頓片刻,然後落地的剎那變成了四個大字,赫然是『天下無賊!」

場面一時有點安靜。

這讓眾人覺得魔術師的裝逼原來都是這麼高級呢?

林塵早就吩咐助理把這一幕給拍攝出來。

別的不說,這就是一個宣傳的渠道呢。

只看得秦牧不知何時手裡突然多了一個雞蛋,然後這麼輕輕的一轉,雞蛋就在他的兩指之間轉動了起來。

「我去,牛逼。」

「尼瑪,竟然這樣也可以???」

「你看這魔術師的手指啊,太他媽的靈活了吧。」

「不行,我得試一下。」

……

不止圍觀的群眾驚嘆,就是之前見過秦牧做過這動作的林塵等人也有點詫異。

果然,手速快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林塵覺得這就跟打飛機一樣,你手快總會搶先享受快感的。

看著效果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要開拍了。

「秦老師,怎麼樣?」

林塵朝著秦牧說道。

「可以。」

秦牧對於這第一場倒是並沒有多少擔心,用杯子將熟雞蛋的殼給剝出來還是可以做到的。

「各部門準備。」

看著秦牧準備好了,林塵也是大聲說道:「接下來請大家保持安靜,若是誰破壞了秦老師的動作,那麼就別怪我不講情面。」

一句話讓現場安靜了下來。

這一段大家早就見識到了林塵的性子了。

這是一個記仇的人。

2秒后,正式開拍。

開拍的剎那,秦牧的手這麼一動,杯子將雞蛋給收在了其中,然後現場的眾人見識到了一場魔術。

確切的說不是魔術,而是一項賊技。

「好,可以了。」

看著鏡頭拍攝下來后,林塵也是拍攝更難的一項,那就是剝生雞蛋。

這個秦牧也是做了兩次才算成功了,而且好像

具體咋做的,這是人家吃飯的傢伙,林塵沒問。

他只要這個鏡頭能拍攝出來。

那麼,就足夠了。

20分鐘后,這《天下無賊》最難的兩個鏡頭算是拍攝完了。

「好,現在賀宏、沈老師、秦茜你們都準備一下。」

林塵也是站了起來說道:「群演們也都入座,我們2分鐘后開拍!」

「好神奇啊!」

作為群演的一員,廖振生也是有點目瞪口呆,他還真的沒有這麼近距離的見過這樣神奇的魔術呢。

不過一聽林塵說話,他也是急忙朝著餐廳的一個位置走去。

沒錯,當初寫那篇文章廖振生只是想跟過去做一個告別,但是沒有想到會引起那樣的轟動。

更沒有想到的是就連他的偶像鮑威也手寫了一封信。

他明白自己現在的想法是對的。

人要追求夢想可以,但一定要照顧好老婆,更不要提老婆還懷了自己的小貝比。

但是讓廖振生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婆卻是發現了這件事,結果老婆卻是表示勇敢的去追求夢想吧吧。

老婆不想將來自己的孩子將來有一個半途而廢的爸爸。

更不要提廖振生的老婆家裡也還算富裕,也沒有弟弟和哥哥,所以完全不存在所謂的扶弟魔。

這件事證明了什麼呢?

划重點。

男人娶媳婦就相當於二次投胎,有一個好媳婦那干任何事情都是事半功倍的。

可惜來了這麼久了,廖振生沒有一個表現的機會,他本想請張雨強幫自己說說話,結果也完犢子了,張雨強根本不敢去說話,說林導最煩的就是走後門了。

哪咋辦呢?

廖振生只能靠自己的專註度了,他在車上拿著兩本書,一本是《演員的自我修養》,一本是《文娛復興》。

拍戲的時候就賣命的當好龍套,不拍的時候就看這兩本書。

《演員的自我修養》主要講的是演技問題,一位好的演員需要注意什麼事情。

至於《文娛復興》講的是娛樂圈的事情,算是一本小說,唯一遺憾的是這本小說100萬字了女主還沒有出來。

不過還是值得一看的。

黃天不負有心人啊。

在走道看書的時候廖振生竟然被林塵給發現了,尤其是林塵得知自己的境遇的時候還拍了下自己的肩膀說:「這就對了,男人追求夢想沒錯,但是也應該照顧家庭。」

正因為如此,才有了今天的一幕。

雖然在餐廳里,廖振生還是龍套,但是最起碼可以有一個鏡頭。

這就是進步了。

廖振生很知足。

「各部門注意,都站好位置,那兩個群演,你們坐下后不要看鏡頭,還有大衛,湯姆,你們也坐好。」

包小青正在控制著片場,她專門找來了幾個老外客串一下,而且是留學生,倒也沒有什麼語言不通的。

漢語說的賊溜。

「天下無賊,第82場,第2鏡,第1次。」

杜薇拿著場記板這麼輕輕一合,正式開拍。

「認識一下,姓胡,名黎,胡黎。」

沈澤平端著酒杯來到了賀宏的面前,邊說邊坐下笑道:「承蒙道上兄弟錯愛,都叫我一聲黎叔,敢問兄弟是哪路神仙啊。」

「神仙不敢當,我就是一個六親不認的過路鬼。」

賀宏不緊不慢的一笑說道。

秦茜飾演的女飛賊小葉這時走了過來,手裡拿出一個生雞蛋。

……

半個小時后,這一場戲卡了兩次總算是完成了。

兩天後,網上的爆料卻是再次引得業內的一片嘩然,就是觀眾也是炸了鍋。

而在《神偷諜影》劇組,因為戴軍龍的不配合惱火的洛青望著網上的爆料也是怒了。

還他媽的有完沒完了? 沒完沒了是不是?

洛青這個時候望著網上的爆料也是有點怒了。

這是一篇匿名的爆料,還有幾張照片。

照片自然就是拍攝的兩天前的那一場剝雞蛋的劇照,然後爆料者表示身為一名群眾演員他見識到了剝雞蛋,尤其是剝生雞蛋是多麼的屌。

總之這一篇爆料一看就是他媽的在現場的人爆出來的。

然後網上一堆人表示這不可能。

「他媽的,這怎麼可能呢?」

「尼瑪,我也不認,用手指把雞蛋給剝了?然後還是生雞蛋?你當我是小孩子呢?」

「呵呵噠,表示也是醉了,哈哈,我反正不相信。」

「這個偷偷爆料的估計是瞎扯的吧。」

「我也認為瞎扯的,這怎麼可能」

……

很多人都是紛紛的表示完全不可能,然後另一部分人則是表示求真相,求劇照。

不出意外,又登錄上了熱搜榜。

就在這個時候,《天下無賊》的官方微.博卻是發了一則聲明,聲明裡表示目前《天下無賊》正在保密拍攝,嚴厲譴責偷拍的劇照並且上傳到網上等等。

緊接著,爆料的這個ID被銷號了。

一時之間,網上炸鍋了。

不少的營銷公眾大V站起來表示強烈的譴責這種行為,認為這是對電影的不負責任。

僅次於盜.版的危害。

有組織、有預謀、有節奏的一套組合拳下來,《天下無賊》又成功的登錄上了熱搜榜。

「真當大家是傻子嗎?」

洛青在劇組望著這一幕說道:「自導自演!」

「之前就說過了,林塵願意怎麼宣傳是他的事,你拍好你的戲就行了。」

洛海看著自己的弟弟微微搖頭:「既然你說和林塵是君子之爭了,你這樣讓別人看到只會失分。」

「哥,我這不就是在你面前才這樣嗎?」

洛青有點鬱悶:「我都想狠狠的揍戴軍龍一頓了,簡直太矯情了吧。」

「你之前不了解戴軍龍?還是說這拍攝到現在你不知道戴軍龍是個什麼樣的人?」

洛海淡淡的說道:「一開始我擔心你震不住場子,但是拍攝現在你已經用自己專業的導演讓其它演員相當配合,這就足夠了,只要不誤《神偷諜影》的拍攝就是了。」

「是不誤,可是今天跳樓的這場戲戴軍龍明明不跳,結果卻偏偏要露出他的臉,這怎麼露?」

洛青無語道:「我總不能摳一個吧。」

「為什麼不能?連李霞都能夠摳圖飾演俠女,你這個也可以。」

洛海想也不想的說道:「況且只是一個快鏡頭,只要做的逼真一點,無人關注的。」

我獨仙行 「哎,也只能這樣了。」

洛青有點憋屈,他畢竟內心深處還是一個保持著對導演幾分天真的藍孩紙。

他覺得自己和哥哥這樣的銅臭企業家不一樣。

他,洛青,是一名導演。

「他媽的,只要憑藉著這部電影出頭后,我再用戴軍龍這樣的演員我就是豬。」

洛青咬牙切齒的說道。

……

時光也叉叉,時光也圈圈。

25天又過去了,至於火車則是已經開到了甘省。

目前火車上的戲就剩下最後一場戲了。

這是火車站,老二等人被押上車,至於黎叔則經過偽裝下車準備逃竄。

「摸出來了嗎?老鬼?」

飾演便衣警察的陳勇笑呵呵的將手銬亮在了黎叔的面前,淡淡的說道。

「認識!」

「那自己戴上吧!」

……

「現在,我宣布《天下無賊》火車戲正式拍攝完畢。」

從導演椅上站起來的林塵猛得大聲說道:「殺青了!!!」

一句話讓在場的人終於歡呼了起來。

「媽的,終於殺青了。」

「我靠,我打死不再坐火車了,娘的,都快坐吐了。」

「殺青了,可算殺青了,我想回家找媽媽。」

「尼瑪,我現在一聽說坐火車我就想吐啊。」

「是啊,天天坐火車誰受得了啊,但是你看看林導竟然還是那麼精神飽滿啊!」

……

不得不說,雖然僅僅只是把火車上的戲份拍攝殺青了,但是不知道的若是看到這裡還以為這是《天下無賊》的劇組殺青了呢。

實在是太熱鬧了。

主要是對於火車上的300位群演來說實在是太累了。

以往他們拍戲都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更多的時候其實就是在一個劇組待幾分鐘的事情。

比如當一個死屍。

比如當一名數千大軍中的一員。

再比如就是當一個吉祥物。

等等吧。

靈異鳳眸獵老公 反正從未有鏡頭,也從未露過臉。

或許更多的時候,支持他們下去的早已經不是夢想了,只是不甘心。

就像你追求一妹紙,追了5年了,也習慣了,畢竟想想我特么都追5年了,為毛不再堅持一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